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人間天使嘉怡

早上的晨光斜照著嘉怡熟睡的俏臉,臉上仿佛還帶著甜美滿足的微笑,只因昨天晚上和新婚丈夫溫存過後,還殘留著一絲的快感。

「叮叮……」電話鈴聲忽然響起。

嘉怡在睡夢中醒來急忙接聽。

「喂,早晨!」嘉怡說。

「嘉怡,已是早上八點多了,你今天不是到社會福利署上班嗎?」嘉怡的丈夫輕聲的說。

「啊!糟了,我差點睡過頭,不跟你說了,我不想第一天上班就遲到,稍後再打電話給你。啜…啜Bay。」嘉怡急應著。

匆匆掛線後,嘉怡隨即梳洗,輕施薄妝,穿上一件白色襯衣,深藍色的上班套裙趕快出門。

許嘉怡,23歲,身高165,三圍36D、24、35,長髮及肩,大眼晴,眼神還帶著點天真,標準的美人胚子。

憑漂亮的外貌和高挑的身形,曾任兼職模特兒,交談時喜面帶微笑聆聽對方說話。

新婚不足三個月,丈夫30歲,是一間跨國公司的C。E。O,生活安穩。

婚後賦閑在家,無所事事。

心性善良的她,希望騰空一點時間出來,投身義務工作,於是參加了社會福利署的義工計畫,藉此,能為有需要的人給予説明。

她的優點……亦可能是她的缺點,就是心地太善良,人家提出的要求,在自己能力範圍內能辦到的話,都會盡力而為,亦不懂得及不願意對人出言婉拒。

九時前,嘉怡剛好趕到社署,經過主管職員簡單的說明工作簡述後,canovel.com嘉怡被分派到油麻地探訪一露宿者,跟進他的生活狀況及幫助他尋找工作。

主管對嘉怡說︰「原本是安排了一個全職社工和紗一起做探訪的,但剛巧今早他生病請假,若然廝不太熟悉地區環境,或不想一個人前往,這個探訪是可以押後的。」

但嘉怡心想,今天可是一個學以致用的好機會,便熱誠地接過檔案,簡單地看看照片及個人資料

姓名︰陳志權

年歲︰41

職業︰無業(釋囚)

居住地點︰油麻地天橋橋底

便欣然答應了。

嘉怡步出地鐵站後,往天橋處走去,途中還有一段不太短的路要走,快到達天橋時,突然下起雨來,又沒有避雨的地方,嘉怡只有用公文袋擋著雨點,急步往前走去,到達時,上衣亦淋濕了一大片。

當嘉怡定神細望周圍環境時,只看到一間一間由紙箱架搭而成的小房間,心想不知如何能找到當事人時,見到不遠處,有兩個五十多歲的露宿者正在玩紙牌,一個高瘦,一個肥胖,於是嘉怡拿出檔案照片,便前去詢問。

當嘉怡走近時,兩個中年露宿者已停止玩牌,眼楮已緊盯著眼前的美女,口也合攏不來。

「請問兩位元是否認識這照片上的人?」嘉怡拿出照片讓他們看。

那個高瘦的,立即站起來靠在嘉怡身旁,似是細看照片,而眼楮則緊盯著嘉怡的胸脯,還對嘉怡說︰「我是弱視的,眼力不好,讓我靠近點再看清楚!」頭亦差點貼到嘉怡的面上,鼻子則使勁地嗅著由嘉怡身上發出的淡淡體香。

