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小葉獨立篇之在男友眼前被流浪漢奪走處女

我和男友小風認識已經有半年時間了,但正式開始交往也只有差不多一個月的樣子。我家家規很嚴,大學之前從來沒有跟男生有過過於親密的接觸,即便上大學後開始與小風交往,也經常被父母告知要守護好自己的貞潔。

小風很尊重我,在沒得到我的同意之前,從不主動碰觸我的身體,因此,我跟小風也僅僅只是牽過手而已。我很願意將自己的第一次獻給小風,但希望能找到一個最恰當的時間,最合適的地點。

而今天週末,也是我的生日。小風說要帶我去照一組寫真來作為我的生日禮物,把我最美最青春的時期給永遠保存下來。我當然也非常樂意這麼做。

夏日的夕陽將半邊天染成了火紅色,瘋玩了一天的我們手挽著手來到了預約好的攝影館。攝影館裝修得非常前衛,看上去既時尚又簡潔,整個門面有幾層,二層以上就是專門攝影的,攝影層還分為好幾個區,有休息區、拍攝區、換衣間什麼的。

攝影師帶著兩個助手把我們引到了三樓,canovel.com助手讓小風在休息區休息,我則獨自在換衣間換衣服。根據之前談好的,總共拍攝三組,每組一套服裝,服裝可以在衣架上隨意挑,也能自己帶。所以我想儘量挑選出最能展現自己的美的服裝。

我一開始還有點放不開,先選了一套白色的連衣裙,穿上連衣裙,帶上一頂草帽,我坐在佈景前微笑著,攝影師手裡的照相機「卡嚓、卡嚓」的閃個不停。

「好……真不錯……來換個姿勢,用手撐著下巴,對……就這樣……」

「嗯,把帽子摘下來拿在手上……對……就是這樣……小葉真漂亮……」

我一邊聽從攝影師的指令擺出各種姿勢,一邊還偷偷的看著小風貪婪地盯著我的身體。嘻嘻……男人真是一種好玩的動物。

連衣裙的裙襬不算太長,正好能遮住膝蓋。當我坐下的時候,一截白皙勻稱的小腿從裙襬裡伸出來,白凈整齊的腳趾微微的彎曲,輕輕的搭在地毯上。我雖然是小風的女友,但小風卻從未認真觀察過我的身體,借著這次機會,他正用掃描儀似的的眼神在我身上不停地來回游走。

「連衣裙非常不錯,很清純,換下一套。」

經過第一組的拍攝,已經漸漸適應了這種環境。我來到放短裙的衣架邊,這次要讓我那笨蛋男友徹底地瞭解一下自己的女友有多麼大的魅力。

這次我穿了一件低胸的細肩帶小背心,胸口開到正好露出一點乳溝的位置,內衣會從小背心裡露出來,當然就不能穿啦!下身是一條僅僅遮住一半大腿的百褶短裙,讓雪白修長的雙腿從裙襬裡羞澀的伸出來。然後又把柔順的秀髮從左邊紮起一隻小馬尾辮,從剛才的清純淑女風一下轉變為俏皮可愛風。

當我走進佈景的時候,攝影師和小風都看呆了,我得意的輕輕咳嗽一下,才把他們的神給拉回來。

普通的姿勢照了幾張,感覺小風的眼神裡少了剛才那種火熱,看來刺激還不夠呀?

這次沒有攝影師的指令,我面對著照相機坐在道具石頭上,一手撐住身體,一手輕輕掀起短裙的裙襬,整條白嫩修長的大腿全部暴露在攝影棚內四個男人的眼裡。

攝影師先是呆了一會,然後馬上反應過來,將這撩人的一幕準確捕捉。而小風也做出了我要的反應,寬鬆的牛仔褲有一點微微的隆起。嘻嘻……這樣就有反應啦?

接下來我更加大膽,小屁屁對著照相機就這麼趴在石頭上,鏡頭稍微放下一點就將短裙裡的白色小內褲照得一清二楚。或者曲著腿坐起來,讓小背心細細的肩帶從我的粉肩上滑落,讓小背心的作用變成僅僅只能遮住乳頭……

在我的自由發揮下,這一組也很快照完了,攝影師讓我稍微休息一會。

「怎麼樣?好看嗎?」我蹦蹦跳跳的來到小風身邊,他褲子上微微的隆起已經變成一頂高高的帳篷。

「好看……真漂亮……」

「接下來拍什麼呢?」這是最後一組鏡頭了,我不想讓自己失望。小風手裡正好有本寫真集,我湊過去一看,居然是一個女孩子穿著比基尼的照片。哼!死小風,有這麼漂亮的女友就在身邊,居然還去看別的女孩子,不就是比我穿得少嘛……我要是穿比基尼,比她好看不知道多少倍!

