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改編-twins

“求求你……”

阿嬌抱著最後一絲幻想哀求著,即使她心中明白現在如何哀求都是沒用的。

男人粗糙的手掌慢慢在她光滑的後背上遊動著,少女赤裸的胴體上不由浮起一連串的鷄皮疙瘩。

前天,她男朋友那不安分的手剛剛移動她的衣領上,正待試探著向裏伸入的時候,便給她響亮的一掌拍了回去。

現在,阿嬌一絲不掛地給一群不認識的男人圍著觀賞,她引以爲傲的那對乳房正給人抓在手裏肆意玩弄著。

楊生輕輕地揉搓著阿嬌堅挺的處女乳房,被繩子勒著根部的雙乳漲得微微生痛。

男人的手掌從乳房的根部一圈一圈地向外慢慢搓出來,接近乳頭了。

阿嬌羞得滿臉通紅,當兩隻小巧的奶頭終於給男人的手指一齊捏住的時候,阿嬌忍不住“呀……”的一聲呻吟,一陣激靈的感覺從那兩隻小小的乳頭迅速擴展到全身。

“很舒服是嗎?”楊生伸長著舌頭舔著她的臉,在阿嬌的耳邊輕聲說。

“不……”年輕的女孩低聲抗議,她扭著身體企圖避開那條噁心的舌頭。

但那張滿口煙味的嘴還是湊近了她的嚶唇,粘乎乎的舌頭在她的唇邊掃來掃去。

阿嬌想扭過頭去,但頭髮立刻被抓住,那條舌頭分開她的雙唇,觸碰到她的牙齒。阿嬌緊緊咬著牙根,不讓他的舌頭進一步侵入。

“把嘴張開。”楊生命令道。

但阿嬌只是嗯的一聲,趁他抓著頭髮的手一松,將頭偏了過去。

“啪!”一記響亮的耳光狠狠掃在阿嬌臉上。

“他媽的,鷄巴都吃了,親個嘴打什麽緊!”

豆大的淚珠流過阿嬌美麗的俏臉,男人的舌頭已經深入她的口腔,正貪婪地吸取著少女的津液。

不再反抗的頭不再需要抓緊,楊生兩隻手又分別握著阿嬌兩隻乳房揉搓起來。

跟班甲笑咪咪地看著老大玩弄阿嬌,自己也老實不客氣地在阿Sa身上上下其手。女孩從昏迷中漸漸醒轉,漂亮的身體立即一陣哆嗦,嘴裏發出著含含糊糊的抽泣聲。

跟班甲用力捏著阿Sa光溜溜的屁股,間爾輕輕地拍上一拍,受辱的女孩便以“呃”的一聲恥辱的呻吟作爲回應。

“這個妞好玩。”跟班甲笑嘻嘻地對楊生道,一手抓著阿Sa圓滾滾的一只乳房,一隻順著她的會陰處來回擦著。

可憐的女孩只能輕輕地哭泣,低聲哀求著:“求求你,別這樣。”

跟班甲笑道:“我偏要這樣……”中指按在她那細細的肉縫上,用力慢慢壓了下去。

“呀……不要啊!”處女的陰戶被異物侵入,阿Sa驚慌地哭叫起來。

“好緊呢!”跟班甲手指輕輕地摳動,另一隻手用力揉搓著她的乳房。

“不要……”阿Sa苦苦哀求著,色中老手的撫摸令她身體一陣酥軟,她不禁輕輕地顫抖起來。但跟班甲卻察覺她的乳頭已經堅挺地立了起來。

“小淫妞,是不是好爽啊?”跟班甲哈哈地調笑著,手指開始在她開始有點濕潤的陰戶中輕輕地抽動著。

“不要……”阿Sa還是那樣輕輕地哭泣著。

“不跟你玩那麽多了!”跟班甲一邊脫褲子一邊說道,“老大,我要給這妞兒開苞了,要不要一二三一起來?哈哈!”