而那個胖的,仍然坐著說︰「拿來看看我是否認識。」

於是嘉怡拿著照片彎下身讓胖子看,當嘉怡彎身時,兩個渾圓豐腴的乳房亦呈現在胖子眼前。

眼前的光景,胖子已很久沒有見過,更何況是這麼美的女人,他的短褲已高高的撐起一個小帳篷。

胖子稍一定神,希望可以討到更大的便宜。於是說︰「我年紀大了,相片這麼小,我怎能看到,拿近一點吧!」

嘉怡於是把相片再拿近給胖子看,並說︰「大叔,麻煩你看清楚,我有很重要的事情,今天一定要找到他。」

「好!」胖子輕應了一聲,再向嘉怡的白色襯衣內看,當看到襯衣深處時,嘉怡白嫩碩大的乳峰及粉紅色的乳尖,整個完完全全地讓胖子看光了。

紅的紅,白的白,互相輝映,這情景胖子當然喜出望外,一時之間,看得目定口呆。

原來嘉怡在早上出門時,因時間太緊逼,所以不想再花時間穿戴胸圍,心想還有外衣作為遮蔽,於是就匆匆出門了。

而那個高瘦的也沒有閑著,靜靜地在嘉怡的背後,欣賞著她圓渾豐滿的美臀,手還伸進自己的褲襠內輕搓起來。

嘉怡並未有留意他們的舉動,一心只希望早點找到當事人。

胖子是個較有小聰明的人,心想今天若只是看看,而不多吃點豆腐,實在對不起自已。

於是便向高個子使了一個眼色,然後對嘉怡說︰「小姐,我認識他,他就是住在前面。但嘔不熟這裡的路,我們又閑著,讓我們來幫一個小忙,一定可以帶找到他的!」

嘉怡聽到胖子這樣說,心想今天真是出路遇貴人,第一份工作可以很快完成了。感激地說︰「兩位大叔,真的很多謝你們的一片熱心,我是社署派來的義工,日後若有甚麼事,我可以幫得上忙的話,我一定會盡力而為的。」

胖子又對嘉怡說︰「小姐,他眼楮不好,而我雙腿有一點小毛病,你先把我扶起來,行走時攙扶我們一下吧,好嗎?」

嘉怡聽到後,心想︰「不竟行動不太方便的人,也這麼熱心助人,世間上的好心人真的不少」心中充滿感激。

然後伸出雙手,對著胖子微笑地說︰「大叔,我現在先把你扶起來,你要小心點。」

於是胖子也握著拳伸出雙手,讓嘉怡拿著他的手腕,把他拉起來,就在嘉怡往後拉的時候,胖子裝作站不穩,身體向前傾,嘉怡因此失去平衡,往後倒去。

而胖子的雙手亦趁勢按在嘉怡的碩乳上,還裝成怕失足的模樣,雙手在嘉怡的大乳房上亂抓了幾下,而站在嘉怡背後的高個子亦趁機「出手相助」,伸出雙手承托著嘉怡的豐臀,並在豐臀上輕輕捏弄了一會,而下體亦貼在嘉怡的臀上擠壓了幾下。

一陣拉扯過後,胖子首先發難說︰「小姐,我們這樣的身體,若然摔傷了就會很麻煩啊,你太心急,人一定幫找到的!」然後偷偷與高個子相視而笑。

嘉怡以為真是自已用力太大,還連聲向他們道歉。

但一向敏感的身體,被他們輕撫了幾下之後,開始亦起了反應,乳頭開始慢慢地硬起來,嘉怡心想︰「還是自已太心急,千萬不可把這兩位好心人弄傷。」

這時,高個子則對胖子說︰「我看這位小姐又不是有心的,你不要對人說這些話!我們走吧。」

嘉怡於是走到他倆的中央,一邊牽著胖子的臂胳,而另一邊則牽著高個子的臂胳,小心地向前走去,而他們的手臂就輕壓在嘉怡的乳房上,每走一步,臂胳就磨擦著嘉怡敏感的乳房;其間,胖子說怕摔倒,所以他倆愈擠愈緊,他們的手臂就在她的乳尖上不停磨擦,而他們的手掌亦隨著步履,在嘉怡的大腿上輕輕掃著,在這樣的不停刺激下,嘉怡感到身體的快感亦隨之而來,乳頭開始變硬,而下體亦濡濕了一小片,咀裡亦不自覺地開始輕輕舒氣。

而他倆亦裝作沒事似的,一心一意地向前行,心裡則暗暗叫爽。

因為他們實在假裝得十分神似,所以嘉怡對這兩位「好心人」的行動全無戒心,還暗地裡怪自己的身體實在太敏感了。

經過約五分鐘的慢行,嘉怡實在忍受不了他們的「愛撫」而停了下來,還借意問他們還有多遠路程,胖子心中知道「得些好意須回首」的道理。而剛好志權的紙房間就在前面,於是亦伸手指出志權的所在位置。

