女主播由學生時期開始的可怕性經歷

「嗚嗚……哼……嗯……」一位少女正咬緊牙關,心如鹿撞,喉嚨裡發出了很大的一聲呻吟,清淚從眼角緩緩滑落。

在一身 OL 的裝扮的美女平放在餐桌上,惱怒而又絕望地扭過俏臉,望向窗外,雙手被按著西裝短裙子下擺撩起,修長的薄絲襪玉腿羞恥的微微夾緊,我下身的八吋肉棒,正穿過那撕破的襪褲中,侵進她柔軟的肉縫上。

「現在還像以前那麼緊,我看你下身還是一線的,沒有再幹過那回事嗎?」

我開始緩慢的擺動屁股,她發出低悶痛苦的哀號,兩條腿不停的顫抖。

「沒有…再沒有…啊…唔啊……那次後幾天下體都有撐開的感覺……好痛!」

清秀的五官痛苦地扭曲著,陽具每入一分陰道就收緊一分,和當年沒有絲毫分別。

她一邊說痛身體聳起,正好方便我伸手入她今晚專訪某司長時著的紫色恤衫,輕按緊緊蓋著胸部的淺粉紅色胸圍,隔著胸圍,感到那香滑、細膩、堅挺的乳房,觸感更勝當年。

把手指伸進少女的胸圍內側,逗弄著她那小小的乳頭。乳房嬌嫩軟滑,棉花一樣卻又充滿彈性,握在手上非常舒服。

「唔……啊……我不喜歡做愛……我有信仰……」

少女發出痛苦又無奈的喘息聲,纖細的雙手本能地握住我侵犯她的手,激起我要對她摧殘的動作。

「爽不爽啊?爽不爽啊?別著急,還有更爽的呢!」

我猛力一頂,她痛的閉起雙眼淌出淚水,胸圍推倒了她的腋下,乳房隨著沉重的呼吸一起一伏,玉手迫著要抵著我粗壯的腰,「啊…痛啊……輕一點啊……」

「八年前你也是這樣講,」我指著我當時照下的「藝術照」,「比中七那年我摸時大了些啊,為何我看你報道新聞時,總比我當年強奪處女之身時細呢?」

胸圍上兩條細肩帶已經掉到手臂上,雙手用力恣意蹂躪那久違,隨著呼吸而起浮,柔軟富有彈性白嫩的淑乳,吻啜她已經堅硬勃起的粉紅乳頭,開始挺腰在她體內做活塞運動。

「我……不要……好痛……身裁……實力……」

T記的新聞無聊透頂,不過選女方面和我一樣都有一手。

「實力?憑你報道時的差勁表現,不是賣樣能上位嗎?」

美女主播套裝裙下雪白渾圓的屁股被我撞擊得啪啪作響,canovel.com美妙的跟我愉快接合著。

「啊!我不要…痛…我受不了快…快抽出…我痛…痛呀…!…放過我吧!」

清純主播美女含羞帶怨一臉通紅,富有質感的透明薄絲襪雙腿不甘心一時緊一時鬆,夾著我的腰部,小腿下黑色光亮小高跟鞋不斷在我對她密洞攻佔下搖晃。

啜泣著的她,用嘴死死咬住一簇秀髮以減輕第二次開發的痛苦。

「如果你不是賣樣上位,我也不會再找你啦,不過,那時特別的破處為我獻上你自己的第一次情景我還歷歷在目呢,哈哈哈……」

的確,如果她不是當紅女主播,我也不會再番幹同一女性的,我是一個貪新忘舊的人。

強自堅持的端莊掩不住套裝裙內的真實,她一排雪白貝齒緊咬著下唇,彷彿是想堵住那銷魂的呻吟聲。她的臉紅紅的,猶如春天的海棠花,小巧可愛的鼻子下面那張殷紅的小嘴此時正顫抖著。

