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與我

電話響起,我接了起來,「喔……原來是表姐啊,嗯……好……」心裡面不禁愉快起來,我又可以去找表姐了。

想到我與表姐的關係,那可得從我小時候開始說起。本來我住在南部,印象中小時候每當表姐來家裡,總是我與她玩的最開心,隨著年齡越來越大,我也越來越喜歡表姐,只是表姐家住台北,不是常常可以來南部玩的,所以過年時才有機會看到她。

小時候最喜歡在表姐洗澡時,突然跑進去嚇她,而她也只是裝做被嚇一跳,並沒說什麼,還叫我趕快把衣服脫了一起洗,現在想想,還真是覺的小時候就可以看到表姐美麗的胴體,真是興奮。

表姐大我四歲,但感覺上卻與我差不多,不論是想的,玩的,我跟表姐可以說是一拍即合。而姑姑與姑丈總是在國外恰商,一年也難得回來幾次,所以只有過年才能看的到她們。

記得剛上國中沒多久的那年春節,表姐一如往常會回來團聚,那晚我跟表姐玩起了撿紅點,規定輸的要脫一件衣服。

表姐起先說天氣冷,不想玩這,而且會不好意思。但是我說:「房間裡有暖氣啊,而且今年壓歲錢又超少的,拿來賭完就毀了。但是玩牌不賭點什麼,又好像提不起勁來。」

禁不起我再三的要求,表姐總算答應,但是只脫到剩內衣褲而已。

我想想也行啦,反正那個年紀只要看到女生內一褲就夠興奮了,更何況是有個大美女只穿著內衣褲在我前面哩!

開始玩沒多久,我就脫的只剩內衣褲,表姐竟只脫一件外套,害我超不是滋味的。

玩到三盤後,我開始有贏面……嘿嘿……換表姐脫了吧……反正我房間是鎖的,又沒人,就聳恿著表姐把內衣褲也脫了,只是表姐還是害羞。

突然表姐看到我褲中有東西突起,好奇的問我那是啥,(天那!!她那時都高一了,還不知到男生會勃起喔!)我脫了內褲給她看。

表姐驚訝的說:「哇……本來以前跟你洗澡的時候,小弟弟還蠻小的,現在已經變這麼大啦!」說著說著還用手摸著。

「呵……」第一次被女生摸,想當然馬上就興奮的射了出來,弄的表姐滿手都是,她還怕會懷孕哩!

接著我跟表姐說:「我都拿給你看了,妳也把胸部讓我看看嘛!」

表姐當然是害羞嘍。我看表姐這樣,canovel.com更是想去脫,就使出每次跟表姐玩摔角的那招=——擒抱……嘿嘿……把她的內衣給脫了下來。

我一摸到表姐的胸部,那種柔軟的感覺,還真不是用講的可以形容,表姐的乳頭是那種帶著粉紅的性感,足足有35吋耶,想當初就有這種好康的,真是快樂。

後來本想繼續脫掉內褲的,表姐說那裡很醜,不想我看,我說:「那我看一下就好。」表姐勉為其難的脫了一下。

「嗯……」我看到了毛,但不是很清楚,種下了以後我對女性陰部的好奇與喜愛。

那次過年後,因為表姐要準備聯考,所以就沒回來,而我也下定決心,要到台北考北聯,因為這樣我才能更常見到表姐嘛……

後來到了要考高中,老媽的意思是要我留在南部考,說北聯太難了,去考不會有好成績。

(什麼嘛!自己兒子都瞧不起。)

我硬是跟老媽ㄠ了好久,又說不去考考看怎會知道。但老媽又說,到台北念書還要租房子,家裡會多一筆開銷,我接著對老媽曉以大義,告訴她說我住表姐家就好了。

(這正是我的目地啊……呵呵!)

只是老媽說不好麻煩別人,剛好姑姑跟姑丈為了回來看表姐,正待在台北,我便叫老媽去問看看姑丈的意思如何。

姑丈當然是阿沙力的OK嘍……他還說,怕表姐一個人寂默,有個人陪也是不錯。

(這我早就想到有這種結果了!哈哈哈哈哈……!)

