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母的曲線

葉佩清最不滿意的是大女兒居然不問她意見就閃電結婚了,結婚的理由是:意外懷孕!在不肯墮胎方面,女兒倒是和自己一樣執迷不悟。不同的僅僅是她選擇了婚姻,而葉佩清卻連女婿也沒有看過便要接受這個事實,煩得她連找男人的心情也沒有了。

婚禮她也賭氣不去了,前兩天就派了小女兒去。今天小女兒也是時候回來了,葉佩清還賴在床上時,門鈴聲就響了,她來不及換睡衣就下樓開門,小女兒盈丹穿著掩不住臀部的超短裙和完全露背的緊身衣,雖然小女兒不像自己和大女兒那麼豐滿性感,但是她天生一雙纖長的玉腿,穿起超短裙來特別迷人,連葉佩清也有點嫉妒小女兒了:打扮得這麼騷,肯定想男人了。

女兒盈丹後面跟著一個靦腆的高大男孩,怯生生的打了聲蚊子般的招呼,孟潞天生對男人比較溫和甚至溫柔,見到他忍不住笑著歡迎兩人進來,又說了女兒一句:「自己鑰匙也不帶!」盈丹說:「這衣服哪裡放得了東西。」

三人到客廳就坐,女兒就去斟水,葉佩清想趁機問問那大男孩的家世等話題,等女兒一走開就問他:「你和丹丹認識多久了?你叫什麼名字呢?」

大男孩可能沒想到未來岳母的聲音如此柔媚,局促不字的說:「沒認識多久,叫我阿天就行了。」

葉佩清見他臉色通紅,不由笑了一下,哪知大男孩更加不安,居然調整了坐姿,葉佩清察覺他眼光不時向自己胸部偷窺過來,原來自己還穿著吊帶睡衣,而且睡覺時貪舒服沒有戴上E罩杯,此時深陷的乳溝和兩團誇張碩大的肉球在舉手投足間顫動不已,葉佩清不由心中有些異樣:我應該回去換衣服才是。

但是內心隱隱約約覺得有種按捺不住想挑逗玩玩這在男孩的願望又升了上來。

就當沒發覺什麼吧。她決定不換衣服時,花蕊間仿佛有些微熱,幾天沒有男人硬棒服務的蕊心處仿佛有些發癢了。

她下意識的拉拉自己的吊帶,吸引男孩的目光投注到自己誘人的胸部上,男孩本來想轉頭,忽然見到對面的熟女拉動吊裙睡衣時,兩大團肉微微顫動,沈甸甸的質感呼之欲出,一時失態,竟然忘了轉完那一半頭,褲襠還微微一舉,隆起小半塊。

葉佩清心裡也是一陣異常:真好玩的念頭不可抑止的跳了出來,她仰躺在沙發上,讓這個男孩可以把自己傲人的雙峰輪廓慢慢欣賞個夠,一邊嬌滴滴的叫道:「丹丹,過來幫我按下肩背。」

丹丹拿著水杯回來時,並沒有發現大男孩的褲襠已經因為她母親的身體發生了變化,阿天也連忙轉移視線,雙腳夾著肉棒粉飾太平,女友放下水杯後徑直坐到媽媽身邊,熟練的幫她按起肩背來。

葉佩清微笑著趁機半眯著鳳眼,神情舒服得有些迷離淫蕩的瞄向大男孩,她38E的胸部因為女兒的按捏一跳一跳的,大男孩視線迫不急待又回來了,臉色更加脹紅,夾著肉棒的雙腳微微跳抖,好像極力壓制一個亂跳的彈珠球一樣。

真好玩。

這個異常的念頭又進入了葉佩清的心田,她對自己的吸引力很滿意,但是花心卻逐漸失控的溫熱起來,啊,那裡一定就要佈滿露珠了!她的忍不住挪了一下腳,雙腿又種打開的劇烈的衝動。

大男孩察覺到了似的,刀一般的眼光就插到她兩腿之間裡去,canovel.com她感覺好像有一股很大的力氣在掰開自己的半裸雙腿一樣,努力想緊緊合併上它們,卻在表情掙扎後,還是打開了一條縫,男孩失控的火熱眼光熱熾的直射進兩腿間去,葉佩清看著他想著「我怎麼了,停不下來了嗎?」雙腿又打開多一點,那條縫漸漸的變大,

男孩神情激動起來,兩眼仿佛佈滿血絲,雙腿緊夾自己的腿根,他終於舒服的看到這個性感熟女的紅蕾絲透明內褲了,她是故意讓自己看的嗎?那茂盛的陰毛有狂躁的好幾撮已經不願意躺在紅蕾絲後面,從兩側飛一樣的散佈出來,她真的是無意走光的嗎?好性感的女人啊!丹丹竟然有這麼漂亮迷人的媽媽。

