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島偷窺記(阿慶淫傳系列)

第一話

在十四歲那年的夏季學假,母親到大陸的海南島去接洽一宗生意,便也順便帶我到那兒度假並探望親戚。

本來預訂好酒店,然而母親的那位堂哥說什麼都要我們住他家。母親見他如此的好客,也就不再推辭了。也因為如此,我才有機會「干」了這位堂叔的二女兒苗苗姐姐。(請參閱《海南島的姐姐》)

這天,是一個夏雨後的晚上,清晰的夜空,明淨像洗過一般,幾點疏星正默默伴著一輪涼月;午夜一點多了,苗苗姐姐還沒回來,不會又是加班到早上吧?在屋內待得悶慌了,體內的慾火弄的我全身熱血滾滾,於是便外出到後庭院裡溜蕩、納一納涼。

我毫無目地走跟隨著地上的影子打轉著,突然聽到細細的怪聲,有如狗喝水般地,嘖嘖有聲。我不由驚疑地停下腳步,靜待待地聚精會神細聽著。

「哼…哼…快活死了!親…心肝…我…我要…你再重些嘛…」只聽到模糊斷斷續續的婦女微叫聲。

是後方一座木屋旁的房裡傳來的。跟隨著而來是一陣陣擾人心眩的吱吱格格床震搖動的聲音。只聽婦女的喚叫聲更加急促…

我感到驚詫並極為興奮。看看四周除了自己的影子外,靜寂得無一人畜,便急忙提起腳趾,靜悄悄地跨越出矮庭牆,繞到那房間的窗外。它的窗簾並沒完全地拉好,我張眼一窺,在昏黃燈罩之下,一對年輕夫婦倆人正在裡邊翻雲覆雨,享受著性愛的樂趣。

想不到在這異地竟有機會偷看到別人在幹這檔事。我用一隻眼,凝神聚視地穿過窗簾縫中,只見室中燈光昏暗,年輕的太太赤裸著身仰臥在床,而丈夫也一絲不掛地立近床沿,掀起了夫人的兩條白腿,正在那裡雲情雨意。他使出全身精力地抽送了數十次,跟著伏在太太的身上,一連接了幾個吻。

當他們興致正濃時,站在外面的我早已是腦袋渾麻,褲子裡頂的高高的,甚至還有點濕。

「心肝愛人,讓我看一看你的寶貝行嗎?」他一面親吻、一面渴望年輕太太答應他的要求。

「死人頭,穴是給你幹的,有什麼好看的呢?」他的太太在他肩上輕輕一拍,騷騷地說道。

丈夫笑嘻嘻的蹲坐了起來,把她的白嫩嫩的身軀一轉移,下體對著床邊的檯燈。在燈光的直射下,年輕的丈夫把那陰唇仔細端詳,那太太更是把雙腿分得開開地,連站在外面的我,也見得一清二楚;她那兒黑漆漆一撮毛兒,中間一條紅縫隙,好不迷人呀!

那男的忽然張開了嘴,把舌尖伸到她陰唇中間,一陣亂舔亂擦。不用說,他的太太自然是騷癢難當,身軀扭曲得像條白蛇,就連站在窗外的我,也感覺得垂涎欲滴,似乎嘗到那又甜又辣、即酸即鹹的愛液,恨不得衝進去分他一杯羹。

那太太被他先生舔得死去活來的,canovel.com只見縫中流出一波波白色的濃水出來。過了一陣,她實在是癢到無法忍受了,忙放聲哀求要他將雞巴插進去。那男的興奮非常,挺身一插,全根盡沒,並用盡力勁抽送。他的太太則哼哼不停地呻吟哀鳴起來。

「對!你大聲哭叫吧!我要再弄的你更痛、更爽! 」 他笑著說。

「唷,你真插死我了…啊…啊啊啊…」 他太太果然大叫起來,而年輕的先生亦是更賣力的抽送。

只見他連連抽送了一百多回,我這時再也站不住了,掏出下面堅硬直挺的陰莖,也隨著他們的節奏抽送…

就在我享受在這似幻又非夢間,突然,只感觸到耳根被高高扭起,驚痛得我差點兒就尖喊了出來。我恐懼地回頭一瞧,竟是苗苗姐姐。原來她在回家後不見了我,便外出來瞧一瞧,竟把我給捉個正著。

