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主播做愛—-周嘉儀

我坐在酒吧內,店內已經沒有了深夜高亢的氣氛,畢竟都差不多天光了,店內只剩下執拾酒杯的酒保,和一二醉酒的人,或臥或坐睡著了;當天亮後,清潔工人就會趕他們走的了。

我也不多留,放下啤酒錢,準備離開;望見有一女子東歪西倒的從一間貴賓房走出來,我被吸引了;望著這女子走向了洗手間,我感到很眼熟,始終喝了幾杯酒,一時間我疑惑地抓破頭顱也想不起這女子是誰,酒保見了,就走過來對我說:「這妞是TVA電視的新聞報導員周嘉儀呀。」

我擦擦眼睛,再望望酒保:「什麼?」

酒保說:「是啊,這美女就是周嘉儀!」

這真是個意外收穫啊!我繼續問下去:「為什麼堂堂一個TVA電視的新聞報導員會在這裡,而且剛才看她像是喝了很多酒。」

酒保見有人追問,得戚地答:「哼,這妞因為和男友分手了,晚晚都來我的酒吧,一個人開一間貴賓房灌酒。」

噢,原來如此,難得一位美女如此自毀真可惜呀;電視的新聞報導員來的,應該是努力的上主播台才對,何以會被投閒置散,就算沒有口技,靠美貌身材也應該可以上位;想起新聞主播的美女趙海珠,龔偉怡,林燕玲……都是身材十分出眾的,我想周嘉儀她……等等……反正……不如……

心中起了邪念,一秒鐘後就付諸實行;我對酒保說:「這裡有一筆錢。」我手中拿出一疊銀紙,已經吸引了酒保視線:「這筆錢我想也有你一日的營業額,我想包起你的酒吧至下午,條件是,在這期間內,除了周嘉儀外,我不想見到其他人,你明白嗎?」

酒保的視線未離開過這疊銀紙,滿口答應我的要求:「沒問題!沒問題!」我交了錢,也滿意地走向洗手間。 在女廁外,我先把門打開一點,從縫隙中可以看清內裡的情況;廁所並不是很大只有兩個洗手盆及兩個廁格,看來周嘉儀今晚醉得很厲害,她連廁格的門沒有關上,就在馬桶上如廁,當然,這只便宜了門外窺看的我,周嘉儀那鮮紅色的「鮑魚」完全露於我眼前。周嘉儀沒有察覺我的存在,她甜美的樣子泛紅,雙眼因酒精的影響而無神,她如廁後清潔下體的動作也因酒意作祟而變得很慢;我看見她的舉動,我知道這條大魚我一定能夠品嚐。 趁著周嘉儀起身想把內褲穿上的時候,我不慌不忙地走進廁所,周嘉儀也望見了我,她竟然說:「我已經付了酒錢……你還要收多一次錢嗎?」周嘉儀真的醉得緊要,自己內褲還未穿好也不知道,甚至把我當成了酒保,我也不知好嬲還是好笑,決定走向她,做點事讓她知道我的來意。

「我真的付了錢……咦……你……你想幹什麼……」周嘉儀被我一推,整個人跌向洗手盆,她定一定神,我已經從她身後攬著她,祿山之爪就抓著周嘉儀的雙乳,周嘉儀被嚇得不懂得有反應,任由我摸她的乳房;以我的經驗看來,周嘉儀的雙奶也是一流,隔著她的恤衫和胸圍,但搾上去手感非凡,應該是34吋C級左右的尺碼,但是不是巨乳對我來說也不是問題,最重要是彈性,搾下去感到彈力及柔軟才是好的,周嘉儀的乳房正好帶給我這種享受。 被我一下又一下的搾壓,周嘉儀才知道來者不善,開始嘗試推著洗手盆借力,想把我推開,但她根本使不出力量,反而她的所謂反抗行動,只是激發我使用暴力,用力扭周嘉儀她的乳房,痛得她哭起來,連忙哀求:「嗚嗚嗚……不要啊……不要打我……嗚……不要用暴力對待我……嗚嗚……」

我就改用之前輕柔的愛撫節奏,又在她耳邊說:「我不會用暴力,除非妳乖乖合作。」

「你……你想我怎樣……」

「幹妳!」

可能我說得太過直接,周嘉儀呆了一呆,不過再蠢的人當下身被入侵時,也會明白是什麼一回事;周嘉儀不單感到上身乳房被人玩弄,連下身感到熱力迫人,像是有一枝保暖用的熱水棒抵住在下身!

