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紅月滿永不缺

「大妹子,到我家來坐吧!」

「不啦,改日吧……」

「進來坐坐吧!」蔡太太死拉活扯,把卓太太拉了進去。這一帶三、四十家,都是某航運公司船員宿舍。

卓太太和卓文超才結婚年餘還未生育,但卓文超的船是大西洋航線,平均半年還不能回家一次。

這在某一方面來說,的確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至於蔡太太她先生是在一艘日本線船上服務,因觸礁沉沒,蔡先生是死亡名單中廿七名之一。她也沒孩子,領了筆優厚賠償金,一個人隨心所欲過活。

卓太太近來聽說蔡太太私生活不正常,甚至朝秦暮楚、熟李生張。但耳聞總是不如眼見,有人忌妒蔡太太因她一次領了約二百萬賠償金,但又怎可眼紅,難道她們也希望自己丈夫遭遇不幸。

儘管卓太太不信,卻對蔡太太較疏遠。canovel.com本來蔡太太好多次請她到蔡家玩,她都藉故推開了。

今天傍晚蔡太太硬拉之下,卓太太實在不便推就進入蔡家。那知蔡家竟有一位客人。

「喔!我來介紹……這位是卓太太,這位是我的表弟江福順……」蔡太太說。

卓太太點點頭,江福順向她行了個九十度的鞠躬,而且伸出手要握手,但卓太太沒伸手。

卓太太發現這男人約二十六、七或者二十七、八,反正不超過三十歲,大概比蔡太太小二、三歲。蔡太太三十一,說他是她表弟也有可能。然而,她好似見過此人一、二次,卻未聽蔡太太稱他表弟。

