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蓉與男工

作者:hangcheng2

葉蓉上次被幾個長途貨車司機輪暴後,對這些粗陋的工人更加著迷了。她常常在想,到底是只有這些粗陋的工人有著超強的性能力,還是自己性需求過於獨特,非要這些粗陋的工人來玩弄自己才能滿足嗎。也許,兩者都有吧。不能每天被這些工人玩弄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因為葉蓉已經完全上癮了。雖說來這裡工作之前,葉蓉的性經歷就有不少,但從來沒有誰比這裡的工人更讓葉蓉著迷。葉蓉甚至在每天手淫時,心裡幻想的都是這些叫不出名的工人。就連白天上班時,她都忍不住向廠區張望,幻想著這些男工跨下肉棒的形狀,恨不得主動投懷送抱,讓工人狠狠操一頓解解饞。但葉蓉終究是個理智的女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不允許她做出那麼淫賤的事。在平時,葉蓉仍然是個長相甜美、舉止得當、聰明過人、辦事穩妥、受到大家一致歡迎和喜愛的女孩。進入公司這幾年,身邊追求者眾多,其中不乏帥哥靚男,但葉蓉對他們實在提不了什麼興趣。她需要的是外表醜陋,說話粗俗,行為放肆,頭腦簡單的髒漢子,葉蓉覺得只有這樣的男人才是自己喜歡的,而這樣的男人,廠區多的是。

這天下午,手上沒什麼要緊的工作,葉蓉悠閒的煮了咖啡,一面細細的品嚐,一面隔著窗戶向廠區望去。只見一個高大壯碩的男工扛著重物往來於車間和倉庫之間,他渾身上下髒兮兮的,汗如雨下,特別是他光著上身,肌肉橫生,光看著葉蓉就覺得有些濕了。想想反正沒事,就以檢查工作為由,去搭訕一下他吧。

「哎,說你呢,你怎麼不按規定穿上工作服。」葉蓉走到他身邊,假裝檢查。

「你說什麼!」這個男工猙獰著看了葉蓉一眼,葉蓉心中一顫,好兇殘的模樣。

「媽的,這是什麼鳥廠!規矩真他媽多。連女人都敢管起我來了。」男工似乎心情不好。

「的確有工作時要穿上工作服的規定啊。」葉蓉怯怯的說。

「老子進廠快一個月了,根本沒有發什麼工作服!」男工凶巴巴的盯著葉蓉。

「啊,你,有話好好說,別凶嘛。」葉蓉假裝害怕得直向後退,眼睛卻盯著這個男工胸前精壯的肌肉。

「既然你敢來指手劃腳,看來是個管事的。我問你,別人都住好的宿舍,為什麼給我住那麼差的地方。」

「請問,你住在什麼地方啊?」

「7號樓!整個宿舍樓都沒通電!媽的,別的樓有空調有電視,是不是覺得我好欺負,讓我住最差的宿舍。」

「7號樓?」葉蓉暗想,根本沒有聽說過職工宿舍有7號樓啊,「你帶我去看看,我來負責給你通上電。」葉蓉感到很奇怪,廠裡條件這麼好,對工人的住宿飲食特別重視,怎麼會有那麼差的宿舍呢。於是決定去看一看。

「別耍我,你要是通不上電,老子對你不客氣。」男工大步向廠區更深處走去,葉蓉暗自好笑,自己一個電話就可以叫來所有的電工,通電是小事一樁,沒什麼大不了,於是大膽的跟著。

原來7號樓是個一個單獨的平房,以前做為雜物間使用,現在是給臨時職工住的地方,canovel.com條件當然不會很好。這段時間廠裡並沒有大量招工,為了安全,一般是不通電的。這個男工,應該是臨時找的搬運工吧,用個把月就會找個理由辭退的,當然不會讓他住進真正的職工宿舍的。這種性質的用工,廠裡一向都是這麼做的。