周嘉儀立即往下望,發現自己原來一直沒有穿好褲子,再望清楚,一枝啡黑色的男人性器官就狂自己兩腿中間!周嘉儀察覺自己的失算已經為時已晚,在我和她說話時,我已經掏出了我的「弟弟」,而漲漲的它也作好上戰場的準備,早就抵上周嘉儀的「妹妹」處親熱親熱。

挫敗感如白蟻侵蝕樹木一樣侵入周嘉儀的內心,儘管她的情人是個有婦之夫,但她是專一的,未有和情人以外的其他男人親熱過,現在她不但被一名陌生男子淫玩,自己的性器官更與這男子的性器官接觸,而自己卻無力還抗,周嘉儀深深感到自己的無能。

周嘉儀的無能為力就只會顯示我的能力,她自己也未發現,canovel.com她的陰部已經流出一絲絲的分泌,開始黏著我倆的性愛工具;我只是用陽具貼著周嘉儀她的陰部,她的「妹妹」已經流「口水」了,要是我打真軍她還得了! 不過我也不急,我先以磨擦的方式緩和周嘉儀複雜的心情;我開始輕輕前後擺腰,陽具在周嘉儀的陰唇上棒來棒往,被電擊般的快感立即由周嘉儀的下身湧向她身體每一個角落,甚至隔著衣服,我撫摸著周嘉儀乳房的雙手也感到她的乳頭怒漲起來,而周嘉儀本身也頂不順,響起呻吟般的嬌聲但卻在求饒:「啊啊……放過我吧……啊啊……求求你……我會受不了……啊……放開我好嗎……啊啊呀……」

對於這樣的要求,我當然不會理會,而且加快陽具前後磨擦周嘉儀陰部的速度,周嘉儀分泌淫水得更盛,源源不絕流出,沿我的肉棒及她的大脾流在她的內褲和地上;受不了的周嘉儀甚至彎腰伏在洗手盆,企圖抽緊身體阻止快感漫延全身,但她做什麼防禦措施都是沒用的,乘著她陰道的濕潤程度,我就用大炮來第一次轟炸周嘉儀的「小妹」了。

「哇!啊啊啊啊呀 ~~~ 太粗啦!啊啊啊呀!你插得我好痛!哇呀 ~~~ 救命啊……痛死我啦!啊啊啊!快……快停!哇啊!我下體裂開啦!啊啊呀!」

周嘉儀的礦洞是被人開採的,這個不用多說,但看來也並不是常常被人採礦,因為礦洞還是有相當的窄度,我的「弟弟」這個礦工也要費一點力氣才能鑽進去,但一點也不感到辛苦,相當的窄幅才能給予刺激,不用說,礦工已經興奮得充血,而作為礦工的大哥的我也是開心來不及,又怎會覺得辛苦呢! 被插的一方的感受當然完全不同,但周嘉儀已經無法扭轉局勢,直到我的陽具鑽進她陰道最深處,往她的花心一頂,周嘉儀身體劇烈地震動了一下,上升的熱度及興奮都急速上升,周嘉儀惟一可以做的就是接受自己已經被打敗了的事實,理性也被鎖在腦袋的一個小角處罷了。 既然攻擊了周嘉儀的穴心,是時候進行抽插了;陽具退出周嘉儀她的陰道相當的位置,她的陰肉立即收縮,但的陽具再湧上去,周嘉儀的淫液和的陽具的力量都排除了她陰道的蠕動,陽具再插入去了;周嘉儀只是閉上眼,不斷在叫:「不要再插。」但叫聲卻越來越放浪,越來越發姣,面部的表情也變得享受多於痛苦。 好吧,就讓周嘉儀自己試試自己有多淫蕩吧!繼續我的抽插,卻攬著周嘉儀的腰,把她抱起,我就往後移,直至廁格的馬桶上,我坐下來,周嘉儀也沉坐在我上面,沒有預算到這點的周嘉儀,陰道盡頭馬上被因體重關係被我筆直的陽具狠狠頂撞,周嘉儀放浪地大叫了一下。

周嘉儀即時用雙手撐著廁格的間板,用力把身體升起,我的陽具才第一次脫離她的陰道,但重重的失落已經告訴周嘉儀她自己她的陰道不可以沒有了我的陽具,不能自拔的周嘉儀任由慾望操控,再一次沉坐下來,結果周嘉儀只能上下擺動身體,選擇被抽插的速度、洩身和快感,而不是是否要停止。

