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姦絲襪美少女

雯雅婷像其它應屆大學畢業生一樣為找工作而忙碌著,雖然她出生在一個中產階級的家庭,父母在這個城市多多少少有些門路,但她並不願意讓父母為自己解決工作。像其它新時代的女孩一樣她更希望能靠自己的力量找到一份工作,哪怕是一份微薄薪水的工作也足以滿足她渴望自立的心。她也有一個男朋友,是大學同學,兩人一直不溫不火進展很慢,當然這多少也與雯雅婷的害羞與男友的木衲有關。

雯雅婷學的是財會專業,在目前的社會來講,這樣的專業說吃香也吃香,說困難也困難。吃香在於每個公司都需要會計,困難在於每個公司都想找有經驗的會計。雯雅婷自然也明白這一點,所以她決定放低姿態,先從積累經驗與資歷開始。工夫不負有心人,很快雯雅婷便接到一個房產公司的電話,讓她去面試。第一次參加面試的雯雅婷既興奮又緊張,著實在網上參考了不少關於面試要領的數據。

第二天,雯雅婷穿上了一套自己從未穿過的職業女性套裝,連她自己也不敢相信鏡子中的美麗女性就是自己。粉色的西式短裙套裝,前包後空的黑色魚口高跟鞋,再加上第一次穿上的淡粉色絲襪,讓整個她看起來既成熟性感又不乏青春可愛。為了這次面試,雯雅婷昨天還專門去理發店做一個韓國流行的末稍帶波浪的發型。給自己上了一點淡裝後,雯雅婷踏著高跟鞋發出「蹬蹬噔」充滿自信的聲音出門了。

出租車足足轉了1 個多小時才到,下車時司機不懷好意的往雯雅婷的大腿上瞄,這讓第一次穿這樣衣服的雯雅婷感到更加不自在。下了車環顧四周,讓她有些出乎意料,這裡並不像她想像的那樣是寫字樓林立的辦公區。左邊是亂七八糟的工地,一座6 層的建築物剛開始刷牆,右邊看起來則更像一個貧民區,一幫衣衫襤褸的人坐在門口無聊的扇著扇子。雯雅婷向工地那邊走去,走了幾步她突然感覺一隻手抓住了她的腳踝,嚇得她叫出聲來。回身一看,才發現是個四五十歲的老乞丐,有氣無力地趴在地上,嘴裡念叨著「姑娘行行好,姑娘行行好……」雯雅婷仔細打量了她一下,老乞丐斷了一隻腿,身上也滿是傷痕,眼神混沌,看起來頗為可憐。生性善良的雯雅婷從錢包中掏出50塊錢給了乞丐,這是她下午回家的打的錢,她決定改坐公交車回家。老乞丐楞了一下,立刻千恩萬謝的磕起頭來。雯雅婷尷尬地衝他笑了笑,趕快向工地方向繼續前進。

找了半天才在工地找著一個辦公室摸樣的小平房,進去房間著急嚇了雯雅婷一跳,一大堆民工擠在裡面吵吵鬧鬧,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雯雅婷在人群裡看到一個穿著西裝的年輕男人,連忙上去問他「請問這裡是XXX 房地產開發公司嗎?」那男子好容易才擠過身來問「你找誰?」 雯雅婷急忙說「我叫雯雅婷,我,我是來面試的,請問我該去哪面試啊?」男人自顧不暇的說「你先在那邊坐著等等,我們經理馬上就來。」隨後他轉身衝著那幫民工高聲說「別吵了別吵了!我們經理馬上就來!我進去給他打電話,你們安靜等著!」說完急急忙忙擠進裡屋把門反鎖上了。這幫民工圍門口喊了一會,才罵罵咧咧的各自找地方坐下。