葉蓉走進了男工的「宿舍」,仔細打量了一翻,這裡的衛生真不咋地,床上也很凌亂,又是內褲又是背心,也不知道洗過沒有。嗯,看到了床,葉蓉心中一動,既然來了,又有個精壯的男人,不如好好玩玩,反正下午又沒什麼事,這裡又很偏僻,這裡的人都是干不長的,幹個幾天就會被找理由辭退的,只要人數不要太多就行。於是故作輕鬆的問他:「這裡一共幾個人住啊。」

「就我一個。你問這麼多干什麼,就我一個難道可以不通電了嗎?老子晚上上個廁所都得摸黑。」

原來就他一個人,也可以。可是怎麼開頭呢,總不能自己開口請求人家吧,這種事,最好還是男人先來。葉蓉雖然有這個意思,但她仍然希望男人主動些。但這個男工不停地在抱怨,沒有把注意力放在葉蓉身上。

「你也真是,就算是一個人住,也要打掃打掃啊,地上好髒。」葉蓉隨手拿過牆角的掃帚,彎下腰來假裝打掃,露出胸前無限春光。

葉蓉的身材本來就十分有料,與瘦弱的身材極不協調的豪乳常常吸引大量男人的目光,加上這件低領襯衫,露出的半個乳房足以令任何男人瘋狂。

見男工默不作聲了,葉蓉知道他已經被自己的豪乳吸引,心中得意。男人嘛,誰不愛這個呢。

「哎喲!我的奶子露出來了!不許看!」葉蓉突然摀住衣領,驚慌失措的看著男工。

這個男工沒有讓葉蓉再等下去,他衝動的抱起葉蓉扔在床上,然後撲了上去,雙手隔著衣服在葉蓉的奶子上亂摸亂擠。

「哎呀!好疼,你,快住手。」葉蓉假裝掙扎。

「小美人,叫你來給老子通電,你卻給老子掃地,那就別怪老子不客氣了。」男工獰笑著,撕破了葉蓉的襯衫,一把扯下葉蓉胸罩,葉蓉的兩隻豪乳立刻彈了出來。男工的動作十分粗野,而葉蓉一點兒也不害怕,反而很興奮。她就是喜歡這樣的男人。不過,為了挑起男工更大的慾望,葉蓉還是雙手擋在胸前,「快住手,你再這樣,我要喊人啦。」

其實這裡是個很偏僻的地方,現在是上班時間,大家都在車間,沒有人會經過這裡,就算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過來,不過葉蓉壓根兒就沒有打算叫喊,這個男工的動作很粗野,葉蓉好喜歡被他這樣侵犯,感覺像被強暴。

「你敢喊叫我就弄死你!」男工威脅道,並用力把葉蓉的雙手拉開,盯著葉蓉的豪乳,彷彿要流出口水。

「啊,請你不要這樣啦。有話好好說,請不要傷害我。」葉蓉聲音小了許多,放棄了抵抗。

「你這麼漂亮,我不會弄傷你的,只要你乖乖聽話,讓老子樂上一樂。完事就放你走。」看上去,男工是個強暴老手,知道如何說服女人不再抵抗。

「可是,我早就不是處女了,不知道能不能讓你樂啊。」葉蓉本身就是個淫賤的女人,兩個月沒有男人上自己的身體,可以說已經忍了很久了,現在這個精壯的男工就在眼前,上衣也被撕掉,兩腿之間早就濕得不像話了。她心裡如火燒一般,期盼男工快點洞察自己的淫蕩,痛痛快快的來幹自己,於是說話也是清純中帶著淫蕩,一步步的挑動著男工的獸性。

