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被老外幹到死去活來

我的大腦中一片空白,彷彿時間在此刻停止了。我呆呆的站在那裡看著老婆那神秘花園,老婆的陰毛不是很多,但長得很漂亮。烏黑的陰毛經淫水的滋潤,全都都無力地趴伏在陰阜上,卻無法覆蓋整個陰阜,反而更加襯托出老婆那白嫩的肌膚。

在那黃色燈光的映照下,由於淫水的滋潤,整個陰阜像是被一層霧氣籠罩,水盈盈的(現在才明白「水蜜桃」的含義了),看了讓男人有一種本能的衝動。我的下體又開始充血……忘卻了那史頓的存在。

他下了床,在他的包中拿出了一個小瓶子,裡面裝有淡綠色的半透明膏狀物質。他解開睡袍,露出黝黑的皮膚、健壯的體格,下體的雞巴很黑,還沒有勃起就已經很粗大了。他上床後側臥在我老婆的身旁,右手摟住我老婆使她的頭緊緊貼在他的胸口上,他一邊舔老婆的耳朵,一邊用左手撫弄老婆神秘的花園。

老婆好像還沒從剛才的餘韻中回過神來,口中喃喃的囈語著,但很快便被這個經驗豐富的男人弄醒。

「啊……啊……」老婆長出了一口氣:「都是你,剛才在廚房裡就給人家裝上這個……還搞得人家出了這麼多的水。」

原來老婆是穿著這個吃的飯啊,難怪剛才那麼不對勁!

「難道你不喜歡嗎?」史頓說:「看你很樂意呦~~我的小母狗。」

「討厭啦,你取笑人家,人家不理你了!」說著老婆便甩打開他的手,背過身去了。

「哈哈哈……小美人兒,一會兒你就不會說『討厭』了,你會求我讓你舒服的。哈哈……」

那史頓不慌不忙地用手在老婆白嫩的身體上遊走著,感受著她那動人身體的魅力,一會兒從她的小腿往上撫摸,一會兒又從她的香肩往下,將手伸到老婆的肚兜裡在她的椒乳上稍作停留,再滑過纖細的腰肢、平坦的小腹,在那黑色的毛發叢中撩撥。

他不時用手指夾著老婆那銷魂腔道口的肉塊輕輕揉捏,肆意地挑逗玩弄著這個冷美人。老婆雙唇緊閉,仍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只是隨著那史頓的挑逗,眉頭緊緊皺著,臉頰也漸漸地有些發紅,看得出她是在極力忍受那史頓的挑逗,不想在他面前動情。

那史頓耐著性子繼續愛撫她,右手握住老婆的乳房忽緊忽鬆地揉摸,左手蓋在她的下身,用指根的老繭摩擦著她身體最嬌嫩的部位。

沒過多久,老婆開始有了反應,身子控制不住地輕微扭動,兩條腿交疊著試圖夾住他的手,臉上紅暈疊生。白嫩如玉的肌膚上也湧上一層血色,緊閉的嘴唇也微微張開,輕聲的喘息著。

他滿意地看著老婆的神態,加快了動作。突然,撫弄老婆乳房的手加大了力道,「喔……不……」想來老婆對這突如其來的攻擊沒有準備,雙手試圖阻止那人對乳房的暴虐,卻不知自己的下身正在被偷襲。

那史頓悄悄地用手在瓶中挖出不少藥膏,輕輕的掰開老婆的陰唇,輕易地就將淫藥送入秘洞深處,塗抹在溫暖柔軟的肉壁上。那藥膏一遇到淫水片刻便溶化得無影無蹤,老婆只覺陰戶內某一處有些騷癢,接著騷癢越來越明顯,就像瘋長的蔓籐,不多時便順著血脈爬遍了整個小腹。

此時的老婆只能用一團火來形容,全身的美肉都泛起紅色,滲出一層細密的汗珠;面色更是赤紅,包括瞳孔周圍也布上了不少紅絲。下身變化更大,最吸引人的莫過於裂縫上方凸出來的肉粒了,方才一直沒露真容的它,此時已無遮無羞地兀立人前,像一顆粉紅的小珍珠,令人垂涎欲滴,恨不能咬它一口。

淫水不停息地從洞口滲湧出來,把陰戶下方到屁股浸潤得光鮮透亮。大陰唇變得紅腫發亮,竟慢慢地張開了,淫水越來越多,竟然順著陰戶流到了肛門上,陰戶也不由自主地開始蠕動、抽搐。

老婆緊咬牙關拚命想忍住,但無濟於事,陰部、乳房都脹大起來。

「想要嗎?美人兒。哈哈哈……叫聲好聽的我就給你。」

「你……你用了什麼……」

老婆的大陰唇此時已完全打開了,我可以看到小陰唇內側不停滲出亮晶晶的淫水。

史頓用指尖勾住老婆的陰唇向下拉,使她的陰道口完全暴露,又用中指和無名指不停地輕啄老婆的陰蒂。漸漸地,老婆的陰戶開始向外鼓脹,小陰唇也放棄了抵抗,開始將老婆的最神聖的淨土展現在那個人的面前,陰道口慢慢地張開,然後有節奏地一開一合。