苗苗扭著我耳朵,一步一步地把我給拉了回去。我難受地跟著她走回庭院中。

「不要臉,小小年齡便偷窺人家小倆口情熱。人家旺財哥嫂倆可是好人家,你可別對他們動歪腦筋啊!」苗苗姐姐嘟起嘴,一邊走回我房間、一邊微聲說著。

「嗯,姐…別吃醋啦!人家就是見你久久不回,耐不住慾念,才出來透透氣的。我可不是有意偷窺人家的,這都要怪你回得這麼完啦!快給我嘛,人家都等不及了…」我撒嬌地從後面摟抱著她,上下其身地在她耳邊哼道。

經過剛才的窺望,我的熱血早已翻來覆去,心神難安,那陰莖也老早高高挺起,久不復原,老想著要好好地幹一干了。

那晚,我一連干了苗苗姐四回合,她那小浪屄幾乎都讓我肏跨了…

———————————————————

第二話

第二天,雖然我的龜頭還有些麻,但滿腦子裡儘是想著昨晚那一幕活春宮,一再地勃起的大老二使得我難過異常。

我已經從苗苗姐姐那兒大慨知道旺財夫婦的事。原來張旺財是個採珠農,在一帶的水域為政府收采珍珠。今年初剛結婚,和他的妻子買了這位於堂叔家後面的一棟木房子。

張旺財是個粗魯烏黑的男子,滿臉土氣,然而他那嬌嫩的太太,卻生得花容玉貌,眉如山,眼如水,全身白晰晰的。唉,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啊!

我知道旺財每天早上六點左右就出門,得到傍晚上七點才回來。白天就只有他的妻子自個兒在家。這三天來,我都一直藉故到她家去,一碰見就叫她旺財嫂早、旺財嫂好,還常常講些笑話把她逗得很開心,還跟她一起耕耘著屋旁空地裡種植的蔬菜。

我辛苦所做的一切,無非藉機親近她,母親他們還以為我想接近大自然,所以才天天到田園幫忙。她還鼓勵我呢!而一到了晚上,我就跑去想看他們上演好戲,然而在那之後,幾天來他們卻一早就睡了,什麼動靜都沒有!

幸好這幾天跟旺財嫂在一起時,往往有機會窺望到她傲人的身材,由其是她在田園裡彎身除理蔬菜的幼苗時,那一對勉強被她超小胸罩半遮蔽的大奶奶,老呈現於我眼裡,看得我好不興奮啊!

這天下午,充滿了熱浪的氣息。旺財嫂和我就像往常般;她為田園澆灌肥料,而我則只蹲在園地一旁除草,實為找機會窺視她的身驅。突然「啊」的一聲,旺財嫂不小心一滑,整個人掉躺在那剛灑滿糞便的肥料堆裡。我見出了狀況,趕緊衝了過去扶她,卻也滑了一下,整個人撲到在旺財嫂身旁,成了個「泥人」。

當我倆互相扶著爬起身時,全身又髒又臭。旺財嫂拉著我小心緩慢地走出田園後,便馬上把我帶到屋後的浴房裡,握起水勺的木柄,便馬上往我身上倒去,為我清洗沾在身子上的污穢物。

「得趕快把這些肥料給清洗乾淨,免得全身臭味,那會弄得你媽媽和你堂叔們不高興,怪罪於我的…」旺財嫂緊張兮兮地哀歎道。

我點了點頭…

「來!快把身上的上衣和長褲都脫下,讓旺財嫂用這肥皂為你摩擦身子,不然那臭味是清不掉的。」她一邊用手拿起香皂、一邊說道。

我正求之不得呢,還沒三兩下就把身上的衣褲都除去,赤裸裸「現」在她眼前。

「啊!你沒穿內褲啊!我…我不曉得…只為了洗衣褲…看它髒了…所以…所以…我不是要你…不是故意…要你脫光光…我…我…」她驚詫地直望著我下身,有點兒語無倫次地顫聲說著。

