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啓蒙導師笑瑤姐

笑瑤姐對于我來說,是我的性啓蒙老師,在剛上大學的時候和她相識,盡管我曾經有過一個初戀女友,也發生過關系,但那種初戀根本無法體會性愛的真谛和快感。而笑瑤姐把我從男孩變成了一個真正的男人。

與笑瑤姐初識,是在我表姐的生日Party上,我幾乎是最後一個進的屋,滿屋子的美女也有不少具有藝術家氣息的男生,表姐是學油畫的,我也是通過她了解到藝術類院校女孩們是多麽的妩媚,以至于我從不看本校女孩一眼。

在衆人當中,我送上了一頭抱抱熊,看著姐姐收到的各種水晶飾品、項鏈、以及油畫和電子産品,我真有點擡不起頭,感覺自己在這群人面前那麽的幼稚,姐姐爲大家隆重的介紹了我,也許是姐姐真覺得我這弟弟很拿的出手,挽著我的胳膊別提有多親密,我承認我有戀姐情節,對于很多男生來說,兒時對自己姐姐的幻想都是自己內心深處的秘密。面對一群散發著濃郁的藝術氣息的男生和女生,我多少有些不適應,他們都有些恃才放曠,她們又都妩媚和嬌羞,沒有工科類院校學生的憨厚和直白,多的是那種讓人討厭高傲。這不讓我喜歡,用姐姐的話說,她的同學很多都是富二代,男生一個個覺得自己就是未來的畢加索,而女孩們,更願意花時間在商場和男人身上而不是學校。就在我還腼腆、羞澀、萌萌哒的時候,一個堪比女神一般的女孩向我伸出了芊芊玉手。

「弟弟好~ 」

「來,這是你笑瑤姐~ 」姐姐似乎更願意把介紹給這位讓我有些暈眩的美女,「額,你好」我似乎都聽不到自己的聲音,有些木讷的去握那只手,短暫的接觸已經然我感覺到她的柔軟和白皙。

我在幫姐姐準備晚餐的時候,想側面打探下笑瑤姐的來曆,姐姐卻讓我更爲意外,「臭小子,喜歡哪個?」

「啊?」我沒聽清,或者說是沒想聽清「啊,都不錯,男的都像藝術家,女孩都是美女」

「呵呵,她們你可招惹不起,聽姐姐的,找對象別找藝術學院的」

「啊,我知道,別磨叽!」

我喜歡姐姐,喜歡她的美麗、大方,和家族遺傳的開朗、熱情,canovel.com但也討厭她的唠唠叨叨,我和姐姐一起長大,我們相差不過2歲,但女孩畢竟早熟些,所以我們倆個成了更爲親密的小夥伴,知道姐姐有幾個好閨蜜,其中一個叫張瑩瑩的女孩後來也上了我的床,此事再議,因爲這事姐姐和那閨蜜都掰了,但今天見到這位笑瑤姐,讓我真的是見到了市面,如果用比喻能讓各位看官更清楚,那麽我想笑瑤姐更似宅男女神周韋彤的味道,當然,那個時候周韋彤還沒出名呢。

透過廚房,看見人群中淡淡微笑的笑瑤姐,我不禁忍不住去問姐姐。

「笑瑤姐……」

「漂亮吧,就知道你有眼觀,除了你老姐我,也就她能吸引你」姐姐很得意。

「你還是算了……」我們從小一起長大,那種喜歡已經成了親情,而我們在一起更多的是鬥嘴。姐姐忍不住的又掐了我一把,一種赤裸裸的嫉妒和仇恨。

「她你就別想了,比你好幾歲呢,畢業了就要去上海結婚,父母都在那邊,男友也在那邊」

「那她在這裏幹什麽?怎麽不去上海上學?」我很不解這樣一個女孩孤身一人留在這偏遠、閉塞的東北幹什麽。

「她家老人都在這邊,父母是後去的上海發展,他男友是父母給介紹的,只有假期才過來,相親成功就等著她畢業去上海完婚當少奶奶了」姐姐的語氣更多的是祝福,我知道她們倆應該是真愛。呵呵,開玩笑,笑瑤姐是學校的學生會的副主席,姐姐進入學生會後就和她結實了,也許是有相同的愛好,兩個人走的很近,雖然談不上是無話不說的閨蜜,但也綽綽有余。我偷偷的打量這位女神,170左右的身高,配著一雙點綴水晶的銀色高跟鞋,一條得體的連衣裙襯托出她婀娜多姿的身段,看不出有多大罩杯,微翹的臀部,露在裙擺外面的白皙的長腿,沒有金錢的保養,23歲的女孩怎麽會有這般的風韻?比起其他T恤、熱褲、和齊逼短裙的女孩顯得如此超凡脫俗。