差不多也休息夠了,我賭氣的回到更衣室。等攝影師和助手準備好後,我才慢慢從更衣室出來。憑著剛才的賭氣我確實換上了比基尼泳衣,但真要出去接受四個男人的目光,感覺還是有點不舒服。

攝影師和助手已經看呆了,小風也下意識的用手揉了一下鼓鼓的帳篷。

「想不到小葉不僅人長得漂亮,身材居然還這麼好……這套比基尼簡直就是像是專門為你而設計的。」

攝影師已經拿起了相機開始拍照,自小就在保守環境下成長的我,從來沒有這樣將自己的身體暴露出來過,但看到小風似乎很興奮,我也覺得這麼做挺值得的。

我自然地伸展著肢體,讓自己纖細的腰肢和修長勻稱的雙腿盡情展現,還俏皮的坐在石頭上,用手臂將白嫩的嬌乳擠出深深的乳溝,害得攝影師一邊猛吞口水一邊還要裝作認真的調整鏡頭。

泳衣也很快照完了,攝影師似乎還沒有要收起器材的打算:「既然比基尼效果這麼好,我建議你們加入一組雙人照,讓模特陪著小葉照一組。」

我也很想跟小風一起照一組,我同意了這個建議,小風也沒有反對。

小風的身材也挺不錯的,雖然比我高不了太多,但肌肉非常結實,看上去很有安全感。穿上泳褲以後,小風就跟我站在一起。

「不行不行,你們兩個太僵硬了,自然一點。」

跟小風從來沒有肌膚之親的我沒有辦法很自然地對待小風的身體,小風也無法自然地對待我這讓他期待了很久的嬌軀。兩人就這麼尷尬的站著……

「這樣吧,我給你們找個專業的模特來。」

難道要我跟別的男人這樣照相?我低著頭紅著臉不知道怎麼回答,小風擺擺手走下佈景開始穿衣服,暗示攝影師他同意了。

經過攝影師的安排之後,一個身材魁梧的男人走了過來,這個人的肌肉是經過專業健美鍛煉出來的,美感自然比小風要強上很多。他走過來先是輕輕摟著我的纖腰,讓我靠在他的身上。

攝影師簡單的拍了兩張讓我適應氣氛,然後模特又從我身後抱著我,雙手環著我的腰。

「嗯……不錯……就是這樣,繼續。」

模特又讓我靠在他身上,低頭靠近我的嘴唇,一手還攀上我的胸口,隔著比基尼泳衣薄薄的布料輕捏我的嬌乳。

「嗯……」我輕輕皺起眉頭,第一次被男人這麼親密的對待,即便是做戲,也讓我的心跳開始加速。

模特越來越過份,讓我跟他面對面擁抱,粗糙的手掌卻貼著我的翹臀,用力抓了一下。

「啊……」

模特的挑逗對我非常奏效,我在他懷裡心跳越來越快。我紅著臉悄悄看著小風,他一邊咬牙切齒,一邊又看似非常興奮,胯下的帳篷史無前例的大……難道他喜歡看我被其他男人欺負?

「很好……現在解開這位女士的泳衣。」攝影師又開始下指令了,小風聽到以後似乎更加興奮,而且也沒有打算出手阻止。

我閉上眼睛,陌生男人的雙手繞到我背後,溫柔地扯下比基尼的細繩,讓泳衣就這麼直接從我的身上滑落。現在我是上半身赤裸的被一個陌生男人抱著,柔軟圓潤的處女嬌乳被男人緊致的胸肌壓成了柿餅。

攝影棚裡除了照相機的「卡嚓」聲,還有男人厚重的喘息聲,所有的聚光燈都打在我和模特身上,我除了前胸被模特的身體遮住了以外,整個光潔的後背和修長勻稱的雙腿都暴露在了男人們眼裡,不僅如此,模特還在享受著飽滿乳房柔軟的觸感。

