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姨媽

今年九月,在市委接待處工作的梅子通過關系把我調到市政府機要處工作。

接到梅子的電話後,我異常興奮,梅子告訴我,單位不能解決住房,正好她在軍分區招待所有一套一室一廳一衞的房子,平時只是因為工作忙的時候在那裡小憩的,條件還不錯,暫時我就住在那裡,等安頓下來後再考慮買房的事。

我說道:梅子,我真的要好好感謝你。一旁的媽媽也特別高興,一個勁地說梅子就是有情義,雖然當了領導,但還沒忘了她這個老姐。

梅子是我的表姨媽,不過,雖然輩分大了我一輩,梅子的年齡卻和我一樣大,今年都是三十歲,實際上她比我只大了三天。聽姥姥說,我們出生那會兒,她母親奶水不足,而我母親的奶水則非常充盈,那時候家境不是很好,因此,梅子出生後僅僅兩天,姥姥便把她抱到我娘的懷裡,從此我娘便把這個表妹當作自己的女兒一樣喂養。

就這樣,我和梅子自小便一起吃住,一起上學,一起玩耍,但是我自小就不願稱她為姨媽,只肯叫她梅子姐。外人不知道的,真的常常把我們當作兄妹呢。

梅子是個標準的江南水鄉女子,膚色紅嫩,凸胸翹臀,個子雖然不是很高,大約一米六多一些,但是身形窈窕豐滿,腰肢柔軟,顯得千嬌百媚,風態萬千。她本來是學醫的,但是幾年前她嫁給市公安局一個副局長後,便調到了市委秘書處,並且在很短的時間便升任了接待處處長。我和姍姍結婚也是梅子牽的線。姍姍是梅子原來的同事,在市立醫院當兒科醫生。她是個不錯的女孩,不但貌美如花,兼且性情溫順,知書達理,深得我父母的喜愛。美中不足的是我們兩地分居,所以結婚兩年了,我們都還不敢要小孩,母親為這事絮絮叨叨地念了不知多少遍,便托梅子幫忙找些門路。本來我並不是抱很大的希望,沒想到梅子辦事的效率這麼神速,不但辦好了,而且把我安置到了市府機關。

報到那天,姍姍正好下鄉會診,我先到單位辦理了有關手續,然後去了姍姍家看望他的父母。吃過晚飯後,梅子才把我帶到了她住的房間。

臥房不大,裝修也很簡單,色調以暖色為主,整體看起來顯得異常的溫馨和雅致。一張金色的金屬床占據了臥房的大半空間,床上的被子是梅子給我新買的,散發著淡淡的花香。床頭掛著梅子的一張巨幅半身像,開著低胸的梅子雙唇微抿,媚眼如絲,一改平日裡的秀氣端莊,美艷裡露出些許妖冶,胸前的那兩團肉團鼓囊囊,亮晃晃,我一時竟然有些訝異,直到梅子推了我一把,我才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過神來。

梅子問道:你看什麼呢?

我掩飾了一下自己的神情,說道:我第一次看到你這樣的照片,覺得有點奇怪。

梅子道:奇怪什麼呢?

我說道:說真的,在我的印象中,你一直就是淑女形象,但是你的這幅相片給了我不同的感覺。

梅子說道:是嗎?什麼感覺?說給我聽聽.

我端詳了一會兒梅子的相片,說道:一句話說不清楚,但是我想,也許這是你的一種本色,美麗,自然,渴望和追求.

梅子的神色有些憂郁,許久,她把一串鑰匙遞給我,說道:這就算是你的安樂窩了。

我走上前去輕柔遞擁抱了一下她,說道:梅子,真的謝謝你。

梅子笑道:怎麼你和我還需要這麼客氣嗎?

我問道:辦我調動的事,是不是很難?

梅子道:只要是你的事,再難我也會想辦法。

梅子離開後,我看了一會兒書,但是精神一直無法集中,於是象往常一樣,一邊打手槍,一邊和姍姍煲了一頓電話粥。我和姍姍兩地分居兩年多時間,聚少離多,因此,大部分時間要靠打手槍來解決性需要。久而久之,姍姍也知道了我的秘密,所以每次打電話的時候,姍姍總會說些誘惑我的話。

姍姍接到我的電話,非常的興奮,她問我:老公,想我了嗎?

我的眼睛卻直瞪瞪的地盯著床頭梅子的相片裡那豐滿的奶子,隨口道:想啊,現在我就想。

姍姍道:老公,你現在想什麼啊?

我一邊套弄著自己的大雞巴,一邊脫口說道:我想肏奶子。

姍姍竊竊地笑道:老公,想就用力肏吧。

要命的是,我那硬得發燙的大雞巴一直到我放下電話都沒能射出來。放下電話,我洗了一個冷水澡,神不守捨地翻起梅子的東西來。

梅子的衣櫃,盡一色全是高檔的服飾,新潮的圍巾、不同品牌的帽子、充滿情趣的各式內衣。床頭櫃下層抽屜,盡是避孕套、潤滑液之類的東西,還有一個跳蛋和一個長長的塑膠雞巴,再翻看其它的抽屜,竟然找到一本梅子的相冊,照片上的梅子或著情趣衣裙,或一布半縷,不但千姿百態,而且風韻十足,最後一張照片則是全裸的正面照,酥胸高聳,她十指交叉疊放在小腹下,隱約可見那裡光亮潔白,一毛不生。

