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娘傳

玉娘是飛龍堡堡主沈龍飛最小的一個女兒,她從小就跟隨父親練習武藝,在方圓百裡之內也算小有名氣。加上人長得又美貌如天仙,所以她不僅是父親的掌上明珠,哥哥姐姐們都對她愛護有加,飛龍堡裡的莊丁和周圍的村民們更不在話下。

這一天,飛龍堡突然來了幾撥人,或明搶或暗偷,都是說為了一件叫做「黑靈芝」的東西。據說服下此物能使人功力暴增百倍。就在飛龍堡的人奇怪怎麼會有這樣的謠言的時候,天堂幫的幫主衛冬青帶著大隊人馬打上門來,將沈龍飛擊傷,並放話說,如果三個月之內不交出「黑靈芝」的話,就鏟平飛龍堡,玉娘迫不得已,只身出走江湖尋找「黑靈芝」。

第一天的晚上,玉娘又饑又累地投宿到一個小鎮的客棧,隨便吃了點東西就睡了。沒想到當她迷迷糊糊地醒來時,才發現自己已經被人扒光了衣服,赤條條一絲不掛地反捆住雙手五花大綁起來,下身正有一條堅硬的東西在她處女的陰道裡大力抽插,嘴裡也塞著男人腥臭的東西,被捆在身後的雙手也握著一根又熱又粗的陰莖,三條大漢正在淫笑著輪奸她。玉娘拼命地掙扎尖叫,而三個男人毫不理會地繼續玩弄著她。

片刻,他們一起拔出陰莖,將精液射在玉娘的臉上、乳房上、陰唇上和屁股上。他們休息了一下,哈哈大笑著在玉娘身上撒尿。隨後,他們又將玉娘吊在房梁上鞭打拷問,逼她說出「黑靈芝」的下落。

玉娘告訴他們說,自己也不知道「黑靈芝」在什麼地方,可那三個家伙根本不相信,他們又是皮鞭抽打,又是火烤乳房,用蠟油燙她的陰唇,用刀把捅她的肛門,整整折磨了玉娘一夜。玉娘被嚴刑拷打得昏死了好幾回,最後終於受刑不住,隨便說了個地名。三個大漢把玉娘光著身子牢牢地綁在柱子上,自己休息了半天。

下午,他們在客棧眾目睽睽下,將五花大綁的玉娘押走。他們一路押著玉娘急急趕路,天漸漸黑下來,四個人來到一片樹林,三個男人在這裡又一次輪奸了玉娘。經過一通淫亂放浪的奸淫之後,男人們為了怕她逃走,將她扒光了捆在樹上睡著了。

玉娘一邊凄哀地想著自己悲慘的經歷,一邊試著運功掙脫了綁繩。她滿懷仇恨地悄悄拿起其中一個男人的劍,想要殺他們報仇,但是,被拷打了一夜的身體虛弱無力,她勉強提起劍的時候,卻驚醒了那人。玉娘邊打邊逃,跑了不一會兒就被抓住了。男人將她吊在樹上用樹枝抽打,殘忍地給她上刑。把她雙腿拉開綁住,在陰道和肛門裡插上棍棒攪動;反捆在樹上拿木棒夾住她的雙乳,用力擠夾她白嫩豐盈的乳房┅┅

就在男人們肆意摧殘蹂躪她的時候,忽然來了一個俊美的年輕人。他三下五除二地打跑了那三個大漢,把玉娘身上的刑具一一取下。玉娘感激地穿起衣服正要道謝,沒想到年輕人卻又抓住她擰轉她的雙手,重新反捆起她。玉娘驚問為什麼?年輕人平靜和藹地告訴她,他叫楚天涯,是天堂幫的光明使者,他的任務就是要將她抓回天堂幫。說罷,楚天涯押著她上路了。