「管人家那麼多的事幹什麼?」卓太太心中告訴自己,坐一會就走。

「大妹子,不管怎樣你今晚在這吃飯,不然就是瞧不起我。」

「不!蔡太太,我還有事……」

「你也是一個人,有什麼事?」

「真的,我真的有事……」

「別見外吧,我們是鄰居也都是吃海上這家飯的人,我嗎?也早就想交你這個朋友,至於說我表弟也十分敬慕你……」

她向江福順望去,他果然正微笑向她點頭。

「這個人可真怪……」卓太太心頭一跳,不知為什麼這個男人使人產生好感。也就是說,他笑起來一口白牙,那眼神很動人,一下子就能夠使人忍不住地喜歡上他……

「這怎麼可以?」卓太太心想我是人家的妻子啊,而且外界對這新村中女人的謠言紛紛,卓太太常常警惕自己,要處處小心謹言慎行。

「大妹子,就讓表弟陪你聊聊,我去做飯。」

「不,蔡太太,我要走了,我真有事。」

「卓太太,表姐是誠意留你,而我,如果你不以為冒昧,我也十二萬分希望你賞臉留下吃個飯……」

「謝了,江先生,要沒事我就留下吃頓便飯也無所謂。」

「大妹子,你有什麼事?」

「這……不便告訴大姐。」

「大妹子,你再推三阻四的,就連我表弟也瞧不起了,人家可是規規矩矩的紳士呀!」

結果就被留下,由江福順陪著聊天。

吃飯時,蔡太太要來點酒,卓太太自然不會喝酒,就連江福順也不喝,還責備他的表姐︰「表姐,女人酒還是少喝為妙……」

「看到沒?」蔡太太說︰「這可真是書獃子喝酒算什麼?我只有一個人,總要有點精神寄托。」

卓太太說︰「要是不過量,少喝一點也不要緊。」

「表姐要是像卓太太這樣就好了。」

「怎麼?你敢當著大妹子的面讓表姐下不了台。」

「表姐,真的,你要是有卓太太一半好……」

「好了,好了,我不好!大妹子好……」

吃完了飯蔡太太去洗碗,江福順又和她聊好久,卓太太才告辭。

卓太太她本來十分後悔到蔡家的,但是現在出了這個門,卻又有點依依不捨的感覺。

她覺得江福順很討人歡心,長得不錯,又會說話,這十分寂寞孤單的女性心目中,寂寞又增了幾分。

第二天又遇見蔡太太,她說︰「大妹子,表弟走時說要我代他向你問好,他十分敬慕你。」

「蔡太太……你在說笑話。」

「怎麼?你不信?我這表弟在洋行作事,他可不隨便評論女人,我也沒聽他這麼說過一個女人,你走後,他說你有高貴內在美。」

「喲!我簡直要昏倒了。」

「好!好!不信算了。」

「我是說……我那有江先生說得那麼好?」

「他還說,要是你沒有結婚,他一定非追你不可,他還說,他永遠也不可能忘記你……」

卓太太芳心「卜卜」猛跳。

又過了二天蔡太太提一大包禮物來找她,有陳皮梅、糖果、高級餅乾和十個大梨。

「蔡太太,這是干什麼?」

「別誤會,我可不會送你禮,是我表弟托人送來要我轉給你的。」

「我不能收,才見過一次面,我怎能收這厚禮?」

「表弟說禮太薄了,他怕太厚你不會接受,你要是不收,我可要夾在中間受罪了。」

「那怎麼會?麻煩你退回去就是了。」

「退回去?哼,你要是不收下我馬上就會吃光,表弟來了還以為我沒送你,反而留下自己吃了呢?」

「不會的,必要時我會為你作證。」

「……」

卓太太冷靜下來下了決心,她以為這件事很可能是蔡太太預先安排,使她和江福順見面的。

「大妹子,你誠心要叫我背這個黑鍋。」

「這不能怪我,你應知道我是不會收下這禮物的。」

「大妹子,你不收我可要翻臉了。」

「蔡太太,你這是強人所難,你就是翻臉我還是不能收。」

蔡太太一看硬送是不行的,她知道卓太太讀過中學,為人正派,這方式行不通只好作罷。

但又過了四天,蔡太太又來找卓太太了︰「大妹子,你看怎麼樣?果然背了黑鍋啦?」

「怎麼?令表弟說你把禮物吃了?」

「他說我根本沒送你,而是自己吃了。」

「對他解釋了嗎?」

「說破了嘴也沒用,除非你為我證明一下。」

卓太太真不願去,因蔡家有男人自己要小心檢點。

但蔡太太又非叫她去見證一下不可,卓太太總不能不通人情,況且,是送禮給她而起的誤會。

到了蔡家,又見到了江福順。他還是那麼的熱情、客氣,此時他笑起來更加迷人。也可以說,這小子更具有男性魅力。

「大妹子,你說這能怪我嗎?當時送你,你死也不收,我拿回去怕東西壞了浪費,就把它吃光……」

「好吃的說法。」

「江先生,當時蔡太太送這禮物給我,我堅決不收我們差點翻臉,結果她才拿回去,所以這不能怪她。」

「這我相信,但你不知道,我表姐出名的好吃鬼,我幾乎可以想到這後果的。」

蔡太太說︰「我才不信,你如果想得到我會吃掉,你還會寄來?」

「當然,這叫做禮貌,我的心意盡到了人家不接受,那就沒辦法。」

「大妹子,不是我說你,都是你惹出的麻煩我要罰你。」

「蔡太太,我可沒有犯錯。」

「還說沒錯,表弟可沒當第三者面來罵我呀!」

「那是你活該。」

「好哇,你們二個人欺負我一個人,我不饒你……」

卓太太跑到江福順身後,蔡太太抓不到,她說︰「不管!我要罰你在這吃飯,我去做飯去。」

「不!不行呀!我有事。」

「我才不管你有沒有事。」蔡太太出屋而去,卓太太正要跟出屋外她手臂突被他拉住。

卓太太心頭一陣顫抖。一個長期忍受寂寞的女人,是經不住挑撥引逗的。

「江先生,你……」她掙著手。

「素蘭……你不能走。」他拉得更緊,而且叫她本名,她叫花素蘭。

一個男人直呼她的名字,聽起來更加心亂。

「江先生,不要這樣,被蔡太太看到多不好意思?」

「表姐不反對我喜歡你,她說也只有你配得上我。」

花素蘭粉臉紅了,她怕極了,但這情景不就是她所幻想的?一個廿三歲少婦結婚才一年多,而丈夫每次離家都半年以上,她自然感到孤寂,自然也經常幻想。近來她常常作夢,而夢中必有江福順。

