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在我眼前和他…(三)

(十一)

很長時間的平靜後,門響,妻子來到臥室,趴在身後親了我脖子一下,我假裝不理她。

她問我:「剛才你怎麼不來?」我說:「算了,男人都一般不喜歡別的男人在場的,況且你也好盡興啊。」「你真壞。不過,我真的想你快過來,我好安心啊,老是擔心你想法多。」

「我真的沒想什麼,你快活就行。他在幹嗎?」「他睡著了,還打呼呢。」

「哦,不要喊他了,估計是累了,幾次啊,你們?」「就兩次啊,他都出了。」

「哦,感覺怎麼樣,看他長得不錯,你還能接受吧?」「毛好多啊,和碟子裡老外一樣,摸著心裡癢癢的。」

「和我比呢?」我心裡還是發酸。「你皮膚好啊,滑滑的,我喜歡你這樣的皮膚,男人毛多只是那個時候摸著比較刺激,不如你,長久的舒服。」妻子真會說話,弄得我心裡熱乎乎的。

「你不進去,我有點那個,他說是你讓他先進去的,不過他挺會說話的,後來聊到這個方面,他說他能力很強,就讓我摸他那裡,我沒好意思,他就抓我手去摸,我就摸了,他也摸我那裡,他說我有水出來,還幫我舔,我就想了……」

「他的大嗎?會搞嗎?」「沒他說的那麼大,不過龜頭挺大,進去的時候像個大肉刮子,我裡面能感覺出來他最前面進到哪裡了,和他們幾個不一樣。」她一邊說,我的陰莖就一邊慢慢地膨脹。

「和小趙比呢?」「我還是感覺小趙好。」「哦,那華子呢?」「嘻嘻,我老感覺華子是個小孩子,他放不開,弄得有時我也放不開,下次你一定在邊上一起做,我也比較好意思了。」

「好的,晚上我們一起就是了,你還吃他的了?你不是不喜歡吃那裡嗎?」

「他讓我吃,我也不好意思,怕傷他情緒,就張開嘴,他就進來了。」「感覺好嗎?」「不知道,心裡就是跳,激動死了,我睜開眼睛的時候,都能看見他的那個尿道口和上面紅紅的肉,刺激死了……」

「然後呢?」「然後我就含著了。不過,他和我說,我牙齒槓著他肉了,有點疼。」「那就不含了?」「是啊,不含了,就拿出來了。」「是不是就想他進你下面了?發騷了吧?」「你混蛋,不理你了。」

我知道她是假生氣,於是把她扳倒在書房的沙發上,我掏出幾巴,分開肉縫插進她陰道,裡面被劉斌弄得有點松,但是插得很舒服,濕滑滑的,她就閉著眼睛享受,肚皮上的小肚腩肉被我插得直晃晃,很有韻味。

在書房的小沙發上做愛不比床上舒服,但是我還是很快在她裡面射了出來。

拔出來後,趕緊用沙發邊的一疊面巾紙塞在她陰道口,她的穴露在書房窗戶曬進來的陽光下,那一小撮的毛毛被陽光照成略微散發著金黃的光澤,我不由心裡一動,心裡想一會把數碼相機充電,晚上拍幾張。

晚上到睡覺的時候,我們已經很熟悉了,canovel.com我的態度讓劉斌一晚上都在妻子的前後跑著,妻子去廚房做飯的時候,他也跟了進去,說是幫嫂子的忙。我樂得逍遙,就在客廳看電視。

估計他對妻子沒少做小動作,劉斌的性格和他在郵件裡表露的差不多,敢說敢做,和昨天晚上的見面時不大一樣,估計是放開了。也好,這種事情,需要大家放開,一個人拘束,有時大家都會興趣索然的。

夜裡各人相繼洗澡,我和妻子先在臥室裡,上床我就撫摩妻子的下處。一邊說著熱辣辣的話,把曾經進過她身體的男人名字說了一個遍,等到妻子下面的水也出來後,劉斌也洗完澡進了臥室,他披了條浴巾,看我們在床上已經開始,就自己拿掉浴巾,穿著短褲上了床,直接就開始摸弄妻子的乳房。

妻子知道那隻手不是我的,就在床上哼哼嘰嘰,屁股也開始在床單上扭動。

劉斌自告奮勇來床尾,想給妻子再次舔穴,我於是就讓開,給妻子舔乳房,劉在下面舔得妻子顫抖得渾身激動,手也摳得我膀子微疼,一會也開始把我往她身上搬,妻子已經很想了,估計下面空虛得緊,我用手摳進妻子的穴,劉斌就用舌頭在妻子穴裡穴外來回地舔,妻子穴口到處都是濕乎乎,粘乎乎。

