販毒的下場

小晴手拿限量LV包,翻了翻裡面的零錢,窮得連一百塊都湊已湊不出來了,但是眼睛卻還盯著櫥窗上的GUCCI最新款包。

這個包包好漂亮唷!比我之前買的都好美,現在周年慶還打8折,我好想要,怎麼辦?

小晴拿起手機開始撥打電話給前男友。

「喂,阿威,是我小晴。」

「我們不是已經分手了嗎,你還打給我幹嘛。嘟嘟嘟…」說完,電話已經掛上。

阿威跟小晴才交往不到三個月,阿威便被小晴的花錢習慣嚇到,不但卡費已經刷爆了,朋友也都因為她常借錢不還而不往來了,如今阿威也跟她分手了。

「哀~我該怎麼辦?」小晴放下手機,眼睛又望著前面的櫥窗。

「對了,前幾天在夜店遇到一個男生,他好想有給我張名片,說有甚麼事情可以找他。」

小晴翻了下包包,果然找到前幾天丟在裡面的名片。

「喂,你好…請問是小夜先生嗎?」

「嗯,你是?」

「我是前幾天你在xx夜店那個小晴,你還記得嗎?」

小夜停了一下,「阿,小晴唷!怎麼啦~」他帶點調戲的語氣回應她。

「也沒有啦!就最近手頭比較緊,你可以請我吃個飯嗎?」

「可以阿!你在哪裡?我開車去接你。」

「嗯嗯,好,在…………。」

小晴今年才19歲而已,白皙的皮膚及及肩的長髮,canovel.com圓圓的大眼配上那鵝蛋臉,還有凹凸有致有如魔鬼的完美比例,讓她在男人圈裡很吃的香,但是兩任男友跟她交往幾個月,便被她花錢的態度給嚇跑,她花錢如流水卻一點謀生技能都沒有,所以身上所有的行頭都是”前”男友買的,如今男友又跑了,她得在找下個目標。

