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4P體驗

我和妻子兩家是世交,我倆可謂是青梅竹馬,從小感情就很好,在大一的時候她就把自己的清白之身交給了我,2000年畢業後我倆各自找了個不錯的工作,雖辛 苦,但收入不菲,所以,早早的就買了一套房子,結了婚,把生活安定了下來。不知不覺中,我倆的性愛歷程已經將近10年了,在這10年裡,我倆有過偷偷摸摸 的性愛,有過光明正大的性愛,還有過……呵呵,不能對外人道的另類性愛。

反正大家不知道我是誰,我和妻子商量了一下,就把我們刺激的過程寫了下來,妻子審稿後,貼出來和大家分享。

我的心底一直有種慾望,就是淫妻欲,看色情小說的時候,不喜歡那種操了別人的妻子,然後沾沾自喜的情節,我喜歡的是那種自己妻子被操,但又感覺特刺激的那種。所以,我沒有玩兒過交換,而是玩兒過不少3P甚至多P。故事就從這裡開始吧。

那年春節,孩子一放假就和他奶奶回鄉下老家去了,那裡是他玩樂的天堂,我和妻子還要上班,所以只能等到節前才能回。沒想到二十九的一場大雪,高速一下 子封了,火車票也只能買到大年初一的,本來四五個小時的車程,結果一下子就回不了家了,只能幹等。我和媽媽通了通**,知道孩子玩兒的非常開心,媽媽也知 道路況不好,就讓我們在城裡過年。

大年二十九,年味兒是越來越濃,我和老婆睡到中午才起,百無聊賴的,我打開電腦,登上QQ,沒想到群裡好多人,大都是回不了家的。有人就建議大家聯 誼,我一聽,是啊,剛好就我倆,何不找個單男來家裡玩兒呢。看看群裡,小張也在,就約他來家裡玩兒。小張和我們玩兒過幾次,人不錯,妻子也很認可他。

小張跟我說,他和一個朋友在一起,也是同道中人,只不過不是這個群的。問能不能一起來,我猶豫了一下,小張見我不回答,跟我說這個朋友功夫不錯,人也很有素質,我想了想,就答應了。

跟妻子說了一聲,她臉就紅了:「死樣,有把我賣給人家了。」「嘿嘿,你應該謝謝我,有要讓你爽了。」我拍了拍她屁股,陪著笑說道。

「哼,我就讓別人操,操死我,誰讓你不喜歡我,就知道賣我。」「冤枉啊,老婆,我這是讓你充分享受人生,享受性愛,這是我對你最大的愛。」「不跟你說了,待會兒人家來,咱的飯菜不夠啊。」妻子正經的說道。

「沒事,我去買點菜,回來一起做個飯不久行了。canovel.com你在家打扮打扮吧。我可不想讓人家說我家的女人是黃臉婆。」「哼,我是黃臉婆,那天下就沒有美女了。」 說的也是,我妻子長的還是很好看的。身材也好,我倆的生活條件比較好,妻子也經常美容,所以,30多歲的人了,看起來還是那樣的年輕。

「好了,我去買菜了。」「去吧,順便再買些瓜子水果,畢竟該過年了,這還是咱們第一次在城裡過年呢。」妻子說道。

傍晚我和妻子正在準備飯菜的時候,他們來了,都是因為大雪而回不到家的。

小張我們比較熟悉,這個小李和小張差不多,長得挺男人的。身體一看就很壯。

我家暖氣很好,所以他倆就把外衣脫了,只穿著秋衣秋褲,呵呵……三個大男人的腿間都是鼓鼓的,看來妻子今晚有的爽了。

「嫂子,我來了」,小張走到廚房,「嗯……啵。」「壞蛋,一來就欺負我。」妻子和他比較熟,畢竟玩兒過幾次3P。女人就是這樣,平日裡道貌岸然,不可侵犯,一旦有了肉體的接觸,就放蕩的毫無羞恥了。

