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塚風情

《疑塚風情》(一)

話說三國的時侯,魏武帝曹操雄霸一方,他生性多疑,生怕被人盜墓鞭尸,因此在他臨死之前居然下令建造了七十二座陵墓,使得後人無法得知他的尸體究竟葬在哪一座墳墓中。

所以後人把曹操的墳墓稱為七十二疑塚,成為千古之謎。

自三國以後,歷代盜墓者皆把曹操的七十二疑塚視為畢生目標,如果誰能挖出曹操的墳墓,那就成為歷史上最成功的盜墓人了。

可是,歷代盜墓者努力了一千年,誰也沒有成功。

一直到了南宋末年,中國出現了一位最天才的盜墓者莊千手

莊千手的真名已不可考,“千手”是他的綽號,同行們形容他的盜墓技巧有如千手如來那出神入化。

千手的祖宗都是以盜墓為生,一代傳一代,技術積累得越來越多,到了他這一代已到達高峰。

可是莊家有個最大的遺憾,那就是祖祖輩輩都挖曹操的墓,卻一直沒有成功。

莊千手繼承了祖輩的事業,他的最大目標自然也放在發掘曹墓上面。

可是,事過千年了,七十二疑塚又散布在廣闊的中原大地上,簡直比大海撈針還困難。

莊千手日夜沉浸在如山堆般的古書典籍之中,從中研究蛛絲馬跡,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

一天晚上,莊千手讀書時看得太累,不知不覺趴在書桌上睡著了。

迷迷糊糊之中,他看見一個絕色美女走入書房。

莊千手被她的超塵脫俗的清秀深深迷住了,盜墓者都很有錢,莊千手又沒結婚,賺來的錢幾乎都花在妓院裡面,他見過的美女不計其數,可是從來沒有一個美女能叫他心靈顫動。

“莊相公,小女子有禮了。”

“你你認識我?”

莊千手喫驚地看著那女子,想不到她居然認識自己,可自己卻一點也沒有印像,真是太慚愧了。

“莊相公是天下第一盜墓高手,小女子早已如雷貫耳,今天前來拜見,其實是有一事相求。”

莊千手心中不由一驚,canovel.com這女子既然知道他是盜墓高手,有事相求,一定是求他盜墓了。

“不錯,小女子正是想請莊相公去盜一墓。”

莊千手暗暗喫驚,在他的盜墓生涯中,都是靠自己獨立行事,從來也沒有跟人合作或者受雇於人的事。

“莊相公不必疑心,小女子請你盜的這個墳墓,正是我丈夫的墳墓。”

妻子請人去盜自己丈夫的墓?莊千手一肚子疑雲。

那女子見他的表情,知道他不太想干,立刻雙手掩面哭泣起來,這一哭可真把莊千手哭糊塗了。

“小娘子,為何哭泣。”

“莊相公有所不知,小女子要你去盜夫君的墳墓,並不是貪圖甚財富,而是為了一件重要的東西!”

“重要的東西?”莊千手驚訝地問。

“一顆夜明珠。這顆夜明珠乃西域進貢的古寶,據說口中含過了夜明珠,可以使人百病不生。小女子現在患了不治之癥,醫藥不靈,唯有這顆明珠才能救命,所以衹有來求求莊相公鼎力相助。”

莊千手一聽,原來是要救這女子性命的,心中頓時燃起一股“英雄救美”的豪氣。

“好,待我準備一下,明天夜晚,我們一起盜墓!”

夜晚,星月無光,烏雲密布,荒山之上,衹見點點磷火,彷佛無數鬼魂在行走,陣陣蟲鳴,好似滿千幽靈在哀號

莊千手跟那絕色女子站在一座很大的土墳,土墳甚至連個墓碑也沒有,墳上長滿了荒草,顯示裡面葬的是個普通人。

“這就是我丈夫的墳墓。”

莊千手一看墳墓,知道這種墳墓上最容易挖掘的。他拿起工具,很快地動手

半個時辰之後,莊千手已經掘開了墳墓的第一塊石板。

他跳進了墳墓。

通常,這種普通的墳墓衹有一個墓穴,棺材就放在墓穴中。

可是當他跳入墓穴,卻發現裡面並沒有棺材,衹有一條長長的墓道

“奇怪,”莊千手搔著頭︰“你丈夫是個甚人?他墳墓怎這奇怪?”