『唔……小葉好害羞,從來都沒有這樣在男人面前展示自己的身體過……』

「好,很好……現在你們兩個坐下。」

模特先面對鏡頭坐到地上,然後拉著我讓我也面對鏡頭坐在他懷裡,接著左手從左邊環繞過來抓住我右邊的乳房,右手伸到我下身隔著泳褲貼著小穴。

「別……」從未被男人碰觸過禁地的我不由得一陣顫抖。

「小葉好色哦,這裡已經很濕了呢!」模特故意在我耳邊輕聲的說著,還不時咬著我可愛的耳垂。

「好好好……下麵小葉面對他,讓他脫掉你的泳褲。」

「什麼?」這句話觸碰了小風的底線,小風頓時火冒三丈。

「您先消消火,我們的模特都是專業的,絕對不會有出格的行為。這只是藝術的需要,不會真的做的。」

攝影師給小風解釋半天,小風終於又回到座位上。

模特鬆開手,我用一隻手護著堅挺的雙乳,一隻手扶著模特的腿慢慢地站起來,然後轉過身,雙手搭在模特的肩膀上,任由模特帶著壞笑近距離盯著我的嬌乳,然後慢慢坐下。

「嗯……」

我纖細白皙的手臂緊緊摟著模特的脖子,而模特則雙手貼著我的腰側,熟練地找到比基尼泳褲的綁帶,輕輕一扯,「啊……」身上最後一片遮羞布也脫離了我的身體。我現在是全身赤裸的坐在一個陌生男人懷裡緊緊地抱著他,而他的雙手則自由的在我白嫩的嬌軀上隨意撫摸。

攝影師瘋狂地按著快門,想把這淫靡的一切都永遠保留;模特也非常開心的抱著我,在我身上肆意索求;而小風卻在一邊咬牙切齒的興奮著,褲襠裡的東西漲得比剛才還要大,似乎馬上就要刺破褲子了。

我第一次赤裸著身體讓男人欣賞,第一次讓赤裸的身體被男人緊緊抱住,我的身體越來越熱,下體流出的愛液也越來越多,意識漸漸開始模糊了。

「非常好……下面是最後一個鏡頭,現在把小葉最美的部份展現出來。」

「啊?」我還沒有理解是什麼意思,模特已經把我抱了起來,再次讓我面對鏡頭,大大分開雪白的美腿,把我隱藏了18年未經人事的處女嫩穴直接暴露在鏡頭之下。

「啊……不要這樣……太羞人了……」

「別急,這裡是女孩子最美的部位,尤其是像你這樣純潔的處女。以後你跟男友做過幾次愛了,這裡就不會這麼好看了。」

『是嗎……是這樣嗎……這裡會變醜嗎……』

不知是不是聚光燈的原因,躺在男人懷裡的我越來越熱,小穴深處的瘙癢越來越難以忍耐。

『他們照進去了……小葉的處女小穴……小風還沒有看過,我就已經這樣大方的展現給陌生男人了……』

「唔……」雪白的雙腿不自主地抖了一下,我能感到一大股清澈的愛液從緊閉著的嫩穴口擠出。

「扳開一點,讓我把裡面也照清楚。」

「啊……」

模特粗魯地扳開我的嫩穴,本來受到阻礙的愛液一股腦全冒了出來,還不斷有新的從小穴裡產生,沿著屁屁的縫隙滴落到地毯上。

「真美……這就是純潔的處女小穴,整體都是粉紅色的……連處女膜都清晰的照進去了……陰毛又淡又稀少……看上去真可愛……」攝影師一邊嘀咕著一邊晃來晃去找角度,將不知廉恥大方展露女孩子最私密的部位的我全部拍攝進去。

不知過了多久,這一切才終於結束。模特收拾好自己的衣服離開了,我則用助手遞來的一條毛巾勉強遮住白嫩赤裸的身體。

「怎麼樣?」攝影師翻出相機的預覽照片給小風檢驗,小風看後非常滿意。

「那要不要再大膽一點?」攝影師又開始出餿主意了。

「你知道底線的。」

「你放心,絕對不會越過底線,而且比這個還要火爆。」攝影師開始說服小風,小風也露出了想要嘗試的神色。這是小風送給我的禮物,我也不想違背他。

「好吧,如果有什麼不妥,我隨時要喊停。」通過跟我的商量以後,小風答應了。

「沒問題,這就開始準備。」

這一次要拍攝的是性愛鏡頭,就是要把我做愛時的姿態記錄下來,但由於我還是處女,不能真正與男人交合,所以會用一些其它手段表達出來。

另一個模特走了進來,跟剛才的美型男相比,這一次攝影師似乎故意找了一個又胖又醜的男人來做模特,我皺起眉頭想要拒絕掉,卻看見小風面帶興奮而又痛苦的在撥弄褲襠裡的東西。

