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妻被人強迫受精(補充篇)

作者:森下

(補充篇一)

妻子被阿韓下種完成後,陳總又要我的男性親友輪流上她。

首先竟是我最要好的同事國卿,和我的堂哥阿橫,國卿和阿橫將她仰放在床上,恬依然屈張著一雙腿,一副順從的姿勢,國卿跪在恬張開的兩腿間,一手抓著她的腳掌,一手則握著粗長往上翹的雞巴,用紫色的大龜頭在她濕潤的恥縫上猥褻地磨擦擠弄,恬喘著氣,眉間帶著一絲羞慚,咬著朱唇享受我的朋友對她的玩辱。

龜頭從熟紅的果肉間不停擠出透明的愛液,我的妻子微微激動地呻吟,用哀羞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轉回頭乞望著國卿:「求……求你們,別……別在他……面前……弄……」

原來是她被我的同事和堂兄搞,心裡感到羞恥,畢竟那是和我有關係的人,而且也是她和我、以及我父母共同熟識的男人。但陳總就是要她在我和我爸媽面前和認識的親友發生性關係,又怎會聽她的要求?

陳董把一條軟膏交到國卿手裡,交代說:「這是好東西,把它塗在你的雞巴上,剩下的全擠到女人的肛門裡頭。」

國卿接過手來,按照他的吩咐照辦,後來我才知道那是刺激女人身體的強烈搔癢藥。國卿塗滿藥膏的龜頭繼續在恬水淋淋的恥縫上磨擠,恬的身體已經快忍耐不住,她失神地反抓著身後我的堂哥阿橫,阿橫雙手則是揉著她軟嫩的乳房,還各騰出一指挑逗完全勃起的乳頭。

我不懂包括我親友在內的這些男人,為何都那麼會挑逗我的妻子,我妻子落在他們手中,就像一隻赤裸而完全馴服的羔羊,任由他們一次又一次地挑起原始的反應,然後完全接受他們的灌溉,即使她的丈夫和公婆在場,也無力說『不』和抵抗。

我的堂哥愛撫著我妻子,柔聲說:「恬恬,妳知道嗎?我想妳好久了,從妳結婚那天第一次見到妳,我就連作夢都想要佔有妳,今天終於如願以償,要是早知道妳是那麼大膽的女孩,我早就……嘿嘿……」

阿橫淫穢地笑了數聲,又俯下臉只離恬的嫩唇不到二公分,無恥地問她說:「我可以親妳的嘴嗎?」

「……不……不可……以……你是……他堂哥……我們……不行……」恬哼哼嗯嗯的回答。

「那他呢?他是妳丈夫的同事,為什麼你們的下體可以這樣接觸?我才接吻就不行?」阿橫無恥地問,手指則同時加重力道,捏長那兩顆紅到快射出奶來的乳粒。

「我……我不知道……啊……別……別在他和……他父母前……這樣……」恬雖然口中抗拒,canovel.com但性感的屁股和纖細的腰肢卻上下抬動,讓恥縫外露的果肉與國卿又硬又大的龜頭磨擦得更激烈。

我忍著滿腔的悲憤,低聲下氣懇求:「國卿……別這樣對她……看在我們是同事的份上,求求你!」實在不知該再怎麼看下去了,妻子被別的男人姦污也就算了,但如果也被自己的同事和堂哥上了,我不知以後該怎麼再抬起頭。

國卿卻轉頭冷笑,鄙夷的目光看著我:「你的小騷貨老婆這麼開放,在你面前接受別的男人打種,反正她現在懷孕懷定了,我不過和她爽一次,你不會這麼小氣吧?」

我絕望地垂下了頭,現在的恬可以屬於任何男人的,就是不屬於我,我還能說些什麼?說了他們一樣會在我面前糟蹋她,又何須自取其辱?

國卿看我不再說話,又得意的笑了幾聲,轉回頭對恬說:「妳丈夫叫我不要把雞巴放進去,妳怎麼說呢?要不要我的大肉棒幫妳止飢?」

「別在他們……面前……要怎樣……我都可以……」恬已經快忍不住肉體需求的折磨,她身上每一寸雪膚都在顫抖。

「妳想得美!就是要幹妳給妳丈夫和公公婆婆看,怎樣?告訴妳丈夫妳想要什麼吧!」國卿逼迫她道。

芸柔閉上眼咬緊下唇,這次她總算沒像被阿韓姦淫時那麼的不知羞恥,想必因為國卿是我的同事,這種話很難在我面前啟齒吧!