絕色女子微微一笑︰“我丈夫既然有夜明珠陪葬,他就不是一個普通人,他的墳墓自然也不普通,對不對?”

莊千手心想也對,便點燃了火把,對她說︰“小娘子,請跟我來。”

說著,他便帶領絕色女子向墓道深處走去。

墓道又長又寬,曲曲折折,顯示出墳墓的主人是位很有錢的富家。

“我不明白,你丈夫既然這有錢,為甚地面上的墳墓外觀不修得富麗堂皇一點呢?”

絕色女子微微嘆了一聲︰“就是因為世界上有你們這些厲害的盜墓者啊,所以我丈夫臨死的時侯特別交代,地底下盡量修築得豪華,地面上隨隨便便做個小土墳就行了,別讓盜墓者眼紅。”

莊千手聽到這裡不由驚訝地說︰“你丈夫真是個聰明的人,這一招可以瞞過我所有的同行了。”

墓道彎彎曲曲,迎面是一扇厚厚的石門。

“石門封鎖住了,怎辦?”絕色女子有些慌。

“這種小機關哪難得倒我?”莊千手拍拍胸脯,把火把交給絕色女子,從背囊中掏出工具,在石門上一陣擺弄,沒有多久,便弄開石門︰“門開了,小娘子,請吧!”

絕色女子拿著火把剛剛跨入了石門,衹聽“玻”的一聲,一支短箭突然射入她的胸膛。

“啊!”一聲慘叫,絕色女子倒在地上。

莊千手急忙上前扶起她,衹見短箭插在她胸瞠,衣裳上滲出黑色的血!

“毒箭!”莊千手大喫一驚,這種毒箭如不及時救治,絕色女子可能在短短的時間內就會沒命!

“莊相公,救救我!”絕色女子一陣喘息,一陣哀求,深深打動了莊千手的心

“小娘子,救,我是有力法救,衹是這個力法對小娘子有些冒犯,不知”

“救命要緊,我不怪你的!”絕色女子話音剛落,莊千手便迫不及待她撕開了她的衣裳

一座白玉般的山峰,誘人地聳立著

莊千手看著這美麗的造型,整個人幾乎停止呼吸了

乳峰上,短箭插著,絕色女子低低呻吟著莊千手撥起短箭,傷口湧出黑血,他立刻低下頭,張開大口含住了乳峰,用力吮吸著。

絕色女子的臉龐上頓時泛起一股紅雲,被一個陌生男人這樣含住乳頭,怎不叫她羞愧呢?

莊千手吸了一口,然後將吸出來的毒血吐掉,等到吸了七、八口之後,吐出來的血液已漸漸變成紅色,這表示血中毒液已被他吸乾淨了。

“好了,相公可以不必再吸了。”絕色女子看到他吐出來的血液,急忙出聲。

可是,莊千手看著那巍巍頭抖的乳峰,心中早已麻醉不已,他怎舍得這兩塊大肥肉呢?

“不行,血雖然已變紅色,但仍要多吸數口,以策安全,消除潛伏的毒素。”

他信口雌黃,一邊又伏下頭來,貪婪地吸著,吐掉,吸著,吐掉

突然,莊千手驚奇地發現,他吐出來的東西竟然不是紅色,而是白色的!

“這是甚東西?”

這是這是”絕色女子羞得一臉通紅。低聲說是︰“那是我的奶汁!”

莊千手看見自己居然吸出了她的奶水,全身的性欲頓時增強了十倍,他不頭一切地又含住了乳頭,瘋狂地吮吸著

“莊相公,不用了,連奶汁都吸出來了,不用再吸了!”

