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蓉與長途貨車司機

作者:hangcheng2

葉蓉自從上次被人性虐之後,一直很後悔。倒不是不喜歡性虐,而是覺得有點過頭了。雖然玩得十分盡興,可是讓高跟鞋的鞋根深深的插入了自己的陰道,導致陰道受損、發炎,連續休養了幾個月才完全好。這其間不僅不能性交,甚至連手淫都不可以,真是虧大了。

葉蓉是名牌大學研究生畢業,供職於這家世界500強企業,她工作能力出色,長相甜美,身材火辣,平時深受管理層裡的成功男士們愛慕,但她並不知道這些彬彬有禮的男士,反而喜歡廠區裡那些粗俗的男工,尤其是在做愛中,她很反感那些出於對女性的尊重而不敢動粗的男人。

葉蓉的性愛很獨特,她喜歡由男人來支配自己、做賤自己、羞辱自己甚至是傷害自己,感覺自己就是男人跨下的一隻小綿羊,任人宰割,顯得自己特別楚楚可憐。如果男人不夠大膽,葉蓉還會不由自主的鼓勵對方加大膽量和尺度,做出更危險更刺激的動作來折騰自己,而自己就會更加興奮並陶醉其中,直到被幹得全身發軟才過癮。

一連幾個月無法性交對於葉蓉來說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有時忍不住摸出電動陽具想幹自己一番解解渴,又想到如果這麼幹了,很可能導致自己的陰道永遠不能復原,於是一次又一次忍了下去。

為了避免自己春心蕩漾,葉蓉幾個月來盡一切可能不與那些工人打交道,免得引起自己的欲念。同時為了防止好色之徒侵犯自己,葉蓉穿衣也保守起來,加上天氣漸冷,葉蓉乾脆以工作制服為主,同時不再打扮自己,讓自己看起來並不那麼漂亮,儘量不引起男人注意。

臨近過年,葉蓉的心情大好。主要是因為去醫院檢查時,醫生已經明確告訴她,已經完全恢復了。

葉蓉激動的差點喊出來,真想馬上就找個男根好好的安慰一下自己。但葉蓉是個聰明謹慎的女人,雖然檢查結果是好的,但最好還是再養一段時間。上次傷得太重,好不容易好養好的身子可不能太急。唉,以後可不能像上次那麼瘋狂了,但不管怎麼說,本小姐要終於要重出江湖了。

這天葉蓉下班後,坐在汽車裡預熱發動機。突然發現3個女工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向生產車間走去。

葉蓉感到奇怪,已經下班了,她們幹嘛到生產車間去?還不穿工作服,打扮得這麼妖?於是果斷下車,喝住她們:「喂!你們幾個,去哪?」

3個女工被她嚇了一跳,看了看代表葉蓉身份地位的高管制服,支支吾吾不敢說話。

「問你們話呢!這麼晚到生產車間去幹什麼?今天又沒有加班任務。」

「我們沒有去啊,只是在這裡走走。」一個膽大的女工回答道,另兩個趕緊附合。

「沒事在廠區逛什麼逛,要逛到大街上逛去。」葉蓉斥道。

「好的好的,我們到大街上逛。」一個女工忙拉著另兩人朝外走。

「可是,人家還在裡面……」另一個女工猶豫著看了一眼生產車間。

「別管他們了,快走吧!」三個女工很快逃掉了。葉蓉目送她們離去,心裡卻不斷的想著,「誰還在裡面?」不由得看了一下生產車間,然後向裡走去。

進入車間後,葉蓉發現整個車間都沒有開燈。但車間辦公室卻是亮著燈。這令葉蓉更加奇怪,於是大膽走了進去。

車間辦公室的設施很簡單,一套車間辦公室主任的辦公桌椅,一張破舊的長款皮沙發,一部空調,現在空調的暖氣開得很大,很熱。而沙發上坐著三個長得兇神惡煞神般的男人,不懷好意的盯著她。葉蓉不清楚他們是什麼人,就問他們:「你們是誰?」