「媽的,老子從來就沒玩到過處女。你什麼時候被人開苞的?」

「我上初中時就失身了。」葉蓉覺得告訴他實話也沒有什麼大不了。

「想不到你那麼小就被強暴了,真是可惜。」男工見葉蓉夠味,於是暫停對她的侵犯,聊了起來。

「我沒有被強暴過啊。那天我過生日,我自己請了幾個男同學來慶生,然後我就想試試了。」葉蓉嘴角露出一絲淫意,說話也越來越露骨。

「操,你這些同學也夠大膽的。」

「他們才沒你這麼色膽包天呢。我看他們不敢,就讓他們把我的眼睛蒙起來後。然後他們才輪暴了我,所以到今天我也不知道是誰第一個上的我,也弄不清哪些人上過我哪些人沒上,也就沒辦法找誰負責了。」

男工嚥了下口水,「原來你他媽的就是個爛貨!居然幫著人家來輪暴你自己!」

「可不是嘛。我就是喜歡被輪暴,我已經被許多男人玩過了,他們都說我是個殘花敗柳。」

「那你到底被多少人上過了?」

葉蓉吃吃的笑了起來,「看你說的,我哪知道這個數啊。」

「怪不得你年紀輕輕就當了高管,原來是靠賣逼當上的啊。」

「NO,NO,NO,我可是XX大學的研究生,靠自己本事才當上的。我從來不讓公司裡的男人上我,我不喜歡他們。我喜歡讓工人操,像你這樣的。」

「堂堂研究生竟然喜歡讓我們這些工人上,你真是賤得可以。」

「那你就別嫌我的逼太爛了,現在哪有處女給你玩啊,你將就將就吧。」

「不嫌不嫌。」男工連忙搖頭。

葉蓉心想,這個男工還真是不會說話,典型的四肢發達,頭腦簡單。於是雙臂環摟住男工的脖子,輕聲說:「謝謝大哥不嫌棄我,我一定好好伺候你,給你最美的。」說完給了男工一個長吻,主動把舌頭伸到男工的嘴裡,與男工的舌頭卷在一起。這個男工重重的壓在葉蓉身上,一邊與葉蓉激吻,一邊用力玩弄葉蓉的豪乳。

葉蓉渾身上下都是性感帶,奶子也十分敏感,被男工這麼一摸,馬上興奮的挺了起來,如同兩座小山峰。突然,這個男工將唾液吐在葉蓉嘴裡。

男工滿懷歉意的看著葉蓉,似乎是與葉蓉接吻時間過長,不慎滑落的。

葉蓉輕笑了一下,毫不介意的吞下男工的唾液。

「大哥,我可以吃下你賜給我的任何東西。您現在是我的主人,是我的主宰,我的唯一!我的一切都屬於你,包括我的身體,我的尊嚴,我的生命,全都屬於您。」

「寶貝,你真是極品啊!」男工驚喜的說道。

「大哥,我都被輪暴過很多次了,不配做您的寶貝。你還是叫我爛貨比較好。嗯,大哥,你只想玩玩我的上半身嗎?」

男工連忙將手伸到葉蓉腰下去解短裙。

「大哥,請對我凶點,像一開始那樣,我喜歡你凶凶的樣子。」葉蓉壓住身體,不讓男工去解自己的短裙。

男工疑惑的看著葉蓉,葉蓉則給了他一個肯定的微笑。

「媽的!你這個騷逼,從來沒有見過你這麼淫蕩的女人。」說完用力一拉,將葉蓉的短裙拉了下來,然後扔出門外。

「唉哎。別把衣服扔到外邊!」葉蓉看到門沒有關,感到極不習慣,「請你先關上門好不好。」

男工回頭看了一眼,「放心吧,小美人,不會有人經過的,幹完你我就走,不會讓人知道的。」

接著,男工熟練的脫下葉蓉的內褲,葉蓉也相當配合。不出意料,內褲也被扔出門外,只要有人經過,馬上就會明白一切。

「啊,好哥哥,我……讓人發現,這可怎麼辦啊!」葉蓉從來沒有在大白天開著門讓人姦淫過,感到十分刺激,淫水氾濫。

「怕什麼!賤貨!你反正喜歡被人操,要是有人發現,我就讓他們一起來玩你,你這麼騷,多幾個人操你無所謂吧。」

的確,就算有人闖進來,大不了多幾個人操她,葉蓉只會覺得更爽。不過,無論是在上學時跟同學開房也好,到這家公司上班後的幾次做愛也好,從來沒有在開著門的情況下被人幹過,而且連內褲都被扔到了門外,這的確很新鮮很刺激。若是進來一群工人,葉蓉是不擔心的,頂多是一場輪暴。怕就怕有人認出自己,就不好收拾了。但現在已經沒法再跟男工商量了。