周嘉儀上下擺動,我讓她在「觀音座蓮」下採得自動權,因為我也得到了脫去她上衣的權利,把她汗水沾濕的衣服敞開,把她束縛的胸圍解開,周嘉儀的乳房就在空氣中隨著身體移動而在搖晃;終於有了直接接觸周嘉儀雙峰的機會,我就把它們握在手中好好玩弄,直接的手感令我確信我估計周嘉儀的胸圍尺寸是沒有錯的,而周嘉儀也沉醉於三點式刺激中:「啊啊呀……很粗壯啊……又要洩啦……啊……啊啊啊……我……我……啊啊啊……」

「想我射妳嗎?」我在周嘉儀耳邊說。

周嘉儀面紅耳赤:「我……啊啊呀……我……啊啊呀……」

周嘉儀還是有最後的保留,我就停止愛撫她胸脯,雙手改為捉住周嘉儀的腰,加速她身體上下擺動的幅度及速度,接著花心被幾十下連環轟炸,周嘉儀徹徹底底放棄最後的矜持,甚至再攀上了高潮:「要!啊啊啊啊 ~~~ 要……射我……啊啊啊呀……射進我體內……啊啊啊呀 ~~~」

終於征服了這位電視的新聞報導員了,我當然樂於滿足周嘉儀她的要求,把陽具抵在她的陰道盡處,精液炮盡情暴射周嘉儀的子宮,周嘉儀身體抖震中把我的種子全部接收了。我放低周嘉儀在地上,讓她休息一會兒;發洩了性慾,加上酒氣也過了不少,雖然耗費了所有體力,周嘉儀她多少也清醒了一點,她並不敢正視我,像是只等著我離開,但周嘉儀太單純了,以為我幹她一炮我就會滿足?別傻了,好戲才要上演。 我扒光了周嘉儀身上所有多餘的衣物,拖著赤裸裸的她出酒吧大廳;被人拖行著,周嘉儀害怕得有氣無力地求我:「不要再姦我了……我……我已經被你幹了一次……放過我吧……」

我把我的想法說出來:「別要傻,在酒吧裡當然要飲酒,妳還未陪我飲,我又怎可以放妳走!」但我要周嘉儀她的飲法是不同的;我把周嘉儀抱上吧桌的啤酒器上,勉強支撐起身體的周嘉儀起了蹲下來如廁的模樣,我就把啤酒器的出酒處扭向上,對準周嘉儀的陰部,一開掣,金黃色的啤酒柱噴向周嘉儀的下身。

「哇哇……哇哇……」周嘉儀嚇得彈起來,但我馬上按著她,周嘉儀的「妹妹」只得乖乖地喝酒;我用手指撐開周嘉儀的陰唇,啤酒直接了當衝擊著周嘉儀的突起的敏感之處,快感再次襲來,周嘉儀的呼吸又再一次亂了起來。 我見周嘉儀適應了並陶醉於啤酒的噴射攻擊,就對她說:「哎呀,小嘉儀飲得一點也不豪邁,酒是這樣喝的。」我就把周嘉儀壓下得整個人也沉坐下來,啤酒器的管子直入周嘉儀的尿道。

「哇哇哇!痛!哇哇哇!肚子痛!」啤酒噴泉在周嘉儀的尿道內,根本沒有空間,啤酒只得湧進周嘉儀的膀胱,一時間,周嘉儀的肚子都微微隆起,周嘉儀不斷搖頭大叫:「痛死我!痛死我!我的肚要漲爆了!拔走它!我……我什麼也願意做!我什麼也願意做了!」

好,既然周嘉儀已經這樣說,我也無需再糟質她,把她扶起,啤酒器的管一脫離了周嘉儀的下身,周嘉儀即時把啤酒擠出來,接著也已經受不了也撤出尿來,凍啤熱啤一同撤得滿桌滿地皆是。 我把周嘉儀她抱落在地上,要她蹲下來在我面前,直立的陽具就在她面前,當然要她的小嘴為我服務;身心受到比之前更大的打擊,周嘉儀已經六神無主,我的陽具塞進她的口中,她已經自動自覺為我口交起來。

周嘉儀的「妹妹」喝過酒了,我的「弟弟」當然也要豪飲一番;我拿起花灑型的啤酒器,這種啤酒一般是比較便宜的貨色,但我也照樣用來噴射在我的下身,啤酒流過我下體的黑毛,沿著肉棒流下,當中不少順著我的棒子流入周嘉儀的口內,周嘉儀只是一味在舔,她的舌頭在棒身一捲,就把我之前的精液加上啤酒混成的精啤喝下,

「純精液啤酒,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啤酒。對嗎?」

「嗯嗯嗯 ~~~ 嗯嗯嗯 ~~~」周嘉儀沒有理我,我都不知周嘉儀是陶醉於喝酒還是為我口交中;我把啤酒灑向周嘉儀的臉部,她也只是合上眼睛迎面接受,秀髮、耳蝸、鼻孔、口角、眼睫毛,全都是啤酒泡,不單周嘉儀的面上是,啤酒也向下流滿她的全身,像是泛濫的河水淹沒了大地一樣。

