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強姦的姊姊

作者:Unicorn

在大學一年級的期末考結束後,原本與朋友狂歡的我,在KTV夜唱到2點多,突然接到一通電話。

「請問是陳俊彥先生嗎?」電話裡頭的另一端是一個聲音很粗的男子。

「是的」我回應著

「我這裡是XXX警察分局,你姊姊遇到了點事情,請你過來接你姊姊回去」

「啥?」

「陳雅芝是你的姊姊對吧,他現在在我們分局裡,你過來接她」警察又說了一次。

「喔….喔!」我喝了點酒的我才剛回神。

掛上電話後沒多久,手機又響了起來,我接了之後是媽媽打來的,她的口氣很緊張,說要我趕快去接姊姊,要我把她接到我宿舍,她們明天一早會來看她,我問了一下姊姊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會在警察局?

「你姊姊被強姦了」媽媽用著哭腔跟我說。

我聽完馬上就跟朋友說有急事要離開,出了KTV我馬上找了一台計程車坐上去,直奔警局去看我姊。

我跟姊姊都在外讀書,雖然讀不同的大學,不過都在同一個縣市,當初我也是刻意選相同縣市的學校,這樣也多個照應。

等到我衝到警局表明來意之後,警察就帶我去看姊姊,姊姊正低著頭在哭泣,旁邊還有個女警在安慰她,當姊姊看到我時,就撲到我身上哭了起來。

「你今晚就先帶她回家休息,等明天再過來做筆錄吧」女警跟我這樣說。

我也就帶著姊姊回去了,一路上姊姊都沒有講話,回到宿舍後我讓姊姊先去洗澡準備休息,過了一陣子我發覺姊姊洗了太久了,我敲了幾下門姊姊卻都沒有回應,我急忙將門給踹開,映入眼簾的是紅色嚇人的一幕,姊姊滿身都在流血,窩在淋浴間裡哭泣著,地上有著我再刷東西用的菜瓜布,菜瓜布整個都被染紅了。

這時我趕緊拿了乾淨的毛巾過去,將她身體擦乾,扶著她出來幫她擦藥,原本我要幫她穿回衣服,但她卻不肯穿原本的衣服,我只好拿了一件大襯衫給她穿著,而這晚姊姊抱著我哭到了早晨,直到她哭累了才睡著。

隔天父母趕了過來,canovel.com接著父母陪著姊姊去警局,我也拿了姊姊的鑰匙去她宿舍整理了衣服和行李讓父母一起帶回去,等我到了警局時,歹徒也抓到了,他是姊姊社團裡的一個學弟,平常看起來乖乖的,最後趁著社團活動結束,其他人都離開時,主動留下來幫姊姊收拾,也就趁這個機會表明心意,姊姊不接受就對姊姊下手了。

「幹你他媽的禽獸!!!」我一看到他就衝上去扁了他好幾拳。

警察原本其實都是做做樣子的擋一下,順便讓家屬出出氣,但他們馬上就看出,我有學過武術的底子,馬上就圍上來阻止了我,而我也因為打斷了那人的肋骨,因傷害罪被留到了警局。

當然不到一天的時間,警察用最快的速度把我送到地檢署,檢察官以失去理智和情有可原的理由不起訴我,我也就出來了,媽媽罵了我說太衝動,但我就是氣不過,最後父母就帶著姊姊先行回家,而我則是留在這邊等學期結束。

一個禮拜後我回到了家,因為姊姊的關係,媽媽請了一個禮拜的假留在家裡陪姊姊,等到我回家後,我就接替了媽媽的工作,換成我來陪姊姊。

姊姊跟以前最大的不同就是變得很怕生,她不敢出門上街,也不願意跟其他人說話,唯一能接受的只有她最親密的家人。

「謝謝你,小俊」我倒了一杯水給姊姊

而姊姊幾乎是整天窩在床上,用棉被把自己包住,或許是覺得這樣比較有安全感吧,姊姊的床單是前幾天新買的,舊的那套已經被染滿了姊姊的血,就在爸媽把姊姊帶回家後的隔天,姊姊趁著媽媽去買飯的時候,拿起美工刀在手腕上割了好深好深的傷口,到現在我每次幫她換藥時,都還覺得可怕。