嘉怡於是向他們再三道謝,還囑咐他們回程時要多加小心,自己則向紙房間走去。

當嘉怡走遠後,胖子得意地對高個子說︰「這個小美人真是太棒,不但長得漂亮,一對奶子還軟軟中帶著彈性,真是令人愛不釋手。」

高個子亦搶著說︰「她不但奶子好玩,屁屁亦蠻有彈力,你有否見到她己經被我們摸到受不了,唉!真不想這麼快放她走。」

兩人還不斷回味剛才的情景。

此時,嘉怡已走到紙房間門口,只見到今天要尋找的志權,赤上身只穿著一條短褲,懶洋洋地睡在用木箱架搭的床上,於是嘉怡走近床邊,輕聲的問︰「對不起!請問你是不是陳志權?我是由社署派來跟進你的生活狀況的許小姐。」

志權聽到這樣嬌嗲的聲音向自己發問,心中立即醒過來,睜眼一看,見到眼前出現這樣的一個美女,睡意全消,並立即坐起來,應道︰「是,我就是陳志權。」

而雙眼則在嘉怡身上上下打量。

當志權稍稍定神後,方記起招呼這位美人坐下,志權對嘉怡說︰「許小姐,因為房間沒有椅子,就請坐在這裡吧!」自己則退到床頭位置盤膝而坐。

嘉怡亦微微一笑,禮貌地點頭回應,欣然坐在志權的床邊,並開始細看志權的檔案資料,此時,志權的眼楮亦沒有閑著,開始細心欣賞身旁的美女。

由於嘉怡受到剛才的刺激,雙頰己變得微微緋紅,更顯美豔。

當志權將目光移到嘉怡的胸脯時,嘉怡白色襯衣上的第一二粒鈕扣,因為剛才胖子和高個子的糾纏,己經不知在甚麼時候松脫了,嘉怡今天又沒有戴上胸圍。

故此志權可在側面輕易地看到嘉怡襯衣內碩大的乳房,當嘉怡在檔案中記錄重點時,必須再向前微彎書寫,此時,志權更可清楚看到嘉怡整個半球形的乳房和粉紅的乳尖,還正在微微的顫動。

受到眼前的刺激,志權的陽具立即暴脹了起來,由於褲頭頂著暴脹的陽具,很不好受,於是志權提起右膝而坐,好使豎立的陽具能在褲管舒緩一下。

此時,嘉怡轉過頭來,正想向志權提問之際,只見到志權的粗大的龜頭在褲管中露了出來,嘉怡在婚前從來也沒有性經驗,除了丈夫的陽具外,根本沒有見過其它男人的東西,本已微紅的雙頰,現在更變得像只果一樣。

由於剛才的刺激,及眼前的景象。嘉怡的性欲亦已被挑起,下體開始分泌出潺潺的淫水,而顯得坐立不安。

嘉怡這一切的反應,志權全看在眼內,於是對嘉怡說︰「許小姐,天氣這麼悶熱,你的臉已熱得發紅,外衣又被雨水淋濕了一大片。背先把淚龐外衣脫下來,讓衣服先吹吹風,自已亦可涼快一點,好嗎?」

隨後,志權立即跳下床替嘉怡提取外衣,有點茫然的嘉怡亦沒有反對,並站起來脫下外衣,交到志權手上,當志權替嘉怡掛起外衣的時候,站著的嘉怡本能地不停用雙腿往內夾緊,好使下體傳來的空虛感能得以舒緩,可是越是用力夾緊,騷癢的感覺就是越強烈,大量淫水不斷分泌出來,經過濕透的內褲,一直流向高跟鞋處。

嘉怡亦驚覺自已的媚態畢露,於是立刻坐回床邊,心中對自己說︰「今天是來説明有需要的人解決問題的,應該集中精神把事情做好!」

從而希望盡力抑制心中的欲念。

當志權坐回床頭時,嘉怡亦把身體轉向志權,準備提問。

此時,一幅半裸的美人像就立即呈現在志權的眼前,因為雨水已透過了外衣把嘉怡的襯衣也弄濕了,而且又沒有胸圍的遮掩,嘉怡胸脯的輪廓及粉紅色的乳頭完全盡現在志權的眼中,粗大的龜頭又在褲管中露了出來。

志權本來是一名觸犯了非禮罪而入獄的釋囚,入獄後至今,已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沒有過女人,今天看到這樣的情景還怎能控制得住,但他不竟亦只是一個有色心無色膽的人,否則的話,相信一定已把嘉怡按下「就地正法」了。

