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殺展護衛

《狙殺展護衛》之一

龐太師府內,初更時分。

龐太師和幕客龐新、兒子龐洪及一個黑衣人正在聚商要事似的。

「要刺殺包黑子這匹夫,必須先去掉展昭!」

「對!剪掉了展昭,那張龍、趙虎等根本成不了氣候!」

「哈,到時包黑子的狗命,就像殺一隻蟑螂那樣容易了!」

龐太師的眉毛一揚︰「展昭的武功這樣好,誰可以收拾他?」

坐在一角的黑衣人沉聲︰「有!我有人選…要殺展昭,只能智取,不能力敵…只不過…費用就要黃金一百兩!」

龐太師的臉孔露出詭異的笑容︰「金子不是問題,但事情一定要成功!一定要快!這事…就交張兄辦,希望十日內就去掉展昭,跟著,刺死包拯!」

黑衣中年人皮笑肉不笑的︰「在下馬上飛鴿傳書,三天後,人選就到開封,跟著,就可以行動!」

「好!好!」龐太師舉杯︰「為剷除包黑子乾杯!」

二更時分,開封府衙旁,傳出了兵刃聲。

展昭吹熄了 燭,提起長劍,推開窗就躍上瓦面。

府衙五十丈外的矮林,一個少女正在與三個蒙面大漢在拚鬥鬥。

在月光下,可以看出少女很健美,從她的服飾看,似乎是個西遼人,她手上吃了兩刀,還在冒血。

「大膽賊人,竟敢欺一弱女?」展昭拔劍迎了上去。

三個大漢呆了呆,其中一個發出嘯聲︰「退!」他手一揚,三支飛鏢飛出,兩支是打向展昭,餘下一支是射向少女!

這種「分光鏢法」是暗器名家才可使出的!

他用輕功,三五起落,就趕到離展昭不遠。展昭劍鞘一揮,打落兩支飛鏢。

「波!」的一聲,少女的胸口中了一鏢,「哎呀!」她慘叫一聲就軟倒。

展昭想追三個蒙面漢的,但少女就呻吟︰「展護衙…我…我有機密…有人…要刺殺包大人…」

她面色慘白,拔出插在她胸脯上的鏢!鏢頭髮黑,明顯是淬有毒的!

展昭毫不避賺,他一抱就抱起她的纖腰︰「我找地方救你!」

他見到不遠處有座破廟,就抱著她踢門進內。

屋內是放草 的,地上有禾草,展昭用火石燃著柏枝,生了個火,然後望著少女,她已經半昏迷。

「假如不將毒吸出來,她一定死…」

展昭遲疑了半晌,終於,一手撕開了她的衣襟!

裡面是一件貼身小衣,衣服內兩個肉球在急速的躍動著,但左邊的乳房,明顯是有片瘀紅的血跡!

展昭面頰發熱︰「展昭啊,展昭,你是救人!」他手指雖然微微一抖,但指尖觸到她暖滑的肌膚時,有異樣的感覺。

少女雙目緊閉,呼吸急促。

展昭將她的外衣揭開,跟著解她貼身小衣的衣鈕,一顆…二顆…

少女露出白白的咽喉,然後是一道乳溝…

展昭「沙」的一聲,扯開了少女的褻衣!兩隻筍型、雪白的肉球蕩了出來!

她的肉實在很白,連乳房上藍色的筋脈都很清楚。而在少女的乳暈旁有個小傷口,傷口旁的白肉呈紫黑色。

「毒已擴散,非吸出來不可!」展昭又呆了呆。

他想張口上前吸啜,但那傷口卻在乳暈旁,除非他含著少女的奶頭來啜,否則很難將毒血吸出來。展昭想將嘴唇打側,但在咬著傷口時,他的鼻尖卻又揩到少女的乳頭。他的鼻尖擦到乳頭時,他更不好受。展昭遲疑了半晌,他決定含著少女的乳頭來啜出毒液。

他手顫顫的捧起她的奶子,那種滑不溜手的感覺,令正常男人有一份衝動。

展昭的歪念很快就消失,他托著她奶子的底部,一唇含著她整片乳暈,大口大口的啜…

「吐!」他吐出吸出來的一口黑血,跟著又吐一口。

少女的奶頭本來是微微凹陷的,但展昭啜了幾下,他口腔的熱力,令到那一粒小蓓蕾凸起變硬。少女白白的奶頭,都是紅紅的牙印。

展昭含著她的奶子,又吸吮了十來啖。乳暈旁的黑血,已經被盡吸出來,她傷口滲出來的,是鮮紅的血絲。

「哎喲…」少女似乎慢慢恢復知覺,她喉中發出微弱的呻吟。

展昭面一熱,他急縮回嘴巴,但此刻他卻感到一陣暈眩。

「可能是毒血碰到口腔內的嫩肉…」展昭心一驚,他盤膝運功,想將「毒」迫出。

少女睜大了眼,她雖然中鏢傷,但仍難掩美色,她可能是胡、漢混血兒,所以特別白淨,特別嬌嫩!

「噢…喔…」她很快就發覺自己是裸著胸,她急忙用手抓著自己的奶子︰「你…」

展昭運氣幾周,那「毒」在體內似乎排不去,他只感到丹田發熱,下體斜斜昂起。他腦海中想到的,是一個又一個的裸女!