史頓手上的動作更加劇烈了,急劇地啄著老婆的陰蒂和尿道口周圍。在老婆低沉無助的呻吟聲中,她的陰道口逐漸充血、發紅,更加張開,陰道也慢慢地張開,竟一點一點地擴張成一條管,連陰道深處的子宮頸都隱約能看見了。那景像就像一朵美麗的鮮花慢慢地打開那嬌美的花瓣,期待著蜜蜂來採蜜。

多少年後,老婆的陰道慢慢張開的情形總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就在那一刻,我瞭解了女性的身體是最忠誠的,永遠不會說謊,當你征服了它後,平時再高傲的女人也會對你體體貼貼。

此時老婆的身體已完全脫離了她意識的控制,雖然她上面的嘴說著「不」,但下身的那張小嘴卻分明飢渴萬分,急切地企盼著填補那無盡的空虛,急切地企盼著甘露的滋潤。

老婆的屁股不由自主地作前後小幅度擺動,嘴唇歙動著發出含糊間歇的呻吟聲,看得出正在飽受淫藥摧殘的煎熬。

史頓興奮地埋頭在老婆的胸前熱吻,舌尖在她的乳頭上一圈圈的轉動,兩手扳住老婆的雙腿,使它無法閉緊,無法減輕難耐的奇癢。

「啊……不……」老婆使勁甩動著頭,歇斯底里地扭動著,然而無濟於事,老婆被那人緊緊地鉗著,平時孤傲的老婆此時顯得那麼的無助,只有拚命擺動屁股來減輕淫藥的作用。

這恰恰給予在老婆屁股下的史頓的陰莖以巨大的刺激,折磨就像魔鬼在她體內讓她片刻不得安寧,一點一點地蠶食著她的最後一點理智,那種無助無能的感覺讓她接近崩潰。

老婆再也忍不住身體的陣陣刺激,本能的快感摧毀了她的矜持和冷漠,終於老婆大聲地呻吟起來:「快來!我要……」她的聲音也變得溫軟甜膩了,抓著史頓的陰莖向自己的下身湊去。但那史頓卻要故意調戲老婆,只讓那粗大的龜頭在老婆的陰戶上點來點去,並不進入陰道。

「救我!求求你!我願意做任何事情。」老婆再也沒有任何自尊,哭叫道。只要能止癢,她願意屈服,可是她的想法太天真了,史頓佔有她的肉體是遲早的事,現在他一門心思都放在怎樣折磨、羞辱老婆上面。

「叫我一聲好聽的!」史頓狠狠的說,並在老婆高挺的臀肉上拍了一掌,留下一個鮮紅的掌印。

這時我想衝進去把折磨老婆的史頓暴揍一頓,但虐妻的情結卻在我的身體裡蔓延,我竟然想讓那人好好地折磨老婆!

「達令……快給我吧……」

「這不行!!!」

「啪!」老婆白嫩的臀肉又挨了一巴掌。

「嗚……哼哼……我……我的寶貝……」

「哼!就會說這些嗎?」

「啪!」又是一個鮮紅的掌印在老婆的屁股上。

「嗚嗚……求你……給我吧!」老婆忍不住抽泣起來。

「真苯,叫好老公!」

「嗚……不要……在這裡……」

「不聽話可就沒辦法止癢了!」

「可……這……」老婆那含著淚珠的杏眼越發變得迷離,一種哀怨羞澀的目光散射出來,她悄悄把目光從床頭上她和我結婚時照的像片移開,肩頭埋在絨毯下。

「哈哈!我的珊,」史頓看到了這一幕:「害羞了?」

「啊……不,才不是的!」老婆極力掩飾自己的窘態。

史頓把老婆的頭提起,「睜開眼!」史頓命令道:「看著它!!」

「不……不要,人家害羞嘛!」

「不!一定要說!!要看著相片說!!!」史頓吼道:「不聽話,老子就叫你癢死!」史頓露出凶相,並加快了對陰戶的戲虐。

「啊……不,不,快……快停下。」老婆已語無倫次。

「想舒服就快說!!」史頓淫笑著。

「嗚……好……老公……」屈辱的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從那美麗的臉龐滑落下來。

「乖……這才是我的好珊。不哭啊……乖。」說著那史頓輕輕揉了揉老婆紅腫的屁股,在上面親了起來,邊親邊用手摳挖老婆的菊花蕾。老婆的癢不但沒有消減,屁眼受到刺激後體內的空虛感更加強烈了。