「這是我朋友,李明傑。」小張拉過小李,**到。「這是咱嫂子。」「你好,」「你好。」「這是干什麼啊,這麼硬邦邦的招呼。來個親密的。」我在他們身後說道。

反正早晚會更親密的。

「你……啊!」妻子剛抬手要揍我和小張,不防小李一下子抱住了她,在她臉上親了一口,看來小李還真是有經驗。

「哈哈哈……嫂子,小李怎麼樣啊,有男人味兒吧。」我打趣道。

「哼,都比你有男人味。你這個臭老公。」老婆知道早晚都要親密接觸的,也就放開了。

「飯好了,發你們幾個收拾桌子,端菜。」老婆紅著臉,假裝瞪我們幾個。

「喳……」小張單膝跪地,就像太後面前的太監一樣,「哈哈哈……」我們幾個都給都笑了,這就是我們喜歡小張的原因,很活到,不會讓氣氛尷尬。

我們一邊看春晚,一邊熱熱鬧鬧的吃飯。我們的笑話越來越黃,越來越色,客廳裡的燈只剩下四周那種昏黃色的小燈了,氣氛也是越來越曖昧……「我們打牌 吧。」飯後休息了一會兒,我提議道。大家都知道這就是遊戲的開始,能讓妻子很輕鬆的融入到這個色情遊戲中,心理上的感受更加的溫馨,所以,大家玩兒3P的 時候一定要注意氣氛的引入。

玩兒牌的過程就不多說了,大同小異,由學貓叫,學狗叫,到跳豔舞,再到脫衣服,氣氛一點點的淫蕩起來,四個人都不由自主的發起情來,然後,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就讓小張和小李去洗個澡,我們已經洗過了,就先回到了臥室。

來到了臥室,忍不住和妻子脫光了衣服,我先躺在床上,妻子騎在我身上,我那硬邦邦的雞巴慢慢的插入了妻子的陰道。

「哦,好大啊,好爽……」妻子忍不住呻吟起來,我一邊揉搓著她那高挺的乳房,一邊用手指捏那兩個嫣紅的乳頭,「嗯……老公,用力,你捏到我好爽啊。」 那那是她身上最敏感的地方之一,稍微一挑逗,我妻子就會很快進入狀態,不大一會兒,兩個單男進來了,見狀也脫掉了衣服,半跪在我的兩邊,一邊吮吸妻子的耳 垂,一邊接替我揉搓妻子的乳頭,我則扶著妻子的屁股,一下下的撞擊著妻子……身上所有的敏感點都受到了刺激,妻子早就忍不住了,一邊呻吟,一邊還主動的動 起來,我壓住她的屁股,不讓她主動,這時,她的姿勢實在是太淫蕩了,就像是一隻企鵝,跨坐在我身上,上半身微微的向前傾,兩隻手一邊一個,不停的揉搓著大雞巴……很快的,妻子的意識混亂起來,呻吟聲越來越大,我知道,她快高潮了,但現在還不是她高潮的時候,我立刻叫了停。妻子已經沒了意識,「老公,操 我,不要停啊,求你們了,不要停……」「老婆,來點私房話」這是我倆之間的秘密,現在,我忽然想暴露給兩個單男。

「不,不要啊,老公,我……我說不出來……」「說不出來,」我用力的收了一下小腹,然後用力一頂,「啊……頂死我了……啊……」「爽不爽?」「爽,我還要,在給我,老公,求你了,給我啊……」處於高潮邊緣的妻子,早就失去了矜持。

「那還不簡單,說些我愛聽的。」「老公,你……你壞……」「啪,啪,」我用力打了她的屁股幾下,「快說,要不我們就不玩兒你了……」「我說,我說,」 妻子忍不住了,開始滿足我的要求……「老公,操我,操我全家,我家的女人都是你的母狗,我媽媽的老逼,我二姐的嫩逼,都是你的,操我啊,求你了,老 公……」在我的示意下,小張和小李又開始了舔耳垂,揉咪咪,妻子已經失控了,按照我的愛好淫語起來……「我們都跪在床上,任你操啊,老公,你隨便操吧。操 死我們吧。」「不行,兩個弟弟還憋著呢,怎麼辦?」「啊……啊……,都來啊,都來操我家的女人啊,你們隨便操,操死我們吧……」妻子在我們的調戲下,渾身 顫抖,高潮一下子就來了,趴在我身上,抖個不停,這是她極度高潮的表現。

「爽嗎?老婆。」過了一會,妻子慢慢的醒來了,我問道。

「嗯~ ,你們三個壞蛋。一點都不知道心疼人家……」「你爽了,我們還沒爽呢,怎麼樣,滿足我們吧。嫂子。」小張說道。

「就你壞,我一直認為你哥最壞,沒想到你比他更壞。」妻子撒嬌道。

「好好,我是壞蛋,那……現在壞蛋要耍壞了啊……」小張逗到。

「老婆,我們都沒射呢,下面可要3P了啊。」我說到,「這次可是真正的3P啊,你的三個小洞要加油喲。」「哼,來吧,誰玩兒誰還不一定呢。」「好,弟 兄們,衝啊。」我喝了一聲。讓小張躺下,然後讓妻子跨坐在他身上,慢慢把雞巴插入,小李跪在後面,給老婆的肛門抹上潤滑油,老婆的小嘴,當然是我的了。