「小葉,這位可以麼?」

「有沒有更醜一點的?」小風在我思考結束之前就搶先回答了。

攝影師明白了他的意思,過一會又找來了一個模特。比剛才那位更胖更醜,五短身材,腦袋已經謝頂,牙齒發黃,穿著的褲子也已經發黃,也不知道多久沒洗了。

小風這時更加興奮了,他大口呼著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難道他就這麼想看到自己冰清玉潔的處女女友被又肥又醜的老男人壓在身下做愛嗎?

「還有……更醜一點的嗎?」這次沒等攝影師發問,我先回答。

「這是我們這最醜的了。」

攝影師的回答讓小風看上去有些失落。

看到小風的失落,我也莫名的感到一點不安,既然只是做戲,又不是真正的交合,那麼多醜多髒我都能接受。如果模特越醜越髒,小風就越興奮的話,我願意選更醜的……

「拜託……拜託你想點辦法吧,我……我希望更醜一點的……」

「有……是有一個……醜的,但他不是我們的員工啊!」

「什麼樣的人?我們可以出錢請他幫忙。」

聽到我的回答攝影師愣了……性感純潔的校花美少女,居然要求出錢請又醜又老的胖男人與自己做愛……這樣的橋段,能讓小風多激動呢?

「那你跟我來吧!」攝影師帶著難以想像的表情,跟著助手從後門出去了。

我也被小風扶起,就這樣用一條毛巾遮著嬌乳和下體,穿上拖鞋,跟著攝影師走出後門。

後面是消防梯,順著消防梯走到一樓,直接來到攝影館後門。這裡是一條由兩棟房子之間的間隔而產生的小道,小道對面是一個滿是鏽跡的鐵制大垃圾箱。

攝影師指著垃圾箱:「就是這裡了。裡面住著一個流浪漢,不過他不是我們的工作人員,我不能保證他的健康問題,你看你能不能接受。」

說著,兩個助手打開垃圾箱的蓋子,一個蓬頭垢面的男人戰戰兢兢的伸出頭來……就在這一刻,小風的手抖動得非常厲害,而且呼吸也明顯急促,看來他很滿意了。

助手捂著鼻子把男人拖了出來,攝影師便上去跟他交流。這時我才看清楚他的樣子,流浪漢大約五十歲左右,一腦袋略帶花白的頭髮亂糟糟的,還夾雜著幾片枯掉的樹葉;臉是黑不溜秋的,牙齒也已經發黑了。雖然身體被一些破布遮擋著,但能看出他骨瘦如柴的身材和長著爛疤的皮膚。攝影師一邊說話,一邊還惡心的皺著眉頭,看來他身上的異味應該會非常重吧!