楊生微微一笑,手緊緊按著阿嬌的頭,兩張嘴牢牢地吸在一起。

“蔔”的一聲,四唇分開,楊生輕輕摸了一下嘴唇,站起身來,“好啊!……他媽的,真香!”當場也脫了褲子。

阿Sa劇烈地掙扎著,哭叫著:“我不要……我不要啊……”但緊緊綁著的身體卻是動彈不得,赤裸的下身被對方盡收眼底。阿Sa身體一顫,她感覺到有東西抵到了她的陰唇上。

楊生伸手抹了一下阿嬌的下身,笑道:“沒開苞的處女就是新鮮!”雙手按在阿嬌的屁股上,將肉棒對準她的陰戶,向著跟班甲一笑,叫道:“一!二!三!”

從被抽了一耳光之後,阿嬌一直乖乖地沒有抵抗。在她的處女在等待失去的那三秒鐘裏,她仍然默默地一動不動,她只是輕輕地閉上眼睛。

“啊……啊……”但阿嬌還是終於忍不住大叫起來,一陣撕裂般的劇痛猛烈地衝擊著她的腦部神經,男人的象徵已經插入她處女的花瓣。

但阿Sa叫得更大聲,痛苦的慘叫伴隨著淒涼的哭聲,她的身體沒有絲毫掙扎的餘地,未經人事的陰道被粗大的肉棒一下子全程貫穿!

“哇,你小子!懂不懂什麽叫憐香惜玉?”楊生看了一眼跟班甲,調侃道。

他只將肉棒捅入一半,便稍爲讓阿嬌適應一下,canovel.com而阿丁卻是不管三七二十一,肉棒一下子便沒根插入,然後迫不及待地插送起來。

“他奶奶的,真爽……”跟班甲享受著處女陰戶帶來的征服感,不顧阿Sa哭得多麽淒慘,只管挺動著下身,肉棒在窄小的陰戶中橫衝直撞。

面前的大屏幕上出現著阿嬌和阿Sa來應徵時拍的照片,楊生看著阿嬌那甜美的笑容,開心地笑了一笑,肉棒開始慢慢抽送起來。美貌的女孩現在正屈服於他的胯下,他舒服地輕輕一哼。

兩個剝得精光被綁著吊起來強暴的美少女嗚嗚地哭泣著,看得圍觀的嘍囉們興奮不已。但現在是老大的HAPPY TIME,還不可以去插上一腳。

暗室的門悄悄地開了,一個人溜了進來。

看見眼前的淫穢場面,他抹了一下鼻子,走了近來,對楊生笑著說:“老大,那女律師來了。”

“帶她進來!”楊生輕輕喘著氣。

那人淫淫的一笑,看了一下正在被奸淫著的兩個女孩,道:“這就是中選少女二人組的那兩個妞吧,果然水靈靈的。”扭了一下阿嬌的下巴,“一會再來玩你,小美人!”轉頭走了出去。

“小楊這小子就是他媽的猴急!”跟班甲將肉棒深深插入阿Sa的陰戶裏,呼呼喘了兩口氣,嘻嘻笑道。他胯下女孩的哭泣聲已經漸弱,只剩下斷續的嗚咽和呻吟聲。

“你他媽更猴急!”尚未完全合上的門又開了,小楊不忘回頭反唇相嘰,“幹你的妞去吧!”

跟班甲笑了一笑,雙手摸著阿Sa的後背,慢慢向下滑去,落到她的臀部。他十分欣賞她這肥碩的屁股,雙手抓著股丘不停地揉著,一隻手漸漸移到她的股溝中。

“啊……”肛門給輕輕地搔了一搔,阿Sa不由一聲輕呼。

跟班甲也不客氣,肉棒留在她的陰戶裏都不動了,手指開始玩弄起阿Sa的菊花蕊來。

“不要啊……”阿Sa哭聲又重新振作起來,跟班甲的中指已經探入她的肛門中。那種怪異的感覺,阿Sa又驚又怕。

楊生慢慢地抽送著肉棒,姓楊的這個小妞確實令他十分滿意。見跟班甲在玩阿Sa的肛門,便道:“阿甲換個位,一起再替這對小美人的後庭開苞!”

跟班甲呵呵一笑,道:“好的!我這妞的屁股可是一級棒的!”

楊生笑道:“我這個也不會差!先給她們洗洗屁股吧。”

跟班甲搖頭道:“不用了吧,等不及啦!”