「行,沒問題,只要是大哥允許的,誰都可以來操我,而且哥哥可以向他們收錢哦,就說我是你找來的妓女。」葉蓉索性不要臉了。

「你真是個婊子!」

「哥哥說我什麼,我就是什麼。」

男工低下頭,含住葉蓉的一隻乳頭,用力的吸著。

「啊,好美!奶水都快吸出來了。」葉蓉被刺激的昂起頭來,「還有一隻!」

男工於是吸住另一隻乳頭,用力的吸著。

葉蓉的胸形相當完美,即使平躺著,乳房也是高高聳立。「啊,奶子,我的奶子,太美了。好刺激,哎喲!」

男工突然咬了一口,葉蓉吃痛,大聲叫了起來,同時不由自主的用手推開了男工的頭。

「呵呵,小騷貨,你的奶子真是漂亮。圓滾滾的,還這麼翹。」

「大哥喜歡嗎?」

「喜歡,當然喜歡,這對奶子跟水蜜桃似的,奶頭鮮紅鮮紅的,恨不得咬下來。」

其實對於這個凶神惡煞一般的男工,葉蓉打心眼裡喜歡。就算他在性方面喜歡使用暴力,葉蓉是不會介意的。畢竟讓這些工人幹過很多次了,性虐也有過,多一次也無所謂。無非就是做的過分一些,事後花時間養傷而已。

「大哥,你既然現在是我的主人。那麼我的身體,您是可以隨意處置的!」葉蓉悠悠的說道,然後把床上一件男工用過的、滿是汗臭味的背心,塞入自己嘴裡,並將雙手併攏放在頭頂。

再傻的人也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男工眼冒凶光,一手勒緊葉蓉的雙手,使之不能動彈,另一隻手緊緊擎住葉蓉的一個奶子,擠得奶頭外露,然後張嘴撕咬葉蓉的奶頭,葉蓉痛苦的整個身體弓了起來,在床上扭來扭去,希望能減輕自己的痛苦。

葉蓉的無助更激起了男工的獸性,他獰笑了一下,張嘴又去撕咬另一隻。葉蓉疼得嗚嗚直叫,卻發不出聲音。待男工撕咬完畢,鬆開葉蓉的雙手,葉蓉這才哭泣著拉掉嘴裡背心,用手輕輕撫摸奶頭,以減輕苦痛。

「好狠心!」

「哈哈,你的奶子太完美了,一隻手根本握不住。而且很堅實,摸著很舒服,咬上去更帶勁,恨不得將你奶頭咬下來。」男工意猶未盡。

「可是,真的好痛啊。」葉蓉淚眼汪汪的看著男工。

男工看著葉蓉,突然冒出個想法,他雙手各自抓緊葉蓉的雙手,用力固定在床上,用自己的身體壓在葉蓉,使葉蓉無法掙扎,然後猛的咬住葉蓉的奶頭,拼命向外拉扯,彷彿要把葉蓉的奶頭真的咬下來。

「啊!!!!!!!」

「7號樓」傳出葉蓉慘絕人寰的尖叫,尖叫聲一聲高過一聲,歇斯底里的響徹雲霄。

足足一分鐘後,男工才松開了嘴,放開了葉蓉。葉蓉的一隻奶頭已經被咬得滿是齒印,血跡斑斑。

頁: 1 2 3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