周嘉儀已經把我棒上的精液舔得一乾二淨,我就雙手攬著她的頭,要她加快為我口交,因為話明精液啤酒又怎可以沒有精液!我要再製造一些出來了:「喂,我的醉美人,新鮮出爐的精啤要來了,準備好痛飲三百杯沒有?」

周嘉儀一邊口交一邊點頭:「嗯嗯嗯 ~~~ 嗯嗯……」

「那就好好給我全喝下!」

「嗯嗯 ~~ 嗯嗯嗯嗯! 」

周嘉儀盡把我的新一輪射出的精液連啤酒全數飲下,加上透過皮膚吸收酒精,及早前下體的「豪飲」,周嘉儀真的全身也在喝酒了。

周嘉儀、周嘉儀「妹妹」,以及我的「老弟」也飲酒,我也不可以失威不飲飲酒;把爛醉如泥的周嘉儀放在一張酒桌上,我往她身上舔,周嘉儀她發熱的全身也是酒,我可以慢慢品嚐。 先是周嘉儀她紅紅的臉孔,眼皮耳珠上的啤酒被我一一舔去,留下的卻是我的口水,周嘉儀只是喘氣著,本身的酒意加上我挑起的慾火,周嘉儀像是混身不自在,體溫也高得很。 我的舌頭向下溜,周嘉儀的乳溝中藏著不少酒珠,我細心地一滴一滴吸入口中,周嘉儀的其中一個敏感之處被玩弄,即時身體顫動起來,對於周嘉儀她的胸脯,我不會走馬看花便算,嘴唇在她的乳房上抹過,把啤酒全都掃入口內,直到她的漲硬乳頭,我更用舌頭來回地舔,作為送酒的花生;這兩夥「花生」不同平時送酒的花生,夾雜著周嘉儀的體香和汗水味道,今晚的酒是特別好。 我的口和舌繼續往下舔吻,周嘉儀嬌嫩的肌膚已經把她肚皮上的啤酒弄暖了,但既是「嘉儀牌」啤酒,我也不會抗拒,把周嘉儀肚上的酒液一舔而盡;被人挑弄著的周嘉儀,呻吟起來,她雙手無力搭在我的頸上,似乎想我繼續玩弄她,我感到自己也興起,於是就再把陽具直插入周嘉儀的陰道。

「啊啊!啊啊啊啊……好……啊啊啊……」再受一插的周嘉儀即時興奮得攤開雙手,我就把她的雙腳放在我的膊上,雙手攬著她的大脾,在桌邊前後擺動身體,使陽具能夠進出周嘉儀的陰道。

「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你的雞巴真粗大啊……啊啊啊……」

我的陽具何只是「雞」,是「鷹」才對,如狼似虎攻擊周嘉儀的淫洞,不過周嘉儀的淫洞今晚經歷了一次巨棒抽插、一次酒泉射擊,還是狹窄得很,肉壁的收縮沒有之前的這麼厲害,但還是緊緊包著我的寶貝,我陽具每每要抽出,周嘉儀的陰肉卻把我的肉棒反吸吮過來。 我托著周嘉儀的奶子,一邊操她奶奶,一邊運氣加強下身的抽送,上身的觸電的刺激,再配以陰道磨擦產生的興奮,令到周嘉儀大吃不消,淫聲浪語地叫:「啊啊啊……我……啊啊啊啊呀……幹我……幹我深一點……不行了……啊啊呀……我很想洩……」

我故意說:「什麼……大聲一點說妳想要什麼吧!」

「啊啊啊啊……係……」被我龜忽然間一下強力頂撞,周嘉儀立即叫道:「啊啊啊……幹我……幹死我……啊啊呀 ~~~ 再操我入一點……啊啊啊啊……洩……啊呀 ~~~ 啊啊啊……我要爽……」

我又略為不滿意地說:「說清楚一點吧……不如妳大叫『我很淫!小嘉儀很淫!幹死淫蕩的我!操死淫蕩的小嘉儀!』吧!」

「係!」周嘉儀聽了連忙叫:「我很淫!小嘉儀也很淫!我想你幹死淫蕩的我!我想你操死淫蕩小嘉儀!啊啊啊啊啊啊呀 ~~~」

我這次滿意收貨了,其實陰陽交合百多回,我也累了,就在周嘉儀的高潮時再把精液一射而盡;被我兩次射精入子宮,我也難保周嘉儀不會懷孕……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