「我們是提貨的。」說話的是個肥頭肥腦的傢夥,canovel.com他像是這三個人的頭兒,「怎麼就你一個人?你活怎麼樣啊?」

葉蓉感到一絲危險,這些人可能是來採購產品的長途貨車司機。由於公司產品好,在北方供不應求,許多來自北方的長途貨車司機喜歡現金提貨,然後運回北方賺取差價。也正是由於他們現金提貨,各車間為了利益根本不管對方是誰,只要給錢就發貨。導致貨最後被運到什麼地方都不知道,對這些司機的來歷更是不清楚。

「你們提貨明天再來吧,現在已經下班了。」葉蓉對這些司機並不反感,這些北方漢子和廠裡的男工一樣讓葉蓉著迷。

「老子已經付過錢裝上貨了,車就在外頭。」

「哦,那你們怎麼還在這裡。」

「媽的!你到底做不做生意!」肥頭肥腦的人有點生氣了,騰的站了起來,一把將葉蓉拽了過去。

葉蓉「呀」了一聲,立刻被他抱住了。這真是個強壯的男人!

「你,你,放來我!」葉蓉感到害怕,不停的推著這個男人,可這一切完全是徒勞的。她怎麼可能鬥得過這個壯漢。

「操!你們這些女工,裝什麼聖女!難道老黃沒有給你錢!我可是一分不少的付過了。」

葉蓉恍然大悟,原來自己被當成賣淫的女工了。早就聽說廠裡有些女工晚上會出來當小姐,這次居然在廠裡就開始做起生意來了。剛才逃掉的三個女工,想來就是什麼老黃介紹給這三個男人的。嗯,對了,這個生產車間的車間主任好像姓黃,難怪他們能直接進入車間辦公室了。想來自己的身子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幾個月沒有男人插自己的確很難受,既然他們已經把自己當成賣淫的女工了,那就玩玩吧,反正他們玩過就開車走了,不會有人知道。

於是不再反抗,任這個男人摟著自己,輕輕的說:「你不放開我,我怎麼脫衣服!」

這時坐在沙發上兩個男人也站了起來,他們一樣又肥又壯。「大哥,你有的玩了我們怎麼樣?」說話的是個光頭。

葉蓉搶先說:「恐怕只有我一個女人了,她們被我趕走了!」

「媽的,你這小婊子想做我們三個人的生意!我們兄弟向來是一人玩一個!」光頭怒道。

「那沒辦法,我已經把她們趕走了。就我一個人了。現在這個時候,她們應該已經上了別的男人的床了吧。」葉蓉說得很淫蕩。

「大哥,得找老黃!至少得退兩個人的錢!」說話的這個男人,露出發黃的牙齒,一看就知道是個煙鬼。

「媽的!你們倆能不能動動腦子!錢已經給他了,我們淩晨就得上路,又沒他的手機號碼,上哪兒找他去。」

「那你們還不如在我身上找回來!」葉蓉興奮的搶著發言,「我可是無所謂你們有幾個人哦。」

「就你一個我們怎麼夠,不爽!」光頭不滿。

「難道我還不夠漂亮?」葉蓉一揚小臉。

老大愣得看了葉蓉一眼,「還真是漂亮!兄弟們玩得一直都是尋常貨色,這麼漂亮的人兒到那找去。」

煙鬼撓了撓頭,「也是啊,這麼漂亮的妞還第一次遇到。要是再來兩個沒這個漂亮,我們反而不爽了。」

「等等!」光頭突然指著葉蓉說,「大哥你看,這妞的衣服是這個公司的沒錯,但好像跟普通女工不一樣啊。有點像管理層的。」

「啊!」老大嚇了一下,鬆開了葉蓉,葉蓉跌坐在舊沙發上。

「你們不喜歡角色扮演嗎?我好不容易才弄來的。」葉蓉騙男人的話連自己都深信不疑。

「哈哈,玩角色扮演啊,你想到真周到啊。咱兄弟還真沒幹過什麼白領女人,一直弄個女高管玩玩。」老大看上去很喜歡。

「好啊,你們就把我當高管,過來玩我吧。」葉蓉一邊說,一邊走到辦公桌前開始脫衣服。這裡空調開得很熱,不用擔心受涼。

見葉蓉已經開始主動脫衣服,三個肥男不禁硬了,於是也開始脫衣服。

葉蓉性感的爬上辦公桌,站立在上邊讓大家看清楚她的每一個動作。她優雅的、慢條斯理的脫下自己的外套、毛衣、長靴、棉褲,只剩下胸罩和內褲。

她雙手抱在胸前,淫蕩的說道,「雖然我看上去是個清純可人的小白領,其實我早就讓許多工人姦汙過了。」葉蓉回想起以前被髒漢、技工以及上次在倉庫被人性虐的情景,一點沒說假話。