「好緊……嘴裡說不要……叫大聲點……腰真會搖嘛………用力搖…太爽了………」

每抽插一下都翻動著矜持少女粉紅的陰道肉壁,流滿淚水的她己經無法自持,搖頭哀鳴,黑漆高跟鞋腳後跟敲打施暴者大動不止的背部。

「……呀…衰人……放開我……停呀…停…」

一手將她的淺粉紅色胸園撕扯下來,套裝裙下尖尖乳頭的嫩乳上前後晃動起來,十分誘人,吻上她那呵氣如蘭、濕潤柔膩的小嘴,「停什麼停……現在才是係戲肉的呀。」

她將頭猛往後仰起拱起腰,順勢抱起了她輕巧的嬌軀,使她坐直了身,雪白誘人、又渾圓的美臀和長腿緊貼在我的雙腿上,抱起了她,地心吸力幫忙下肉棒結結實實頂入了她的濕軟花心,柔軟鮮嫩的肉壁緊緊的夾著並纏繞我的肉棒。

「……唔……我好難受呀…………」

這樣的突擊端莊可人少女主播有著莫名的充塞感,哀聲長嘆,苗條玲瓏的身體打震抽搐,髮髻散開長髮垂肩格外撩人。

「平時報道新聞扮得成熟嚴肅,不如給多些人見見你個淫樣的啦……」邊抱邊插的帶著她到窗邊陽臺去。

主播少女純真的眼睛不安的在左右向外察看,感到無法抗拒羞得以手遮面,緊接著兩朵紅雲飛上了雙頰。

「不要……嗚……求你……不要被人知曉……給人看見……嗚……」

她嬌軟身軀像打樁機般不停拋上拋下,解開的OL 裝像旗隨風飄揚。

「唔…快拔出來……嗚嗚……」

屋內四處走動姦淫,強烈的開墾活動叫她前後赴仰,梨花帶雨,顧不得自己是被強姦,可憐兮兮的雙手連忙環抱住我。

「…不要…不要動……已經不行……我快要昏倒了……」

少女隨著男性的衝擊,一雙纖細小手擱在我的肩膀上緊摟著,並開始嬌喘呻吟起來,聲聲悅耳,動人的肉體卻又欲迎還拒。

在她主動投懷送抱胸貼胸的按摩,感受她溫香軟玉嬌軀的美妙。我都不客氣撫掃她滑不留手的玉背,恣肆地品味著那張雖然被肆無忌憚蹂躪下,但仍然很有氣質的滿面紅潮的臉,她不斷側頸躲避,就吻著她的耳珠說:「來啦來啦………」

「唔……不要呀……今天是危險期………衰人……千萬不可以這樣……不要……」

她又羞又急雙腿不禁一曲,纏住我壯碩的腰身,希望鎖緊我腰部,不讓我的陽具在她陰道中抽動,但都無法阻力到我那雄厚的腰力。

「嗚嗚…快停啊…我快要結婚我不要懷孕……我求你了我……嗚嗚……快拔出……」

相反她的舉動,裙底下柔滑細膩的透明絲襪大腿摩擦著我的腰,小腿高跟鞋貼在我的背,更給我更多更強的快感。多得她的幫忙下,盡情享受著將為少婦玉體的溫馨,潛在少女主播端莊典雅的西裝套裙下的肉棒,每一次衝擊都直逼她的子宮口。

「唔…呀…呀…唔」

纖細的雙眉緊緊的皺在一起,豆大的汗珠劃過光滑的臉頰,秋水盈盈淚水混在一起。她薄薄的水潤雙唇,微微張開,隨著我的抽送口中發出哭泣般的哼聲。

明白我的高潮快到了,俏麗少女主播心裡感到無依徬徨,不知道自己該幹什麼,只能轉過臉去,無助的任憑男人在自己的身上猛烈地挺動,為自己遭到強姦羞辱,氣都快喘不過來似的攤在床上,眼淚再一次流出了眼角。

看到自己胯下被姦辱的少女主播隨著衝撞秀髮披散,知道眼前的準新娘強烈需要男人瘋狂的蹂躪,在衰求聲中我用力的挺了最後一下腰部,迫使她的花心緊貼摩擦我的龜頭,之後達到頂峰……