「既然不說,我就慢慢的搞妳,一直到妳求我為止。」國卿獰笑道。

他向阿橫使了一個眼色,兩人站起來,一人一邊將床墊連同躺臥在上面的恬一起拖到我和我父母前面,恬張成M型的雙腿就正對著我爸,雪白腿根間光禿禿的恥縫盡入我爸爸的眼中。

「我現在要在妳公公看得非常清楚的情況下,好好舔妳的嫩屄,讓他認清他的乖媳婦有多淫蕩。」國卿殘忍地說。

「國卿!你別太過份了!」我咬牙切齒吼道。

被我的聲音嚇到,恬嬌軀震了一下,看到我爸的視線正落在她的兩腿間,總算清醒了過來,羞叫一聲併緊修長玉腿,身體也蜷縮成一團。

但阿橫和國卿可不容許她這麼做,阿橫翻身抱起了恬,將她抱成仰躺在他身上,然後利用膝蓋頂高她的腰脊,國卿則抓著她雙腳腳掌,把她的腿推高張開,恬的恥穴又赤裸裸的張裂在我爸眼前,而且樣子比剛才更為淫蕩和不堪。

「不……別用……這麼下流的姿勢……在我公公面前……求求你們……」恬偏開臉羞泣地哀求。

「現在看我怎麼弄妳!也讓妳公公婆婆看個仔細!」國卿興奮地說,隨即用力朝恬熟紅的恥穴吐了一大口口水,恬被濃熱的唾液燙得哀叫出來,國卿一口吸上那個湧滿淫汁的小肉洞,十根美趾立刻又用力屈緊,雪白胴體激烈的顫抖。

「別……啊……別這樣……啊……好麻……會吸出來……嗚……不要在……公婆……面前……把我……吸出來……」

國卿唏哩呼嚕的舔吃起恬的果肉,恬一手按著國卿的後腦,另一手往後舉扶著阿堂的臉,嘴裡說不要,行為卻不完全是那麼一回事。

國卿從恬的胯間離開,恬才虛脫似的軟了下去。他嘴邊全是我妻子的淫水,濕亮亮的好不淫穢,我看了差點沒氣暈過去。

國卿回頭看向我的爸爸,淫笑說:「伯父,你媳婦的身體好棒,想不通你兒子怎麼沒能讓她懷孕,還要別人來代勞?既然她被別的男人用過了,而且八成會懷別人的孩子,我若想插進她的小穴裡,你該不會反對吧?」

我爸轉開臉,無奈地回答:「隨便你吧,她已經不是我家的媳婦了,你們想怎樣就怎樣吧!」

國卿說:「既然如此,我也不客氣了!」他俯在恬身上,和阿橫上下夾著她一絲不掛的美麗裸體,親著她臉蛋說:「告訴妳一個好消息,妳公公同意妳跟我作愛了,妳想怎麼作?」

「我……不能……跟你……他在看……」恬還是抗拒著,她口中的『他』,指的當然是曾為她丈夫的我。

這種反應激怒了國卿,他粗暴地捏住恬纖美的下巴,扭過她的臉怒道:「我看妳多能忍!」說完一手抓著粗長的雞巴,找到恬的恥縫,挺著屁股慢慢將龜頭擠進去。

「啊……」恬從喉間發出動人的呻吟,雙乳和柳腹也快速地起伏,國卿淫笑著說:「還說不要呢!才進去一點就叫成這樣,果然是淫蕩的體質。」

他說我的妻子淫蕩,其實自己呼吸也變得濃濁,這狗娘養的,竟還轉頭對我爸說:「你媳婦那裡又滑又緊,真是難得的尤物,可惜不能幫你生孫子……」

「啊……別再進來……噢……不要……不要在……他們面前……弄那麼深,會碰到……」恬失神地喘叫。她雖叫國卿別把雞巴插到最深,但雙臂卻是舉過裸肩,反抓著身下阿橫的頭髮,任由國卿不斷將肉棒挺進她身體裡。

「……花……花心……了……碰到……花心了……嗚……你弄到……我花心了……」恬挺高柳腹哭著說。

「我可以在妳的陰道裡抽動嗎?美麗的太太?」國卿問。

「不……不可以,別在他們面前……抽送……」恬搖著頭,淚流下了臉頰。

國卿慢慢將雞巴拉出來,恬腰挺得更高,激動地喘著氣,粗長的肉棍被陰道裡的淫水浸得又濕又亮,國卿的雞巴出來到只剩龜頭還埋在裡頭,又慢慢送了進去。

恬口中發出甜美的呻吟,顫抖地說:「怎……怎麼又進來……不可以……這樣抽動……啊……又碰到了……嗚……好麻……」

國卿慢慢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恬的叫聲愈來愈大,我看出國卿的每一次頂送都準確地撞擊在恬的花心上,那個地方我的龜頭從沒機會觸擊過,這些男人卻都能輕易地辦到,讓她欲仙欲死,我心裡悲哀的想著,我妻子的身體在被這些男人開發過後,恐怕永遠都離不開他們了。