一路之上玉娘不斷地哀求楚天涯,請求他放了自己,今後做牛做馬做奴隸一定會報答他的。然而楚天涯卻耐心地對她說不要出聲,並掏出一只勒口具,套在玉娘的嘴上使她無法出聲。

天蒙蒙亮的時候,楚天涯押著玉娘來到了天堂幫,從男女老少對他熱情的態度和他親切的微笑打招呼來看,楚天涯在這裡是很受器重和尊敬的。他徑直將玉娘押到後院幫主衛冬青的屋外,把玉娘捆在門廳外的柱子上,自己進裡面回命。

衛冬青見他順利地完成了任務十分高興,把解藥給了他。原來,天堂幫的人只要外出執行任務,都要服下幫主分發的獨門毒藥,在預定時間內完不成任務,就會毒發而死。

衛冬青命令楚天涯走後,他來到屋外,看著被綁在柱子上滿面淚痕的玉娘哈哈大笑起來。他告訴玉娘,根本沒有什麼「黑靈芝」,這一切都是他一手策劃的陰謀,其目的就是要得到有飛龍堡第一美女之稱的玉娘,收集天下美女是他的興趣。

他一邊說,一邊剝光玉娘的衣服,玩弄著她的雙乳和陰戶,同時皺著眉頭問她∶是誰拷打了她?玉娘又羞又怒地緊閉雙眸咬牙不說,但在衛冬青狠掐乳頭和陰唇的劇痛下,不得已流著淚敘說了自己受虐的經過。

衛冬青一面摑打著她的乳房逼問詳細情況,一面搖頭說這些蠢貨不懂虐待女人的藝術。說罷,他將玉娘從柱子上解開重新綁好,在她脖子上套了一個拴狗用的項圈,牽著她進到屋裡,從一個密門下去。

玉娘看見這裡是個很大的地牢,裡面共有十幾個小一點的牢房和七、八個大牢房,每個牢房裡都關押著全身赤條條的美麗的女孩子,小牢房關著兩三個,大牢房裡則差不多關了十幾個,而且她們全部都帶著手銬腳鐐。再往裡走是一個很大的拷問室,裡面掛滿了各式各樣的充滿淫邪味道的刑具。

走到這裡,衛冬青將她吊在受刑架上,舔著她的身體,衛冬青告訴她∶「你不是我收集的美女中最漂亮的,但卻是我最想得到的,因為你長得非常像我的師娘。有一年在一次武林盛會上,我看見了你和你父親沈龍飛,這使我一下想起了童年┅┅」

原來,衛冬青從小是個孤兒。十四歲那年,有一次他饑寒交迫地昏倒在樹林裡。他朦朦朧朧地聽見樹林深處有男人的責罵聲和女人的哭泣求饒聲,以及「劈劈啪啪」的拷打聲,他努力爬過去一看,只見一個強壯的男人正在用樹枝拼命抽打被倒吊在樹上五花大綁地反捆著雙手、渾身上下一絲不掛的美麗女人。

他以為那個美女在被人強奸,便起了幫助她的心。他大叫了一聲,想引開那男人,不料那個男人的武功十分高強,只一縱步一探手便抓住了他,而且更奇怪的是,男人竟笑著放下被吊在樹上的女人,兩個人都滿臉幸福的笑容。他倆商量要收衛冬青為徒,問他願意不願意。此時衛冬青已經被那男人的武功驚呆了,萬分高興地答應下來。於是,師父師娘將他帶到一座山上,開始教他武功和性愛之道。

第二天一早,師父就帶著被赤身裸體捆綁著的師娘叫醒衛冬青,要他幫著把師娘綁在院子裡的一棵樹上,伺候師父給師娘上刑,進行每天的例行拷打。

從那以後,衛冬青天天都要早早地爬起來,把師娘赤裸裸地捆在樹上,等候師父起床來鞭打她。而後開始練習武功,一直到晚上。晚飯以後,師父會讓師娘做性具,教他如何捆綁女人,如何給女人施刑。在師父的指導下,衛冬青每晚都將師娘全身赤裸地五花大綁起來、吊在房梁上、綁在柱子上、反捆在椅子上學習一種用在女人身上的刑罰,之後在陪師父一起奸淫師娘。