「好老公~~快上來嘛~~」

「幹什麼?」

「討厭~~你知道啦~~哦……快……點!」

「你還沒答應我的要求哪,我的小珊。」

「人家都叫過你好老公了……你,你不許耍賴。」

「哈哈!那是我教你說的,我想聽你自己說的。」史頓漫不經心地笑著,加快了手上的動作。

「你……你好……好……好……呀……不要呀!」老婆像林黛玉一樣說了幾個「好」字,下面的話語便淹沒在淫聲浪叫之中了。

「啊啊……我……我快……我快要死了……我……我答應你……你的任何事情。」

「哈哈……哈哈……我的小珊,我是太喜歡你了,可別怪我呦!」

「不……不會……快點,我受不了啦……」

史頓獰笑著蹲下來,在老婆一片狼籍、紅腫發亮的陰戶上摸了一把,老婆的身子就像受了很大的刺激打了個寒顫。

「站起來,給我跳個舞!」

老婆的羞恥心早已崩潰,只想著解決下體的奇癢,填補身體的空虛。她搖搖晃晃地站起來,臉色紅潤、大汗淋漓,慢慢地擺了一個古裝舞蹈中揚柳的造型。

門外的我看呆了,小時候看過老婆演出。那朦朧的記憶又回到眼前:舞台上的老婆長袖善舞、步態輕盈,將古代仕女的文雅嬌媚、儀態大方、風情萬種表現得淋漓盡致。仙子般的老婆是我的驕傲。

即便是現在沒有那撩人的水袖,老婆那兩條嫩藕般的玉臂、那如水蔥般的纖纖玉指,輕輕的隨著腰身擺動,高翹的臀部也隨著步態慢慢擺動。

現在,老婆依然像舞台上的仙女一樣,動作依然是那樣的柔美,但那半開的猩紅的唇顯示著內心的渴望,那紅腫的早已濕成一片的下身顯示著身體的慾望。

確切的說,老婆現在她扮演的是淫蕩的仙女,是墮落的天使,那種情純與淫蕩、高傲與下賤共同體現在此時的老婆身上,我相信只要是男人,面對這種情景都會激起征服與催殘的慾望。

「不是這個!!我要看現代舞!!!」史頓吼道:「就像昨天在酒店客房咱倆看的DVD碟片上那種。」

老婆的臉更紅了,啐了一口:「呸!沒正經……」但卻強忍著下體的極度不適,終於在那史頓面前屈辱地把兩條健美勻襯的大腿叉開,慢慢地下劈叉,上身扭動著,慢慢地用雙手撩開小巧的肚兜。

老婆的肌膚粉嫩得像是天上飄下的白雪,失去護翼的乳房絲毫沒有下垂,驕傲地在胸前聳立著,兩顆嫣紅的乳頭像是白面饅頭上點綴的紅印般可愛。隨著呼吸起伏著,淺紅色的胸尖微微上翹,彷彿等人來愛撫它。

老婆的手指反覆地拭過自己的胸尖,最敏感的部位受到刺激,老婆輕輕地呻吟了一聲,但是她緊咬牙關,眉頭微皺,鼻尖上也滲出了汗珠。又用顫抖得厲害的手扳住了一條腿拉向肩膀,開始圍著床柱跳起了鋼管舞。

老婆的身材本來就好,又是學舞蹈的,加之這幾年沒放棄鍛煉,跳得自然好了。平時只在網上看到鋼管舞的我,沒想到第一次竟是看老婆做真人表演,看到老婆淫蕩的動作,我幾乎射了出來。

史頓饒有興趣地看著老婆下體顯露出的穴,自動打開的陰道內有一環一環的溝圈:「珊,你知道嗎,你的穴是重門疊戶型,這可是名器呦!蠻不錯的。」

「討厭!看人家的那個地方,羞死人了!」老婆雖然嘴上這樣說,心裡卻有一種莫名的興奮。

老婆慢慢地轉過身去,背對著史頓,高高翹起美臀,雙手繞向背後,解開了肚兜。最後的保護像一片秋葉一樣飄落在地上,一個全裸的嬌娃展現在我和那史頓之間。

老婆回過身趴在史頓的腳下,雙手撫弄著史頓的大雞巴,讓那陽具有意無意地在乳房上摩擦。白嫩膩滑的肌膚像一匹潔白的緞子隨著動人的曲線起伏,老婆全身上下只有那一雙高跟皮靴和我送她的心形水晶墜子的項鏈。

老婆那扭動的小蠻腰,那豐滿的隨著動作跳動的胸脯,那豐滿結實的大腿時而高高抬起,時而輕輕放下,那聳起的美臀輕輕地擺動,那宛若無骨的雙臂在她身上游動,那美麗的花園時隱時現,而臉上盈盈的笑意顯得那嬌媚那驕傲。

在她眼前露出一根青筋畢露、又黑又長的大雞巴,足足有二十多公分長,還一跳一跳地似在雀躍,黑紫色的龜頭像雞蛋一樣大,馬眼中滲出了透明的液體。老婆抱著那人的腰,微閉的眼睛上睫毛輕輕的顫動,嬌嫩的嘴唇似張似合。

「賤貨!」我心裡罵著,下體卻在充血……

頁: 1 2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