老媽說不過我,只撂下一句,要是沒前三志願……就回來念。

好加在讓我矇上了一間說……,而表姐也考的不錯,有一間不錯的大學念。我在開學前的一個禮拜,就迫不及待的搬到表姐家啦……

姑丈知道表姐考的不錯,也放心多了,又忙著跟姑姑到國外去,臨走前還要我多照顧表姐哩……

話說我住到表姐家,當天一到,就看見表姐站在門前等我。

哇……表姐變好多喔。兩年不見,表姐變的更漂亮了。不但如此,當初的胸部也不能與現在比,真是好想趕緊抱抱說。

表姐一看到我,也高興的抱住我,哇!那種柔軟的感覺真不是蓋的,我直直的盯著表姐的胸部看。

「小色狼,你在看哪啊?幾年不見,你又變高、變帥了喔!」表姐輕輕的笑著。

我不好意思的回過神來,對表姐說:「哪有啊,表姐妳才更漂亮呢!」

「沒想到才兩年不見,表姐變的更成熟了呢!」

表姐一聽,臉都紅了,真是可愛透了。

那天晚上,表姐把她家那個菲傭特別囑咐了一番,要多燒點好吃的來。

我心想,怎麼會多一個菲傭出來,後來吃飯的時後問表姐,才知到原來姑丈特地請了個菲傭來幫忙,只是讓她來燒燒飯,洗洗衣服,而她是另外住的,並非跟表姐住在一起。

我一聽,才覺得放下了一顆心中的大石,還好沒住在一起,不然我怎麼跟表姐玩呢。

(嘿嘿……玩。)

表姐他家並不算大,在姑丈有的三間房子裡,這棟算最小的了,只有兩房。剛好一間做我的房間。

本來表姐是住民生社區那棟大房子,因為太吵,且表姐說太大的房子住起來會害怕,才搬過來這裡。

這裡的確不錯,靠山邊,安靜,只是晚上一個人睡會覺的很冷罷了。

那天晚上,與表姐聊了好久,從考試一直聊到生活,可以說的幾乎都說了,後來才回房睡。

本來是想說就跟表姐睡的,無耐那個菲佣竟等到我們都要睡了,她才整理好東西要離開,不過也沒關係,反正以後機會多的是嘛。

倒是那個菲傭,我看一看覺的還蠻可愛的,後來才知道她與表姐是同年,好像是非法外勞吧。

後來一個禮拜,表姐帶我玩遍了整個台北,每天實在是玩的夠累,幾乎是回家倒頭就睡也沒啥機會,況且高中又比大學晚開學,不一會就上課了。

高中生活說實在的我也蠻混的,開學是禮拜六,禮拜天就又跑去參加什麼迎新的活動,也是搞的好累,不過當晚回來,我可就遇到了夢寐以求的事了。

那晚回來,玩的全身都是泥巴,想說先去洗個澡再睡,一到浴室門口,發現理面有水聲。

往房間一看,哇……表姐的內衣褲都放在床上耶,我也不知怎的,走了過去抓起內褲來看,看著看著手不禁抖了起來,直想往鼻子上聞。心想,這不就是我最想看的地方嗎!

味道不知如何,表姐內褲上有一點黏黏的液體,我不知不覺的就沾了一點起來聞,嗯……好棒啊……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女人香,那種味道又使我的小弟站了起來。

心裡突然閃過一個念頭,為何不偷看一下表姐呢,好久沒看了耶……

我偷偷的走到浴室門口,那個浴室的門,是那種下面有透風口的。我蹲了下去看,哇……表姐就坐在浴缸邊洗頭,她的陰部濃密,直叫我心神蕩漾。

而那兩粒乳頭,還是如我當初看的一般,一種帶著神秘的粉紅色,害的我越看越想“怕請”!

一個不小心,踢到了旁邊的桶子,表姐連忙問:「誰?誰?……小斌嗎?你回來啦??」

我急忙跑到門口,故做大聲說:「對啊……表姐,我剛到家。」

不一會兒,表姐從浴室門口走了出來,身上只有大毛巾,那種美麗的樣子任誰看了都想衝上去。

「斌,等我一下喔……我穿件衣服喔。」

「嗯……」我答了一聲,表姐不一會兒走了出來,只穿一件襯衫,下面好像只穿短褲吧。

她白晰修長的大腿,又勾起了我的性慾,表姐走了過來,坐在我旁邊,我側身一看,從衣領裡望過去,表姐竟沒穿內衣啊……真是太棒了……

「玩的全身髒兮兮的,快去洗個澡吧……」表姐說,「等你洗完了我做點心給你吃喔。」

我連忙三步併兩步的跑去洗澡,說是洗澡,還不如是趕快去發洩。邊想著表姐的身體想像我正插入她美麗可口的……那個……(不好意思說啦!),不一會就結束了。

洗完澡出來,實在太熱,也就穿一件內衣褲就跑了出來。表姐一看,臉都紅了。

「哎呀……都長那麼大了,還像個小孩子似的穿件內褲跑來跑去,不怕被人家看見啊!」表姐說。

(可是我怎麼覺得表姐好像很想看耶……呵呵!)

