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做了妓女

(1)

一對新人伴隨著神聖的音樂,穿著西式的禮服和婚紗,站在一起。男方是個有著地中海髮型的老男人。女方是個看起來三十多歲的美熟女,身材保養的豐滿勻稱,身上的首飾閃亮照人。婚紗包裹的豐臀下,是一雙穿著吊帶絲襪的美腿。鑲鑽的細帶水晶高跟涼鞋,映襯著一對雪白的美足。曲線優美的翹臀,光滑白嫩的裸背,圓潤挺拔的蜂腰。低胸的婚紗擠出白嫩的乳肉,勾畫著深深的乳溝。精緻的淡妝,微醺的眼影,美目留情的媚眼,看得每個男人心中蕩漾。

「下面,是新人們互換信物,盡情傾訴你們愛意的時間。」

劈劈啪啪的掌聲中,在婚禮主持人的引導下,新郎新娘交換戒指後擁抱在一起,互相深情的注視後,激情的深吻起來。

「他們還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對啊。」

「是啊,沒想到啊,老高娶了個那麼漂亮的老婆啊。」

「新娘還真是個大美女啊,要不是帶了那麼大的女兒,誰看的出年齡啊。」

「噓,你小聲點,人家大喜的日子,提那些事幹什麼。」

「對對,我老迷糊了。」

我聽著觀禮人群的議論,看著臺上新郎新娘的郎情妾意。canovel.com不禁感到了一絲孤單寂寞,我不禁想起了幾天前的那次聚會。那是在我同事老高家舉辦的一次同事聚會……

我在的公司是一家跨國實業公司。其實,我到這家公司的銷售部也不久,手上的工作還沒有完全理清。而且大家平時的業務很忙,所以很少有時間聚在一起。不過那一次聽說銷售部高副主任要結婚,大家都很希望提前看到新娘,就抽空聚到了高副主任家。

高副主任是個快五十歲的老男人,曾經有個老婆過世了。40歲前一直在公司基層打拼,快五十歲時才被提到副主任的位置。

雖然升職了,但家庭條件也只是個中產家庭。房子貸款新買的,兩百多平米的空間,三個臥室,一個大客廳,還有書房等小房間,感覺辦個小聚會還是可以的。當天聚會來的人只有我們銷售部的七八個人。

「我們好像來得太早了啊,嫂夫人好像還沒到家啊。」公司的機靈鬼小趙,大名趙小勇,是剛畢業的大學生,一向口不遮攔。

「她今天要送女兒去學校。一會就過來。咱們不用等她。」高副主任,大名高衛公,他突然宣佈要再婚,是大家沒有想到的。

「高主任,聽說嫂夫人,和前夫的女兒已經不小了啊。」小趙好像專業記者一般,什麼事都要打聽。

「嗯,都是個大姑娘了,現在上大學了。就是平時學習很讓大人不放心。她媽自己的事多,管的少,我的水準有限,也管不了。」

「高主任,你們的結婚證領了沒,給我們看看啊。」

「呵呵,早就領了,就差正式舉行儀式了。不過結婚證在你嫂子那了。」

「嫂夫人平時很忙嗎,聽說是自己做生意吧。帶著孩子,自己還要忙事業,真了不起啊。」

說話的是夏蘭,也是公司的新人,女大學生。和我一起入職的,不過由於我有以前的從業經歷,到公司不久,就有了超然的業績,於是夏蘭就被分配做了我的助手。小姑娘是個工作很認真的人,平時很努力向我請教問題。

說起我在公司的地位也是很無奈的,四十歲的人了,精英學歷,工作能力強,五官端正,身材挺拔,雖到中年,但仍不失帥氣。但由於我的私生活過度放蕩不羈,所以總是不得不在換工作和新入職之間輾轉。可以說,以前的情債一大票,身上的鈔票一點點。酒桌的朋友一手機,真心的知己沒幾個。

「高主任啊,您老豔福不淺啊,我聽老主任說,嫂夫人比你小很多啊。您要是洞房,可要頂住啊。」我看著老高那副猥瑣至極的模樣,就不禁開起他的玩笑,這個老傢伙要業績沒業績,要相貌沒相貌。就是憑著拍馬,排資歷,才做到副主任的。更氣人的是,那個位置本來應該是我的。如今聽說,還要娶比他小十多歲的漂亮女人,我就很不自在。