經過了幾天的相處姊姊跟我也比較習慣了,兩人漸漸回復到以前常鬥嘴的關係,倒玩水後我拿著我的平板電腦坐在姊姊床上看東西,而姊姊則是喝了一口水就擺在旁邊,捲著棉被靠在我身上跟著我看著。

「小俊整天你陪著姊姊不會無聊啊?」姊姊開口問著我。

這幾天來我跟爸媽幾乎是24小時盯著姊姊,怕姊姊又想不開做出傻事,所以白天由我陪姊姊到晚上,等媽媽回來後,媽媽會陪姊姊去洗澡和睡覺,當然白天的時候,姊姊上廁所我都要開始倒數計時,如果時間太久,我可能就又要破門而入了。

「不會啊!正好這幾年來都很少跟姊姊說話,趁現在一口氣補回來」我們兩個從小感情就很好。

「可是整天都在這裡不會悶壞嗎?」

「那姊姊要陪我出去走走嗎?」

「不…..我不敢」

「有我保護妳哪有什麼不敢的」

「不要,我就是不敢出去」姊姊用棉被把頭蓋住。

「不要就不要,姊姊喜歡在房間待著,我就陪妳在這裡,妳要在這邊窩一輩子,我就在這邊陪妳一輩子總行了吧」我隔著棉被抱住姊姊。

沒多久姊姊掙脫開來,看著我問著。

「你上大學都沒有交女朋友喔」

「沒有…..我可是認真的好學生」

「最好是,昨天明明成績單寄來被當掉兩科」

「那是教授太忌妒我太厲害了,所以才把我當掉」

「臭美……說真的啦!都沒有女朋友喔」

「對啊!妳要幫我介紹嗎?」

「好喔,姊姊一定幫你找一個大美女」

「那就拜託了,最好要像美國女星凱薩琳麗塔瓊斯那樣漂亮的」

「我沒有外國朋友你慢慢幻想吧,你起來一下,我想去上個廁所」我還壓在姊姊身上。

「Big orSmall」我問著。

「小啦!」姊姊不耐煩著回著。

這幾天我都盯得很緊,所以姊姊上廁所都要問一下大還是小,大的8分鐘我就會敲門,小的則是給3分鐘。

「那3分鐘喔計時開始」計算姊姊上廁所的時間也變成我一個樂趣。

「我都還沒進去不算啦!」姊姊推開了我下床走去廁所。

而我也跟了過去,等我走到廁所時,我在外面喊著。

「3分鐘到了準備攻堅」我輕輕的撞了幾下門

「別鬧了我連褲子都還沒脫」姊姊在裡面被我逗得笑呵呵。

「喔!那我等妳脫褲子再開始攻堅」

接著裡面就都沒聲音了,我這時發覺我說錯話了,只好靜靜的等待著,不過終於聽到了水聲,不禁讓我幻想著姊姊排尿的畫面,水聲結束之後我聽到了衛生紙被抽出的聲音,我想著姊姊現在正擦著她的下體,到最後馬桶沖下了水和水龍頭被轉開洗手,最後姊姊不發一語的走出來。

「姊對不起啦!我說錯話了」

「如果是別人的話,你早就被告性騷擾了」姊姊有點生氣。

「所以我只敢跟妳說啊」

「打你喔」姊姊舉起手來做勢要打我

我趕緊跑回房間,姊姊也追了上來,我抓起棉被學姊姊一樣把自己包住,姊姊則是隔著棉被輕打著我。

「好了好了,我投降別再打了」

「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對姊姊性騷擾」

「看有沒有機會囉」

「還鬧」姊姊又打了我一下。

「好啦!認真的跟妳說」

「嗯嗯」

「姊…….我真的認真的跟妳說,妳上廁所的時間有點久喔,平均起來3分20秒,說不定要去看一下泌尿科」這當然是我亂講的。

「好啊!看我不打死你不可」姊姊撲到了我身上,壓著我打著。

扁著扁著我也不甘示弱,我也開始伸手反擊,這時我突然打到了一個很柔軟的東西,很快的我就發現那是姊姊的胸部,我開始時不時的不小心打到姊姊的胸部,享受著這微微的觸感,姊姊似乎是沒發現繼續跟我打鬧著,直到突然我眼前出現一片黑影。