雯雅婷很不自在的坐在一個角落裡,房間裡臭烘烘的汗味她倒可以忍受,只是這樣的情況實在與她事先的預想差距太遠了。正在她不知所措的時候,突然感覺腿上熱熱的,抬頭一看嚇了一跳,一屋子的民工都傻傻的盯著她的修長的腿看呢。屋裡的氣氛一下凝固起來。雯雅婷感到渾身發燙,她拼命地把兩腿並攏,並用簡歷遮蓋著自己的裙口。這時一個聲音打破了凝固的空氣「姑娘你的腿真白啊,那是不是你那……絲……襪整出的感覺啊?」

雯雅婷臊得滿臉通紅,尷尬地罵到「流氓!」她的聲音被一陣哄堂大笑給壓下去了,誰也沒聽到。這時她突然感覺大腿上的絲襪繃緊了,低頭一看,發現坐旁邊的民工正用手輕輕拉扯她的絲襪呢,雯雅婷羞怒地盯著這人的臉,他臉上黑一塊白一塊全是灰,唯有鼻子下面有兩根幹凈的道道。臉上的壞笑和癡迷扭曲在一起,看起來極為醜惡。雯雅婷正想推開他,突然屋外衝進來一個人大聲叫著「他媽的!那小子溜了!!咱今要工資是沒戲了!」頓時屋裡罵娘聲一片,民工們紛紛起身往外走。這時雯雅婷身邊的那小子一把把雯雅婷給拽起來大聲嚷嚷「兄弟們,工資沒要著沒關系,明天咱再接著要。不過今天咱兄弟們都有福了,看看黑胖子給咱送了個啥!」所有人都回頭看著雯雅婷,屋裡瞬間變得死一般安靜。雯雅婷嚇得大叫「你們想幹什麼?你們敢靠近我我就叫人了!」這時一個矮胖子民工向眾人說到「張二傻說得對啊!這妞跟黑胖子是一夥的,咱要不著工資當然得拿她抵債了!大家說對不對啊?」一幫人眼睛都直了,開始小聲嘀咕起來,「是啊,這工地一個外人都沒有,咱給她拐咱棚裡好好享受!」「媽的,這妞真他媽水啊,身材比昨天電視那主持人還好!」「長得像那個啥,那個孫燕子?」

還沒等雯雅婷叫出聲來,一個民工已經從後面用麻袋把她的上身給套住了。

緊接著她就感覺到一堆人抬著她出去了。雯雅婷死命的掙紮,無奈她哪敵得過一幫天天幹活的民工。一路上只感覺到無數只手在她腿上,腳上,手上,身上亂摸,抓得她生疼,還有人索性邊走邊抱著她穿著絲襪的腳舔。沒過多久她被扔到地上,頭上的麻袋也被扯掉了,雯雅婷立刻高聲尖叫「救命啊!救命啊!!誰來救救我!」那個矮胖子抹了抹口水淫笑著說「你在我們棚裡面,周圍連個鬼都沒有,你叫有鳥用!……媽的,這妞哭起來還挺漂亮!」一幫人閃電般的脫了臭烘烘的衣服,像餓了一個冬天的狼一樣撲在她身上,胡亂摸著,舔著。他們一輩子也沒機會跟這樣漂亮的女孩說上話,更別提接觸她的身體了。

雯雅婷已經哭成了個淚人,見喊叫沒用只好可憐的哀求他們「各位大哥大叔,求求你們放過我吧,我剛畢業是來找工作的,你們如果放過我我會好好感謝你們的……」可這些早被熱血衝昏了頭的餓狗哪裡還懂得憐香惜玉,三下兩下便撕開她的粉色外套和裡面的白襯衫,露出少女傲人的酥胸。圍在前面的人都看傻了,「媽呀,這比我媳婦的好看多了,我媳婦那都癟了……」突然一個民工像瘋了一樣地撲上去亂啃起來,疼得雯雅婷叫出聲來。一幫人見狀都像蒼蠅一樣圍上去,就像爭搶蒸籠裡的饅頭一樣亂抓。雯雅婷的哭叫聲已經被幾十個民工亢奮的喘息聲給淹沒了。