大男孩呼吸異樣起來,丹丹卻一心在幫媽媽按,直到大男孩為了更好壓制肉棒時失態的撞倒了水杯,她才發現他滿臉通紅,連忙問他是不是不舒服。媽媽孟潞也驚醒了過來,連忙站起來,臉紅通通的二話不說的朝臥室走過去,客廳那邊正在收拾著水杯,葉佩清呼吸急促的穿上了巨大的奶罩,正想換睡衣,察覺內蕊已經好熱好濕了,癡癡的脫下了內褲,放在自己臉上聞了一聞,喃喃的說:「小帥哥,你真的那麼想要嗎?」

她幾乎是不可控制的又回到客廳,女兒可能去拿抹布了,只有局促的大男孩不安的坐在原來那裡,雙腿仍然緊夾,葉佩清深深呼吸一口氣:不放過你了,帥小夥,她那穿上罩杯後本來就顯得更加碩大無比的聖母峰此時更加顯得高聳入雲,她感覺自己只要一低頭嘴唇已經能咬到乳頭了。

男孩害怕又期待的偷望了她的奶蛋一眼,她假裝一切全不知道的仰坐下來,一邊問他:「阿天,你多大了?」她不知自己問的是他的年齡還是他此刻發硬的陽具,男孩也沒有回答,怔怔的看著她因乳罩而深深擠逼出來的迷人乳溝,雙腿繼續跳動。

好孩子,再不上廁所你就要壓壞了。葉佩清心中輕輕說著,感覺體內那股力量又來了,先是花蕊一熱,然後雙腿又給巨力慢慢打開。男孩卻一直盯著她的乳溝,她感覺花蕊渴望他的注視,或者說視奸,忍不住移了一下身體,側身閃躲他的眼光繚亂,男孩嚇了一跳似的緩過神來,想喝水卻找不到水杯,訕訕一笑,笑容馬上又僵硬了:他看到了未來岳母有意無意打開的雙腿,裡面原來那性感的紅火焰居然不見了!

他防線崩潰了吧?葉佩清罪惡又滿意的調整了坐姿,讓他看得更舒服,花蕊因為他熾熱的奸視又是一熱,啊,性感居然來了!我今天到底怎麼了?那麼想要嗎?

女兒剛好走回來了,大男孩急促的站起來,問廁所在哪,女兒剛一指方向,他已經直奔廁所而去,葉佩清用有趣的神情目送他低頭離去,心裡一蕩:他果然上廁所了,那麼我留在那裡的內褲,他會發現嗎?

阿天當然不可能不發現,本來緊貼在未來岳母私處的紅火焰此刻正像團火一樣刺激著他的神經中樞,它可愛又安靜的擱在顯眼的地方,阿天仿佛看到它的周圍散佈著濕潤陰毛,慌不拉摣的解開皮帶,向前一拉釋放出跳動堅硬肉棒,肉棒又對著紅火焰跳了幾跳,他像瘋子一樣拿起那紅色的透明蕾絲,深深舔了一下,夢咽一般的呻吟著說:「阿姨……」另一隻手開始瘋狂搓弄起肉棒來,不一會兒在他臉上的紅蕾絲又套到猙獰的龜頭上,他臉色更加通紅,瘋狂的套弄揉搓,好像要把它捏爆一樣……

客廳中葉佩清捂著鼻子說:「好女兒,你是不是好幾天沒沖涼了,一身異味,還不快去洗洗。」女兒盈丹聞了一下昨晚剛剃乾淨毛的腋窩,奇怪的說:「沒有什麼異味啊……好啦,不用你老人家多說了,我也剛想去洗洗。」

她調皮的皺了下眉頭,甩開拖鞋赤腳朝二樓淋浴室走去。葉佩清感覺心情焦灼的盯著女兒走進淋浴室,感覺時間從未這麼漫長過,等到女兒性感的長腿終於消失時,葉佩清像是著了魔一樣迫切站了起來,壓喘著氣說:「半個小時,只有半個小時的時間……」

她手中拿著一把銀閃的鑰匙,一步步的朝一樓那個洗手間逼近,她仿佛聽到裡面激情的發洩前的粗喘聲:那全是為了自己而在發洩的,小夥子,你真的那麼想要嗎?

她的鑰匙插進了洗手間的匙眼,好像擰開千斤大門一樣的一扭……

聽到房門打開聲音的大男孩真的是嚇得魂飛魄散,他那正在狀態的龜頭正和紅色的蕾絲團團緊緊絞纏在一起,他的呼吸聲正空前急促,就要達到爆炸的邊緣,忽然卻房門一亮,蕾絲的女主人面帶驚訝的站在門口看著瘋狂手淫的自己。

他幾乎第一反應就要鑽進馬桶去,但是女主人反手關住了洗手間的門,盯著他的硬棍和上面的紅火焰,眼神閃爍,一步步走了過來。

「你在做什麼?」她低聲,有些嘶啞的性感聲音穿透了他崩緊的神經。

四下無人,何況……想到這裡,他的肉棒居然又跳了跳,但卻說不出話來,臉紅得比那紅蕾絲更厲害,心跳得比呼吸還急促還響亮。

葉佩清已經走到大男孩面前,他們都已經感受到彼此的呼吸,他像驚弓之鳥一樣下意識的向後縮去,雙腿卻像灌了鉛一樣不能動彈。他怔怔的結巴的說:「……阿姨……對不起……我……」

手上的紅內褲到了葉佩清手裡,她興奮的看到質地優良的紅蕾絲已經給他的肉莖摩擦得皺成一團,上面還有她的淫水和他的晶瑩剔透的液狀體,奇異的香味像是早晨新鮮的牛奶,她也想舔了……

「阿姨……」大男孩的肉棒不可遏止的暴然猛舉,他見到穿著暴露睡衣的阿姨拿著那條已經變形的紅蕾絲慢慢朝性感的紅唇移去,忽然想起她下面真空黑壓壓的一片森林!啊,難道阿姨她也想要?是啊,不然她為什麼要中途脫掉內褲?