「哎啊!」我摀住我的眼睛痛叫起來。

「怎麼了……對不起對不起,我看看」姊姊發現玩過頭了點。

姊姊拿開了我的手,靠過來盯著我的眼睛看,兩人靠得很近很近,我只要微微地往前一靠,就可以親到姊姊的唇,我偷偷的往前了一點,姊姊看著我也有點情迷意亂了也就沒有閃開,就當我感覺到觸碰到的那一瞬間,我用力地吹了一口氣。

「哈哈!沒事騙到妳了」我裝成沒事的樣子。

「眼睛都紅成這樣了還玩,我去拿藥幫你擦」姊姊眼睛下意識的避開我。

姊姊幫擦了藥之後,我也就沒辦法看平板了,姊姊讓我躺到床上閉上眼睛休息,兩姊弟就一起睡在一張單人床上,面對著面靠著,我能感受到姊姊的呼吸,而我相信姊姊也能感受得到我的。

在這溫暖的感受之下,我也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大概睡了半個多小時吧,我醒過來時看到姊姊正緊緊抱住我睡覺,但糟糕的是我竟然勃起了,堅挺的肉棒正頂在姊姊的小腹上,而現在我根本不敢亂動,如果吵醒了姊姊就很難解釋了。

不過這時候我發現姊姊的眼睛偷偷張開了一點偷看了一下,接著又緊緊的閉上,大概是怕尷尬吧,所以也不敢讓我知道她醒了,兩人只好就這樣撐著,而我的肉棒也很爭氣的繼續頂著,絲毫沒有軟掉的跡象,直接後來時間接近中午了,姊姊的肚子發出了叫聲。

「呵呵呵…….」我笑了出來。

「討….討厭啦!呵…..呵呵….」姊姊也睜開眼睛笑了出來。

等兩人笑聲停止之後,靜了下來互看著對方,我們已經很久沒有相處的這麼親密了,自從姊姊上了大學不住家裡,直到我搬出去住,這三年多來跟姊姊相處時間真的很少,這時我突然覺得姊姊好漂亮好漂亮。

「還不趕快收回去」姊姊原本也是情迷意亂的看著我,但突然一陣回神又嘟起了嘴巴。

我趕快轉過了身,把肉棒從姊姊腹部移開,姊姊坐了起來尷尬的看著我。

「那個…..等等吃什麼,我今天不想再吃外賣了」因為我必須看著姊姊,所以這幾天都是叫外送的。

「不然我們出去吃」

「不要,我就是不想出門」

「那只好妳煮給我吃囉」

「你不怕拉肚子我就煮啊!」

「放心我等等先去吃胃藥」

「笨弟弟小心我打你喔」

「威脅沒用了,因為妳剛剛都動過手了」

「喔…..對不起啦,眼睛還會痛嗎?」姊姊又靠過來看我的眼睛。

「應該沒事了」

「還是有一點點紅紅的,晚點要再擦藥喔」

「嗯」

「你想吃什麼我去煮」姊姊從我身上爬過去下床回頭問我。

「隨便弄個貢丸麵來吃就好了」

其實我是有考量的,麵和貢丸都只要下水煮就可以了,其他的調味也都很簡單,不需要用到刀子之類的東西,以免姊姊突然做出無法挽回的事情。我在床上待到我的弟弟冷靜之後才起床,而姊姊早就煮好在等我了。