端莊秀麗的梅子的另一種形象令我血脈噴張,不能自已。我不住的把玩著大雞巴,滿腦子都是梅子的媚態,幻想著肏梅子的情景,良久,終於在嗷叫中把濃濃的精液噴射了出來。

第二天午飯後,正想補一下昨晚的覺,梅子卻過來了,她告訴我說喝了點酒,過來歇會兒。看她滿臉通紅的樣子,應該不是喝了一點點吧。

我給她擰了個熱毛巾,關切地說道:梅子,飲酒過量很傷身體的,以後少喝些。

梅子有些醉意地說道:我就是干這個的,不喝行嗎?你們男人啊,不就是喜歡這樣嗎?

想起昨晚的情景,我突然心跳加速,為了掩飾,我幫梅子從衣櫃裡拿出她的睡衣,說道:你換衣服睡吧,我去外間等等.

我掩上臥房的門,在外間等著,但是好一會兒都沒有聽到她的動靜,我推門進去一看,梅子已經橫躺在床上睡著了。她的西裝制服淩亂地散落在地上,雖然穿上了睡衣,但是上衣的扣子卻沒有扣上,水紅色的胸罩完全露了出來。

我的心蹦蹦直跳,彎下身去,把梅子的身體扶正,然後替她蓋上被子。就在我剛要起身時,梅子卻突然伸出雙臂,一把摟住我的腰身,我似乎聽到她夢囈般地叫了聲:老公。

我不敢掙脫她,當然,在我的潛意識中我也根本不想、不願掙脫她的懷抱。雖然我們倆之間隔著一層薄薄的被子,但是梅子身上散發的清淡的香味,突然讓我有了一種依戀、癡迷的感覺。

緊緊地貼著她,我的小腹陣陣發熱,已無法克制自己的沖動。我輕輕地拿開蓋在艷小腹上的薄被,這時梅子動了一下,換了個姿勢昂面躺著,雙手放在小腹上,雙腿稍稍叉開。睡袍緊緊地貼在身上,將整個身體完美地勾勒出來,兩個大大的奶子在睡袍下高高的聳起,我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兩顆奶頭的形狀,在她兩腿根間,有一個包圓弧狀像小山突起,啊,那就是讓多少人想念的地方!

尤物!淫娃!我熱血沸騰了,我把目光拉向了梅子的奶子,兩團肉丘隨著呼吸起伏著,我拋開了心中殘存的一絲理智,將右手放在了艷子的乳房上,薄薄的睡袍並不能阻擋梅子帶給我的那種略微有點抵抗的彈性,我輕輕地揉搓,手掌和衣服摩擦發出了輕微的沙沙聲。

我輕輕地撫摸著她豐盈的奶子,輕輕地,輕輕地捏她的奶頭,一會兒,我感到奶頭漲硬了不少,又似乎有點柔軟。但梅子似乎仍在夢中。我撫摸她的誘人的蜜處,隔著睡袍,軟軟的又厚又大,輕輕地撫摸幾下後,我掀起她睡袍下擺,只見紅色的蕾絲邊小褲緊繃在她胯間,剛好遮住她蜜處,飽滿的陰戶緊貼在白色的內褲上,鮮嫩的肉縫,毫無保留地印了出來。

我將手伸了過去,輕輕地覆蓋在了那妙處,正如我從照片中看到的,那裡沒有一根屄毛,那種特有的柔軟就從我的手掌傳向了我的下體,不同的是,當它傳播到我身上的時候就變成了一種堅硬,我的中指輕輕地在兩片陰唇之間滑動著,細細地體會著那種柔滑細嫩的肉感漸漸地,梅子的身體有了變化,我可以看到內褲中央部分的濕度明顯比周圍大了,她的兩片屄唇竟然緩緩地蠕動,被不斷滲出的淫水浸的濕滑的內褲襠部慢慢地勒進了兩片肥嫩的淫唇中間,散發出淫靡的光澤。

梅子的身體有些扭動,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經醒了,但是我相信她不可能會真的把我當成了她的丈夫。她呼吸明顯的加快了,面泛潮紅,雙目禁閉,鮮艷的小嘴微微張開了,散發出了一股慵懶快意的春情,兩條大腿也不時地顫動著。

我褪下了她的小內褲,一下子,canovel.com那豐滿的蜜處展現在我眼前,只見那裡晶瑩豐碩,兩片嫩紅的陰唇夾在豐臀玉腿之間,宛如花心,楚楚動人,鮮肉外翻,清晰的紋路,一樣的細嫩,她嬌嫩的陰唇微微分開……做過美容的蜜處真是美麗極了。讓男人更愛了,我想,當我的雞巴來回抽動時,那是多麼的美妙啊。

不知道什麼時候,梅子了夢中呻吟起來,雙腿也不自主地分了開來。我已脫光了衣服,用那又硬又長的挑逗著梅子濕漉漉的小屄,輕輕捅著,敲著,梅子在夢囈中竟叫起來:嗚……好舒服……

幾個回合之後,梅子已經發出了嬌喘和呻吟,我緊緊地抱住她,下身一用力,整根雞巴全根盡沒。梅子啊!地叫了一聲,

頁: 1 2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