「不會啦,反正只有表姐在嘛,又不是外人,怕什麼!」

說完表姐就坐我旁邊要看電視,好死不死,又給我看到表姐的胸部,害的我又興奮起來只好用手遮住小弟,表姐一看,還以為我怎麼了。

「斌,肚子痛嗎?叫你別穿那麼少,小心著涼了,快進去穿件衣服。」

我一聽更是不好意思,沒想道表姐竟把我的手拿開,說要看看到底怎麼了。

哈哈,又給她看到了我雄壯的小弟,只見表姐臉一陣紅,悄悄的對我說了一句:「哇,怎麼變這麼大。啊,比以前大多了!」

害我也跟著不好意思起來。就著樣,往後的幾天,每天回家偷看表姐洗澡,或是拿著內衣褲怕請,便成了我最大的樂趣。

過沒多久,表姐也開學了,她也參加了許多活動,每天回來都不知道幾點了,不然就是跟我說大學多好多好,害我多害怕表姐被追走啊。

剛好那陣子要月考了,所以也沒時間做其他事,倒是有表姐幫我,省了不少時間。

表姐上課沒多久,就認識了兩個死黨,據說她們三個都是系上的系花,表姐帶回家一起玩。

我看了是覺的不錯啦,一個蠻可愛的,可惜胸部小了點,另外一個就很有女人味,但比起我表姐來,呵……那可是差遠了哩。

不過後來她們也都跟我有了一些插曲說……嘿……以後再說。

考完月考的禮拜天那天,表姐帶我去玩了一天,又吃了一頓頗豐盛的晚餐,看完電影後,回到家都差不多11點多了。

由於接近秋天了,天氣也變的涼了起來,一如往常,待表姐進了浴室,我又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看,只是前一陣子考試,憋了一段時間,因此今天的慾望特別的強烈。

我拿起了內褲用力的聞,邊看著表姐的陰部,邊想像著跟表姐做愛的樣子,真的有一股衝動想要衝進去與她做愛,不一會兒,表姐洗完了,我依然是又洗了個特久的澡。

那晚,說實在的是有夠冷的,因為表姐家靠山邊,所以溫度比較低,我縮在被窩裡冷的要死,突然見房門被打開,天那!……竟然是表姐耶,她走進來要幹嘛呢?

「斌,天氣冷吧……會不會覺得不夠暖呢?」表姐問。

「會……啊……好冷……呢!」我瑟縮在被窩裡說。

「那……你……要不要過來表姐房間裡睡,我那裡比較暖,沒有像這邊有靠山的窗。」

「啊??!……好……好啊!」

頓時我全身都熱了起來,真是求之不得啊!!!我連忙爬起,跟著表姐到她房裡。

「姐,我……可以跟妳睡嗎?」我問道。

「嗯……嗯……好吧……本來是要你睡躺椅的,不過天氣冷嘛……那就一起睡吧。」

我興奮的鑽進表姐的被窩中,一進去,就聞到了表姐的體香,哇……真是棒透了,表姐的身體也很溫暖,我忍不住的想抱住她。

「斌,不要亂摸啦……會癢耶。」表姐害羞的說。

我卻停不下來,更是用力的抱住表姐說:「這樣比較溫暖嘛!」

我見表姐也沒說什麼,就更大膽的往上摸。摸到了她的雙峰,真是柔軟,那種觸感用想像的真是差遠了,表姐只是嗯了一聲,我竟性慾大發,直想與表姐來做愛,於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把手就伸進了表姐的衣服。

「斌,你幹嘛啦……不要這樣嘛!手很冰耶。」表姐竟嬌嗔的說。

我一聽,更是用力的搓揉表姐的大奶……肉體的慾望到此已經無法再把持住了,我一隻手摸著表姐的奶子,一隻手伸入內褲中,只摸到表姐的陰部,已經濕濕的了。

在學校裡,也多多少少聽過女人興奮時,她的陰部會濕,我想,表姐現在應該很興奮吧。

「斌,喔……你不要這樣嘛……不好啦!」

雖然表姐是禁止的,但是語氣上卻是那種很柔很嬌的聲音,害的我更是摸的厲害。沒想到我摸一摸後,表姐竟也握住了我的堅挺的小弟,上下的滑動,表姐纖細的手一握住,小弟是挺的更大了。

「斌,你真的想試試嗎?」表姐問。

「嗯……好想!其實我想表姐已經想好久了!」我臉紅的回答。

「我就知道你這小色狼在幹嘛,每次都偷看我洗澡,還在那邊做……你洗澡在幹嘛,別以為我不知道呢!」

天那!我還以為我隱藏的很好,沒想到表姐早就發現了,現在才發現原來表姐也是蠻騷蠻浪的。

我脫掉了衣服,順便也脫了表姐的睡衣,仔細的看了表姐的全身,她堅挺的雙峰,纖細的蠻腰,及濃密的陰毛,無一不挑起我強烈的性慾,直想趕快發揮人類的本能,長驅直入到其中。