小夜跟小晴兩個人在商圈吃了一頓飯後便逛著,繞著就繞回她剛剛的GUCCI包前面,她眼神流連忘返的看著那個新款包,就算眼瞎的人也知道她很喜歡。

「很喜歡?」

「嗯…好漂亮喔…」

「那我送妳吧!」

「真的嗎?」小晴開心的環抱小夜,墊起腳在他臉頰親了一下。

「那今天晚上在我那過夜吧!」

「討厭。」小晴害羞的低下頭。

「走吧!還要看甚麼?」

兩個人從下午一直逛到晚上,晚餐過後就直接到小夜家裡。

小晴先進去浴室梳洗一下,便穿著浴袍走出來,小夜看到濕漉漉的小晴,髮絲上的水滴隨著脖子滑落在胸前,他不禁就直接攔腰抱住她,低頭就想往他纖細的脖子上吻去。

「討厭啦~你先去洗澡。」小晴輕輕推開他。

「好好,你等一下,我很快。」小夜心急著邊走就邊脫上衣衝進廁所。

小晴心想,哀~男人啦!只需要給他們身體,他們就會乖乖聽話,一點挑戰性都沒有。

她隨手拿起遙控器,坐在沙發上喝著剛剛沒喝完的紅酒。

約莫十分鐘,小夜從浴室走了出來,看著小晴側躺在沙發上,右大腿裸露在浴袍外,裡頭隱隱約約看到艷紅的蕾絲內褲,性感無比。

小夜猴急的直接撲在小晴的身上,一手就拉開她的浴袍,整套的性感內衣顯露無遺,乳頭及陰毛隱隱約約的藏在裡面,刺激著感官神經。

他吻住小晴的嘴巴,舌頭不停的吸取她口中的汁液,帶著紅酒的酸澀味道,讓他輾轉吸取著。

他的大手一把握住她胸前的渾圓,揉捏著讓小晴不禁舒服的呻吟著,邊吻邊脫去她身上所有的衣物,而後將她大腿撐開,粉嫩的陰唇展開在他的面前。

他低頭吸舔她微濕的陰蒂,上下滑動著,不時還把舌頭深進她的陰道口。

「阿阿…小夜,好舒服,阿阿…,小夜…阿阿…我想要。」

小晴興奮的不斷扭動著身軀,想要更進一步的慾望,逼得她難受。

「小晴,幫我舔一下。」

小夜將他的雞巴湊到小晴的嘴前,小晴毫不猶豫的含著,輕輕舔著他龜頭前的刺激點,再一口含住,不停把他的體液往喉嚨深處吸去,嘖嘖的聲音可以讓她感覺到他被她吸得很舒服。

「喔喔…小晴,好爽好爽,再吸快點,喔喔…。」

小晴大大的眼睛往上看著他舒服的神情,一張小嘴仍賣力的在他暴筋的巨屌上前後移動著。

接著他將小晴抱起跨坐在自己身上,雞巴從中間直入小晴的陰道,小晴上下邊動邊呻吟著。

「阿阿…好裡面…阿阿…太大了,我快受不了了,阿阿…。」

她輕扶著小夜的肩膀,好讓自己可以使力上下移動。

小夜將她翻過來,從背後較好進攻她的最深處,快速的前後插入,讓前面彎著腰的小晴直尖叫著。

「阿阿…高潮了…阿阿…不行了…阿……。」

然後一陣顫抖之後,小夜便將精液射入在小晴體內。

小夜射完後就抱著小晴躺在床上,剛剛的激情讓兩個人都還喘息著。

休息一陣子後,小晴便問小夜說,「小夜,你最近知道有甚麼工作可以賺比較多錢的嗎?你也知道我最近手頭比較緊,你能不能介紹我輕鬆又可以賺多錢的工作。」

小夜看了一下小晴,蹙著眉頭說,「有是有啦!不過是挺危險的,怕你不能適應。」

「沒關係阿!我可以試看看阿!是甚麼樣的工作」

「龍哥那邊最近又再出一批貨啦!若你可以幫忙運一次貨,一次給五萬。」

「五萬!!好阿!你可以介紹我給龍哥認識嗎?」

「你確定你要?」

「對阿!這麼好賺錢的機會,我當然要。」才送一次貨就給五萬,這次有這麼好的機會,誰會不要,當然是要賺唷!

