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美玉

在一家很有名氣的餐廳裡坐著麗芬及美玉兩個人,美玉穿著薄薄的連身洋裝,身子不由自主的微微發抖著。

「我覺得有點害怕,我看還是算了吧……」「不行…不行,你需要錢啊!都已經來到這裡了,拿出勇氣吧!如果就此作罷的話,可就借不到錢囉!」麗芬不停地鼓勵著美玉。

對於麗芬的話,美玉羞愧得抬不起頭。雖是這樣,但美玉體內對於肉體的慾望,則愈來愈強,所以也就不覺得怎樣了。

美玉三十多歲,丈夫耀文目前正派往美國進修。每個禮拜從美國只打兩通電話回來。每次與老公通完電話後,美玉體內必然已是情慾高漲了。自從老公去了美國之後,美玉就像是寡婦一樣,好幾次都想飛到美國去見老公。

因為肉體上的需要,美玉曾經一度與她的初戀情人連絡,canovel.com也就是這一次的出軌,改變了美玉的人生。美玉與以前的情人人到旅館幽會時,將老公送給她的價值一百萬元的白金鑲鑽項鏈放在旅館的床頭櫃上弄丟了。如果讓老公知道鑽石項鏈不見的話,那後果不堪想啊!一百萬元對兩個人來講是個大數目啊!

美玉想到了麗芬,找麗芬談談吧。美玉和麗芬,常一起喝茶聊天,情同姐妹,無話不談有些知心話,甚至關於性方面的露骨話題也不忌諱。那一天,美玉打電話請麗芬出來喝茶,順便告訴她自己將鑽石項鏈弄丟了,需要一百萬的事。麗芬靜靜聽完美玉的話,剛開始時驚訝了一下。

「我知道可以找個人商量商量,有個叫張家豪先生的人,只喜歡少婦,他擁有好幾家公司,一,二百萬元對他來說,可能不算什麼吧!但是……他會要求…跟他一個月…如果你也有意思的話,我跟他聯絡看看!」「去…他家…只是…他老婆會在嗎?」「那個人他沒有老婆」麗芬打過電話後向美玉這樣說。

美玉因為好奇心、興奮、還有錢方面……反正也沒有損失嘛!於是就答應了。

那一夜美玉輾轉難眠,就像是期待去遠足的小朋友一樣,興奮及不安。出乎意料地美玉並不覺得對不起老公,與其老公回國後發現鑽石項鏈不見,大發雷霆,美玉寧願選擇前者。

「我告訴他說,你三點會到,你坐計程車去吧!」麗芬催著美玉,美玉剛點的飲料都沒有碰。出了店門後,美玉叫了輛計程車,坐進去後,告訴司機說:

「去陽明山,拜託…」張家豪住在陽明山的大房子裡,擁有好幾家公司,除了從麗芬口中得知的這些之外,美玉一概不瞭解。計程車在大房子前停下來,美玉進了主客廳,這時,張先生進來了。張先生身材魁梧英俊,使美玉有一種令人心跳的感覺,他以十分禮貌、和藹的口氣說:「放輕鬆些,你願意當我太太一個月嗎?……對了,我可以叫你張太太嗎?」

美玉聽張先生這麼說,便抬起頭來害臊的輕聲應道:「嗯!只是有點……不習慣耶!……不過,都聽你的嘍!……」男人拉著美玉的兩手,進了房間裡,緊合的窗簾,也增添了在柔和的燈光下,室內無比的溫馨與浪漫情調……男人想了想,放開美玉的手說:「等我一下馬上就來。」

張先生迅速跑到浴室,門沒關上就打開水龍頭放了水,一邊對美玉說:「張太太,你先洗澡好了?讓你自己舒服些!……」美玉低著頭不敢看他,急忙奔向浴室。在浴室裡,美玉打開浴缸水龍頭放了水,正要脫衣,才發現自己竟興奮得連廁所門都忘了關……正好這時,男人就出現在門口,手裡拿著性感無比的三角褲,一面遞給她,一面笑著說:「忘了拿你需要換的……東西嗎?」美玉紅著臉接下三角褲,輕聲說:「謝謝,你好仔細喔!……張先生!……」

男人拉著美玉的手,和藹地說:「還叫我張先生呀?……叫我家豪好了!」美玉也笑著答道:「嗯!只要你喜歡!……你……你願不願意先跟我一起洗個澡?……」美玉輕輕脫出家豪的懷抱,一面脫衣一面充滿期盼盯著他說:她撩起秀髮、將淋浴用的塑膠發罩戴上;彎下腰,伸手探了探浴缸裡的水溫:

「與美女共浴,何樂而不為?……」家豪一面說,一面把衣褲也脫得精光,跟美玉與一齊面對面坐進了水裡,開始互相拂水洗滌。美玉樂得咯咯笑,男人見她開心,也讚美的說:「張太太,你的確蠻漂亮的!尤其,這對會說話的大眼睛;和一張既會講話、又性感無比的嘴兒;令人一見了就要想入非非哩!……」美玉被誇得笑裂了嘴,但卻又不滿意似的歎著:「唉!沒辦法,已經有了老公,……再有,就我是身材太不如人了!……尤其是胸部……」「其實……你的身材不差呀!」家豪兩手在水下面摸著美玉說,他環抱住她,將她姿勢調轉成背靠著他。

雙手伸到美玉的胸脯,挑弄乳房,奶頭在水裡被男人輕輕扯著,美玉仰起頭,發出哼聲,:「噢∼喔!!好舒服了!不過你手捏輕點嘛!人家奶頭好敏感,被你掏痛了!」「喔!對不起,張太太!我一時忍不住……」家豪停下手,把濕淋淋的美玉扶起,站在浴缸裡,吻了她肩頭一下說:「來,我幫你全身搓香皂!……」美玉兩眼閉著,開始享受家豪的服務。感覺他的雙手,在自己全身上下遊走,想到:

活了一輩子,都到了這種年紀,還有男人如此細心幫自己洗滌身子;不禁,忍不住他兩手的刺激而發出陶醉之聲了!「嗯∼!!……啊∼∼∼!」浴室裡,全身一絲不掛的美玉,正讓也光了身子的家豪,細心為她洗濯裸體。

美玉兩腿微分站立著,雙眼半瞇。輕輕地嗯哼出聲。而每當他充滿熾熱的手,觸到自己身上比較敏感的地方,在那兒一輕、一重地按摩、揉捏、搓擦,美玉就忍不住的嗯哼:「啊∼!……啊!!好。好舒服!……啊喔∼∼好好喔!!……」不久,家豪停了下來,美玉睜開眼睛。見他正取下淋浴的蓮蓬頭,要幫自己沖掉身上的肥皂時,心裡不禁為這麼短暫的舒服就要結束而婉惜:「這麼快就洗好啦?……」「還沒,還要再為你特殊的部位進一步清洗。」

家豪將熱燙的水花,噴灑在美玉嬌軀上,沖掉肥皂,滿面笑容盯著美玉的身子,將她兩手拉高舉,瞧了瞧;然後,也沒叫她把手臂落下,就蹲下身,輕輕撥弄美玉陰阜的恥毛;兩手不斷搓攃;手指陣陣刺激她的三個敏感帶,手還不時伸到她胸脯上,捏扯那兩粒挺硬的奶頭,令美玉很快就受不了……

惹得她幾乎站不住,身子靠到浴缸牆邊;而美玉的雙臂維持高舉,心中卻產生一種被擺佈,而又不得不從的奇異快感;引得自己身軀輕輕顫抖。她低下頭問家豪:「幹嘛看那麼仔細嘛!……」家豪停下手,瞧著她曖昧地說:「張太太!人說毛生得濃的女人,性慾都特別強,你知道嗎……將兩腿打開些!」家豪手指頭一面不斷撥弄她的兩片小陰唇;美玉更站不住了,忙將一隻手臂向上伸直,反撐住牆面,整個下體更往前挺出,屁股陣陣緊縮、臀側的肉連連顫抖……

家豪的手指,在美玉兩片陰唇嫩肉瓣當中,來回竄動;指尖她陰蒂肉芽上又撥、又颳;使那陰蒂立刻脹大,也使美玉曲著的雙膝更彎、而兩條大腿分得更張開了!……「天哪!這那是洗澡?……明明是逗人家嘛!∼啊!……連豆豆……都被你弄硬了啦!。啊∼∼啊!!」美玉嬌啼著,屁股不停地搖著,。

「不急!你別急!……要先把你陰毛、腋毛都剃光了,才能洗裡面哩!」「啊∼?不!……不能呀!我沒了毛,被我先生發現……他一定會……」美玉慌得連忙拒絕,但這種事,怎講得出口呢!?