擠在外圍的民工搶不到柔軟的乳房便紛紛把注意力轉向其他的地方,雯雅婷穿著絲襪和露指高跟鞋的修長美腿自然成為他們的第一轉戰目標。張二傻頭一個衝上去,他就是在辦公室裡第一個以絲襪為話題調戲雯雅婷的人。在張二傻心裡,絲襪高跟鞋是城裡女人與農村女人區別性的標志,雖然改革開放,農村女人也學著城裡女人穿絲襪,但她們因為幹活與貧困變得畸形的腿穿再好的絲襪也不像那麼回事。如今抱著這樣一雙白嫩修長的絲襪美腿,對於一直夢想變成城裡人的張二傻,就好象做夢一樣。他胡亂地舔著雯雅婷的腿,雙手像鐵鉗子一樣錮著她的腳脖子,還是處男的張二傻已經與周圍的一切都隔絕了。

在舌頭與絲襪與腿互相的摩擦中,他胸口那團火越燒越旺,只想找一個平時更不敢想像更特殊的方式來宣洩它。於是張二傻不再舔雯雅婷的腿,而是一把推開正在舔她腳背的小子,死死抓住雯雅婷穿著前包後空高跟鞋的腳,急不可耐地掏出陽具,從雯雅婷的腳底與高跟鞋的夾縫間塞了進去。雯雅婷的高跟鞋在後面有一個帶扣的袢勒住後跟,袢的拉力使得高跟鞋與她的腳底緊緊的夾住張二傻的陽具,一邊是絲襪奇妙的觸感與柔軟溫熱的腳底,一邊是冰涼堅硬的高跟鞋面,在這種奇特的夾擊中,張二傻舒服得翻起白眼,瘋狂地抽動著,就像雯雅婷的腳是一個下賤的妓女一樣,用力地野蠻地操著她。雯雅婷全身都被民工們的手和陽具還有舌頭摩擦著,嘴裡也塞著矮胖子的舌頭,矮胖子一輩子也沒娶過老婆,如今卻把自己肥碩惡臭的舌頭塞在一個20歲的美女口中,他的口水止不住地往外流,灌進雯雅婷的口中。雯雅婷突然覺得腳底一股滾燙的熱流,原來是張二傻射了。

其他的人也都瘋狂的為自己災難般的欲火尋找一個出口,有人學著張二傻幹起了雯雅婷的腳,有人用陽具胡亂的蹭著雯雅婷酥軟的乳房,有人死命抓著雯雅婷的手幫自己套弄。而矮胖子則把自己臭不可耐的陽具塞入了雯雅婷的小嘴裡,即便是妓女也不會願意舔這樣惡臭的腫肉,如今卻完完全全地塞滿在一張性感的小嘴裡,一直頂到了雯雅婷的喉嚨,雯雅婷不停地產生幹嘔反應,喉嚨抽筋般的收縮和一股股噴射的唾液讓矮胖子爽得頭腦一片空白,他竟就這樣把陽具呆呆地插在雯雅婷的喉嚨裡忘記拔出來,雯雅婷憋得開始眼睛上翻,全身抽蓄,要不是旁邊的民工急忙推開矮胖子,恐怕她就挺不過去了。胖子拔出來後雯雅婷死命地呼吸和咳嗽著,但這並不影響其他人繼續用她美妙的肉體發泄自己的獸欲。後面兩個幹著雯雅婷美腳的民工也都像張二傻一樣著了魔,好象雯雅婷的腳天生就有著妓女般下賤的魅力,讓他們控制不住自己瘋狂粗暴地操著它。精液和瘋狂的摩擦讓雯雅婷腳上的絲襪都開絲了,正在操著她腳的民工索性把陽具從開絲的洞裡硬塞進去,瘋狂的操弄起來。

頁: 1 2 3 4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