「素蘭,我愛你,真的不能沒有你,從第一次見了你,我就被你迷住,回去以後覺也睡不穩,素蘭,我知道,你也孤單,就讓我們……」

「不,快鬆手,這成什麼樣子?」

「你不可憐我,我也就永遠不鬆手。」

「我可要叫了。」

「素蘭,我要向你發誓,我要是得不到你的愛我寧願去死。」

「快鬆手,我求求你,被蔡太太看到我還見不見人。」

「這樣好不好?我們到外面去不要讓她看到,更不要讓她他知道。」他忽摟住她的腰就像耕地似,遍吻她的唇、頰、頸子。

她的防線完全瓦解,像一團香泥似倒在他的懷中。

這時他又在她耳邊說︰「素蘭,表姐這人嘴快,還是不要讓她知道的好,你先走,我們到旅社……」

事到如今她完全聽他擺佈,她走出蔡家大門說︰「蔡太太,很抱歉,我不能留下吃飯,我有事要回去了。」

然後,他們在街上會合,到旅館去開了個房間……

他將房一上鎖,就將她迷人的身體摟在懷,低頭吻住了她的嘴唇,手也隔著衣服撫摸著她胸前的肥奶,而她也情不自緊的伸出了舌尖,而江福順一口吸入口中一陣吸吮……

在熱吻中,他己十分技巧的解脫下她全身的衣物。他的嘴就滑到了她的趐胸上,輕輕的咬著她的奶頭。

素蘭被他這挑逗逗得慾火如焚,她不由的竟動手將他長褲脫下,那根大陽具已高高挺起。她看得心中狂跳,又將他內褲脫下。「卜」那根青筋暴跳的陽具挺彈而出,她看得心喜萬分。

他一把將她抱起,放到床上。她被精光光的放到床上,她羞閉雙眼不敢正視他。而此時,江福順已將上身的衣服也脫掉,他坐在她的胴體邊,那雙大手在她全身上下游移……

他輕聲說︰「好一個上帝的傑作,你真美。」

他伏下頭來吻著她的奶房,大口大口的吸,弄得她陰戶不斷的淌出了淫水。

她道︰「唔……別吸吮了……我下面好癢……」

他就將臉湊到她的陰唇一看,只見淫水滋滋,不斷的流出來,他就伸出舌頭舔著她的陰唇、陰核,舔得她一陣陣麻、癢、趐,她舒服的猛按他的頭,身體一陣顫抖。

「唔……雪雪……舔得好……舔得妙……」

她已被吮舔得實在受不了,屁股死命往上挺。

她飢渴的浪叫︰「好哥哥……我的好人……人家要……小穴癢死了……唔……快……插我……快狠狠的插死我……唔……」

他聽命的起來,又伏到她胴體上,將粗大陽具猛的塞入她滑潤的穴中。

她舒服的尖叫︰「哇……雪雪……哥哥……頂得好深呀……我的天呀……真爽死浪穴了……哎喲……再頂深些……」

他此時將她的趐胸緊緊的捏住,一陣玩弄。他玩了一會就將她的一腿架在自己肩上,抱住了她那只粉腿,粗大的陽具就瘋狂的抽插。

這姿勢使她欣喜萬分,她一手揉著自己的陰核,叫道︰「哎唔……雪雪……好哥哥……小穴癢死了……雪雪……頂重些……插深些……」

頂了大概百餘下,她換二手揉著自己的肥奶,看得江福順慾火如焚,一根陽具更加粗大了。

他喘著氣說︰「你這小騷貨,你這蕩婦……我插死你……」說著,更重更快的抽插不已,頂得她浪笑頻頻,她扭著細細的腰,水汪汪的眼睛盯著他看。

她說︰「唔……好親親……我是你的小……騷貨……蕩婦……快插死你的……騷貨……」

江福順被她迷得色心又起,此時,他將她翻過來擺成狗爬式,讓她圓大雪白的屁股高高起,他跪在她的屁股後,先擁吻她肥美的屁股。

她浪浪的催促︰「好哥哥……我的小穴心空空的……我要插嘛……」

他得意的將陽具放到穴口說︰「小心喔,來啦……」話未落,陽具已盡根的塞她穴中。

「拍、拍、拍……」他的肚皮不斷的撞擊著她雪白肥圓的屁股上。

她的小穴又充實了,她的圓大屁股也往後一撞一撞,期使大陽具更深深的頂入穴中。

他插著穴,二手在她屁股上輕摸,摸得她癢絲絲的直扭著屁股。他看得淫興大增,一根粗大的陽具發狂似的猛頂她的小穴,手變成重重打在她的屁股上,有時用捏著使她又痛又快活……

如此……下下重肉!根根到底!二人已達高潮,他緊緊抱住她的細腰,將大陽具猛干一通。

她突然大叫︰「哇……哎喲……完了……你再插下去……我就要……丟……丟了……啊……」

就在此時,江福順全身一抖,馬眼一張,一股精水直射而出……

二人倒向床上,呼呼的入睡……

*** *** *** *** ***

花素蘭原是正派的女人,但在不良的環境中而被拉下了水。這完全不能怪她。也許有人會說︰「還是她的意志不堅定,要是堅持到底,誰也不會把她怎麼樣?」

這話也對,但即使是說這話的人,在那環境之下遇上江福順這種人,也會把持不住吧?這事就像吸大麻一樣,有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一旦吃上了甜頭,有時一週二、三次,甚至江福順會到卓太太家睡一夜,膽子越來越大了。

頁: 1 2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