「你……可以對你先生藉口說頭痛、無法行房,這樣不就能拖他一陣嗎?……跳過一兩次,等新毛長出來之後,你再讓他……不就神不知鬼不覺了嗎?!……」家豪這番建議,美玉當然曉得。其實,這也不是第一次被剃掉陰毛:早在醫院生頭胎時,護士把自己陰毛給颳乾淨了……事後,沒讓丈夫碰,新毛一長好,也就沒事兒了。

倒是,陰毛長回來的日子裡,無論坐立、或行走時,短短的毛一經摩擦,就會引得皮肉發癢,更因為少了陰毛而感到持別「赤裸」、甚至還會「性感」呢!家豪不等美玉再拒絕,笑咪咪地拉著美玉蹅出浴缸,叫她兩腿分開,跨站在馬桶上方;兩手向後伸,成為下體前挺的姿勢,然後就開始為美玉剃毛了。

「唉!……真。羞死了!……」美玉歎了口氣;但一點也沒抗拒,黑花花的毛一叢叢落下。美玉竭力維持姿勢、動也不敢動一下;只能無助地往下瞧,看見自己潔白的陰阜很快就露了出來。」啊,天哪!……原來,被男人剃陰毛,竟是這麼要命的感覺啊!……」不由自主,美玉的兩膝更彎曲,大腿分得更開,而屁股也挺得更向前了。她閉上兩眼,體會那那不斷在自己陰唇、陰核上撥弄的手指……美玉感覺它們在挑逗自己的性慾、感覺自己非得要把屁股扭起來了!可是,她不能動,只能顫抖、只能愈來愈受不了地哼著:「啊∼!!……啊∼!……」美玉完全「赤裸」的陰戶,光溜溜的,纖毫不存了。

在她的兩腿間的陰戶,竟是如一朵花似的艷麗而誘人啊!剎那間,男人的手指又跑走了!美玉的屁股猛挺、狂甩了起來;嚷著:「不!……還不要,不要走啊!」「張太太,毛剃光了,你……!」家豪的話使美玉睜開了眼,看見「情人」站在自己面前,他那只陽具,翹得像根旗桿似的。立刻羞紅了臉,咬住唇嗔著:「嗯∼∼!……人家,羞都羞死了啦!」

家豪將美玉拉著站穩,吻了她的唇,一手環到美玉的臀上輕揉,另一隻手探回到她兩腿間掏弄;然後才說:「張太太,有什麼好羞的!?……毛颳光了,才更好洗呀!」家豪將美玉身子沖了一遍。又叫她兩腿分開,對著她的陰戶噴灑,……然後,才叫美玉把腰彎下去,將屁股向後舉起,讓他再度用抹滿香皂的手,弄到她陰戶洞裡,好好清洗乾淨。美玉兩手撐在浴缸邊緣,以半跪半蹲的姿勢,翹高了屁股等待著。「吱!」地一聲,家豪的手指插進陰道,美玉「啊∼!」地應出聲來。

「情人」的手指抽插著美玉陰道的肉壁。引得她連連向後聳著豐臀,不斷仰頭嬌啼、呼叫著不知是舒服還是難熬的淫聲和著淫液共嗚。當家豪的手指,插進美玉的肛眼裡,同時一進一出抽送時,她終於再也忍不住。將屁股連連向上猛烈挺拱,迎接插在兩個肉穴裡的手指。

體會它們在陰道、和屁股肉道裡的扣挖,那麼要命!那麼令自己受不了……「啊!。啊……我……就快要。快要來了啊!。啊……」就在她高潮洶起,即將爆發之際,家豪卻將兩隻手指都抽了出去。剎那間,美玉空虛無比,屁股狂扭、抱怨家豪為什麼不讓她高潮。家豪拉美玉站了起來,調轉她身子,將她摟住,和藹中帶著十分抱歉的口氣說:

「對不起,張太太!……洗好了,我為你攃乾身子……」「我自己可以……謝謝你……」美玉不好意思極了,自己取毛巾攃拭。

「那……我在房間裡等你!」「謝謝!……那。我馬上就來!」接下來,美玉已明白自已該做的是什麼了,就微笑著對家豪說。

美玉一個人在浴室,對著大鏡子,瞧了又瞧自己赤裸的身子,」啊!我從來都不曉得,原來颳掉毛,……也會讓男人看了性感啊!」就在這時,家豪敲了敲沒關攏的門,在門外說:「張太太!在裡頭……別弄太久啊!……」「喔!……好,我馬上出來!……」美玉在門裡應著,趕忙打開浴室的門,走進房間……坐在床旁的家豪,抬頭見到半裸的美玉,便掬著笑,望著她。

「對不起!讓你久等,我……」「沒關係,來!張太太……」家豪招呼她時,伸出雙手。美玉靦腆地讓男人執住兩手,任他將自己拉進他分開的腿間。當他以兩手捧住自己屁股,開始在臀瓣上一輕、一重地捏揉時,美玉立刻感到一陣酸酸、脹脹的酥麻……兩腿無力般站都站不住,便倚到家豪的手上。