她為什麼要進來?而且到現在還沒有發火的跡象?舔吧!舔吧!阿姨,你真性感,你迷死我了,你舔給我看吧!我願意為你做一切事情,你舔吧。

他內心瘋狂的顫抖著,雙眼欲火狂燃。葉佩清感覺到他的異常反應了,停止了動作,側眼淫蕩而誘惑的瞄著他,低低說:「你為什麼要偷阿姨的內褲?……你經常這樣做嗎?……」

「不!」大男孩吃吃的說,「我……只是……這一次……」

「為什麼?」葉佩清喜歡這種捉弄他、挑逗他的感覺,她要他徹底瘋狂。

大男孩說:「……我忍不住……我不是有意的……對不起……我賠一條……」

葉佩清幾乎要笑出來,妖聲說:「為什麼說對不起?你和盈丹做過愛嗎?你可是他男朋友,我以後可能是你媽……」

大男孩說:「做過……對不起……阿姨,你太迷人了……我忍不住……」

「是嗎?可是你的反應好像我不是迷人,而是嚇人。」葉佩清媚笑著盯著他的繚亂的眼光,眼睛好像伸出一對勾子,死死勾住了這個害羞又情欲崩潰的大男孩。

「難道……我可以……」大男孩興奮的神情讓她跟著陶醉,啊,這帥小夥太可愛了,可惜只有關小時,她的纖纖手指慢慢的將紅內褲掛到他堅硬的肉棒上,順便做出要握的手勢,但卻沒有握下去,他的呼吸聲劇烈起來,仿佛生命都在她的掌心給虛握著一般。

「丹丹正在沖涼,她每次沖涼至少要半個小時……」她聲音更迷離了,「你剛剛已經浪費了快五分鐘……」

她沒有說完下來的話,換成了急促的呼吸聲,因為大男孩已經狠狠有力的抱住她,像是饑餓的難民一樣在她身上亂啃亂舔,她閉上眼睛,準備享受他的狂風暴雨。

「阿姨,我太幸福了……居然可以抱你……」大男孩發狂的喘息,他的肉棒因為過分激動居然同時射了出來,噴得她全身都是混濁的精液。她聞著那熟悉又陌生的味道,內心有些失望又有些激昂,急忙握住正在發射的機關松,嗔說:「年輕人不懂得控制……你真的覺得那麼刺激……」

大男孩說:「對不起!抱住阿姨比打手槍還刺激……我忍不住就射了……」

「不要緊……你舒服嗎?」她的手有節奏的套弄他的長槍,「這樣用力合適嗎?」大男孩說:「舒服……我從沒這樣舒服過……阿姨,你能不能幫我乳交?……對不起,你的胸部好迷人……我一看就受不了……」

「男人都是這麼自私!」葉佩清心裡有些責怪,但為了征服這個年輕的男人,讓以後的生活更精彩有趣,她邪笑著說:「你還挺誠實……剛剛在廳上你……」

她一邊用左手拉開吊帶,露出巨大的罩杯和高聳的肉彈。

她的右手馬上感覺到他剛射擊完的肉槍暴豎起來,仿佛比剛才更硬了,她花心一濕,啊,年輕人就是不一樣,可惜只有這麼一點時間,她輕輕在他耳邊說:「你好硬……控制一下,不然你會好快繳械的……」

大男孩喘息未定:「我知道……但是……我忍不了……,我一看到阿姨的胸部,就受不了啦……剛剛在廳上也是……」

強忍著花心的奇癢,葉佩清彎下腰,解開鮮紅的罩杯,一對碩大無朋的肉團顫抖著,兩粒大葡萄表示她內心的性感也接受臨界點,她多想將這條肉棍塞到下面陰道去,但是……

反正時間也不夠,我就好好幫他弄吧。她雙手托著肉彈夾住了那躁動的肉棒,他舒服得像是低聲的狼嚎一樣,整個人癱軟在馬桶上,準備任她擺佈。

「媽媽……我忘了拿衣服,你幫我拿一下……在我房間裡!」此時盈丹的聲音從淋浴室內傳來,兩個忘情的欲人一下子給拉回現實。

大男孩臉上又出現了害怕的神色,與欲望進行著抗爭。葉佩清心情更複雜,終於主意一定,吻了他一下,說:「阿姨把衣服全脫給你……你自己想像……把它再弄出來……以後有的是時間……」

頁: 1 2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