劉斌爬起來,站在床下脫掉短褲,就手扔在一邊,兩隻毛腿在檯燈下是黑乎一團,他跪在妻子的白腿中間,濃密的陰毛間一根肉棍,挺立出來,他是前粗後細,估計插進妻子的穴裡,妻子過癮得很,像妻子中午說的,都能感覺到那個肉帽子在肉穴裡的前後推進。

想像間,劉就端著「槍」扎進了妻子的靶心,看了不是一次兩次在我眼皮前妻子被人插進去,那種刺激感消退了很多,有時就是感覺只是A片的主角換成了妻子。妻子和我一整天都沒提借種的事,大家都學聰明了,知道關鍵時候好心情第一。

劉在妻子裡面插了一會,換了我上去繼續插,我比劉的要粗,這點我驕傲得很,妻子對我的進入似乎熟悉得很,只是穴裡面的肉鬆了一些,應該是劉那粗大的龜頭在妻子裡面撐送的作用。我每次頂擊得妻子都張嘴喘氣,妻子的手一直抓在劉的陰莖上,還在他大的龜頭上擼著他的包皮。

劉斌於是低頭,兩人熱吻,我於是在下面起勁地狠插,妻子高潮的時候夾得我渾身發麻,我原來不想這麼快就完事,但是還是牙一咬,快速幾下將精液射進妻子的穴裡,拔出的時候,妻子還抓著劉的陰莖。

我讓出,劉就過來,拿留在床上的枕巾擦了一下妻子穴口流出的我的精液,摟著妻子的身子伏下去,我這才發現他屁股上都長著很重的汗毛,映襯在妻子白皙的身體上,看得人眼熱。他一抽動,妻子的陰道就發出液體「譁嘰」的聲音從他們的交合處傳出來。

劉斌將妻子的腰拉起,把妻子翻過來,從後面插進去,「譁嘰」聲響得更厲害,妻子被他抽送得一句話說不出來,就是把頭藏在大枕頭裡,發出斷續的哼哼聲。劉跪著一條腿,站著一條腿,斜著插妻子的穴,亮亮的液體順著妻子的腿淌到了床單上。

瘋狂的插了一陣,劉說:「要射了,要嗎?」妻子自己換了體位,把大枕頭墊在屁股下面,高高地分開腿亮出穴口,劉於是對準妻子外翻的陰道,非常有力地將渾大的龜頭插進去,急速地抱著妻子的白腿來回抽動,妻子把腿分得更大,劉也插進得一次比一次猛烈,在他猛然伏在妻子身上時候,向前撞擊妻子穴的力度駭得我心裡一緊,對妻子一下心疼萬分。

劉不再大抽送,只是時不時地向妻子的穴裡輕微地頂送幾下,半分鐘後,起身拔出躺下。當他把陰莖從我妻子陰道拔出來後,為了他的精液不要流出來,我又插進妻子的小穴,並不抽插,只是阻擋著穴口,同時,又在她的屁股下面墊了一個枕頭。

在第二天中午送他到車站回北京前,早上他側臥著從後面進入妻子,又射了一次。我沒參加,佯裝睡著。走後也沒再接觸,他的郵件我偶爾還翻出看看,想想開始和結束,真是戲劇得很,不過大家都明白,這種事情,只是性遊戲,當不得真。

(十二)

妻子在孩子出生後,安靜了半年,沉浸在做媽媽的喜悅中。但是因借種而得到的另類快樂,卻在我們生理和心理上留下的了勝於平常的快感而無法抹去。

隨著5月夏季的來臨,那一直壓抑在我們身體深處的慾望又開始蠢蠢欲動。

那天,孩子被他奶奶帶走了,久無性生活的我們,被晚上透窗吹過的熱風弄得春情蕩漾,在看了一盤A片碟後,我輕輕向她耳語說:「給你找幾個帥哥吧?」

妻子不再像以前那樣欲迎卻退的假裝嗲怒,而是不再說話,把頭埋在了我懷裡,不做聲,我知道她是心裡癢癢了,順手探到她小褲裡,結果竟然濕了一片。

我親了她一口,然後對她說:「走,去天樂園去。」

天樂園是離我家不遠的一個歌舞廳,大概在11點左右跳第二場的時候,我們去了。晚上的天樂園D廳人真是太多,我們先後進去的,她穿的是一件小吊帶裙子,生完BABY還略顯發胖的身子,在夜晚D廳的燈光下倒是越發有一種別樣風情,自成一種少婦的風韻。我在二樓找了個高位要了一瓶啤酒,然後目送著妻子隨著人流進了舞池。

很快地,幾個因為跳舞而熱得光著膀子的男人圍在了她周圍,一個高個男人時不時還和她嚷嚷著什麼,可惜音樂聲太大,什麼都聽不清。妻子也是要時不時把耳朵朝他側過去好像回幾句。十幾分鐘後,在猛烈的搖頭樂中,那個男人就把雙手搭在妻子的腰上,兩人使勁地合著音樂扭擺起來,頭甩得好似擺的鼓。

