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銷魂蝕骨的人妻小莊

小莊讓我體味到了嬌美人妻無窮的性感魅力。我眼睛一轉,發現她已經清醒過來,怔怔地看著我--這個剛剛淫辱了自己,卻讓自己到達了絕美高潮的男人。

「你真是太美了!」我情不自禁地撩開她被汗水沾在額前的頭髮,溫柔地吻向她的紅唇,手伸下去,握住了她依然高聳的白嫩乳房,輕輕地揉撫著。

小莊軟軟的身體在我的撫摸下產生了微波一樣細碎的顫動。剛才的性愛已經使她筋疲力盡了,她現在無力掙扎,只能承受。

我喜歡這樣。我雖然已經嘗到了這個女人在無窮魅力,但我還不滿足,一直以來的渴求,實在無法一下子全部渲洩,我還要更多的汲取,攻佔屬於我的全部。

小莊慵懶地蜷曲在我懷裡,這是個享受過自己美妙又銷魂蝕骨的胴體,外表不錯的男人,雖然強取了自己,竟然恨不起來,反而還有一種讓人心醉的滿足。這個男人想不到床上功夫也是一流,跟老公一比那是勝之萬倍。

當小莊還在比較,我卻開始了第二波的進攻前奏。我的手輕輕地揉摸那對豐滿、堅挺的乳房,輕佻地玩弄那兩顆小巧、粉紅的乳尖。很快,高潮沒有完全褪去的人妻就被挑起了,乳房漲得更大,乳尖開始挺立,緊緊地頂在我的掌心裡,似要呼喚我更加用力的揉捏。

這時候我放棄了那裡,讓乳房自己渴望地顫動著。我的手下從乳溝向下,滑向平坦細嫩的腹部,輕輕掠過烏亮順伏的陰毛,在修長圓潤的大腿、小腿上游移。

一會兒後,我的手直滑那豐隆的私處,在依然濕滑的小穴口上輕撫。

「啊……不行……快……快……拿開……你……把手拿開……啊……啊……」剛才還嬌軟無力的美艷尤物再次呻吟喘息起來,無力地掙扎著我的侵犯。

「小莊,我們再來一次啊?」我深情地看住她,誘哄著,突然伸進兩個指頭去攪動那敏感萬分的小穴。

「啊……啊……不要……啊……我……不行了。」她上氣不接下氣地輕叫著,光澤瑩瑩的胴體不自覺地扭動起來,那嬌柔無力的叫聲和扭動更加引誘我去挑逗、去撫弄、去強力索取。

「咻……咻……咻……」我的指頭加快進出,從小穴的深處傳來浪水被不斷攪動的淫糜聲音。

「啊……」小莊急促地呻吟著,上身突然扭轉摟住了我的脖子,香噴噴的小嘴也湊上去,吻我的嘴、臉和脖子。我感覺到小莊緊貼上來的豐滿乳房的擠壓,熱情陡然上升,肉棒繃硬,直直地頂在她柔軟而富有彈性的臀溝裡。

小莊的主動讓我胸潮澎湃、驚喜不已。想不到這個美艷人婦,只幹一次就讓自己征服了,主動投懷送抱,肯定是她的無能老公沒法使她滿足。其實小莊的主動最主要還是因為淫藥的後勁還沒有過去,面對的又是一個自己暗暗喜歡、剛剛讓自己高潮不斷的男人。

小莊在親吻中不停地呼出香濃的喘息,我已經無法忍耐了,一個翻轉,把她俯壓在下面。小莊措不及防,無奈地趴伏在沙發上,上半身緊貼沙發面,豐滿渾圓的臀部則高高地翹起著。我雙手把住小莊細腰,漲紅粗長的肉棒象長了眼睛般,準確地找到並分開那兩片嫩滑的陰唇,臀部猛地一挺,「滋……」堅硬的肉棒全根沒入穴內。

「啊……」胯下的小莊尖叫一聲,不由自主地扭動屁股,兩隻小手抓緊了沙發,似乎不堪忍受我威力十足的兇猛一插。我一進去就狂抽猛插,絲毫沒有憐惜。小莊隨著我的動作高聲浪叫著,她的身體像觸電一樣來回扭動,扭動一次,呻吟一次。

「大美女,爽吧?今後這個小穴就是我的了,我會天天讓它爽歪歪的。」我一邊抽插,一邊逗弄著身下的美艷尤物。

「啊……啊……爽……不……不行……啊……」小莊浪叫著。

小莊忘形的淫叫浪啼令我更加猛烈地撞擊她的腰臀,肉棒幾乎全進全出,從小穴裡帶出的淫水四處亂濺,嘴裡卻誘哄著:「心愛的小莊,你實在太美、太性感、太誘人了!你美得讓我忍不住瘋狂的愛上了你……我要永遠享受你美艷、嬌嫩、熟透的胴體。」

