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夢記事

作者:Toshiba

(上)

我偶爾會作一些春夢,夢中的主角永遠是我、老婆以及一位永遠看不到清晰臉龐的男人。因為是春夢,所以都很短,也沒有什麼合情合理的要求,就請各位看官加減看。

夢景一:

我和老婆躺在沙灘上曬太陽,慢慢地太陽的餘威散去,我也漸漸在沉睡中清醒過來,直覺地想要去摟住躺在身旁的老婆。深情地給了老婆深深的一個吻,在同時也開始把手伸進婆的比基尼泳衣內,並開始揉搓起豐乳和輕輕的捏起婆的小荳荳,而另外一雙手開始不規矩地滑入婆的神秘三角地帶……

就在此時婆一把抓住我的手,並且對我說:「下麵黏黏的,不要好嗎?」此時我一臉狐疑,連忙問道:「為什麼?」

婆說:「剛剛已經有兩個人在你睡著時和我性交過了!他們直接在沙灘躺椅上分開我的大腿,就那麼真槍實彈地幹起來,其中一個人的屌有二十公分長!」說畢,婆把右手舉起伸出食指和中指對我比了個「二」的手勢。

夢景二:

我一個人正躺在浴缸中泡澡,而婆就在外頭接受男按摩師的全身油壓。等到我走出浴室時,只看到婆成狗爬式趴在床上,把雪白的屁股撅得老高,修長勻稱的雙腿分得開開的露出密穴和……正插著一根「雪茄狀棒子」的屁眼。而婆還不住地搖晃、扭動著屁股,活像一隻發了情的小母狗一般,想要隔靴搔癢利用直腸和陰道之間只有一道薄薄的肉壁去達到摩擦效應以解決婆的欲望。

我好奇地問:「為什麼妳的屁眼會被插著根棒子,canovel.com而按摩師卻不知去向?」

婆回答道:「按摩師說他有獨門秘方可以讓小穴緊縮,問我想不想試一試?我回答同意之後他就要求我趴在床上把屁股翹高,之後就這個樣子了!離走前他還說要我保持這個樣子十五分鐘,再加上搖晃屁股以利藥效發揮滲入人體。」

我心想:「騙肖仔!就算是神秘的中藥方,要緊縮小穴也要插入婆的肉紅粉嫩的騷穴中,哪有插入屁眼的道理?分明是妳這只淫蕩的小母狗想要被屁眼調教吧!」

夢醒來時是早晨的上班時間,婆把手撐在房門上,而我正從婆的後庭小菊花中插入。門外是要去餐廳用餐的宿舍同事,房門內是正被姦淫著小菊花的人妻。

夢景三:

和老婆以及同事去日本伊豆洗溫泉,洗到一半時婆不勝溫泉的熱度先回去房間休息。沒多久同事也說要回去打電話回臺灣和女友聊天,只留下我和一些日本老女人(連熟女都排不上)對望。

等到我一手拿著冰牛奶(泡溫泉加上泡完後喝一瓶冰牛奶最棒了)一手打開房門時,只見老婆呈現頭下腳上的姿勢,而整個人是腰被綁在和室的木柱上,就像是英文字母IC的姿勢(I是柱子,而C是老婆頭下腳上的姿勢),像牛奶般白皙的雙腿完全分開呈現大M的姿勢。

而同事卻在我的房中看了我一眼就逕自走到婆的身邊蹲了下來,就像是坐在上蹲式馬桶的姿勢,他的屁眼和陰蘘正對著老婆的櫻桃小口。而婆也無視我的存在,一口含住同事的子孫袋,輪流吸吮著左右邊的睪丸,還不時地用舌尖去取悅同事的菊花,溫柔地一個一個皺折的緩緩舔過去,之後再用火熱的舌頭插入同事的屁眼之中去取悅男人。

而婆的雙手可是完全沒有閑著,緊緊死握住男人的陰莖去加速的套弄著。婆的下體正被同事品玉當中,大量的愛液不斷地從婆的花蕊中流出,完全裝滿了整個陰戶,而像喝到瓊漿玉液般的「滋滋」品玉聲不斷地傳入我耳中。

我用牛奶去補充泡溫泉後流失的水份,但是我的同事卻用婆的愛液去補充水份,婆這一點倒是不遑多讓——用男人的精液去補充,還附有高蛋白可以養顏美容。

就在男女雙方互相達到高潮時的淫聲蕩語中……夢醒來了。

正在睡夢中的無辜受害者——老婆,無端被我吵醒,口中被陰莖強行塞入以滿足我的報復意念。

(下)

夢景一:

我、婆和男人三個人同時在一間浴室中,我只穿著T恤和黑色的內褲對著浴室中的大鏡子刷牙。從鏡中的反射可以看到老婆站在我的身後,同樣也是白色的T恤被一個身形比我高大的男子脫去,雙手高舉的老婆臉龐正巧被衣服幪住,渾圓白皙的雙奶跳了出來,肉紅色的乳頭脹的紅紅翹翹的,而我目無表情地看著這一幕。