「呵呵,陳俊啊。你小子是羡慕了吧。誰叫你平時招花惹草,哪個女人你都處不長的。」說話的是我們部門的領導。姓郭,平時我們都尊敬的稱呼他老主任。老主任已經是快六十的人了,離退休不久了。我和他的關係很好,私下裡經常一起去喝花酒,他平時也很照顧我。

「叮叮……叮叮……來了,來了,馬上開門。」說活間,門鈴響了,老高放下準備好的火鍋,急急火火的跑去開門。我們也一起起身,迎接這房子未來的女主人。

門開了,走進來一個三十多歲成熟嫵媚的美婦,時尚的卷髮,一身的名牌服裝,皮質的齊臀短裙,精緻的超高跟皮凉鞋。一雙筆直修長的美腿,透過黑色的網襪可以看到雪白的肉色,臀部曲線肉感豐滿。上衣是一件黑色蕾絲的紗織小吊帶,沿著大開的領口,可以看到一對飽滿的豐乳和一條誘人的乳溝。

當我想要再細細品評一下這位嫂子的容貌時,我和她的目光焦會在了一起。一張熟悉卻又的陌生面容,映入眼簾。熟悉的美目,陌生的眼影,熟悉的嘴角,陌生的紅唇,熟悉的臉頰,陌生的騷媚。這是……這是我的前妻嗎。

對面的女人看到我也是一呆,我們就這樣注視了幾秒的時間,在她的眼中我仿佛看到了一絲的喜悅,不過很快就轉變成了一種淒美,周圍的人也感覺到我們之間的一絲異樣。

「呵呵,我們的陳大才子看到美女又走不動路了啊,不過人家可是名花有主了啊,您就不要耍帥擋路了吧。」

老主任看到我的樣子,以為我又看到美女動心了,就打趣的道。同事也對我的一貫作風見怪不怪了。

「哈哈……陳俊啊,你這嫂子還可以吧,我和她走在一起,人家都以為我是他哥了。」

老高一副氣死我不償命的樣子,得意洋洋的捋著自己的禿髮說到。

我心想,我前妻比我小一歲,今年應該三十九了,而且看起來年輕,也就三十四五的樣子,老高看起來那麼老,說她是你女兒也有人信的吧。

「您好,我叫喬媚娥,很高興見到您。歡迎你們來我家,我和老高的婚禮,大家一定要到啊。」我前妻的表情轉變的很快,瞬間就媚態橫生,笑容滿面了,這哪裡還是曾今那個羞澀懵懂的喬媚娥啊。