「啊……喔……太深……唔……太重……哦……不行了……我……我要死了……」小莊不斷忘形的發出浪叫呻吟,嬌喘著,顫抖著。

膨脹的大肉棒在她濕漉漉的小穴裡凶狠地來回抽插,那充塞、飽撐、脹滿的感覺使她慾火焚身,這是十多年以來第一次被其他的男人姦淫,不同官能的刺激使她興奮得快要忘記了老公,渾圓白嫩的玉臀上下扭動迎挺著我的奮力抽插。

「喔……你的小穴真的好緊……又濕……又滑……啊……吸住我了……好爽啊」我粗喘地揮舞著肉棒犀利地攻佔那極品美穴。這個美艷人妻,看著讓人興奮,摸著讓人迷醉,插著讓人欲仙欲死,完全是一個上天賜給的美艷尤物,一定要牢牢地抓在手裡。

「啊……你……你……我……我一生名節……被你全毀了……啊……你插得好深……啊……啊……又……又要洩了……啊……」這個已婚的女人無奈地迎合著我一次又一次更深更狠的戳刺,紅潤的小嘴吐出讓所有男人迷亂的浪哼和香甜的氣息。

「我不是色狼你怎能夠享受到如此美妙的性高潮?」我加緊抽送,槍槍深刺,每一下都深入到底,讓這位讓人精盡人亡的美艷尤物不斷地呻吟、浪叫著。

「小莊乖,叫我老公。」我最羨慕那個姓柯的傢伙了,可以名正言順地操如此雪麗動人的小莊。

「不……不行……啊……啊……」雖然被我操得高潮迭起,小莊卻反抗著我的要求。

對小莊的渴望、對她老公的嫉妒,使我更加瘋狂地撞擊她嬌嫩的小穴,似乎要把它戳穿才甘心。終於,積累的慾望再次渲洩,在最後一個穿刺中,小莊再次發出了性高潮來臨的尖叫,隨即忍受不住地哭泣出來,感覺自己的小穴死死地咬住我的陰莖,一大股浪水噴薄在龜頭上。

我不匆不忙地抵著小莊的子宮深處,用手輕輕的揉著她美麗的雙乳,小莊的乳房被撫摸得酥麻非常,我用手指輕摸著她如絲綢般細膩的肌膚,從喉嚨深處輕聲發出歡愉的囈語,她全身頓時本能地扭動著身體,下半身更是有淫水不斷的從陰道流出,早已是濕了一大塊。

我一面享受小莊肉體一面看她的表情,從她的神情看出她已經非常動情和欲火焚身,可以任憑恣意妄為,於是我一手摟住小莊的柔軟腰肢,溫柔且輕輕地將嘴移到她像牙般細膩光潔的脖子上,在光潔如玉的脖子上吻了起來,她任由我舔著濕溜溜的脖子。

我將舌頭伸進小莊的耳朵輕咬她的耳垂,她舒服的喘口氣,我將臉貼上去吻在她秀美柔軟的櫻唇上,她面色嬌媚無比地使不出半點力量,我的舌頭頂開小莊的香唇放肆地用舌頭舔著她整齊、潔白的牙齒,隨著我不停地入侵,小莊開啟了檀口,我隨即吐出舌頭,舌尖抵著她的牙齦反覆挑弄,她不得不仰唇相就,我倆嘴唇緊緊地貼在一起,火辣辣舌尖在她嘴內游動,激動地挑逗著。

小莊無法克制自己吐出粉嫩的香舌,跟我的舌頭糾纏在一起,任由我吮吸著她的唾沫,她熱烈回應我的交纏,小莊伸出舌頭與我的舌間在空中交纏,她是以前從沒體會過的,接吻居然能產生這麼大的快感。

同時,我的手輕盈的再次挑起小莊尚未平復的性高潮的情緒,沒有多久,我就發現其實她全身到處都很敏感,於是將乳房讓給了右手,嘴巴在小莊的腰間、小腹、胸口、肩膀和脖子上胡亂的啃噬著,最後吃著她的耳朵,還不時伸出舌頭在耳殼上舔出叫人麻痺的聲音,小莊只有張著嘴巴性感銷魂的呼著氣,下體的分泌已經浸濕了兩個吻合一起的性器官,完完全全濕透到外面來了。

我粗長的肉棒緩緩抽出,蜜穴內壁的嫩肉也被帶出翻轉,龜頭已經退到蜜穴口,兩片蜜唇被大大地撐開,滾燙的巨大龜頭在水汪汪的蜜穴口磨碾。

「啊……不……不要停……」小莊嬌嫩的紅唇顫抖著,粗大火燙的龜頭緊密地頂著肉洞口,嫩肉被迫接受著肉棒的接觸摩擦,腰不自主地扭動,小莊紅著臉浪叫著。

「說……我們在做什麼?」火燙的肉棒緩緩插入小穴深處,溢滿蜜汁的蜜唇無力地被擠迫向兩邊。

「你……好卑鄙……」回應著我的挑逗,小莊又羞又急,卻又進退兩難:「我們……在……在做愛。」

屈辱感在腦海中爆炸,靈魂好像已經離開了身體,所有的感官都已停滯,唯獨身體深處的壓迫摩擦的充塞感無比鮮明。

「再換一種說法。」

「啊……饒了我吧!我說不出來。」

「哼!」我的肉棒故意停在嫩穴口。

「你……啊……我已經被你玩成這樣了,還不夠嗎?」她不停地扭動自己誘人的嬌軀,雪白豐滿的豪乳上下晃動著。

「不肯說,那你是不喜歡被我干了?那就拉倒好了,我就把你跟我做愛的照片拿給你老公看好了,讓他看看你是個多淫蕩的女人。」灼熱的龜頭緊頂住柔嫩的穴口,粗大的肉棒在威脅地緩慢搖動。