而這三個男人只是以為葉蓉在角色扮演中。

「我挺喜歡被工人幹的,他們粗魯,霸氣,夠男人,我不喜歡文質彬彬的男人,我喜歡被粗俗的男工們幹。」說著,葉蓉已經落落大方的擡手把長髮盤好了,這是她的習慣動作,防止自己被在被姦淫時,壓著長髮影響快感。

這三個男人已經看著葉蓉發呆了,他們生活在北方,哪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還當著他們三個人的面,以如此優雅的動作脫光自己衣服,既不像妓女那麼做作,也不像被逼無奈那麼勉強,就像在男朋友面前脫衣服一樣。

葉蓉接著脫下內褲,扔在地上,然後蹲在辦公桌上,分開兩腿,露出自己的陰道,並用手指著說,「這是我的逼!好多工人的肉棒都插進去過。他們真粗暴,每下都能一直幹到我子宮裡面去,而且全都內射了。他們的精液全都直接射到我子宮裡邊了!我好怕懷孕啊,可他們不管,只顧自己爽。其實也沒什麼關係啊,我也喜歡讓他們內射,精液射入子宮的感覺燙燙的,好舒服。就算哪天被搞大了肚子,我也不會找誰負責的,因為幹我的人太多了,我也不清楚該找誰負責啊。再說了,誰會對我負責呢。」說著,扒開陰部,讓大家看。

三兄弟圍了上去,仔細的看著葉蓉的陰部,葉蓉的陰部天生粉粉嫩嫩的,加上她保養得好,誰見了都想幹。

葉蓉見他們還呆著看她的逼,決定提醒他們一下。

「三位哥哥,今晚上我是你們的了,要好好發揮喲,別比不上我們廠裡的工人喲。讓我滿意,可不容易呢。」

葉蓉一邊朝他們媚笑著,一邊脫下胸罩,挺了挺胸,雙峰高聳。

「你這小白領還是真是欠幹!」肥頭怒吼一聲,將葉蓉推倒在桌上,掏出自己的肉棒,結結實實的塞入葉蓉的逼裡。

「啊!輕點。」葉蓉哼了一聲。

「這麼美的小白領居然這麼賤!真是沒想到。」光頭雙手抓住葉蓉的兩隻豪乳,使勁的玩。

「是啊,我的確很賤的,我上次被人性虐受了傷,養了好幾個月呢。幾個月沒人玩過我了,逼逼都收緊了。」葉蓉開始興奮,陰道裡已經流出了不少淫水。

「真的,你的小逼還真緊,老子真舒服,好爽。」肥頭狠狠的操了幾下,然後撥了出來,「老二,你試試,這個逼真是極品。」

「哥哥們!今天慢慢玩,玩上一通宵也沒關係。我作為公司高層好好招待你們。」

葉蓉嘻笑著,配合著入戲,心裡幻想著自己奉上級指示,用身體招待這些長途汽車司機。

光頭扒開葉蓉的雙腿,挺槍而入。

「啊!好大,好大!」葉蓉沒料到老二的肉棒要比老大大得多。

「喜歡嗎!賤貨!」

「喜歡!我超喜歡啊!你的肉棒好偉大,快來幹死我!」隨著光頭的抽送,葉蓉興奮極了,下體傳來的陣陣快感快要把她送上天了。

「啊啊,啊啊啊,要到了,要到了……」

葉蓉沒想到自己的高潮會來得這麼快,應該是好長時間沒被人操,心裡又一直渴望,現在又一下子遇上這麼個大傢夥,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了。