我默默地坐在黑暗的床邊,望著亮著白色日光燈的浴室。男人就坐在浴缸的邊緣上而婆和男人比肩並坐,男人和我面對面的四目相望,而老婆開始彎下腰去用她溫軟的小嘴去舔食男人異于常人的陰莖,『可能有22公分長吧!』我心中暗想。

婆正努力著把自己的小穴對準雞蛋大的龜頭慢慢的坐了下去,老婆此時被男人從背後抱住,而男人毫不費力地把老婆的雙腳折成M字型,並讓老婆自動自發的扭動身軀,移動屁股去迎合巨大的肉棒。溫熱淫水不住從老婆的花心分泌出,流過溫軟潮濕的陰道去滋潤男人的陽具。

完全的沒入,22公分直徑有四公分粗的巨大陰莖完全的沒入老婆的下體,從老婆的小腹看去,彷佛可以看到陰莖的身形浮現在小腹上,細膩到陰莖上的青筋都清晰可見。

不知道是太痛苦還是太爽快,老婆扭曲身體的幅度和動作大的驚人,陌生男人似乎很滿意這樣的結果,變本加力地擺動腰部讓每一下的抽動都深深的撞擊到子宮的深處。

射精了~~男人把滿滿的白色精液完全射入老婆的體內,完全的射入最深處然後緩緩地把陰莖抽出。然後粗暴地把早已疲軟不支的老婆從浴室地面上拉起,示意老婆要用嘴巴把他的陰莖舔乾淨!

男人穿上衣服走出房間,幽暗的房間中只留下坐在床邊的我和趴在浴室地板上的妻子,而妻子身上還留著一兩團衛生紙,那是男人擦拭陰莖後順手就丟在老婆身上的。

*** *** *** ***

夢景二:

是夏天的午後吧,一張通鋪上並陳著五名男女的身軀。分別是男男男女男,唯一的女人是我的妻子,而我是睡在最外側的那個人。

夢中的我剛從睡夢中醒過來,下體的陽具爆脹不知道是狂歡整夜的性奮感尚未退去還是酒喝多的關係,很自然地把妻子拉近身邊要求妻子去撫摸我的陽具,而我的雙手則肆意地深入妻子的上衣之中,緩緩地慢慢地揉搓起肉紅色直徑約莫一公分左右大小的小肉蒂。接著用我粗大的手掌去揉搓妻子的雙乳,渾重白皙圓柔的雙乳!軟軟的熱度從妻子的雙乳透過掌心傳過來,睡意也跟隨著而來。

被小小聲的啜泣聲吵醒,睜開雙眼彷佛之前的場景重現,但是愛撫老婆的人不是我,婆的睡衣被脫到頭部的位置,剛好遮住雙眼只露出鼻子和嘴,衣袖在腦後打了個結之後,分別一左一右地把被妻子的雙手反綁在背後。

婆還是維持側躺在床上的姿勢,但是頭部枕在一雙黝黑毛絨絨的大腿上,老婆被強迫地把也是黝黑粗壯的黑陰莖含入嘴中,但是對方男人太過濃密的陰毛讓老婆幾乎喘不過氣來,非常吃力的呼吸著。

同時間,側躺在婆身後的男人雙手從老婆的背後穿了過來,環抱住老婆的身軀,肆無忌憚地揉搓妻子的雙乳,那對只屬於我的愛情女神的雙乳。乳頭被拉伸到彷佛再用力一點就會脫離的狀態,然後又被深深地壓入白皙的肉團當中,拉拉壓壓、反反復覆地愛虐著乳房。

婆的白皙豐嫩雙腿則是屬於另外兩個男人的,男人粗大的舌頭舔著婆的每一根腳趾頭,從趾頭舔到腳底,又一路沿著小腿到大腿,大腿直至妻子的私處,品嘗著老婆的愛液,如春天初融春雪般的涓涓細流,熱熱的一路沿著大腿的根部流到床單。泛紅的小穴無須任何的愛撫早已緩緩地張開,露出肉穴中的陰道壁和膨大的陰蒂。

男人們就這樣肆意地玩弄與戲虐著老婆,不停輪流地交換位置和玩法,但就是不肯給老婆任何的安慰——熱騰騰的肉棒或者是說四根肉騰騰的肉棒也可以。

天色好像又暗了一點,好像說好似的,男人們同時停止淩虐的行為,將妻子的雙手鬆綁,然後將一切都復原。若遲一分鐘醒來,我就剛好會遺漏這一幕火辣辣的活春宮。

被鬆綁的妻子做出不可思議的舉動,火速地褪下我的褲子,掏出我的陰莖,然後跨坐了上來!而那四個男人就如同鬼魅似的出現並站立在我和妻子旁的四個角落,露出型態各一、長短不同,但早一蓄勢待發的陽具。

一場5P即將上演!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