「麵都快涼了才來,你…..應該沒有在我房間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情吧」

「什麼不該做的?」我知道姊姊指的是什麼。

「沒有就好,快吃吧」

「嗯…..沒想到」我吃了第一口準備給個評價。

「沒想到什麼?」

「沒想到剛才吃了胃藥是正確的決定」我故意不停的逗姊姊。

「不喜歡就別吃了,反正餓的是你」姊姊一臉無所謂的說著。

「當然會吃啊!姊姊就算煮得再難吃我也喜歡」

「這算什麼誇讚?」

「好啦!說真的就蠻不錯吃的啦」反正就水滾了丟下去,基本上不太會失敗

「這還差不多」

等我們吃完之後,我就去洗碗,而姊姊則是坐到客廳等我,洗好之後姊姊又拉著我回到了房間,玩著玩著又累了,姊姊又幫我眼睛擦了一次藥,然後又抱著我睡覺了。

而這次就睡了比較久一點,到了三點多才醒來,等我醒來時我的肉棒又硬梆梆的頂在姊姊的小腹,只是這次姊姊張著眼睛看著我。

「姊妳醒多久了」

「半個多小時吧」

「怎麼不叫醒我呢?」

「俊我問你喔,你要好好的回答我不准說笑」姊姊很認真的告訴我。

「嗯嗯」我也收起了笑容

「你…..喜歡姊姊嗎?」

「嗯,喜歡啊!」

「你不會嫌棄我已經被……」姊姊說不下去了。

「那個別放在心上啦!我下次看到那個狗雜種一定打死他」

「這一輩子你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好啊!妳永遠是我最喜歡的姊姊」

「只是…..姊姊嗎?」這句話很小聲我沒有聽得很清楚。

「什麼?」

「沒事,再陪我躺一會兒好嗎?」姊姊整個人都貼了過來。

肉棒被夾到兩人身體中間,更加的舒服,我相信姊姊能夠感受到我陰莖興奮的跳動著。

接下來的日子我們的關係越來越曖昧,對話也越來越不像是姊弟,經過了一個多月姊姊的情形也穩定多了,除了因為要出庭的關係一定得出門之外,其他的時間都還是留在房間裡,而心力交瘁的父母也差不多到了極限,所以姊姊決定讓他們出去走走,安排了一個禮拜的假期給他們。

當然父母是不太放心,但是自己真的也到了極限了,如果自己倒下的話那可就糟了,所以就把事情都交代給我,就出門旅行了。

就在父母離去的當天,姊姊的突然變得很憂傷,也不跟我說話,我抱著她不斷哄著,到了最後姊姊帶著淚跟我說著。

「我的那個沒有來……」

有些事情就是那麼剛好,姊姊被那人給強姦了之後,又懷了那人的小孩,姊姊不斷的哭泣著。

「姊…..那妳要生下來嗎?」我問著。

「不!絕對不要!我不要生下那個人的小孩」姊姊再度崩潰了。

「那等爸媽回來的時候…..」

「不…..不要給他們知道」我話還沒講完就被姊姊打斷。

後來我帶著姊姊到了醫院的婦產科看診,姊姊穿了牛仔褲、絲襪和內褲穿了好幾層,身體也包得跟肉粽一樣,才摟著我跟我出門,當然確定了也解懷孕了,不過因為是很早期,所以只是個小手術,今天先做一些前置作業,明天就可以來拿小孩了。

當晚姊姊拉著我不讓我回房睡,我考慮到了姊姊的情況也不適合一個人睡,所以就抱著她睡,姊姊在睡前跟我聊了好多好多,從小時候的事情一直聊到大學後的事。

直到兩人都累了,姊姊靠過來給了我一個吻,輕輕的點在我的唇上。

「小俊,我愛你」

我腦中一片空白,等到我回神的時候,姊姊已經轉身睡了,姊姊拉著我的手環抱著她,我也只好就這麼睡。

到了隔天我陪姊姊到了手術室,進去沒多久後就聽到裡面的哭鬧聲,護士走了出來要我進去安撫,最後在姊姊死活的要求之下,要我在手術檯旁邊陪她。

「俊我怕….」姊姊握著我的手,我能感受到姊姊的顫抖和恐懼。

「別怕我在妳旁邊」我也緊握著姊姊的手,陪伴她走過人生最痛苦的時光。

手術沒有很久,應該說很快就結束了,一條生命就這樣消失了,我心裡想著他出現在錯誤的時間,雖然說對他很殘忍,但如果讓他出生,那就是對姊姊更加殘忍,所以要怨恨的話,就去怨恨你父親吧。

頁: 1 2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