*** *** *** *** ***

我專挑名校女生,喜愛侵犯純潔的身體,以及發出初經人事的哭泣哀嚎。加上她們就是名校女生,會忍辱負重,自己被姦的醜事不敢張揚,事實的確如此。

香港中央圖書館的自修室,我正物色獵物,不停四周打量身邊學生妹,薄薄的白色、很容易透光的制服襯衫,這是我的最愛。

終於給我在自修室一角發現一名上身穿透著內衣,微飽的雙峰把薄雪白校服托起,下身淺藍色半截校裙,瑪利曼中學中七班別 OL 裝的制服少女正在為高級程度會考溫習。

我就知她就是我今晚的目標了,不斷偷看她那露在校裙外的粉腿,身邊還有她的同學一起,也是靚女但級數還差一點。

閉館時間終於到了,其他人到鳥獸散,我自然死跟,欣賞她一身熨得筆直整齊的校服,裙子長度剛好碰到膝蓋,誘人瑕思,也誘人犯罪。不由得在腦內想像著校服下將她壓在我的胯下的情景……看得我呼吸困難,費力的嚥著口水。

將對這位潔身自愛之女生作體內深處的侵犯感到無比興奮!肉棒亦開始充血、脹大,龜頭不受控制地從西裝褲頭伸出。

跟到她的唐樓住處,時機成熟,一邊按著她嘴,拉她上天台暗角,不停索她身上發出來的醉人氣息,並隔著校服摸她背後的胸圍小帶。雖然隔著制服與胸圍,但是仍然可以感受到手上傳來的那股柔軟與彈性的美妙觸感。

鵝蛋臉的她一路不停掙扎,用書包想將我擋住,並想要擋下我對她侵犯的手。我就一手仲入她的半截裙,拉開她想夾緊的大腿,隔著內褲拂拭少女的禁地。

「啊……討厭……」

身後惡魔手指從內褲的邊緣鑽入,手指在外陰無情的來回撫拭,不禁微微顫抖著,叫出聲來後,她自己急忙閉上嘴。

扯走那條純白色的學生內褲,並讓它掛在一隻腳上,稀疏的陰毛及未經人事的小穴馬上被我一覽無遺。

「放過我,不要啊,我有信仰,求你不要攪我…鳴……」

名校氣質美女求饒的神色果然不同,低頭吻她的櫻唇,小嘴裡有著淡淡的香氣。這是她的初吻,少女生澀的反應更讓我興奮。

我忍不住了。就算再遲鈍的女生,也意識到擠進自己兩腿之間的東西是什麼了,何況眼前是一位品學兼優的少女呢?

本已僵硬的身子開始發抖,最可怕而屈辱的事情——強姦失身的厄運就要發生在自己身上,不停的扭動身體,因她知道我掏出的肉棒一插進去,自己寶貴的貞操便要從此消失……

可是又感到差恥不敢大聲呼叫,於是就用雙手用力推我的上身,看到模樣猙獰的大棒,驚怯得嘴也不能合上,柔軟纖細的手撥開那醜陋東西的進迫,一碰又覺得嘔心,手跟著遮住自己的陰道,好可愛好純情的反應,增加了我侵犯她的興趣。

嘴裡低聲苦苦衰求叫著,「不要,不要不要!拜託,我還是處女……不要,我什麼都答應你,拜託……不要……」

反抗開始變得無力的身子退到了牆角,還能退到那裡呢?在圖書館自修室壓抑已久的老二已在她幼滑的兩腿之間磨來磨去。她知道不會有人來救自己,將會在這個地方遭受蹂躪。這種少女感到自己童貞不保的恐慌,更加令我興奮。

「夠了……求你……放開我……」

她的哀叫柔媚可憐,很是銷魂,加上渾身散發著一股自然純真可愛的美少女氣息,看著她兩腿中間的那條細縫,像是召喚我趕快插進去,叫我用大肉棒去插它的主人。

我用雙手扣住她的肩膀,使她不能有半點的掙扎,「我要來了,靚女……」 開始將硬梆梆的陽具用力插進了還略顯乾澀的陰道裡。

制服少女的身軀一挺,全身一震,「唔!唔唔....走...唔...開...」

龜頭緩緩的迫開粉紅色的小巧陰唇,想繼續前進,可是卻又寸步難行,龜頭擠住,少女聖地力阻被侵犯,實在是太緊了。

我只是入了小部份,她就已經受不了, 胸部起伏不定。在她的聲音裡,我聽到了少女怯懦和恐懼,「不可以啊………衰人……」

兩腳不停的用力開開合合,陰唇已經可以感受到陰莖的溫度了自己快要被眼前的色魔奪去初貞,怎麼也不甘心,卻無計可施,發出了放棄的悲鳴。

那時少女的手提電話響起來………我輕輕地向外抽出陽具,從書包中將電話接通把免提擴音打開再交給她。

她眼光中好像有些喜悅,感到陽具的硬度也有所下降,電話的響聲令色魔良心發現,見幫她撫順整齊她剛才的掙扎弄鄒的校服,穿回內褲套回在她的屁股上,離開她身子,協助坐在地上的自己整理好儀容穿載好頭飾。