那一晚,我失眠了,那時候的我才18歲,初戀的慘敗讓我覺得世界都黑暗了,但今天,一位女神爲我重新點亮了人生。那天我和笑瑤姐沒有更多交流,我只能偷偷的看著她,看她的一颦一笑,看她的典雅、端莊。

幾乎很長的一段時間裏,我都在表姐的QQ上尋找她的影子,沒有留言、沒有好友,我想要點滴的線索,繞過姐姐和她聯系上,什麽人人、開心網、classme都找過了,我甚至借機會偷偷的去翻姐姐的手機,找她的號碼,可一無所獲,我幾乎要崩潰了,或者像行屍走肉一樣,上課睡覺,下課睡覺,睡覺……

上帝是那麽的願意捉弄人,有一天表姐讓我陪她去書市,我渾渾噩噩的接了電話,百般的推辭還是被逼就範,當我在書市的門口等待的時候,卻先看到了她,我夢中的笑瑤姐。

「你怎麽來這麽早啊,你不知道你姐姐願意遲到麽?」

「姐……笑瑤姐,你怎麽來了?」

「我們早就約好了,你是被我們抓來當苦力的」

苦力也好,隨從也罷,我等待了這麽久,尋覓了這麽久,暮然回首,那人在燈火闌珊處。

就這樣,我們在路邊聊了好一會,笑瑤姐今天的裝扮換了風格,牛仔短褲、一雙牛仔靴,配著一件白色的DIORT恤,一種歐美風格展現在眼前,帶了點小卷的長發在微風中悄悄的飄起。少了些不食人間煙火,多了點俏皮和幹練,對于女人來說,穿什麽風格的衣服就有什麽風格的樣子,如此這般的精致,才敢稱得上是女神,人靠衣裝馬靠鞍,可穿衣的人卻永遠是最關鍵的。看著她甜美的微笑,嗅著那淡淡的香水味,我幾乎醉了。

表姐總算是來了,我們嘲諷了她一會,就鑽進了人山人海的書市,作爲一個男人,要無時無刻不盯著這兩位天仙般的美女,既是苦力也是保镖,姐姐一直是挽著我的,讓笑瑤姐好不羨慕,時不時會跟表姐開開玩笑,打趣的說道「總像個長不大的小閨女,你這樣纏著你老弟,會耽誤他找對象的」

「唉,我得看緊點,他的初戀就是我瞎了眼給介紹的,差點毀了我弟弟」姐姐又在忏悔了。

「呵呵,男子漢不經曆點風雨怎麽會成熟呢?初戀的我們都不懂愛情」在我眼裏,笑瑤姐已經是女神了,說話都那麽有味道,我承認我SB了。

一整個下午的閑逛,書也沒買多少本,走走停停,不時的偷窺著笑瑤姐的身影,偶爾的對視,也讓我心裏像小鹿般亂跳,時間過點太快,笑瑤姐取了車就一個飛吻像我們道別,真希望這飛吻是送給我的,而不是旁邊回吻的傻大姐。

在和姐姐分開的時候,我吱吱唔唔的想要笑瑤姐的電話,也最終沒說出來,只是假裝說自己的沒電了要給家裏打個電話,借她的用下,我靠著自己的記憶記錄了下表姐手機中一個下午打來的所有電話,在話別後,逃離了表姐的視線就開始挨個打,也是該死,表姐那幾個電話號不是姑姑的就是姑父的,直到在打了6個電話後,才接通了一位真正的女性,我夢中的笑瑤姐。

「餵,你好,哪位」她的聲音那麽的甜,並不嗲,是那種平易近人的感覺,「啊,啊,嗯……那誰,你是,啊,你誰,你是那誰麽?」我都磕巴了……

「呵呵,對,我是那誰」笑瑤姐笑的越發的開心了,「啊?你知道我是誰?」

「知道,我現在在我們學校附近的紅磨坊咖啡屋,你有空過來麽?」

「有」我堅定的回答,似乎看到了無限大的希望就要實現,我激動不已,來不及挂電話就招手去打車,一路上催促著司機快點開,闖紅燈啊,右轉等你媽的燈啊,以至于出租車司機問我「老弟,你是不是想報複社會,看這路上的人都不順眼,想廢了幾個?」

我沒心思和他鬥嘴,只想瞬間就到她的身邊。可當我真的到了紅磨坊的門口,卻又有些邁不開步子,她的紅色A4L就停在那裏,我看不到咖啡屋內的景象,也看不到她的身影,我擔心過這是個玩笑或者是圈套,我不清楚踏入那扇門後,會是什麽樣的結果,我猶豫了好久,感覺,自己在人群中傻傻的呆立像個等待施舍的乞丐。直到我又一次聞到那透人心扉的香水味,我感覺到身邊有個人和我一樣矗立在那裏,我的笑瑤姐……

