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傾范冰冰母女緣

閃電劃破烏云密佈的天穹,瞬間把夜空照耀的如同白晝一般。緊接著,一聲驚雷炸響,天地風雲變色,暴雨從黑色的天幕傾瀉而下,山野中就連野獸也都紛紛避雨不見了蹤跡。

可是在高大陡峭的絕壁峰上,兩個手持青峰長劍的男子卻在互相打鬥,奇怪的是那雨水卻半點也灑落不到兩人的身上。

「天晶……你束手就擒吧,今天我絕對不會讓你活著離開這裡。你膽子也太大了,居然連當今皇后你都敢姦殺,實在是罪不可恕……」說話的一位身穿黑色蓑衣的老人,他手持一把青峰長劍遙指對面一個三十歲左右的貌似潘安的男子,憤怒的呵斥著。

那貌似潘安的男子不屑的冷笑一聲:「當今皇后性淫,後宮糜爛,她本人也常與太監對食,老子過去草她的老比,那是為她好。孤翁,我倒是不明白了,你跟皇后那騷婊子有什麼關係,居然為了報仇,跟我玩命打了十天……你我功力相當,估計再有十天也難以分出勝負……我看你還是回你的灕江去釣魚吧,別再管這些俗事了……」

孤翁,天晶,乃當今帝國的兩大絕世高手,一正一邪,功力相當。兩人此前已經鬥了十天有餘,此刻卻是各自施展出了絕招,想來是要拚命了。

兩人在黑夜中化作兩團光影,以快步可言速度接近。就在這時,天穹響起一聲驚雷,緊接著一道碗口粗的閃電突然從天而降,向兩人擊落。

「轟隆——!」一聲,隨著一聲迭爆,兩個被雷電擊中,空氣中傳出兩聲慘叫,還有一股焦糊的味道。

***    ***    ***    ***

當清晨第一縷陽光從窗外照射進來的時候,一個有豪華套房改建的重症監護病床上,一個十二歲模樣的少年緩緩睜開了眼睛。

「這是什麼地方?」

少年看著四周的裝飾頓時就呆住了,這裡的一切讓他感受到陌生,他清楚的記得,之前他跟大夏帝國的正道高手孤翁在絕壁峰上決鬥。怎麼一眨眼的時間居然到了這裡。

「難道這裡就是地府?」

少年的第一反應就是自己死了,來到了地府。就在少年疑惑不解的時候,病房外已經炸開了鍋,三個身穿白大褂的主治醫生頓時就湧了進來,開始為少年做各種檢測。

少年的眼眸中閃過幾道殺氣,但是最終,他還是沒有任何的行動,因為他發現自己的身體很虛弱,體內的真氣也蕩然無存了。在這樣的情況下,面對三個不明身份的人,他覺得自己還是靜觀其變的好。

一番檢查後,醫生們便出去了,等到走出病房,去掉口罩的時候,他們的臉上個個都洋溢著不可思議的興奮之色。

「醫生,我兒子怎麼樣了?」問話的是一位打扮地雍容華貴的中年婦人,此刻,她一臉的焦急。

「是啊醫生,我弟弟怎麼樣了?」同時圍過來的還有一位打扮得時尚靚麗的嫵媚女人。

如果此刻有狗仔的話,一定會認出,這兩位便是娛樂界名氣很大的范冰冰母女。而躺在重症監護房的那個十二歲的少年,便是媒體曾經報導過的范母的私生子,范冰冰的弟弟范耀。

范耀十天前發生了一次車禍,canovel.com為了躲開媒體跟狗仔,范冰冰母女特意花費重金從香港請了私家醫生在自己別墅內改建了重症監護病房,為範耀醫治。由於范耀傷勢頗重,三天前,醫生已經宣佈,他處於腦死亡狀態。范冰冰母女為此悲痛欲絕,尤其是范冰冰這幾天更是寢食難安。

外界傳聞范耀是她的弟弟,其實不然。范耀其實是范冰冰的私生子,是范母的孫子。范耀是在范冰冰十六歲那年初涉娛樂圈被導演潛規則之後生下的孩子。這些年,為了掩人耳目,范耀幾乎沒有在公共場合出現,知道這個秘密的,天底下不超過五個人,就算范耀自己也不知道范冰冰是他的母親而不是姐姐。

今天早上,醫生在例行的檢查中發現范耀的各項身體機能突然開始恢復,尤其是大腦,居然重新被激活了,而且已經達到了正常人的水平。得到消息的范冰冰母女急忙從某大劇的拍攝現場趕回了家。

「太太,小姐,少爺甦醒了,而且從各項檢測數據來看,修養一段時間後,他就能恢復正常。

「太好了,實在是太好了……」范冰冰聞言,頓時就淚流滿面,當然潛規則的事情讓她不喜,但是孩子是無罪的,無辜的。那畢竟是自己懷胎十月掉下來的肉啊。所以,對於范耀她是滿心喜歡的,並且對他充滿了希望。