「哦……哦,您好,我叫陳俊。」我感覺到前妻不希望讓大家知道我是她的前夫,就也隨口說道。我退到人群中,看著這個嫵媚動人,衣著性感的前妻,不禁想起了我們的往事……

我和前妻是大學時的同學,在大學時她就是校花級的美女,不知是多少高富帥瘋狂最求的目標。

記得她和我說的第一句話是:「陳俊同學,可以借我看一下你的課上筆記嗎,我有些地方記錯了。」

看著這個美若仙子的女孩,我當時呆呆的捧著自己的書包答道:「好……好的,都在這裡了,需要我……我也可以給你講解的。」

我和她之間因為這一點的機緣,開始瞭解,漸漸走到了一起……

「陳俊,你好壞,幹嘛總盯著我看。」

「美。沒……沒有啊,我是在想題呢。」

「想題。那為什麼要往試題上滴口水啊。」

「啊……我剛寫好的啊,都看不清了啊。」……

「陳俊,你靠我太近了,好熱,你租的房子怎麼沒有空調啊。」

「租房時就壞了啊,我也好熱,咱們脫了外衣,再複習吧。」

「可是……啊……陳俊,你幹嘛脫得只穿內褲啊。」……

「陳俊,今天不許你耍流氓。呵呵,討厭不許你摸我。」

「呵呵,不可以摸你啊,那你來摸我吧,哪裡都可以啊。」

「討厭,又耍我,看我抓死你。」

「啊……大小姐……那裡不可以那麼大力摸的啊……會出人命的啊。啊。救命……啊……」

「媚娥,這樣抱著你真好,要是以後可以這樣一直抱著就好了。」

「傻樣,誰喜歡你抱啊,你又不是我男友。」

「那怎樣才算你男友啊,是不是這樣啊。」

我扭過她的頭,深深的吻上她的唇,那是我第一次吻到女孩子……

漸漸的,我們從接吻發展到親吻身體,終於有一天,「討厭,嗯……不要了……輕點啊……不要脫那裡……嗯……你吻得好舒服。」

我輕輕脫下她芬芳的內衣,激動地吻著那一對暴露的瑩瑩嫩乳,手不停歇的繼續脫起她下身的短裙。

「啊……陳俊……不要繼續了……啊……不要脫了……啊……不要看那裡……嗯……不可以摸……討厭啊……手不可以……啊。啊啊……」

我青澀的脫下他那件僅剩的短裙,抬起她一條白嫩的大腿。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神秘的花蕊和那粉嫩的花瓣,我呆住了,無法自控的撫摸著美麗的花芯,下身的勃起更加的難受,乾脆自己也脫下褲子,彈出自己還算粗大的陽具,蹭了上去,她感到了我火熱的陽具。

「陳俊。嗯……你真的要這樣做……陳俊……你真的喜歡我嗎。」

「是的……在我第一次看到你時……就喜歡你了……你如果拒絕我……我以後也會默默的喜歡你……永遠的喜歡你。」

「嗯。你發誓……你會一輩子喜歡我……」

「嗯……我發誓……我會一輩子喜歡美麗的媚娥。」說完,嘴唇再次吻上她的美乳,吻得她醉眼呢喃著。

「我要你……我想要你的……」

我聽到她呢喃的魅惑聲,一邊繼續親吻著她水嫩的雙乳,一邊緩緩的把自己的陽具,頂到她嬌嫩的花蕾處,輕輕的摩擦著,感覺花心處漸漸濕潤了。

「啊……陳俊……我要……我想要……」看著她迷醉的表情,嬌媚的臉頰,我挺住下身,對著緊致的花心慢慢頂入。

「啊……俊……好痛啊……為什麼會痛啊。」

「再忍一忍就會舒服的……嗯……好緊啊……緊的我都不敢再頂了……」

「嘻嘻……討厭……誰叫你長那麼大一個傢伙的……啊……啊啊……輕點……」

「傢伙大你還不樂意……以後你就知道它的好處了……啊……我全部進去了……啊哦……」

「啊……嗷……痛死我了……你好壞……人家第一次……你也忍心全進去……啊……」

「不通開……怎麼繼續啊……你也不想我的第一次只插半個吧。那樣會給我的人生留下陰影的啊……」

那是我永生難忘的時刻,青澀的她在我一次次的挑逗下,最終和我纏綿在一起。雖然後面的事情很讓人不好意思,在我插入後,她強忍著痛楚,放任我的繼續抽插,就在我想著島國大片,要努力施展一番時,自己的小弟弟卻頂不住快感,不宣而射了。前後總共就抽插了三十幾下,可惜我的人生第一次啊。

後來我們就整天黏在一起,一起排隊搶購打折商品,一起看電影大哭,一起欺負鄰家的小狗,不過一起最愛做的,還是互相探索男女身體的奧妙了。

也因為我們的年少無知,在經過了不知多少次的雙宿雙飛後,她懷孕了。我最初要求她打掉孩子,但是她不忍心傷害孩子的小生命。最終生下了我們的女兒――陳倩倩。

後來她因為照顧孩子,以及學校的壓力,最終輟學了,以至於還被後媽趕出了家門。

「陳俊,我不會怪你的,我是自願的,只要你還記得我們的誓言,我就甘願為你犧牲一切。」

聽著她的哭泣聲,心痛的目送著她離開校園。我很感謝她,因為即使是這樣,她也沒有告訴任何人我是孩子的父親。也因此,我沒用受到校方的壓力,最後順利的大學畢業。

大學畢業後我也信守承諾的正式娶她為妻,在我們剛結婚的幾年裡,是我們最快樂的幾年。

「陳俊……咱們的女兒好看還是我好看……」

「啊……哈哈……床上是你好看……床下是女兒好看……」

「陳俊……你……討厭……別跑……」

「哎呦……老婆……不要家庭暴力啊……啊……」

「小倩倩……讓爸爸陪媽媽一會好嗎……媽媽也想要老公陪啊……啊……你怎麼又尿褲了啊……」

「老公,今天我買的白菜和雞蛋,一會我洗完衣服,就給你做飯。」

「啊……不用那麼節省吧……又是白菜啊。」

「你要出國留學,要攢學費了啊。房租也快到了啊。」

「陳俊,我好久沒化妝了,以前的同學說我都胖了。」

「是……是嗎……沒有……還好吧。」

頁: 1 2 3 4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