「嘶……慢點,嘶,慢點……」「小李哥哥,你的龜頭太大了,慢些啊……」小李的雞巴雖然不粗,但是龜頭特大,有點不相稱。

長痛不如短痛,只要龜頭進去了,剩下的就是享受了,想到這,我對小李說:

「快,一下子進去,然後不要動,讓你嫂子適應一下。」聞言,小李用力一挺腰,「啊……死了,饒命啊……」也是的,老婆身上的三個洞,已經有兩個被雞巴插入了,這還是第一次呢。

怎能不爽。

這是一幅多麼美妙的圖畫啊,一個身材傲人,面目妖嬈的美人,趴坐在一個男人身上,前面嘴裡叼著一個男人的雞巴,後面兩個洞裡各自插著一根大雞巴, 三個雄壯的男人,不遺餘力的操著這個淫蕩的女人「啊……啊……好爽,操我,你們太能操我了,主人啊,我是母狗,你們的賤母狗,操死我了啊,操死我家的女人 吧,啊……老公,我愛你,你也來操我,我媽媽,我妹妹都讓你操……」「賤貨,我要操你大姐」「老公,不要說她,求你了,啊……求你了,你操死我吧,不要操 我大姐,你們都操我吧,放過我大姐……」「不說是吧,停。」我一聲令下,三個人忽然都停了下來。

「啊?這……不要停啊,求求你們了,各位大爺,給我啊,快,給我……」老婆苦悶的晃動著身子,不停的哀求著我們。

「讓我爽了,就讓你爽,否則,嘿嘿……」我說道。

「小張,操一下。」「啪」小張小腹收了一下,然後用力一頂,大雞巴盡根而入。

「啊……」「唔,怎麼停了,給我啊。求你了,嗯……」「那你就把你大姐捎上,又不是沒說過,快,」我用力的打了一下她的屁股。

「啊,還有我大姐,我大姐也讓操,操啊。都操死吧……」「繼續!」……「啊……爽,爽死我了,嫂子,你太緊了,給你……啊……」屁眼裡的小李第一個射了。

「啊……」啪,啪,啪,啪……小張也快了,腰部用力,一次比一次猛。

「嗯……哦……死了,我要死了……嗯……」妻子忍不住了,又一次高潮來了……「射了,射了……操死你,嫂子,給我生孩子啊……」小張也射了……妻子來 了第二次更猛烈的高潮,渾身癱軟,伏在小張身上,屁眼裡,陰道里,嘴裡都流出了乳白色的精液……過了好一會兒,四個人都醒過勁來了,「我去洗洗,」妻子先 說到。

「你們去吧,陪嫂子好好洗洗,」我吩咐他們到。

「得令……」小張誇張的叫道。然後和小李一邊一個,陪著老婆去洗澡了,我則躺在床上休息,回味著剛才老婆的淫蕩。

不一會兒,她們就回來了,四個人擠在一張床上,實在是睡不下,於是就決定小張和小李睡書房,,我睡臥室,妻子前半夜陪他們,後半夜陪我。

「老公,我過去了啊,」老婆穿著性感的睡衣,在門口含情脈脈的望著我。

「去吧,去吧,小蕩婦。」我靜靜的躺在床上,隱約聽到隔壁屋裡傳來的歡淫聲和老婆的嬌笑聲,不由咧嘴笑了笑,當初那個嬌羞的小姑娘,那個一見生人就臉 紅的美女,現在居然能在三個男人胯下呻吟,享受,現在又去找兩個陌生人挨操,又想起了結婚以後兩個人的激情幸福的生活,生孩子後一家人溫馨的生活,還有兩 個人之間激情的平淡,性愛的例行公事,雖然沒有吵架,但生活確實是平淡而無味的。

一直到被媒體炒作起來的「一枝獨秀」換妻的出現,我才在網上發現了這個激情調節的故事,跟妻子一起討論這個問題,一起評價網上或真或假的文字,終於, 在我的引導下,我們統一了思想,開始了3P之旅,過程就不多說了,大同小異,發帖子,加群,視頻,見面,吃飯……「老公,我回來了,」什麼時候老婆回來 了,我都沒有發現。