三天後,范耀的身體已經恢復了一些,醫生批准范冰冰母女前去探視范耀。

范耀這三天時間,急忙沒什麼睡覺,他一直在觀察周圍的情況,思考自己所處的境況。現在他已經得出一個結論,現在的自己叫范耀,而不是天淫,而且這裡也不是地府,周圍穿白色衣服的人,不是地府的鬼差,而是郎中。他不得不接受一個現實,他的靈魂可能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就在昨天,他通過鏡子仔細觀察了自己,他已經不再是大夏帝國那個英俊瀟灑的天淫了。現在的他只有十幾歲的樣子,唯一值得欣慰的一點是,褲襠裡的大雞吧還是那麼的粗壯。

看著眼前一老一少的角色美女,雖然她們的穿著比較怪異,但是天淫的心裡卻是異常的歡喜,因為這兩人的的確確都是難得一見的美人。天淫躺在病床上,甚至能感覺到自己的大雞巴在慢慢的變粗,變大。

如果天淫的身體不是很虛弱的話,此刻他肯定早就忍不住跳下床下,將這對母女花按下身下,好好的操上一番,將那滾熱的精液射滿她們的陰部,屁眼……

看著范耀那略帶點淫邪的目光,范冰冰母女覺得有些奇怪,不過她們也沒有多想,畢竟范耀除了車禍,身體跟大腦都受了重創,有一些奇怪的表現也是正常的。

「你們是誰?」天淫覺得自己有必要弄清楚這對美人的身份。

「你這孩子……連媽媽跟姐姐都不認識了?」范母頓時就驚了一跳。

天淫聞言,暗暗發笑,乖乖,這下可是刺激了,居然是母親跟姐姐。反正老子也不是你們的兒子,弟弟,等身體恢復了,一定找機會操死你們……

***    ***    ***    ***

經過一個月的調理,天淫,也就是范耀的身體已經基本康復。

在這段時間裡他假裝失憶,從母親和姐姐那裡瞭解到了很多關於這個世界的情況。雖然還沒有瞭解透徹,但是大體的情況他也知道了。比如說家裡的電視,空調,冰箱這些東西他都已經能熟練操作了。

至於別的……他似乎興趣也不大。

對於現在的范耀來說,最重要的是家裡有對尤物母女花。

前段時間因為身體的原因,他一直都沒有直接下手,畢竟操逼事件體力活,沒有充足的精力是不行的。誰叫他只是靈魂來到了這個世界,而身體沒有呢。要是以前的那副身體,他保證一定會迷死這對母女。

不過一個月的時間,范耀也從前世的記憶中修煉了第一層的慾火真氣。雖然比起當初的天淫,這一層的慾火真氣算不了什麼。但是范耀可以肯定就憑藉自己現在的慾火真氣,也足以搞定這對母女花。

十天前,范耀就已經利用為範冰冰和范母按摩肩頭的機會,將那慾火真氣一點點的輸入了她的體內。隨著慾火真氣的不斷輸入,范耀相信,最多再等三天時間,范冰冰就會主動投懷送抱,成為自己的玩物。

慾火真氣最大的用處便是催發人類最原始的慾望,而且是只對慾火真氣的主人動情。

晚上八點鐘,范冰冰母女在客廳看電視,看了一會,范冰冰總覺得心裡空落落的,腦海中總是不斷的浮現出范耀的身影。

「媽,你先看吧……我去臥室看看耀耀……」范冰冰沖母親打了一聲招呼,便起身去了范耀的臥室。

范耀眼見姐姐過來,便笑嘻嘻的起身相迎,並且急忙閉緊了房門。隨後范耀邀請姐姐在床沿上坐下,他本人也坐了過去,兩人緊挨在一起。

「姐姐,我看你神色不好,是不是拍戲太累了,我幫你按摩一會吧……」范耀說著便伸手輕輕在范冰冰的肩頭按摩,慾火真氣也隨之慢慢的侵入了范冰冰的身體。

按照范耀的推斷,慾火真氣在今天應該就會徹底的發作。換句話說,再過片刻後,他將用自己的大雞吧去操姐姐的大肥逼跟騷屁眼。

果然,只是按摩了一會范冰冰便覺得身體有些燥熱,尤其是陰道中,居然慢慢的變得有些騷熱,濕熱。

「姐姐,我愛你——!」范耀眼見姐姐有反應了,一雙大手頓時就從她的雙肩滑落下去,按在那對碩大的奶子上,大力的揉搓起來。

「不要——」范冰冰本能的輕喝了一聲,但是奇怪的是,不管是她的身體,還是她的心中,都不反感弟弟……準確的說是,不反感兒子對自己的侵襲。

當范耀的大手握住她的奶子的時候,她的心底深處甚至出現了一股深深的期望,如水的快潮也不斷的朝著自己的大腦侵襲。

范耀知道自己的慾火真氣已經徹底的被激發了,他開始親吻范冰冰的頭髮、耳垂、臉頰,奶子……

范冰冰的呼吸很快急促起來,身體傳來的刺激已經觸動了心底深處的慾望。那些倫理道德也在瞬間從她的腦海中被抹殺。在慾火真氣跟男人挑逗的雙重作用下,她開始熱情的回吻著范耀,兩人的舌頭緊緊的糾纏在一起。