「來!兩腿分開,讓我瞧瞧。」家豪又指令道。美玉像入了魔,立刻乖乖照作,她羞紅了臉。抿嘴在唇上咬了咬,輕輕說:「……好羞人喔!」。但卻……依照家豪的指示,在情人眼前,露出她白淨淨一根毛也沒有的陰阜,和、那條誘人無比的肉縫……美玉這輩子,從不曾被男人這樣注視過全身上下一根毛都沒有的肉體,強烈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家豪俯身吻住美玉。美玉回吻家豪。覺得自己渴望著情人的愛、身子裡強烈需求著男性的充滿……當家豪的唇離開了美玉,在她胸前吻著、吮吸著,一直吻到她的乳頭上,銜住它、輕輕噬咬、放掉它後,再度以舌尖舔著時,美玉已經幾乎神智不清了。她張開口,大聲地嬌喘著、不自覺地挺起胸脯,為的是讓男人更熱烈地吮吸自己的奶頭……「啊∼!。啊……啊∼!!」美玉感覺到家豪的唇舌,已經舔在自己無毛的陰阜上;在自己陰毛被颳掉而變得特別敏感的肉上,遊走竄動……竄到更敏感的嫩肉瓣內側、和自己身上最最敏感的陰核豆豆上……「啊∼!……啊∼哦。!!」美玉張大了嘴,呼喊、喘叫;低吟的,她整個下身緊緊地顫抖;小腹一陣陣痙攣……止不住的淫液,潺潺流了出來,一直淌到屁股底下……

美玉的肉體,從來不曾被男人舔吻得如此刺激、銷魂,她沉醉在極度感官歡愉中了!美玉急得對家豪主動求道:「……求求你……家豪!。別那樣逗人家了……快放進來吧!」這時,家豪將龜頭擱到美玉陰戶口上,在她的陰蒂上磨輾、搓擦……美玉急得發慌了,男人的陽具終於插入了美玉陰毛被颳光的蜜穴。剎那間,她放聲尖呼了起來。那是一種久等、終於等到了的深歎;更是迫切渴望、需要被充塞的呼喚。

隨著肉莖一寸寸推進自己的陰道,美玉的嬌喚也變成高昂、婉轉的嚶啼,持續響徹在小小的房間裡。「啊……你的。好大!!……好大啊!」美玉感覺幾乎整個身子都被撐得滿滿、脹脹的,美玉叫出聲來。那種欣喜、陶醉和滿足,卻是再清楚也不過的家豪快馬加鞭地衝刺,美玉的淫液,流個不停。浸淫著家豪勇猛進出的肉莖;擦擠出清脆的〔唧吱、唧吱!〕聲來。而他盡根到底、狂抽狠戳、猛剌,疾打美玉無毛沾滿愛液的肉丘,也發出了更響亮的〔啪噠、啪噠!〕聲……耳中聽見的這一切,和著男人興奮的喘吼聲;美玉性亢奮得更接近了頂峰、極點。連連高喊:

「啊……不要停,。!」沒等她叫完,美玉的高潮就像決堤的洪水,崩潰了一切阻擋,濤天巨浪般地洶湧而來,一洩如注了!!

「啊!。來了……啊!……」美玉感覺高潮的洪流,還一直流、一直洶湧、起伏,如海潮般地襲捲,久久不斷。

從靈魂幾乎出了竅的狀態甦醒過來,美玉情深款款地望著滿臉、滿身都在流汗的男人;見他爬起身時,那根沾滿自己淫液的陽具,還硬挺挺的翹著,心裡高興極了!「你……好厲害喔!……張先生!」「謝謝你誇獎,張太太!可是,別叫我張先生!,行嗎?……」「啊∼?……那……你的意思是……還要……?」家豪和美玉相擁著、擠抱在一起,卿卿我我地溫存。美玉的精神亢進,家豪有些疲憊後的倦容。但他們還是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除了輕描淡寫、講些關於性愛的技巧、花樣之外,唯一比較嚴肅的,就是彼此愛不愛?還要不要繼續想法見面、相愛下去。

家豪拿出了皮包,打了開來,從皮包拿出了十萬現金說:「我沒有惡意、這是我的心意!就算是分期付款吧。……你考慮考慮!就等你點頭了。」美玉看了看家豪,家豪也正在看她,美玉微一點頭,作了一個適當表示。兩個人又擁抱在一起,美玉仰起頭,閉上兩眼……家豪低頭吻住她,熱烈地又吻了將近兩三分鐘之久。這天的見面結束後,美玉的心中已經盼望著與家豪再度「重逢」了。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