雖然陽具在自己在白滑大腿上撫弄一番,也不以為意,她滿是一面感激。

「喂………你回到家嗎?」那是剛才和她一起的同學。

正想回答之際,感到自己的腰部一緊,下體傳來剛才才退卻的一陣陣刺熱劇痛,離開自己的八吋多長醜惡長矛再重新出發,矛頭撥開白色內褲一頂,由陰唇向著自己的陰道一分一分硬生生的刺去。

「……啊……不要……沒有……未到家中……哎……」

面色瞬間變得蒼白,幾乎是咬牙發出了一聲悶哼。龜頭頂進了陰唇,就痛到用大腿爽緊腰侵犯者的腰身身子九十度的弓了起來。

我這樣做,其實是看準了她會因為羞於被朋友知道自己的屈辱處境,會而著力隱瞞,才決定大膽的冒險一點逗弄她一番。

她果然選擇堅持忍著,雖然這次下體漫長的痛楚,是正式地宣告少女的貞操即將向自己告別,並盡量裝在若無其事的語氣話:「快到快到……」但聲音也有點嗚咽起來。

的確,快到處女膜的門前了。

我一邊淫笑著,一邊把握她的大腿,有了電話前的經驗調整好角度,加上她忙於回應同學的詢問不作多餘的反抗,說得白一點就是害怕反抗聲會傳入同學的耳邊。現在我更可以迫姦著外表清純可愛,把陽具慢條斯理闖入衣著整齊的校服少女之處女聖地。

全身散發著一種既可憐又害羞的神態,牙齒緊緊咬住嘴唇忍耐著,緊皺眉頭一面用哀求的眼神看著我,再回同學的話:「沒…沒什麼事,有點……好痛啊………頭痛………」

清純美少女淚水在眼眶中開始打轉的模樣,用口型不發聲讀出:「放…過…我…啦…」抱著一線能使對方憐憫的希望,放她一條生路。

當然她這樣只會更激起男人的慾望,輕輕撫摸學生少女的臉龐,在她耳邊嗅著芳香說道:「向處女說再見吧!這刻是感到興奮、緊張、還是痛苦?」

加碼用力雙手按著纖腰向下一壓,挺腰插入。

她知將會受不住,用手掩住了自己的嘴巴……之際……那一剎間,「唔~~~~~~~~」喉嚨裡發出絕望地悲嗚,清楚地體會凶器在窒礙難行之景地,陰道如何壓迫阻擋,處女純潔的最後防線還是終於陷落。

她顫動了一下,強制著自己不叫出聲來,不讓聽筒一邊的友人知道自己被色魔佔有的悲劇。牙齒緊緊的咬住了自己的掌心,淚水不禁奪眶而出簌簌的落下。

「你成績這樣好,還要這樣拼命結果弄壞身子,很痛嗎唔得那樣大聲,活該。」

她的同學半開玩笑的口吻取笑她,我正開始在插破處女膜的所在地挺動起來。

幹了她十多回,雖然她還沒有發出什麼聲音,我知道她痛不欲生,充份感受到由幸免於難的喜樂,急速再墮入處女之身慢慢失去的深淵。汗珠從她的額角一直的滲了出來,不時九十度弓著身子的緊握著電話,另一手猛拉我扣著她腰部抽插的手,以抒發未經滋潤的陰道被第一次強行闖入的劇痛。

電話的另一邊,同學見少女良久沒有回應,「喂……喂……」

當然他不知道她的好同學正被人強姦,雙腿間已經流出了鮮血。

少女當著電話的極度凌辱,龜頭的傘部將十七歲女學生處女膜殘餘一點一滴的磨走,那醉人、楚楚可憐的眼神啊!我的肉棒突然用力地一挺。

「好啦……真的很痛……唔……」

少女道出這句時聲線變得很緊,從來沒有想過被強姦是這樣痛苦的,肉體的痛楚尚且比不上心靈上的創傷,要在失身的受刑中不能過份張聲,內心苦痛極了。

頁: 1 2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