「我……我裡面好癢……啊……」恬失神忘形地挺動腰肢,國卿伸手去摟她的後腰,恬很順從地勾緊國卿的脖子,讓他將身子端起來,粗大的雞巴在濕淋淋的小穴中進出撞擊,但恬仍十分痛苦地喊著好癢。

「不是……用力在弄了嗎……怎麼還會癢……」國卿賣力地聳動下體,喘吁吁不解的問。

恬雙頰潮紅的將臉埋在他肩膀,啜泣說:「另外一個……洞……也癢……」

「另一個洞?」國卿立刻明白了:「妳的屁眼也會癢嗎?」

「嗯……嗯……」恬拼命把頭往國卿肩上鑽,羞到極點的模樣,簡直誘死人了!全場的男人都為她著迷,只有我想去死。

這時阿橫突然抓來一條比拇指還粗的鰻魚,原來也是陳總給他的,他抓著鰻魚送到恬眼前,淫笑嘻嘻問道:「把牠放進妳屁眼裡,幫妳止癢好不好?」

我腦海轟然作響,悲憤又心疼的喊道:「小恬不要!不要答應他們!別這樣作賤自己啊!」

恬迷亂的眼神看向我,又看了在阿橫手中充滿活力亂鑽的醜惡生物,呼吸雜促的問:「那是什麼……我會怕……」

「別怕,很舒服的,我幫妳在妳公公眼前放進去,放進去後再讓國卿幹妳,一定會很舒服的。」阿橫像惡魔般說。

「不……不要在公公……面前……」她含羞地把國卿抱得更緊。

不過她愈不想讓我爸媽看到,他們就更故意這樣做,國卿把她的屁股轉向我爸媽的方向,她和國卿肉根相接的恥穴不僅被我和我爸媽看得一清二楚,連因性交而微張的肛門都一目了然。

阿橫就蹲在她屁股下面,先用注射筒裝滿潤滑油,慢慢擠進恬的肛門,再把鰻魚的頭對準紅紅的肛洞送進去,鰻魚有鑽洞的天性,只見它扭了幾下,頭就順利地鑽進去肛門裡。

「啊……討……討厭……嗚……」恬雪白的身體發出了激烈的冷顫。鰻魚在阿橫的協助下,不斷往直腸深處鑽,最後只剩小指長的尾巴在肛門外搖擺,恬的哀叫聲已經響遍了整間密室。

最後國卿將她按倒在我爸身上,開始猛烈地抽插,恬迷亂的眼神帶著羞慚看著我爸,肉體卻不爭氣的發出陣陣快樂痙攣,口中胡言亂語的喊著:「嗚……不能再撞那裡……嗚……麻了……對不起……對不起……不要在……公公面前……嗚……」

「不想在公公身上高潮是嗎?」國卿的下身『啪啪啪』地和恬的下體快速撞擊,不論性愛的技巧和耐久度,他的能力都遠非我所能及的,難怪能把我的恬擺弄得千依百順。

「是……不要……在公公面前……讓我高潮……求求你……別讓他們……看到我和你……高潮的樣子……好羞……嗚……」

「就是要讓妳羞!認命吧……唔……我有感覺了,要出來了……」國卿一味加快速度,不過他的眉宇也出現忍耐的神情,可能是想多幹一下就多賺一下,他毫無憐惜地韃伐我愛妻紅腫的嫩穴,搞得白沫黏滿兩人結合在一起創造歡愉的性器。

恬迎合地抬高屁股,不少汗滴和淫水都流到了我爸身上,口中激動地哀叫:「我……我也要出來了……對不起……爸……媽……老公……我要和……國卿一起……出來……嗚……」

終於國卿屁股一陣急搐,滿滿的熱漿在恬的體內爆發開來,悲羞與滿足的複雜情愫構成了極度動人的神情,她美麗赤裸的胴體在我爸身上激抖扭動,同一時間也洩身了,而且就在我爸身上,子宮被我以往最要好的同事注滿了精漿,這次我心愛妻子的高潮,全是我的同事與堂兄幹出來的。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