「想什麼呢?老公。」見我發著呆,妻子很溫柔的靠過來,小心的問道,心裡可能覺得自己剛才太放縱了,引起了老公的不滿。

「是不是剛才我太賤了?」「你想哪兒去了,我再回憶當年的那個害羞的小女孩兒呢。怎麼不見了?」「你……唔……」我不等她說完,一口吻上了她。

良久,兩唇分開。「老婆,我愛你。」「我也是。」……這個個晚上,我和妻子相擁著,不知道妻子什麼時候睡著的,反正我很快就睡著了,早上被尿意憋醒, 看看表,才6:00多一點,妻子正在我懷裡睡得香呢。我忍不住把手伸到了她的高挺白嫩的乳房上,摩挲起來,又趴上去吮吸咪咪頭,不一會兒,妻子就醒了, 「幹什麼啊,還沒夠?」「沒夠,要不,你在過去玩兒一會?」「還玩兒啊?我……昨晚他倆每個人都操我兩次,我哪兒現在還腫著呢。」「啊?我看看,我看 看。」我順勢就想掀被窩。

「幹嘛啊,有你這樣的老公嗎,我哪兒都腫了,還幸災樂禍的逗我。」妻子嬌嗔道。

「嘿嘿……」我的老臉也有點紅了,妻子說的沒錯嘛。

我去解個手,回來接著睡,一下子就睡到了九點多,起來一看,小張和小李都醒了,在看電視呢,不過聲音調的很小,這也讓我感覺很舒服,這兩個人還是比較有素質的。

「大哥醒了?」小張問道:「嫂子呢?」「哦,還在睡呢。」「那……我們進去叫她?」小張笑嘻嘻的問我。

「呵呵……去吧。」我知道小張的意思,讓他們再瘋狂一次吧,這樣的體驗畢竟不是經常性的。

等我洗漱完畢,痛痛快快的拉了一通,時間已經過去一二十分鐘了,我剛到客廳,就聽見臥室裡傳來一陣嬌喘聲,呻吟聲,還有「啪,啪,啪」肉體撞擊的聲 音,悄悄地走過去,哇塞,好淫蕩的一幕啊,只見妻子跪趴在床邊,屁股高翹,腰部下沉,上半身又高高的揚起來,光滑白嫩的皮膚在流線型的身體上發出誘人的光 芒,小李站在地上,粗大的雞巴一深深地一下下的插我的嬌妻的陰道,小張跪在妻子的頭前,妻子正給他口交,前後兩個人都毫不心疼的一下下盡根而入,尤其是 小李,每一下他的小腹都要狠狠的撞擊妻子的屁股,妻子說不出話來,也無法反抗,任由他們操著,嘴巴被小張的雞巴塞著,只能含混不清的「唔唔」著,來表達 自己的快感,有時候小張插的深了,又是忍不住的一陣乾嘔聲,妻子給了小張一個白眼,想說什麼也說不出來,只能在哪裡忍受著,其實應該是說享受著他們兩個大 男人的抽插。

小李先射了,但還是捨不得把雞巴從老婆的陰道里抽出來,小張也快了,抓著妻子的頭髮,下半身一下下的抽插著妻子的小嘴,妻子已經被插的神志不清了,只有雞巴插入喉嚨時才條件反射的乾嘔兩聲。

「我要射了,啊……」小張迅速的抽出雞巴,用力的用手捋自己的雞巴,一股股乳白色的精液射滿了妻子的面龐,頭髮上也有一些。

稍稍喘口氣,小張把床頭櫃上的濕巾遞給了妻子,讓她擦擦,小李也拿起濕巾幫老婆擦,「洗個澡吧,擦擦不行,擦不淨的。」妻子說。

「好啊,我們一起去吧。」小張和小李都說。

三個人就這樣赤身裸體的向衛生間走去,看到我坐在客廳,妻子有點不好意思了,我笑笑,「去洗洗吧。」「嗯……」妻子快步向前走,兩個壯男對我一笑,也跟過去了。

等他們洗完出來,小李和小張穿戴整齊,向我告辭,我也不留了,只是他倆問什麼時候還可以再一起玩兒,我就說隨緣吧,什麼時候合適就什麼時候玩兒。

下午,和妻子去超市轉了轉,買了些禮品,晚上好好總結了一番,就早早睡了,第二天,也就是春節,我們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