後來才知道笑瑤姐接過電話後就從咖啡屋裏出來了,一直在門口等著我,她說,看了一輛急刹在咖啡屋門口的出租車,和一個幾乎是跳下車的傻小子,可當疾風驟雨般衝向咖啡屋的那一刻,這個傻小子卻停了下來,站在那,呆呆的。

也是後來才知道,笑瑤姐從來不上QQ,有個MSN是爲了和男友聯系的,但多數的時候是打電話,我們就這樣開始了約會,一種不會被人贊美,一種要偷偷摸摸的約會。我總是借口校隊訓練、比賽、上課等來敷衍讓我去跟班的表姐,而乘上了笑瑤姐的車,離開了城市,去國家公園、水庫,去接近大自然,也許是笑瑤姐也怕在擁擠的商業街碰到熟人或者是我的姐姐。

我們的約會開始的那麽純淨,沒有雜質,雖然我也是性情中人,但卻永遠把自己喜歡的人當成最珍貴的禮物,不願意去打開,不想去觸碰。

我們牽過手,也僅僅在過馬路、或者爬山的時候。我真的不想那麽早就打破這種柏拉圖式的愛情,我想要時間過的再慢些,再慢一些。

笑瑤姐可以算的上是紅三代了,爺爺奶奶都是抗美援朝的功臣,父親也是軍人,後來以團長的身份離開了部隊,母親則是書香門第出來的,一起吃苦耐勞,加上家庭的關系,開了公司也上市了,總部建在上海,也就留下了她在這邊。至于那個男友,一個大她8歲的成功男人,她父親老師長的兒子,一個讓她懂得做女人該學會什麽的男人,一個調教她的男人。

又到了7月,假期即將來臨,我們相約去旅行,我搪塞父母說校隊要去北京參加比賽,又連哄帶騙的問表姐借了點錢,就和笑瑤姐踏上了去往麗江的飛機。在那種被稱我爲豔遇之都的城市,我們都陶醉了,來來往往的遊客,有的羨慕,有的嫉妒,望著我們這對清純的小情侶滿滿的全是愛……

原本生活不能自理的我,推開古香古色的客棧的房門,就冒出了那個念頭,今晚,我能得到她麽?

酒店是笑瑤姐訂的,一個情侶套房,昂貴又那麽的溫馨。我們放下行李就去遊玩,牽著手,挽著胳膊,調戲著路邊的小狗,嬉笑著品味當地的風情。

直到夜已很深,才回到住處,我沒了白天那開懷大笑,只有手心中的汗水,和心跳的聲音。

我坐在套房的沙發上,喝著酒店爲我們準備的茶水,聽著套間內浴室的水聲。我快尿了……

「我洗好了,你也去洗一洗吧」笑瑤姐的聲音似乎有些疲憊。

「哦」我木納的回答,當我在浴室裏爲自己下一步進展做計劃的時候,臥室裏的燈關了,而當我穿著浴袍離開浴室的時候,我看到了一席黑色蕾絲睡裙的笑瑤姐,坐在沙發邊上品著麗江的茶水,還有些濕漉的頭發垂在臉頰兩邊,沐浴後的23歲女人帶來那種清澈的香氣,讓我有些魂飛魄散,我邁不開步子,傻傻的站在那,望著她,看到那邪放著白皙修長的雙腿,看著那若隱若現的黑色蕾絲中起起伏伏的酥胸,只有很暗的壁燈和電視散發的光芒,我雞動了……

我不停的咽著口水,有些抓耳撓腮,不知所措,她望到我這邊。

「洗完了?呵呵,怪不得你姐姐總欺負你,你要是個女孩,一定是個大美人,哎呀,好白啊」

笑瑤姐開始調侃我,不知道她發沒發現我下半身的窘相,希望她不會認爲我是個臭流氓,或者說,我自己也認爲,我們是真正的情侶,我們不用遮遮掩掩,我們來旅遊,我們來酒店,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做愛,我在給自己打氣,我的拳頭都不由自主的握了起來。

「嗯,剛泡好的,不知道什麽茶,味道還不錯」她離開了沙發,靠近我,端了一杯茶在我的面前,距離如此之間,我能嗅到她身上的女性的味道,不是那高級香水,而是少女沐浴後的那種清香。當她轉身回坐在沙發上的時候,那雙白花花的長腿讓我幾乎窒息,黑色蕾絲的短睡裙讓她顯得更加白嫩,晶瑩剔透的臉蛋,讓我欲罷不能,我真的硬了。我的雞巴已經支了起來,把浴袍撐開,我感覺到了涼風從雙腿間劃過,我知道我走光了。

頁: 1 2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