「啊……我說……」

「貼在我耳邊說,火辣一點!」肉棒猛力地一下狠插進嫩穴。

「啊……你……你在……干我……」小莊嬌羞地把屁股搖晃上挺,好配合我的抽插。

「繼續說!」肉棒在嫩穴中強烈地抽插著。

「啊……我喜歡被你幹,你把我幹得好爽!」她媚眼半閉著,隨著大雞巴挺入抽出速度加快,雪白玲瓏浮突的誘人胴體上下套動配合著。

小莊無意識地伸手抱住我的腰,身體由花芯開始,燒了又燒,身體內感受到那充滿幹勁生命力的肉棒正在無禮地抽動,全身一分一秒的在燃燒,身為一個美麗女藝人的優越感,已經完全被剝除,剩下來的只是一個身為人妻,卻已半年沒有性交慾火焚身的身子。

暈旋的腦海中一片空白,世界似乎已不存在,只有緊窄的蜜穴中火燙粗挺的肉棒不斷抽動,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在全身爆炸。

就這樣,在淫肉的拍打聲摻雜著浪蕩的嬌啼下,粗壯堅挺的肉棒不停地插入小莊的嫩穴,春藥讓她完全失去矜持,沉淪在淫蕩的肉慾、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中。而我也沉醉享受肉慾的快感,不斷用力幹著這位浪態媚人的人妻小莊。

「剛才很爽了吧?接下來還會更爽喲……」我用輕佻的言語在小莊耳邊挑逗著。動作卻不再狂野,同時感覺著我的肉棒好像被什麼東西緊緊的包圍住,灼熱緊窄、溫潤滑膩,肉壁還在微微蠕動著,吸吮著我的龜頭,又麻又酥。

小莊只覺侵入自己體內的肉棒,火熱、粗大、堅硬、刁鑽,它似乎自具生命,不停地自個蠢動了起來,自己緊緊夾住也無費於事,令小莊無法控制地發出聲聲銷魂蝕骨的嬌喘聲。炙熱的龜頭尋覓到敏感濕熱的花心,在陰唇肉壁的緊握下緊抵旋轉挨擦,使得花心也起了顫慄共鳴,與龜頭你來我往地互相舔吮著。

我閱女無數,深知美艷人妻小莊已經飢渴欲狂,她需要男人無情地揭開她端莊嫵媚的面紗,滌蕩她作為人妻的貞潔羞愧,用最有力的抽插,最快速的衝刺,最強勁的摩擦,讓她達到一次又一次性高潮的巔峰而心悅臣服。

於是,我運起雄勁,快速抽插,肉棒次次抽出穴口,又次次頂至穴底,愈發火熱粗大。幾百次抽出頂入,小莊原本的淫聲浪叫,已化作哭喊連連;她那股舒爽的浪勁,直似癲狂,早已沒有幾個小時前雪麗佳人的模樣,像個浪蹄子在我胯下嬌聲呼喊。

「哎……喲……你……哦……太硬了……啊……啊……好爽……頂得好深啊……美……好美……我……我要死了。」

我看著沉迷浪叫的美艷人妻,狡猾地笑了,功夫不負有心人,真是美翻天了!我依然沉穩而有力地鞭撻著小莊敏感的花心,頭一低,含住了她在迎合扭動間晃顫跳脫的一隻乳尖。

「啊……啊……要洩……洩出來了……我要死了……」我突然的一個配合,龜頭深刺猛撞小莊的子宮口,牙齒輕輕在咬在她翹挺的乳尖上。小莊的嫩穴兒突地緊縮,子宮口刮擦緊吸住我粗碩的龜頭,我感覺滾滾熱浪沖擊龜頭,麻癢舒美,精關難守,我快意地將龜頭死死頂在嫩穴深處,低吼一聲,熾熱濃稠的精液急射而出。

小莊只覺緊抵花心的龜頭猛地射出強勁熱流,那股酥麻歡暢直達心坎,「啊……」地大叫一聲,整個人兒似乎輕飄飄的飛了起來,然後癱軟下來,嬌喘吁吁,目澀神迷。

一切都過去了,房間裡恢復了平靜,只有空氣中還迷漫著淫亂的氣息,昭示著剛才房間裡曾經的淫亂。

頁: 1 2 3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