我想表姐一定也很想吧,看她身體的抖動及所發出的嬌聲,我不覺的將小弟插入已被蜜汁所濕潤的巢穴,用力的發揮。

「好痛!」表姐叫道。

我也被嚇了一跳……原來……表姐跟我都是第一次。

看到表姐流下的血,我突然有一種罪惡感,只是這種感覺很快的消失,接著而來的是剛剛插入那一刻的溫柔感及快感。

其實我會覺得罪惡……最主要是跟表姐有一種親戚的關係,但是又想到表姐曾告訴我,姑姑是當初阿媽所收養的女兒,也就是沒有真正的血緣關係時,我又鬆了一口氣。

看著表姐在痛,我也不忍再做下去,只好自己去解決了一番。

回到床上,表姐告訴我說她是第一次,但是她是真的很喜歡我,才會跟我做的。我也向表姐說了些甜言蜜語,才相擁入睡。

這晚,天氣並不冷,因為與表姐的肌膚之親……燃起了溫暖的愛火,隔天,才是真正的開始呢!

人家說幻想是美麗的、現實是殘酷的。

但我可不這麼認為,其實意淫也是一種快樂……放到現實中……那不爽死!哈哈!

隔天,我一直想著昨晚跟表姐的一夜風情,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只想趕快回到家。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課,連忙三步併兩步的直奔回去,一路上直想著晚上要怎麼享受呢。

到了家,表姐還沒回來,倒是那菲傭今天有來,幫忙洗洗衣服並做飯,聽她說表姐打電話叫她來,說今天有事會晚點回來,叫她要先做好晚餐。

自從我住到表姐家後,那菲傭就比較少來了,因為表姐都會做飯給我,除了五、六天來打掃打掃外,平常就是來洗個衣服,這工作倒也輕鬆。

和她用生硬的英文聊了聊,才知道她還有在一家美語補習班教小孩子英文。

其實我看她也蠻可愛的,在一般的菲傭中算是很漂亮的了,她叫Keith,只比我大沒多少。

我看她忙進忙出的,也不好跟她多聊,只想先做做功課,等表姐回來了,又可以跟她在一起做些“想做”的事。

不一會兒,Keith弄好了晚餐,叫我去吃,只聽她說要先洗個澡再回去。我心裡一陣驚喜,有機會可以看看表姐以外的女人,倒底其他女人的身體有何不同。

就在Keith進去洗澡沒多久後,我偷偷摸摸的溜進房間,蹲著看她,嗯……真的很興奮,Keith的乳頭是略呈咖啡色,有一種異國風味,兩個奶子也算不小。至於下面就更精采了,她的毛不算濃密,就在她洗下面把毛撥開時,我看到了粉紅色的陰唇,哇!真是血脈賁張,直想來個一發。

看了一下,怕她又像表姐會發現我,只好再回去把飯吃完,Keith洗完澡就回去了,不過我還真想插入那蜜穴看看是有何感覺呢。

等到11點多,見表姐還沒回來,我也不管了,就直接進表姐房間,想說躺著等她,沒想到躺著躺著,一個不小心就睡著了。再醒來時不知幾點,只看到表姐正躺在我身邊睡,想說那我要完成昨天未完成的事,於是輕輕地把手伸進表姐的衣服中,往上往下的撫摸著,不由的一陣快感又油然而生。

突然表姐握住我的手,說:「斌,睡醒啦,你這小色鬼,只想到那件事而已啊?」

「哪有啊,我……我……我只是想嘛……而且昨天……」我不好意思的說。

「咦?表姐,妳什麼時後回來的我怎麼都不知道啊?」我接著問。

「喔……剛回來啦……跟同學去吃個飯,結果又唱個歌,就弄這麼晚啦,回來看到你在睡,本來不想吵你,沒想到原來你在假裝。」表姐說。

(那有啊……我是真的在睡……我看是表姐在假吧……呵呵!)

「沒有啦……我只是突然醒來……看到表姐回……」

我還沒說完,表姐就已經抱住我,不讓我再說下去(看吧……我說嘛!),似乎她今天也很想再要一次。

我擁著她輕輕的將舌尖舔著她的嘴唇,表姐似乎嚇了一跳,但也伸出了舌尖與我一起交纏。

記得人家說咬耳垂會有快感,我試著去挑動表姐的耳朵,沒錯,表姐的身子果然一陣抽動,想必是快感來了。

我伸手進入表姐的內褲中,哇……濕透了,不知怎的,我忍不住要把那滑滑的液體沾起來吸吮,果然味道真的是不錯,跟平常聞聞的感覺都不一樣,只聽到表姐細細的說:

「斌,……快……快一點好不好……」

我再也忍不住,脫了全身的衣服,開始狂吻表姐的身體,只聽到表姐陣陣的呻吟聲,我的快感更是強烈。

頁: 1 2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