時間一晃過去了五年,衛冬青已經長成十九歲的小伙子了,由於長期的肉體相交,以及拷打女人的手法日見成熟,並大有青出於藍勝於藍的趨勢,加上他英俊的相貌,使師娘漸漸地愛上了他,而他也深愛著自己注顏有術、雖然已經是三十歲的少婦,但依舊貌如雙十少女的師娘。

這一天,師父有事要下山去三、五天。臨下山前他將師娘扒光了繩捆索綁後關進柴房,命令衛冬青小心看護照料。

傍晚,衛冬青練完武功後,一個人郁悶地躲在廚房,一邊想念著柴房裡關押著的師娘,一邊做著晚飯。飯做好後,他端著飯菜來到柴房,掏出鑰匙打開門,canovel.com映入他眼簾的是師母白嫩嫩窈窕玲瓏的身體被麻繩緊緊綁縛著跪在地上,脖子上有一條拴狗的鐵鏈釘在墻上,美麗的雙眼流出凄涼的淚水。

他走到師娘跟前放下飯菜,哽咽著叫了聲「師娘」,便解開勒進她嘴裡的繩子,拿起下午剛打的山雞撕下一只腿舉到師娘嘴邊。師娘輕輕咬下一小塊吃掉後便搖頭表示不要了,淚眼迷朦地深情望著他。

衛冬青噙著淚溫柔地撫摩她鞭痕累累的雙乳,當手指滑到師娘陰部的時候,他震驚地發現就在師母肥美嬌艷的兩片大陰唇上各有一個洞,一把鐵鎖套過肉洞緊緊鎖住了師娘的陰唇!

衛冬青的眼淚「唰」地一下流了下來,他用力抱住師娘摟在懷裡,兩個人終於互道了真情。師娘用牙齒咬開衛冬青的褲腰帶,性感溫存的雙唇含住了他年輕強健的陰莖。

就在這時候,師父突然回來了!他發現這一幕後勃然大怒,與衛冬青動起手來,只幾個回合便將衛冬青擊傷擒住。他把衛冬青剝得赤條條的吊在房梁上,當著師娘的面狠狠拷打他一夜,然後將他光著身子反綁起來,不僅親自雞奸了他,還給依然赤裸捆綁著的師娘套上假陽具,強令衛冬青一面叼住他的陰莖口淫,一面命令師娘在後面繼續強奸他。事畢,把衛冬青光著屁股五花大綁地關在鐵籠裡後,又動用大刑殘酷地折磨蹂躪了師娘一番。

在師父疲倦地回屋睡覺後,被綁在樹上的師娘磨斷了麻繩,運功扭開鐵籠放出衛冬青。就在兩個人偷了師傅的武功秘笈和施虐大全要逃走時,被師父察覺到了,師娘為掩護衛冬青逃走,與師父動手而遭重擊。

衛冬青遠遁他鄉,隱姓埋名,苦練武功,終於建立了武林中威名遠揚的天堂幫。當他殺回去後,卻發現那小屋早已久無人住,屋後有兩座墳墓,正是師父師娘的墓地。

衛冬青講完自己的身世後,細心而溫柔地拷打了玉娘。他不僅鞭打了她的全身(包括乳房、小腹、大腿正面和後背、臀部以及大腿後側),還特意抽打了她的陰戶,然後,又用「金木水火土」五大性虐刑罰中的水刑蹂躪了玉娘的陰道和肛門。玉娘在這些酷刑之中,竟然奇異地體會到了痛苦的快樂。