「旺財嫂,你怎麼啦?不是說要快些為我清洗嗎?不洗了嗎!」我裝著沒一回事,故意地問著。

「嗯…我還以為…你還是個孩子,沒想到…你…你…那兒…你…已經是個大孩子了!」她羞紅著臉微聲說道。

「我都十四歲了,本來就是個大孩子了!」我提高聲量說著。

「可是…哇!你…你的那…那兒…好…好大啊!」旺財嫂又往我下體一瞄,緩緩地說著。

「大才好嘛!不是嗎?」 我不知從那裡來的勇氣,竟然說出這種話。

旺財嫂也不只該點頭、又或是搖頭,只呆在那啞口無言。

「哈秋」我故意的打了一個噴嚏,然後說著:「來,旺財嫂,你也快把身上所有的衣物除下,咱倆快把身上的髒物清洗乾淨,在呆下去的話,不但臭味薰天,還要感冒了呢!」

她此時才眨了眨眼,站起身來,緩慢地把自己身上的衣物脫下,只留著那包不住一對大奶奶的小乳罩和一條「阿婆」型的大內褲。

旺財嫂要我坐在一個小竹凳,自己則蹲在我身旁,然後用肥皂為我輕輕地抹著身軀,只見她似乎都不敢瞧著我一眼。然而,我的一雙色迷迷的淫眼,此時正打量著她的全身。當眼光掃射回到她那雙巨乳前,我還興奮地凝望著、欣賞著那深深的乳溝。在她那被水灑弄濕的乳罩前,似隱似現地看到她的乳蒂粒,似乎硬挺挺地印貼在乳罩上。

血氣方剛的我,可不是柳下惠,見了這個光景,自然慾火上升,不可遏止,大老兒頓時膨脹到了極點,熱血充沛地高高立起。旺財嫂此時也好像把理智拋到一旁,竟公然地用著右手,套著我的肉棒,上上下下地以肥皂沫滑搖弄著,令得我似乎全身軟化,爽意自腳地直衝上腦子裡,嘴裡不禁微聲呻吟起來…

「旺財嫂嫂,我的好姐姐,我…我…能讓我看一看…你那雪白的奶奶嗎?我實在熬不住了…求求你旺財嫂,只…就只一眼…」我用一種幼稚的哀鳴聲懇求著她。

「這…這……」她深鎖著驕眉,苦思了一陣。

只見旺財嫂在這時站起了身,往浴房門走去。我開始為自己的急促及沉不住氣而生了悔意。然而,她到了門口,只向外瞧了瞧,然後便又把它關好,並上了鎖…

她回過頭來望了望,然後胸膛朝外,背向著我,慢慢地用手脫了她的胸罩,讓它掉落在地,其後又拉下那大內褲。只見她一手交叉地掩護在巨乳前,另一手則擺在陰戶上,然後緩慢地轉過身來。

旺財嫂的小手臂根本就無法把她兩顆大奶遮蔽,下體豐盛的陰毛也盡露於我眼中。她那雙媚眼,似有意無意的朝我笑了笑,但又有些含羞地低下了頭, 然後將身子坐落在浴房的地板上。

忽然地,她把雙手攤開,掌心按壓在地板上。旺財嫂白晰晰的大奶奶便呈現於我眼前。她的兩腳也微微地越張越開,使那陰戶、陰毛顯露無遺。她長著大媚眼凝望著我,似乎在告訴我要瞧就瞧個夠吧!

沒一會兒,她竟然用右手去撫摸著陰戶,自己看了一會兒,便以中指捻扣及戳插了起來。只見她微微閉起了眼睛,好似奇癢難耐地,歎起氣、呻吟起來。

我一看此種情景,迫不及待地馬上衝了過去,以自己較為粗長的手指取代旺財嫂那細嫩玉指,直伸入她那已經潤濕的陰戶裡去戳扣。

「旺財嫂,舒服嗎?」我問著。

她什麼也沒說,只閉著眼,微微點頭,然後又「嗯嗯」發出淫浪的微歎聲,身子也像泥鰍般地,在我懷裡滑動搖晃著。

在扭擺中,旺財嫂圓滑肥嫩的屁股把我的龜頭給壓得、並摩擦得腫脹疼痛。我受不了了,我猛力地將她的的大腿略抬,然後以陰戶壓放在我老二上,肉棒卻滑在陰唇旁,旺財嫂便用手握引著我的陽具,順利地插了進去那滑爽的陰道肉壁間。

「啊!我那個空虛的陰戶,已被你的雞巴塞得滿滿地,正結結實實地頂住我子宮了!阿慶啊…你動動嘛!搖一搖好嗎?」旺財嫂哀鳴著。

「我當然會動啦!而且要動得你求饒呢!」我狠狠地回道。

我一手摟著旺財嫂的臀部,一手抱著她的頸子,猛烈左右地搖擺、上下地抽插,連地面上的水片也引發起陣陣的小漩渦。我那粗大的雞巴雖偶爾不小心地抽了出來,然而旺財嫂卻很微巧地不慌不忙用手握緊龜頭,引導它鑽回她的嫩穴中去。有時她還甚至會淘氣地拍了拍那熱紅的龜頭,似乎怪它不聽話,老溜出來喘口氣。