可是光頭卻抽了出來。

「啊,你,幹嘛呀,人家好開心,都快到了。」

「換老三。」光頭說道。

「婊子,試試我這根。」說話的是煙鬼。

「快點幹我吧。用力點,都別用套,直接射進來,讓我懷上你們的種!然後告訴大家我就是這麼個人盡可夫的爛貨,任何人都可以上我。」

煙鬼的肉棒沒光頭那麼恐怖,但也幹得葉蓉很舒服。尤其是他滿嘴煙臭味,讓葉蓉很帶勁。但不出葉蓉所料,他幹了大約5分鐘,也撥了出來。接著,肥頭分開了葉蓉的雙腿。

「啊,你們就是這麼玩我的嗎?」葉蓉被這種頻繁換人的方式弄得很不爽。

「媽的,只你一個。只能這樣,否則大家還不打起來啊!」肥頭一邊罵著,一邊狠狠的幹著。

「啊,好哥哥,我有個辦法,讓大家都爽。」葉蓉估計如果這樣搞下去,自己一定會瘋掉。

「你有什麼辦法?」

「你們坐在沙發上,我來服務!大哥不用動,小妹全自動,可好?」

「好,看你怎麼個全自動!」三個壯漢坐在沙發上。

葉蓉下了桌子,立刻跪下,跪行到坐在中間的肥頭兩腿之間。擡頭仰望,「親愛的主人,您的蛋蛋能不能賞給我親一下。」

「哦,你會玩這個,來啊。」肥頭被葉蓉稱為主人,感到很高興。其實葉蓉做愛時一直喜歡把對方稱為自己的主人,這樣會使自己更加有卑從感。

葉蓉一口含住肥頭的蛋蛋,左右手各握住光頭和煙鬼的肉棒套弄,一個也不放過,三人連連稱爽。

葉蓉含住肥頭的蛋蛋,不停的吞吐,然後換了一個蛋蛋繼續,吞累了,就轉而從肉棒根部向上舔,仔細的掃過整根肉棒,還沖著肥頭髮出討好的微笑,然後將肉棒裹在嘴裡,賣力的套弄,舌頭卷到整根肉棒,並將肉棒上分泌出的精液卷吸入自己嘴裡,淫蕩的咽了下去。

「哦,這小婊子,竟然吞了!」肥頭很意外,「今天撿到寶了,等下我要口爆。看她吞精!」

「沒問題,主人想讓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我很願意吞下主人的精液。」葉蓉有點哭笑不得,吞精對於她來說是小菜一碟,看來這三兄弟性經驗並不豐富,甚至沒有享受過口交,難怪剛才只會幹逼。

「哈哈,這個小白領叫我主人,真賤啊。」肥頭興奮得快落淚了,他們這些人在外跑長途不容易,成天被人呼來喝去,誰也不拿他們當人。

葉蓉善於把握每個人的需求,曲意迎逢是家常便飯,搞定三個司機當然so easy。

「他是你主人,我們倆呢。」光頭和煙鬼表示不滿。

「你們是我的二主人和三主人,你們都可以命令我做任何事,我完全服從你們。」葉蓉擺得很平。

「真的可以命令你?」光頭驚喜得有些不敢相信。

「是任何事哦!」葉蓉強調。

「好!我也要口爆你!你給我吞下去,而且要讓我看清楚。」光頭已經等不及了。

「主人們,你們都有一根我好喜歡的肉棒,請大家不必客氣,統統射到我嘴裡去,啊,口爆我,我保證一滴不剩的全吞下去。」

「好好好!」光頭已經激動的不知道說什麼了。

「請主人稍適休息,我先為二主人服務,以免他等著太久。」葉蓉其實是感覺到肥頭的肉棒分泌得越來越多,估計要射了,心中暗罵沒用,她希望玩得時間長一點。

「好好,你要好好招待我兄弟。」

「沒問題!」葉蓉跪行到光頭面前,光頭已經激動的在等了,肉棒硬生生的指著正前方。這次葉蓉打算玩個深喉。

葉蓉雙手扶好光頭的肉棒,因為剛才已經知道光頭的肉棒很碩大,所以心中已經有了方案。她先是輕輕含住龜頭,用舌頭來回掃著馬眼。光頭爽得直哼哼,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葉蓉微笑了一下,進而將整根肉棒含入,慢慢的吞吐,一點點的推進,頂到喉嚨時,葉蓉調整了下身體和角度,使自己的口腔張得更大,並努力吞著。

「啊,這個,她想幹什麼……」光頭爽得說不話了。

光頭的龜頭真的是太大了,堵在葉蓉的咽喉進不去。葉蓉感到很困難,雖然以前自己曾被更大的肉棒完整的幹入食管完成了深喉,但這次有所不同。

頁: 1 2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