兩天後,小夜真的將小晴介紹給龍哥認識,只見小夜客客氣氣絲毫不敢怠慢得跟龍哥說話,而小晴有點緊張得站在旁邊。

「那個…龍哥,這個是小晴,你看看這次有沒有缺人送貨,她滿缺錢的。」

龍哥從頭看著小晴到腳,是個美人沒錯,但是就不知道能不能勝任工作,可知道這些貨可是比給她得五萬還貴得多。

「你先讓她跟我幾天,我再看看她適不適合。」

「行行行,當然可以。」不等小晴回答,小夜直接就幫她回答。

小晴有點害怕的看著前面的龍哥,全身刺龍刺虎的,嚼著檳榔,一手還拿著菸,翹著腳坐著。

「好啦!那個小夜你先回去,妳留下來。」龍哥指名小晴要她留下來。

「好好。」小夜轉身跟小晴輕輕說要她小心點,別惹龍哥生氣,便離開了。

小夜離開後,小晴更加緊張,她今天穿著一件貼身的背心及一件熱褲,更顯得她青春美好的年紀。

「你幾歲了?」龍哥問。

「我…我上個月剛滿19歲。」

龍哥又停了一下才問。

「要錢幹嘛?」

「我…我想買包。」雖然她的理由很簡單,但是對於19歲的她,正直崇尚名牌的年紀,除了物質能夠誘惑她,她也沒想過其他的了。

龍哥在她身邊轉了轉,直盯著她的身材,忽地用力往她屁股上打了一下,嚇的小晴驚呼一聲。

「阿─龍哥。」

小晴害怕得退了一步,她有點後悔來了,但是現在說要離開,龍哥一定會不高興。

「你知道我們是怎麼送貨的嗎?」

「我…我不知道。」

龍哥突然將手掌隔著她的熱褲,在她私密處直接用力往上托了一下,她嚇的又往後,卻不小心拌到椅子讓她往後跌落在地。

「塞在裡面送的,懂嗎?」

小晴朝上看著龍哥,有點瞭解了他所謂的送貨,害怕的直想說不想要送了,可是對上前面兇神惡煞的龍哥,又不敢反駁他任何話,只能輕輕的點點頭。

「脫掉吧!」

「蛤…。」

「褲子,快點!」龍哥聲音變大。

小晴顫抖的手,緩緩的將熱褲脫下,現場其實不只龍哥一人,還有他的手下約五六個人,她害怕得都快哭出來了。

「再脫!」

小晴再也忍不住眼淚流了出來,看著龍哥搖搖頭,滿臉的淚水楚楚可憐,兩手遮著下體,身體因為害怕不停顫抖。

「叫你脫,哭甚麼!脫!」龍哥憤怒的拍打桌面。

巨大的聲音讓小晴驚了一下,眼淚雖然流下,但是不敢哭出聲音來,兩隻手慢慢將內褲脫下,茂密的陰毛顯露在七個大男人前面,男子們的視線都盯著前面白嫩的雙腿,都有點蠢蠢欲動。

「來,躺在那張桌面上面,將你的腳打開,我看看裡面可以塞幾條進去。」

小晴用手遮著下體,緩慢走到桌面前,猶豫不決遲遲不敢動作,只見龍哥示意一人過去。

一名小弟直接將她抱起往桌面上,並將她壓平,將她的雙腳撐開呈M字型,好讓前面的的人清楚看見,她驚嚇的叫,那粉紅色的陰唇微微張開,像在等候某樣東西進入似的。

「阿──。」

龍哥走在她張開的腳前面,桌面的高度剛好可以清楚的看清,龍哥先將兩個手指直接插入她的陰道,突如其的侵入讓小晴尖叫出聲。

「阿─痛。」

「嗚嗚…我不要了…我不要了…。」

「媽的,是你來找我,現在在那邊說不要,你他媽的是耍老子是嗎?」龍哥舉起手看似要打她。

「沒有…我沒有…。」小晴哭著舉起手,害怕龍哥真的打下來。

「去把東西拿過來試看看。」

小弟點過頭,便把在一個袋子裡面,裝了許多約15公分細長的塑膠試管拿了過來,然後便往小晴的陰道裡面塞,塞了兩個試管盡落到她的陰道,但是要塞第三個時,小晴緊密的陰道便難以再撐開。

小晴已經痛的狂叫著,雙腳被他們禁錮著,讓她無法縮回來。

「才塞兩個,這麼少,你們把她弄鬆一點。」龍哥說完就不爽的往回辦公室去。

大家看了看,知道龍哥的意思,將兩個剛塞入的的試管抽出來,一名小弟就把雞巴直接插入小晴的陰道,雞巴被小晴粉嫩的陰唇緊密吸允著,突如其來的插入讓小晴奮力抵抗。

「不要,不要,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小晴反抗著推著他們,但是雙手卻被其他人抓住,他們扯開她的上衣,雙胸得渾圓因震動而前後搖晃著,更激起六人的性慾。

男子扣住小晴的腰間,瘋狂的插到底,每次的衝擊都讓小晴尖叫,白皙的皮膚因為震動微微顫抖。

「喔喔…要射了…。」男子陡然抽出,將小晴的嘴巴張開,射入裡面。

而後一名男子怕她將精液吐出,硬是捏住她的嘴巴,將她的頭往後仰。

「好不好吃阿~還不快吞下去。」

小晴害怕這些人會傷害她,所以硬是將那濃稠的液體吞了下去。

另一名男子早已再把雞巴插入她的肉穴了,原本放鬆的小腹又緊繃起來,男子抽插了一下,另一名男子將他的雞巴一同塞入她的肉穴,兩個粗壯的雞巴拉扯著肉穴,硬是扳開緊致的小穴。

「阿…不要…痛…。 」

她的肉穴被撐得愈來愈大,總共塞入了三個雞巴在裡面。

接著,小晴看到一名男子拿了一個長型棍棒,雖然前頭已做成圓弧形,但是它約莫10公分粗、30公分長的棍棒,她不斷的求著他們,眼看那個棒子離她的肉穴愈來愈進,然後看著男子將棒子前後慢慢的滑了一下,用力的塞到她的肉穴。