絕色女子慌忙叫著,可是莊千手卻不理她,低著頭,像喫奶的嬰兒地貪婪地吸著

吸著,吸著,他感到口中那含的東西有了變化了!

原來她含住的乳頭變硬了、變大了

絕色女子的呼吸也更粗了,她的胸脯一起一伏,急劇地起伏著

莊千手是情場老手,自然知道女人的這種變化代表著甚,他除了繼續用口吮吸之外,又伸出手,到另外一座山峰上活動著

“唔唔”絕色女子扭動腰肢,從鼻孔中噴出來的熱氣直撲到莊千手的臉上

莊千手全身血液都加快了流速,他的十指瘋狂地在雙峰上縱情地捏著

他伸出舌尖,輕輕而快速地在乳頭上揉撥著

“啊!舒舒服死了”絕色女子從牙縫中哼出了的呻吟

這呻吟表示著她並不拒絕!

莊千手立刻將兩手繞到她的背後,緊緊地攬住她,然後把自己的嘴唇貼在她的櫻桃小口上

“啊”絕色女子低低叫了一聲,便熱情地和他接吻

四唇相接,久久不放,兩個人都如痴如醉,莊千手衹覺得全身都快溶化了

兩個人緊緊摟在一起,緩緩倒了下去

女性的肉體傳來的陣陣95氣,直樸入莊千手的鼻孔中,彷佛是迷魂藥似地,令他飄飄欲仙

女子的雙手在他全身撫模著,又好像一個高明的按摩師,摸得他筋骨松弛儻麻

“啊!舒服啊”

現在,連莊千手也情不自禁地叫了起來,掉在地上的火把漸漸熄滅了。

黑暗中,兩個人卻仍在翻滾,而在翻滾中,他們的衣裳不知不覺松開了,脫落了

一個光滑的肉體偎入莊千手的懷中

二隻女性的手悄悄在莊千手的身體上遊走,一直住下,住下,突然握住了他隨身所帶的笛子

十隻纖纖的手指握住笛子,櫻口微含,靈活地吹奏起來

“啊來樂死了小娘子你太會吹了你音樂高手哦我全身都麻了”

莊千手忍不住大聲叫了起來,反正在這墳墓之中,不怕別人聽到。

絕色女子用口含住笛子,瀟灑地演奏,十指輕撚慢撚,在笛身快速遊動

舌尖輕挑,雙唇狂吸,極盡挑逗之能事,莊千手衹覺得全身都快爆炸了!

他伸手一摸,摸到一個濕淋淋的山泉洞口,洞口的花花草草也早已被水打濕了

他的手指也伸入洞中,作一番探險

“嗯不行”絕色女子嚷叫著︰“不能用手指癢死我了好相公快”

“小娘子你也吹得我好麻來好娘子”

“不要叫我小娘子,叫我小婊子”

“小婊子!小浪婦哥哥愛死你了!”

“好哥哥,光說沒用,快上來,讓你的笛子在我的山洞中演奏一曲吧!”

山洞風光無限,笛子演奏美妙,在古墓中,演出了一場蕩人魂魄的好戲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兩個人的嗓子都叫啞了,兩個人的水都流乾了兩人仍然緊緊抱在一起,緩緩喘息著

莊千手深情地撫摸著她的面龐︰“你叫甚名字?”

“奴家小名叫蓉兒。”

“蓉兒?好美的名字,你就住在這一帶嗎?”

“我就住在你家隔壁啊!我天天都看見你。”

“我家隔壁,我怎會不認識你?”

“你不認識我,但是一定認識我丈夫。”

“尊夫是誰?”

“我丈夫就是曹操!”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疑塚風情》(二)

“我丈夫就是曹操!”