「啊!給我…阿慶弟弟…用力啊!噢…噢…對…就是這樣!啊…好… 好爽,爽死姐姐了!嗯…嗯嗯嗯…快…快…」旺財嫂大聲叫喊著。

雞巴每一插都全根到底。此刻的旺財嫂真是如魚得水那般的興奮。老二送進那陰戶中時,她便奇癢難耐,奮力地挺起屁股、扭腰擺身,似乎想讓肉棒穿入到底,直通肚腸裡去。女人就是女人,到了此時後,她所祈求的,便是男人的恩賜。

「嗯!好痛…痛…不…不…別停下來,加速…要快…快…千萬不能慢下…我…我很需要…對…好阿慶…用力…啊…啊啊…啊啊啊…」旺財嫂淫樂的愈加大聲地浪叫著。

我也奮不顧身地狂飆猛插,努力地餵飽她;抽抽送送,又拉又戳。我的手也沒閒著,不停地撫壓著那對大乳房,並時不時地硬推它到嘴唇邊,又舔又咬,弄的她奶頭硬硬突立起來,身軀隨著我倆的震動而顫顫地波抖著。

「阿慶,我真的很痛快,好刺激、好爽…唔唔唔…」她幾乎哭出來。

旺財嫂的心似已提到了喉嚨口,一陣陣從下部穴兒所引發的快感,猛令她射灑出一波波的濤濤淫水。這滋味就是人生的樂趣,可不是人人都能達到的極樂享受啊!

看著她如此極大的反應,我也興奮得支持不了多久,忽然感覺全身肌肉收縮,雙腿伸直,龜頭一緊,一股熱烘的濃濃精液,從龜頭眼縫中急迫地噴射而出。這出精的滋味真是太美了,尤其是洩在女人的子宮裡,更具另一番滋味…

———————————————————

第三話

出精之後,我的雞巴並不因此而軟弱起來。沒過一刻,在旺財嫂用嘴舌舔淨我的精液時,竟然反而更為地雄壯膨立起來,想來是它食未知味,還想再嘗一次那淫蕩蕩的爽爽滋味。

「阿慶,我們再到床上玩一玩好嗎?」旺財嫂把自己和我沖洗乾淨之後,竟然主動建議著。看來她也一直主意著我那蠢蠢欲動的大肉腸。

我開了門,轉身雙手一提,將她抱起,然後快步地到她房間裡,將她扔到床上去。哈!我終於也能在當晚窺視她和丈夫做愛的大床上,和她好好地幹一干…

旺財嫂這時把自己的身體橫躺著,雙眼盯著我,吐出香舌在那潤濕的唇邊打轉著。我仔細瞧看,她那豐滿的身段,曲線畢露;整個身體,隱約的分出兩種顏色;自胸脯到大腿之間,皮膚都白皙皙地,極為柔嫩,在那頸子和大腿下稍微粉黃色想對下,更為雪白動人。

她胸前一對挺實的乳房,隨著她緊張的呼吸,而不斷地起浮著。乳上兩粒暗中透紅的乳頭,更是艷麗,使我極為陶醉、迷惑。再看她細細的腰身及平滑的小腹,連一點疤痕都沒有。

旺財嫂的腰身以下,逐漸寬肥。兩胯之間,現出一片片赤黑的陰毛,而毛叢間的陰戶高高地突起,一道鮮紅的小縫,從中而分,更是令我著迷。整個神經又收緊了起來,奮不急待地衝上去,像條飢渴已久的野豹。沒有一分鐘休息地,伏身狂吻著、狂啜著那肥嫩的陰唇。

我的雙手也毫不客氣的,自她大腿、小腹、緩慢游上那最令人銷魂的雙峰上,展開搜索,摸撫。

在我巧妙的舌功調弄之下,旺財嫂那略顯深紅的大陰唇,如今已是油光發亮了。我便用手去撥開她那兩片陰唇,只見裡面出現了那若隱若現的小洞天,洞口還流著香味撲鼻的淫水。我一見,便毫不考慮的低下了頭去,吸吻著那陰核,同時將舌尖猛然地伸進那小洞裡去舔啜。