於是,志權在腦中快速地思量,怎樣可以利用眼前的美人兒,幫幫自已解決積壓已久的性欲,成為自已今天的泄欲工具。

而嘉怡的情緒亦稍稍平伏下來,並提起文件夾擋著自已的視線,使眼楮再看不到志權暴脹的陽具,並面帶微笑,輕聲的問︰「陳先生,請問你現在有否找到了工作?」

志權︰「還沒有!」

嘉怡︰「但你出獄已三個多月了,是否所見的工作都不合適呢?」

志權故意怒聲地說︰「比這樣說是甚麼意思,是否在暗示我不願去找工作!」

嘉怡︰「對不起,陳先生,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今天來的目的,就是要看看你有甚麼困難需要解決,若我能力能辦到的話,我一定會盡力協助你的。」

志權︰「比回去吧!你們每一個社工都是說著同一樣的話,根本從沒有真正關心我的需要,替我解決問題!我在這三個多月內約見了十多份工,但當他們知道我是釋囚時,就無人願聘用我,我可以怎麼樣?」志權裝成受了很大委鬱,還開始垂下頭來,低聲啜泣。

原來志權在對話中,認定眼前這位美人兒入世未深,而且心性善良,想討她的便宜應該不難,於是想出以退為進之法。

嘉怡見他突然啜泣起來,感情豐富的她,真有點感同身受的感覺,眼眶亦不自覺地紅了起來,本能地再坐近志權的身旁,用手輕搭在他的肩上,安慰他說︰「陳先生,難關很快會過的,你不用灰心。你是我的當事人,所以你的事情,亦即是我的事情,我一定會盡力而為替你解決,你大可放心。更何況你是我第一個當事人。」

由於志權垂頭而坐,嘉怡為了安慰他,而坐近到他的身前,嘉怡胸前的一雙36D的乳峰,隨著呼吸,就在他的眼前微微起伏著。

鼻息間亦充滿了嘉怡身上發出的陣陣幽香。

此時,志權一直偷看著眼前的美景,看得他差點想把手伸前,好好把弄一下這雙美乳,但他知道肥肉已在口邊,再稍稍忍耐一下吧!

因嘉怡趨前安慰他,故此,亦把文件夾放於一旁,志權粗大的龜頭又再展現在她的視線之中,因為新鮮感及好奇心的驅使下,嘉怡亦近距離偷看了幾眼,真令她有點心猿意馬,隨即欲火又重燃起來,呼吸亦漸漸加深,下體再次感受到空虛的感覺,渾身的騷癢越來越強烈,淫水亦再次不斷分泌出來,此時真希望有一雙強而有力的手,在自已的身上好好愛撫一番,但現在嘉怡只有輕咬雙唇,強忍著心中的欲火。

嘉怡這一切反應,志權全都看在眼內,此刻,志權知道時機已到,慢慢的抬起頭來,裝作可憐的樣子對嘉怡說︰「許小姐,相信你已知道,我是曾經犯了非禮罪而入獄的釋囚吧。但是我真的不想再走回頭路,再次重回監獄!」

嘉怡說︰「若你要改過自身的話,我更應義不容辭,你需要我怎樣幫你,你儘管說吧!」

志權故作狐疑地說︰「比今天真的是真心來幫我?」其實志權是要拿她的口實。

嘉怡誠懇地點著頭說︰「是真的,我剛才不是跟你說過,若我能辦到的事情,我一定會盡力替你解決的嗎?我從小到大也不愛說謊。」

還天真地伸出尾指,笑咪咪地說︰「相信我好嗎?」

志權同時亦伸出尾指與嘉怡的尾指勾了一下,面上亦露出笑容,並說︰「好!我相信摑。」

志權於是走下床來,站在嘉怡面前,迅速地把短褲褪下,一根青筋暴現的粗大陽具,一跳一跳的,呈現在嘉怡面前。

志權說︰「許小姐,你看看,我現在欲火焚身,我真的怕旁走了以後,我忍耐不住而再次出外犯案,你可不可以幫幫我先解決小弟弟的問題?」

志權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嘉怡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亦不懂得出言婉拒,只懂害羞地低下了頭,紅著臉輕聲說︰「你們男人的問題,我真的不知道怎樣可以幫你解決。」

志權︰「比要幫我的話,一點也不難,我來教蛙。」

一邊說著一邊拉起嘉怡的右手,握著自已的陽具,開始慢慢的套弄起來。

頁: 1 2 3 4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