肉棒離開阿Sa的陰戶,在她的屁股溝上抹了一抹,將女孩的處女血抹在她自己肛門的周圍。阿嬌知道要發生什麽事,眼生生地看著跟班甲。

跟班甲捏一捏她的臉,笑道:“小美人,我來操你的屁股洞了!”

阿嬌情知不免,求也無用。只是眼銜淚花,臉輕輕避了一避,輕聲道:“請……輕一點……”說完熱淚不禁又嘩嘩直下。

跟班甲一隻手已摸到阿嬌屁股上,手指輕輕摳著她的肛門,道:“嗯,你阿甲哥從不憐香惜玉是出名了的,小美人你自己忍著點啊,哈哈!”

楊生的肉棒還在阿嬌體內,見跟班甲的手近前,啐道:“臭小子!”將身體移到阿Sa那邊。

跟班甲哈哈大笑,摸到阿嬌的陰戶上,兩根手指往老大的肉棒剛剛離開的肉洞裏插了一插。

“小美人你流水了……”他嘻嘻笑道,從剛剛開苞的肉洞中沾出的液體混雜著絲絲處女血。跟班甲將手指在阿嬌的屁股上胡亂一抹,扶著肉棒捅入阿嬌的陰戶之中。

“喔!”阿嬌輕輕哼一聲,紅頭繩扎著的馬尾辮子無力地垂下。掙扎已是無用,忍著吧……她心中一陣揪痛。

那邊楊生也在慢慢地奸著阿Sa,一邊抽插著一邊吐著口水塗到她的菊花口。

醒目的小嘍囉遞過一瓶BABYOIL,楊生笑笑接過,將滑溜溜的油擦滿自己沾著兩個少女處女血的肉棒。

阿Sa只是哭著,身體一直在輕輕地顫抖。剛才被玩弄帶來的些許奇異的快感,早已給男人貫穿陰戶的劇痛掩蓋。

當楊生玩弄著她的屁眼的時候,不省事的小女孩還不知道要發生什麽,只有當真的肉棒用力插入她未經開發的窄小肛門之時,驚慌的女孩才發出一聲恐怖的淒厲慘叫。

“啊……啊……救命!”阿Sa拚命掙扎起來,滿是淚珠的臉蛋漲得赤紅,但被捆得結實的身體卻是難以動彈。

又一陣劇痛從屁股溝中飛速傳來,正逐步深入的肉棒將肛門內的氣體向裏擠壓著,阿Sa喉中發出一串“咯咯”的呻吟聲。

劇痛夾雜著強烈的便意,阿Sa覺得自己就要崩潰了。

楊生臉上呈現出一絲詭異的笑容,憑著BABYOIL的潤滑,他粗壯的肉棒一分一分地深入這女孩的直腸之中。肥厚的肉壁因痛苦和便意一層層地收縮著,每深入一分都費了不少力氣,但極樂的快感也令他全身一陣酸麻,他的額頭開始出現密密麻麻的汗珠。

跟班甲笑咪咪地看著老大鶏奸阿Sa,一邊慢慢也在肉棒上塗著油。

聽見阿Sa痛苦的慘叫聲,身下阿嬌的身體開始輕輕顫抖起來,跟班甲笑笑道:“一開始是會很痛的,小美人,忍著點啦,哈哈!阿丁哥要爽爽啦!”雙手掰開阿嬌的股丘,龜頭沿著她的屁股溝擦了一擦。

肛門受到刺激的阿嬌身體輕輕一震,還沒等她喘過氣來,粗大的肉棒猛的一下插入她的後庭。

“啊……呀……”阿嬌喉中發出一聲跟剛才阿Sa差不多的慘叫。

“呵呵呵……”跟班甲快樂地笑著,肉棒在美少女剛剛開苞的後庭中慢慢磨動。只要能夠一槍到底,跟班甲從不考慮使用其它的方法。

楊生也對著他笑了一笑,跟他一起用肉棒操縱著此起彼伏的女孩痛苦的呻吟聲。

“啊……疼……救命……”兩個女孩的哭聲叫得震天響。

顯然是給眼前的慘叫嚇壞了,剛剛走進密室的女律師面色青白。

女律師三十歲左右,穿著一身褐色的西裝裙,看上去十分端莊的瓜子臉上架著一付銀灰色的眼鏡。

她將提包抱在胸前,戰戰兢兢地正向這邊慢慢走來。

“啊哈,是劉大狀來了!”跟班甲格格笑道,“我這妞很漂亮吧,樣子真甜啊!是不?”