我愈舔的狂烈,旺財嫂的身體更為顫得厲害。

「阿慶啊,別再折磨老娘了,我真的受不了,快插進去,我…好癢…. 難受死了…快干我…快… 」她最後竟然呻吟起來,並哀聲地求著。

我於是也不再等待,深深吐出一口氣,雙膝翻入她的雙腿內,把她的雙腿分的開開地,然後用雙手支撐著身子,挺著火熱的大雞巴,對準了那桃源穴洞,輕輕以龜頭觸磨著外陰唇。旺財嫂一感覺到,便連忙伸出她的右手,握著我的雞巴,指引著它到縫隙之間。我神色一聚,屁股一沉,整個龜頭就推塞進陰戶中。

這時的旺財嫂,紅紅臉蛋兒出現了無限的滿意,水汪汪的眼中流露出得意的笑容,屁股開始地不停的扭轉著。

我一見如此,更是喜不自勝,屁股猛然用力一沉,把五吋多的大雞巴一直送到她花心內。由於剛才是在浴室中的地板做愛,不夠舒適的關係,沒有很盡興。現在的我,如旱地猛虎,奮力直戳插。我只感到大雞巴在陰到壁內被縮夾得好痛快,龜頭亦被淫水浸的好舒服。

我將旺財嫂的雙腿高架在肩被上,揮動大雞巴,在小穴裡「滋滋」一次又一次地全根盡沒又抽出。就這樣大雞巴一進一出…

果然,這姿勢誠如黃色影碟上所示;女的陰戶大開,陰道提高,而雞巴便可以次次送到花心底端。同時我能蹲跪著,往下了視兩人性器官抽插的情形,更大大提高我的情慾。

我清楚地看著大雞巴抽出時,旺財嫂的小穴也跟著帶著陰唇肉外翻,分外好看。再插入時,又將這片的屄肉納入穴內裡。這一進一出,一翻一縮,頗為有趣,看得我慾火更旺,抽插速度也跟著加快。由於剛剛才洩了一次,所以這次的抽插更是耐久。

「卜滋…卜滋…」抽插一快,那穴內的淫水被大雞巴的碰擊,發出美妙的合擊交響聲。

「好弟弟…親弟弟,插得我…痛快極了。阿慶,加油,沖…衝啊!哎呀,我要上天了…快用力頂…唔…我…要…出…來…喔…喔喔喔…」這時的旺財嫂也感神魂顛倒,大聲浪叫著。

果然,我的龜頭被她那火燙的淫水澆的好不舒服,這是多麼美,長了這麼大,第一次嘗到如此多的淫液包含著,更領略了性交的極樂。

旺財嫂的淫精一灑出後,我便將她的雙腿放下,伏下了身,乾燥嘴唇吻向著她的潤濕香唇,同時右手按在她的雙乳上探索、並撩弄著她的硬奶頭。但我的老二並未閒下,還是在運送著,感觸著那無限享樂;大雞巴將她的小穴塞得滿滿地。

我的嘴將她的香唇封得緊緊的。她吐出了香舌,迎接我的熱吻,並鑽入我口腔內玩弄。她扭動著的身體,也在適應著我雙手的撫摸。在此同時,旺財嫂還緊緊地縮收著她的陰道,配合著我大雞巴的抽送。

這一回的戰火,更為兇猛,火勢燒的更是劇烈。我越抽越快,越插越勇,旺財嫂則是又哼又叫,又爽又舒服。

「啊!美…太美了!沒想到人生有如此美的境界…竟然被我達到了!. 快活死了…阿慶…你太厲害了…小小年齡…給我的…居然會如此地完美…插…插啊!把小穴穴插穿也沒關係…我太快活了…真的…太美… 太美了」旺財嫂活像一隻發春的母老虎,大聲浪喊著,魂飛上九霄,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我就有如一隻餓狼,餓不擇食,用盡了全身力量,瘋狂抽戳。這時後的她,雙眼一翻,全身一顫,一股又一股火熱熱的陰精又再次噴射而出,而我那脹得發紫的龜頭被淫精一灑,全身起了一陣冷顫,小腹一緊,丹田內一股熱呼呼的精子,像噴泉似的,又全射到她的子宮內。

「呼…呼…呼…」

房間內迴響著我倆的深呼吸聲,然後靜靜的互相擁抱著,享受著這射精後的片刻美感樂意。看來我會是越來越喜歡上這海南島之旅的…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