她的雙腳被人從後面抓住,M型的腿被後面的人拉向自己的身體,大腿緊貼著胸前始她凹著身體,緊咬著下唇,任憑棍棒直入她的深處。

男子開始將棍棒快速前後抽插著,小晴因為一次次的高潮而全身顫抖著。

「阿阿…我不行了…阿阿阿…到頂了…阿阿…。」

小晴因為高潮,而微翻白眼全身抽蓄,小腹不停收縮著。

男子將她翻到背面,棍棒還插在他的肉穴裡,他倒了甚麼液體在她的肛門附近,將雞巴在她的肛門上下滑動,確認潤滑之後就插入她的肛門。

未被開苞過的鋼門,還緊的插不入,男子前後抽動著讓潤滑液可以藉由他的雞巴,深入她的肛門裡面。

「阿─好痛…不要不要…。」

原本一度快昏厥的小晴,被肛門突如其來的異物痛醒,整個肉穴及肛門不停收縮吸允著雞巴跟棍棒。

「阿…好痛…好痛…不要…。」

六名男子不斷輪流在她兩個肉穴裡插入,但都將射出的精液射入她的口中,因為她的陰道跟肛門等等是要塞入試管的。

確認肛門及陰道已經撐開一定程度之後,小弟們才通知龍哥來看。

「你們也玩的太噁心了,等等下面的血漬記得擦乾淨,我可不想我的貨品沾的一些東西,還有她的臉那些東西也擦掉,等等怎麼進海關。」

「是,龍哥。」

小晴癱軟在桌面上,身體又痛又酸。

他們將毒品裝入試管封起來後,約莫十多個試管,開始往小晴的陰道裡面塞去,每塞入一個小晴便痛的尖叫著,他們為了讓試管可以更裡面,將棍棒不停往內擠壓。

小晴反射得想闔起腿,無奈雙腿被人禁錮著。

她的陰道跟肛門前前後後塞了十多個試管,他們為了怕東西掉出,還將膠帶封住她的陰道跟肛門,使她非常的不舒服。

他們給她換上寬鬆的衣服,因為每走一步,體內的試管摩擦著肉穴,讓她無法走快,他們讓她扮演懷孕四個月的孕婦,好躲避公關的追緝。

他們給了她機票,跟她講從哪個門進入,並警告她如果想逃跑,附近都有人在監視他,她若敢逃跑,他們會讓她生不如死。

一路上,小晴因為緊張,一直看著手上的泰國旅遊手冊,不敢直視任何人的眼神,也許因為她的鎮靜,所以並沒有被警察發現。

下了飛機之後,有人來接應她,她出了海關就直接被兩名男子帶上車了。

車子往前駛,愈走愈偏僻,她被帶進了一個小木屋,一進入木屋就看見婦產科使用的椅子,她被要求脫下內褲,然後坐上手術台上,張開兩腳放在兩邊得抬面上,等了十分鐘,一個穿白袍的醫生走進來。

他將膠帶撕下後,便拿著鴨嘴鉗撐開她的陰道,並拿著夾子將試管一一夾出,在夾肛門內的試管時,每次拉出來都讓小晴的陰道收縮一下,竟然不自覺的流出汁液,這種摩擦敢讓她輕輕的呻吟著。

醫生確認一下試管的數量後,並無開口跟她說任何話,脫下手套直接拿著托盤就走出去。

小晴獨自緩慢的下了手術台,正當準備穿起內褲時,闖入了兩個人當地泰國男人。

小晴聽不懂他們在講甚麼,他們一進來就開始脫小晴的衣服,然後開始吸允她的胸部,一個則吻住她的小嘴,舌頭在她不停攪動,噁心的味道讓她想吐出來。

她知道這兩個當地人是想要強姦她,可是這裡是他們的地盤,她現在叫也不會有人來救她,反而可能引起他們的憤怒,她只能配合他們。

她趴跪著,翹著屁股,背後的肉穴被雞巴填滿,口中則含著前面人的雞巴,後面的人前後抽插之後,一陣筋巒便直接射在她裡面,而後她被翻過正面,被另一名男子再插入,他一邊抽插一邊揉捏著晃蕩的她的酥胸,兩個男子全部射入之後,發洩完之後才穿上衣服走出去。

她穿上衣服之後走出門,門口有兩個男子,並不是剛剛那兩位,看來他們早就知道有人強姦她,但是也都沒有做任何動作。

她被帶到另外一個房間,然後被關著,兩天之後又是同樣的手法,將毒品塞到她的肛門跟陰道裡,闖入海關。

但是這次卻被緝毒犬查出,於是她便鋃鐺入獄了,而運毒的錢根本也都沒拿到,便被人白玩白利用了。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