跳了一陣後,那個男人拽著另三個男子和我妻子一干人離開了場子。那幾個男人的位子就在舞池邊上的入口圓台那,妻子被他們擁著坐在中間,那個男人反身坐下,一條刻滿後背的龍在忽明忽暗的燈光中清晰可見。

那男人招手服務員,要來了很多瓶藍帶,拿起一瓶給妻子灌去,妻子稍微推辭了一下,就仰脖喝起來,喝去一些,開始頭挨頭地聊天,後又被那些男人擁著上了舞池裡。

一會妻子自己離開了舞池,向二樓走來,我以為她來找我,結果是徑直朝衛生間走去。她進去後,我也進了對面的男廁,卻不關門,等她出來。妻子出來以後,在門口的一群人後面對我說:「聽著那些人是東北的,那個身上有紋龍的男人叫我一會去包間唱歌。」

我說:「你去吧,不用管我了。你自己要注意安全啊。」妻子說:「好吧,我自己會注意的。」於是重回舞池。我拿著煙坐到了下面的酒吧前面的一個長桌上,又要了一瓶酒,繼續喝起來。

視線被人頭洶湧的舞客擋得模糊起來,只能隱約看見那幾個男人的頭在不停地甩,一會他們又下去喝酒,那兩個又上去跳,留著紋龍男人和另一個光身子男人及妻子在座位上喝酒,紋身男人一隻手早跑到妻子的背後了,看不清他在幹什麼,只看見妻子緊緊低著頭偎在他的光著的膀子上。

繼續了大概十幾分鐘後,那紋身男人站起來朝舞池他那幫兄弟咋呼著什麼,又指指出口,於是他倆拉著妻子朝出口走去。在經過我身邊的時候,妻子兩眼迷離,估計喝了兩瓶之多。我只記得那個東北男人留著大鬢角,個子有1米8多,歪著頭嗅著妻子的頭髮朝門口走去。

我也沒地方可去,只有繼續看別人跳舞。約莫十來分鐘後,那些繼續留下來繼續跳舞的男人中有一個人出來聽手機,聽完後好像招呼了剩下的幾個弟兄,一起朝出口走去。

我尾隨著他們,見他們到了KTV區的一個街角的包房,敲了敲門,門開,一夥人於是魚貫而入,門隨後重重地關上了。我坐在天樂園步行街的茶座上,眼睛看著那個包房街區的出口,服務員送過幾瓶酒和果盤就再也沒進去過。

半個小時以後,兩個光膀子的男子出來,然後去衛生間,我裝做也是去衛生間走在後面,進了衛生間我進了一個小閣廁,那兩個男子一個也進了閣廁,一個則在外面小便,尿完的那個抄著濃重的東北話對那個在閣廁的說:「媽的,那女的還行啊,把老子的菘都吃了,吃你的了嗎?」「沒,我射進去了。好像把二哥的也吃了。真是行!」我在閣廁裡聽得耳朵發熱,下身一陣陣暴硬。

等那二人都走了,我也出來了,步行街上沒見那二人,估計是又進包間了。

我坐回座位,一會服務員來收桌布了,我問怎麼了,才知道已經12點多了,他們規定12點收檯布。這時候,見那個大鬢角出來去廁所,我而後也進了廁所。

進去的時候,看見他一隻手頂著尿池的上部,仰閉著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在回味剛才享受我妻子的感覺,另一隻手扶著陽物。我裝著也小便,斜眼看著他的下邊,黑雍的陰莖軟掛在褲襠外。他半天沒有尿出來,等了一會,一道黃色直勁的尿液從他龜頭上噴射而出,似乎在向我暗示著他向我妻子身體裡射精時候的力道。

我想,妻子被這個大傢伙弄一下,一定舒服得不行。我先出去的,大鬢角出來後,接著回去包房,大概到快1點的時候,一個男人出來喊結帳,我估計也快結束了,在服務員去結帳的時候,我裝做去前面的包間,乘著房門開啟的瞬間,就勢朝裡看了一眼,見妻子坐在沙發上吃著一片西瓜,我的心才放了下來。

在我回家後一會,妻子就敲門了,我一開門,妻子就撲我懷裡,說:「不行了,腿發軟。」我關上門,把她抱進臥室,趕緊給她脫去吊帶裙,結果發現她內褲沒了,問她內褲呢?她說,在廁所時擦那些男人的「東西」紙不夠用,就用內褲擦,用過扔了。

我問她包廂裡有幾個人,她說:「一共四個,那個紋龍的叫什麼」「二哥」「,都是東北的。」妻子的腿邊都是乾涸後的男人洩液留下的瘢痕,我趴下聞一聞妻子的陰道,一股濃重的精液味,用手摸一下,妻子的腿就不住地顫動,並叫我不要動她兩邊的唇口,說是刺得慌,陰道里濕乎乎的。

頁: 1 2 3 4 5 6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