將肉棒在阿嬌的屁股中又搗了一搗,抓著她的馬尾辮子使她揚起頭來。

“嗚……”阿嬌輕輕地哭泣著,美麗的臉蛋上布滿著淚花。

“是……是……”女律師小聲應和著,別過頭去不敢看女孩的慘狀。

“本來今天我們有新鮮貨色,不用你來的。不過我想請你幫我教導一下這兩個雛兒。”楊生面露淫笑,說道,“把衣服脫光吧,大律師!”

女律師臉刷的一下羞得通紅,望了一下四周十幾個男人色迷迷的眼光,向後輕退了一步。

“他媽的,你在法庭上不是挺威風的嗎?還會怕羞啊?”跟在她後面的小楊推了她一把,“老大要我們操你給這兩個新來的小娘們看,聽到沒有?”

“嗯!”女律師輕輕應了一聲,偷偷看了楊生一眼,還是沒動。

“他媽的!”小楊伸手她的後腦上拍了一下,“你這破鞋我們這兒誰沒玩過,還有什麽淑女好裝?叫你脫衣服聽見沒有?”

女律師臉上飛紅,又是輕輕應了一聲“嗯”,慢慢將提包放下,雙手慢慢舉到胸前,輕輕解開一個鈕扣。

四周的男人們開始哄笑起來:“脫!脫!把奶子露出來!”

女律師羞窘至極,咬了咬牙,閉上眼睛,又解開一個鈕扣。

胸前雪白的肌膚露了出來,連乳溝也給人看在眼裏了。

楊生只是笑咪咪地看著這一切,下身慢慢一挺一挺地,肉棒抽插在阿Sa哭泣著的肛門之中。

“這小妞真他媽的爽……”他一手按著阿Sa的屁股,一手抓著她的一隻乳房,被夾得緊密的肉棒爽得他有些輕飄飄。

這美貌的女律師劉大狀差點讓他坐牢。

一想起當時在法庭上滔滔不絕地指著他鼻子數說著他罪狀的樣子,楊生就恨得牙癢癢的。不過按慣例,他的敵人通常都會受到他加倍的懲罰,而當這敵人是個美貌的女人時,他的手段更加簡化爲唯一的一種。

強奸、拍照、拿家人威脅,是最普通卻最有效的手段。驕傲的女律師,當然不希望她被輪奸的春宮片,成爲AV市場的暢銷貨,更害怕她剛上小學的兒子和退休在家的父母的安全。

於是,每周來英X酒店奉獻一次她的肉體成爲唯一的選擇,今天是第三次。

阿嬌和阿Sa仍然在恥辱和劇痛中不停地呻吟著,她們只聽得見自己痛苦的叫聲,根本沒在意到又一個屈辱的女人跟她們一樣也在這幫色魔的眼下暴露著美麗的胴體。

女律師劉大狀的上衣已經脫了下來,露出裏面的D罩杯白色胸罩。豐滿的乳房被托在胸衣裏,看上去沈甸甸的。

“大奶媽!”不知是誰起哄,大家哈哈地跟著嘻笑做一團。

默默銜著淚的女律師稍稍彎下腰去,將下身的短裙褪到膝蓋以下。雖然已經被這幫人輪奸過兩次了,但她無論如何還是沒法放得下自己的尊嚴。耳邊一陣口哨聲,她知道她的彎腰,使自己的乳房露了一大半在他們的眼裏,不由耳根又是一紅。