輕輕一句話,尤如晴天霹靂,唬得莊千手三魂不見了七魄!曹操距他那個年代大約一千年,這個女人如果是曹操的老婆,那她豈不是

“沒錯,我不是人,我是鬼!”蓉兒嘻嘻笑著,她的笑聲在空曠的墓道之中回蕩

莊千手不由得尖叫一聲,用力推開了她,轉身想逃。

可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墓道中,根本看不清方向,莊千手一頭撞在石頭上,慘叫一聲,整個人倒了下來。

黑暗中,一隻女人的手輕輕扶著他起來。

“不要踫我!離我遠一點!”莊千手渾身發抖,連聲音都在發抖,火把熄滅了,他跟本找不到來的路了,想在黑暗中摸出這巨大的墳墓根本不可能,看來自己今天就要死在這女鬼手中了。

莊千手嚇得哭了出來,他雖然是天下第一盜墓高手,畢竟衹有二十七、八歲,到了死亡的關頭,自然嚇破了膽。

“莊相公,不要害怕。”黑暗中,蓉兒的聲音仍然那溫柔︰“我雖然是鬼,卻不會害人。”

“誰說的?鬼都是害人的,要找替身的”

“我如果要害你,剛才早就可以下手了,何必等到現在呢?你說是不是?”

莊千手一邊喘息著,反正今天是逃不出這女鬼的指的掌了,他無可奈何地反問︰

“你你到底想怎樣?”

“我想怎樣?”蓉兒一笑︰“剛才我們那樣,你覺得快活嗎?”

剛才,莊千手情不自禁回想那顛鸞倒鳳,翻雲覆雨的一幕,尚在令他銷魂蝕骨,回味無窮

“相公,你說,剛才我那種樣子,難道像是有心害你的樣子嗎?”

光滑的皮膚,淫蕩的呼呻,熱情的親吻,這一切都不像是假裝出來的。

想到這裡,莊千手的心情稍為輕松了。

“那,你把我誘騙到這裡來,究竟是想干甚?”

莊千手心中還是很擔心︰如果踫到一個女色鬼,把他關在這墳墓裡面,日夜宣淫,那他也是難逃一死。

“我是曹操的妃子,堂堂的王妃,身份何等高貴,你怎把我想像成淫婦呢?”

原來這個蓉兒似乎能看到莊千手的思想,知道他在擔心甚,莊千手不由地暗暗稱奇了!

“相公,你放心啦,我把你引到這裡來,目的正是要你大發橫財!”

“大發橫財?”莊千手一時糊塗了。

“對啊!你不是一直想挖曹操的墳墓嗎?這裡就是他真正的墳墓!”

“曹操真正的墳墓?”莊千手又驚又喜,祖祖輩輩都想挖,祖祖輩輩都被七十二疑塚搞得暈頭轉向,想不到今天

“對啊!她是曹操的妃子,當然知道曹操葬在哪裡!太好了!”莊千手欣喜若狂。

“走吧!”蓉兒牽著莊千手的衣袖,沿著墓道向前走去,火把已經熄滅了,一片漆黑。

“不要緊,我有火石。”莊千手伸手摸到他的工具袋,找出了火石火繩,想重新點燃火把。

“在我的地頭,還用得著火嗎?”蓉兒話音未落,衹見她伸手一指,墓道中出現了無數的螢火蟲,密密麻麻,彙成一片星光璨爛的海洋,把整個墓道照耀得光彩奪目,有如白晝,莊千手一時被刺得幾乎睜不開眼睛了。

七拐八曲,迎面是一堵白玉砌成的大門,蓉兒伸手正要去推,莊千手立刻伸手攔住她︰“小心機關,你忘了剛才怎受傷的嗎?”

“剛才?”蓉兒笑得花枝亂顫︰“你也不想一想,我既然是鬼,沒有實質的肉體,又怎會受傷呢?”

莊千手不由一愕︰“那你剛才不是傷得很嚴重嗎?你還叫我救你嗎?”

“傻瓜,我剛才要不是假裝受傷,你會和我?”她羞得滿面通紅,說不下去!

“哦!原來你在用美人計?”

“不是美人計,而是淫人計!”蓉兒笑得依偎在莊千手的懷中,95味樸鼻,軟玉滿懷,莊千手不由一陣心蕩,忘記了她是個鬼,雙手抱住她,在那粉嫩的臉上一吻

頁: 1 2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