接下來的十幾天裡,玉娘不僅每天都要被扒光了反捆在柱子上例行鞭打和逐一接受性虐刑罰以及綁縛的訓練,而且還要不斷被其他性女奴隸強奸、羞辱和拷打。直到有一天,楚天涯奉命要押著十幾個美女奴隸進行每周一次的逛街放風。

他帶領包括玉娘在內的十五個美女先沐浴之後,分別將她們赤條條地五花大綁起來,再在她們的陰道和肛門裡插上木制的假陽具固定好。當輪到綁縛玉娘和帶假陽具的時候,玉娘感覺到他先將一團小小軟軟的東西塞進她的陰道裡,一直頂到子宮口,然後才插進假陽具固定好。

楚天涯將她們綁成一串押著上街,在一家酒樓前,楚天涯碰到了青龍堂的堂主也押著十幾個女奴走到這裡,二人閑聊著說上樓喝兩杯。於是,他們就將兩撥女奴隸捆在酒樓前的拴馬樁上,捆不下的便索性帶上樓,玉娘也被押到了樓上。

經過一陣忙亂,被帶進酒樓的女奴們有的被捆綁在柱子和樓梯上,有的被吊在房梁或門窗框上,玉娘則和另外兩個性女奴隸被跪坐著反綁在楚天涯他們的酒桌腿上。

酒過三循,菜過五味,玉娘漸漸聽出原來明天是天堂幫每年一度的「性女奴隸受虐大會」,共選出三十個女奴參賽(玉娘是由幫主衛冬青親自推薦的),在為時三天的大賽中,她們將不分晝夜地被所有男女老少幫眾摧殘蹂躪,可以用任何手段或器械鞭打、拷問、奸淫、羞辱,死傷由命,最後獲勝者將被封為「性受虐女皇」之稱,並授予掌管所有女奴隸之權。

就在玉娘暗自心驚的時候,她忽然感覺到插在陰道和肛門裡的那上滿弦旋轉著的木制陽具,在她身體裡發出兩聲輕微地響聲,隨後,她便產生了強烈的排泄糞尿的欲望。她脹紅了雙頰,羞怯地扭動著被捆綁在桌子腿上的身體。

這一切自然逃不過經驗豐富的楚天涯和青龍堂堂主的眼睛,他們用羞辱的語氣讓玉娘自己大聲說出排便的意思,然後由楚天涯給她取下假陽具。為了不使吃飯的人們太難堪,楚天涯要了個便盆擺在陽臺上,親自像給小孩把屎把尿那般,端著玉娘排泄。一時間,酒樓裡人人側目嬉笑,大街上行人仰頭觀望。玉娘在眾目睽睽之下,羞愧得滿臉通紅地排泄出糞尿。

楚天涯臉上笑嘻嘻地俯身用草紙為她一邊擦拭肛門和陰孔,一邊在她耳邊極輕聲地快速說道∶「拉完屎尿之後你便可運功,不要被人察覺,大賽中我會想辦法救你逃走,保重。」說完又「哈哈」大笑著,將假陰莖重新上滿弦插進她的陰道和肛門。

到了晚上,衛冬青單獨給玉娘上了刑,他把玉娘吊起來一面抽打乳房,一面訊問下午的情況。聽過玉娘的敘述之後,他沉吟著說,天堂幫的幫規是每個人抓回一個美女,三天後都要交給抓她的人玩弄一天,然而這次由於他太喜愛玉娘而沒有把她交給楚天涯,所以楚天涯是有意羞辱她。

衛冬青接著又說∶「想必你也聽到明天是『性奴隸受虐大會』,我已經把你推薦上去了。我希望你能把握機會,奪得『性受虐女皇』的稱號。這樣,以後我就可以不把你交給任何人了。」

玉娘聽了,趁機提出希望今天晚上能只給她帶手銬腳鐐而不捆綁,並關在一個單人牢房裡,以保證休息好迎接大賽,衛冬青同意了。

深夜,玉娘發覺果然可以運氣練功了。

頁: 1 2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