“他媽的,這對奶子好玩!”小楊迫不及待地從後面攬住女律師,一隻手從她胸前伸劉大狀的胸罩著,抓著她的一隻乳房拉了出來。

“唔……”劉大狀身體輕輕一抖,沒敢再動,聽任小楊將自己的胸罩拉脫。

兩隻雪白的大乳房暴露在衆人的眼前了,劉大狀輕輕閉上眼睛,任由小楊雙手在自己胸前揉搓著。

“這娘們奶頭硬了。”有人調笑著,走近前從小楊的指縫中將劉大狀的一隻乳頭捏在手裏,摶了一摶。

“呵……”劉大狀輕輕哼了一聲,身體一陣酥軟。

突然耳邊小楊冷笑道:“騷娘們發騷了吧?先侍候侍候大爺啦!”脖子上一痛,頭被向下一直按著,來到小楊的胯下。

已經有很多隻手摸上了她的身體,在她雪白的胴體上不停亂摸著。劉大狀輕聲呻吟著,慢慢解開小楊的褲子,掏出他的傢夥,輕輕含入口裏。

“弄好點,騷娘們!”小楊一手把女律師的頭按緊在自己胯下,一邊色迷迷地看著阿嬌和阿Sa被捆綁著的裸體。

“這兩個小妞叫得真好聽!”小楊突然沒頭沒腦來了一句。

楊生嘿嘿一笑,心道:這兩個可是未來的歌星。

眼前劉大狀連最後一條三角褲也給撕了下來,有人已經插了兩根手指在女律師的肉洞裏玩弄著,沾滿著淫液的手指磨擦在女律師輕輕扭動著的胯下,發出奇怪的沙沙聲。女律師胯下濃密的陰毛下端已經被沾濕,一小撮地粘在一起,更顯得淫賤莫明。

楊生胸中蕩起一股復仇的快意,他嘴角泛起一絲冷笑。

這臭娘們會有今天!他爽得輕哼一聲,精關把持不住,洶湧的精液連珠炮般沖入阿Sa的直腸內。

“呀……”女孩發出一串銷魂的呻吟聲,緊綳著的身體松了下來,只留下那摧殘過後的菊花洞大大的張大著口在吐著白色的粘液。

楊生轉到阿Sa的面前,抓起她的頭,將那已鬆軟下來的陽具往女孩的口裏就塞:“舔乾淨!”

抽泣聲尚未停絕的女孩厭惡地別過頭去。那醜物剛剛從自己的肛門裏抽出來,還沾著自己的處女血。阿Sa幾乎想吐。

“不聽話是嗎?”楊生信手扇了她一記耳光,有力的手掌捏緊阿Sa的下顎,雙手捏著她的下巴,勒開她的小嘴,將陽具塞了進去。

“想不聽話是嗎?”他繼續威脅著。

阿Sa被迫仰著頭,眼睛偷偷地掃了楊生一眼。

旁邊的同伴還在痛苦地呻吟著,阿嬌的肛門此刻還在經受著折磨。一串淚珠又從阿Sa明亮而美麗的大眼睛中緩緩流下。

楊生從她的眼中看到了懼怕,女孩那原本被迫張開的嘴唇自發地含緊了他的陽具。他陰陰地笑了一笑,教道:“舌頭……”伸手輕輕摸著阿Sa的頭,以鼓勵她的聽話。

“要玩姓蔡這小妞的一個個來,一個玩完之後讓她休息十五分鐘。”楊生大聲地宣布著,“水靈靈的小美人,可別把她玩殘了!”

阿Sa驚慌地又掙扎起來,給楊生用手拍了拍臉蛋,嚇得又不敢亂動。

“姓鍾的小妞也一樣。哈哈!”那邊跟班甲學著老大的腔調也宣布著。

阿Sa暗暗轉過頭去,看見阿嬌正想在望著她。兩個漂亮的女孩滿面淚珠,都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到了絕望。

跟班甲捏了捏阿嬌的乳房,怪聲怪氣說道:“小美人,放心吧。你們要是乖的話,再過半年就是容X兒第二了。哈哈!”對著楊生眨了眨眼。

楊生會意一笑,容X兒第一晚就幫他賺了一千萬,這兩個小妞兒,又將會是新的聚寶盆。

阿嬌默默沒有應聲。

“做明星真這麽好嗎?明星都是這樣做出來的嗎?”這個一直想憑著自己的臉蛋和歌喉,做著七彩斑斕明星夢的女孩,她現在發現自己已經完全糊塗了……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