激吻之後,范耀的大手從范冰冰的胸前慢慢的滑進了黑色的蕾絲內褲中,那裡已經是逼水氾濫。

「弟弟……我想要……」范冰冰此刻已經無法忍受了,直接出聲求愛,那雙白皙的小手已經握住了兒子的大雞吧。

范耀前世是大夏帝國的邪道第一高手,也是天下第一的淫賊。對於房中之術造詣頗深。他見自己這親愛的姐姐母親發騷了,並不急於去操逼。而是將范冰冰脫光,嘴巴一張,就吻住了范冰冰的大肥逼,伸出舌頭開始技巧性的舔舐起來,一會舔弄那陰蒂,一會再伸進舌頭舔進陰道里面,弄得范冰冰騷性大發,搖頭擺尾的淫叫起來。

范耀嘿嘿一笑:「姐姐,等會你會更舒服的……」接著將范冰冰弄起來,讓她翹起那肥大的白屁股,嘴巴慢慢的舔了過去,一會舔舐屁眼,一會舔舐陰道,一雙大手則從下面伸過去,揉搓范冰冰的大奶子。

「弟弟……快舔……舔姐姐的騷逼,舔姐姐的屁眼……」范冰冰眼神迷離,動情之極,口中淫蕩話語不斷,不時地扭動屁股,希望范耀的舌頭,能夠再深入一些。

「快一點,姐姐的騷逼要洩了……」范冰冰的身體開始顫抖起來,似乎已經到了高潮的臨界點。

范耀聞言,急忙操起大雞巴,狠狠的插進了姐姐那濕潤的騷逼裡,技巧性的

抽動起來……

三分鐘之後,范冰冰大叫一聲,身體痙攣起來,騷逼中噴出了一股水流,潮吹了。

而范耀的大雞吧此刻仍舊堅硬無比,他雙手扶住姐姐的大屁股,大雞吧頂向了范冰冰的屁眼。原本以為屁眼會緊一些,結果范冰冰這騷貨早就是被無數個男人操過,屁眼只比騷逼小一些,很順利的就進入了……

***    ***    ***    ***

兩人熱火朝天的操逼,動靜跟淫叫越來越大,甚至已經傳到了客廳。范母覺得有些不大對勁,便悄悄過去,隔著門板偷聽。結果聽到的居然是母子在做愛,歡淫。

范母這些日子也被范耀的慾火真氣侵犯,只是她體內的慾火真氣尚未達到那爆發的臨界點。此刻房間裡的那淫聲浪語,卻如同導火索一般,徹底的引燃了她的慾望,使得慾火真氣在瞬間爆發。

「砰——!」范母用力撞開了臥室的房門,沒有絲毫的猶豫爬上了大床,滿臉的淫蕩:「我的乖孫子……快來舔奶奶的老逼吧?」

情急之下,范母甚至說出了范耀的真實身份。

范耀聞言,短暫的愣神後,便毫不猶豫的將大雞吧插進了范母的嘴巴,此刻他已經到了射精的臨界點,沒到一分鐘便把那白花花的精液噴進了范母的嘴巴。

滾熱的精液,更是刺激了范母的情慾。她將范耀推開,脫掉自己的褲子,將那大肥臀騎在范耀頭上,自己扭動屁股,開始操范耀的嘴巴。旁邊的范冰冰自然也不示弱,爬過去,將那剛剛射精後的大雞巴含進嘴巴,大力的吮吸起來。

「奶奶,媽媽……范耀會讓你們欲仙欲死的……」范耀說著,便大力的舔舐奶奶的大肥逼,舔舐那誘人的小屁眼。

十分鐘之後,范母跟范耀幾乎在同一時間達到了高潮,范耀的精液全部進入了母親范冰冰的口中,而范母的逼水則進入了孫子的嘴巴。

***    ***    ***    ***

自此之後,范家母女便徹底的被范耀征服,幾乎每隔一天,就要操逼一次,而且每次都是花樣不斷。

年近五十的范母甚至渴望把這種關係一直保持下去,甚至有時候想做范耀的妻子。然而這畢竟是個夢想,他們的關係是不能公佈於眾的。

范耀似乎也喜歡上了這對母女花。尤其是對於熟女范母的身體他更是喜歡,幾乎每晚,他都會去舔舐范母的下身,而范母也會盡情的賣弄風騷讓自己的孫子快樂滿足。

身為母親的范冰冰也早已經迷失在兒子的肉慾中。她渴望得到范耀的肉體滿足,她無法想像沒有范耀後,她的日子如何過下去。加上懷了孕…….

一個穿越的靈魂,一對風騷的母女,一幕幕背德畸形的性愛在都市中不斷的上演……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