『我……真的沒問題嗎?』

「放心吧,要是有什麼事我一定會叫停的,你要是覺得有什麼不妥也可以喊停。」攝影師說。

小風顫抖的身體緊緊抱著我,我從沒有看到他這麼興奮過。

流浪漢看著我,從頭到腳細細看了一遍,非常開心的猛點頭。小風也走過去跟流浪漢交代著什麼。兩位助手則開始佈置場景,先把流浪漢睡覺的骯髒破床墊鋪到牆角,再把燈架擺好。

準備完畢,我將拖鞋脫下,輕輕踩上著流浪漢髒兮兮的床墊,然後轉身面對他。他的身體興奮得顫抖,而我也非常緊張。

「小葉把毛巾丟開。」攝影師的聲音明顯已經開始顫抖,他也非常期待著未經人事的純潔處女被骯髒老態的流浪漢淩辱的情景。

「嗯……放鬆……開始!」

「啊……」攝影師的指令剛一下,流浪漢立馬把我撲到牆上,一股噁心的臭味迎面撲來。久未碰觸過女人的他毫不憐香惜玉,張開大嘴就貼上了我白皙的脖子。

「停!」攝影師不滿意流浪漢的表現,而流浪漢似乎聽不懂這個指令,還在繼續著,直到助手在他的腰側狠踹了一腳他才被迫停止。

「忘了我剛才怎麼說的了嗎?重新來,再做不好我就換人!」面對不是顧客的流浪漢,攝影師顯得非常沒有耐性。

「開始!」

流浪漢把我輕輕的壓在牆上,滿是疙瘩的黑鼻子貼在我的脖子上深深的聞了一下,然後沿著我凹凸有致的身體曲線一路向下,路過粉紅色堅挺的乳頭時,還伸出舌頭輕輕舔了一下。

「嗯……」我扭開頭閉著眼,從來沒有被男人這樣對待過,本來準備今晚獻給小風的第一次,現在卻被一個骯髒的流浪漢享受著。

流浪漢已經蹲了下去,顫抖著捧起我一隻晶瑩剔透的玉足,猛地吞了一口口水,然後又抬頭看看我。被燈光照射著的我根本看不清外面什麼情況,也不知道小風在哪裡,唯一能做的就是充份去相信這個將來要帶給我一輩子幸福的男人。

流浪漢張開嘴,將我白皙的腳趾含了進去,「嗯……」我感覺到自己平時十分呵護的小腳進入到一個濕熱的環境,還有一團火熱黏黏的軟肉抵在腳趾上。我羞恥的輕輕彎起腳趾,卻被流浪漢粗暴地扳直,然後又扳開趾縫,粗糙的軟肉穿了過去。

「啊……」剛才我身體熄滅的火熱又再度燃起,意識又開始模糊,而身體也漸漸使不上勁。

流浪漢放下已經沾滿噁心口水的嫩腳,火紅的舌頭沿著腳背慢慢往上游走,越過勻稱的小腿、光滑的大腿然後停留在了小腹的位置。

「陰毛很少,小穴也很香,真不愧是處女。」流浪漢再次站直了身體,摟著我的纖腰把嘴巴貼上我的脖子:「嗯……小老婆……你的身體真香……想不到我都一個快死的老頭了,居然還能享受這樣的待遇……」

「啊……」第一次被男人這樣對待,流浪漢肆意的侵犯卻給我帶來異樣的快感,我用手輕輕推著他的身體,他卻一把抓起我纖細的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

「抱緊我,處女小老婆,今天你是屬於我的……」

隨著他的挑逗,我不由自主地摟緊了他的脖子,而他則摟著我的纖腰、親吻著我的脖子。流浪漢身上的惡臭一點也沒有消退,但帶給我的感覺卻從排斥變得慢慢接受了。

我看不到小風,他現在在做什麼呢?會不會已經掏出了那根我從未見過的大肉棒?或者,已經看透了淫蕩的我,一聲不吭的走了?

「啊……輕……」趁我走神的時候,流浪漢冷不丁伸出髒兮兮的手狠狠抓住我雪白圓潤的嬌乳。雖然很痛,但為了他不再被助理一腳踹開,我只好咬著嘴唇忍了下來。

「好大的奶子!我活了這麼久從來沒見過這樣漂亮的。」流浪漢更加用力地摟著我,哆哆嗦嗦的低頭伸出舌頭,將另一隻乳房上粉色柔軟的乳頭吸入嘴裡。

「啊……」雖然曾很多次幻想過,但想不到原來自己粉嫩純潔的乳頭被男人吸吮居然是這樣的滋味。我靠在牆壁上渾身使不上勁,只能緊緊摟著流浪漢的脖子,任由他充滿惡臭的口水隨著粗糙的舌頭慢慢佈滿我整個白嫩的處女乳房。

在男友眼前被多年沒摸過女人的流浪漢粗魯地對待,我的身體已經變得非常火熱,還能感覺到晶瑩的愛液不斷從小嫩穴裡冒出來,然後順著白皙的大腿內側一直流到了腳踝……

「啊……」流浪漢深吸一口氣,一把將我翻轉過來,讓我面朝著牆壁趴在牆上。敏感嬌嫩的乳頭就這麼緊緊貼著粗糙的牆壁,隨著白嫩嬌軀的搖晃而和牆壁小範圍的摩擦。

頁: 1 2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