「不好…我中了奇淫之毒…」他理智還未全失︰「姑娘,你快走…否則…在下恐怕有越禮之舉!」

少女搖了搖頭︰「不!塞外三騎這種毒鏢,是淬有奇淫之毒…」

她眼睛水汪汪的︰「中鏢後,淫毒入體,假如不交歡,就會七孔流血而死!」

「他們…知道…你一定會替我吸啜毒血…」少女杏臉緋紅,有說不出的嬌俏︰「但毒血沾到你口腔,一樣會令你中毒的!」

展昭頭冒白煙︰「跟著會怎樣?」

「很多中鏢的人淫念起,獸性發,在忙於交歡時,塞外三騎就乘機折回,將目的物斬殺!」少女一手掩著兩隻大奶︰「人最脆弱的時候,最喪失警覺力時,就是交合的一刻!」

展昭只覺丹田下越來越熱︰「我們此刻怎樣?」

少女面頰越來越紅︰「除非你和我…好一次…才能將毒驅走…」她越說越低聲。

展昭搖了搖頭︰「我南俠展昭,就算死…也不會污辱姑娘!」

少女眼波如水︰「我叫小倩!」

她站了起來,慢慢去解自己的褲子…

展昭閉上跟,又再運功一遍,他越想將體內的毒排出,但就越助「毒性」的擴散。他腦海中又呈現小倩那花容,展昭滿額是汗,他忍不住張開眼睛。

小倩就站在他前面,她上身衣衫敞開,露出那雙白奶子。她下體就無片褸,露出一雙白雪雪的粉腿!不過,她上身的衣衫此較長,恰好遮住了妙處!

展昭搖頭︰「不能…不…」

但「毒」令他的意志慢慢的崩潰。

小倩突然一撲就摟著他,兩個人就滾落地上。她那又滑又軟的胴體、芬芳的體香,令一個正常的男人不能抗拒。

「摸我!」小倩捉起展昭的手,按在她的筍乳上,展昭的心頭一蕩。

他的掌心是「頂」著她的奶頭部份,他那「灼熱」的手板,烘得她的奶頭慢慢的發硬、凸起。

小倩的下體是貼著他的肚皮擺動,她濕熱的牝戶熱力經過衣服傳到展昭身上。他的身子微微的抖了起來,展昭褲襠內的肉棍昂了昂。

「不,我不能…」展昭暗叫,但他的手仍按在她的奶子上。

小倩凸起的奶頭,從他指縫間露了出來,那兩粒腥紅的小東西,硬得很。

小倩突然扒開他胸膛的衣服,將頭伏在他闊厚的胸上,張開小嘴就去咬他,除了咬之外,又用舌頭去舐他的奶頭。展昭的心口上添了很多淡紅的齒印!

「不要…小倩,你停…」他想掙扎,但口腔內的「毒」已經到喉嚨。

小倩貪婪地解開他的褲帶,她伸手捏著一件又暖又粗、略帶微硬的陽物,這東西和展昭一樣的雄赳赳。

小倩的身子往下移,她的嘴很熟練的就吮著展昭的「生命之源」。

那裡很粗大,將她的小嘴撐得滿滿的,口涎從她的嘴角淌了出來。但她一點也不介意,用牙齒輕咬著龜頭邊緣的包皮部份,然後輕輕的啜。

「啊…噢…」展昭皺眉,他開始亢奮!

小倩在吮吸的時候,那兩隻筍型的奶子輕拂著他的大腿內側,還「燙」向他的小皮囊。那兩粒凸硬的奶頭掃在他的陰囊上時,小倩亦呻吟起來。

「哎呀…」她喉中、鼻孔中都發出沉重的喘聲…

《狙殺展護衛》之二

他那捲曲的陰毛,擦在她的乳頭上時,麻麻癢癢的,的確不好受。還有,就是粗而略硬的陰毛擦在她的嫩肉上時,那陣「酸酸痛痛」的感受,將她的情慾推到另一境界。

小倩突然將上身的衫都脫了下來,她真是無遮無掩,只有小足上的一對白襪。

展昭張眼一看,一對白色的肉球,左右的蕩來蕩去,他的肉棍子,昂然地挺起!

小倩一坐,就坐到他的肚皮土。展昭的肉棍子被她的屁股壓著,變成「不放」狀,給她的牝戶擦來擦去。

「摸我!」小倩捉起他的手,要他捏著自己的兩個肉球。

展昭雖然很不願,但亦捨不得放手。她的兩個肉球很滑、很有彈性,他的指頭一用力,肉球雖然凹下去,但很快又凸起。

展昭的手摸著他的胸肌,她下邊濕得很利害,滑潺潺的汁液從肉洞流出,弄濕了他的肉棍子。她突然稍稍蹲起,玉手握著他的命根子,就朝自已最濕最空虛的地方一塞!

「呀!」他和她都不約而同的叫起來。

展昭感覺到的,是陽物擠進一處又緊又滑的地方,將他的寶貝夾得緊緊。而小倩則感到,他雄渾的「生命」只插了一大半進去,已將她撐得滿滿。

她慢慢的蹲坐下去,他六寸多長的東西,全納入她身體內。

「哎…噢…」小倩伏了下來,將乳房緊貼他胸膛,而她的下體,就貼著他的小腹。

「雪…雪…」她一邊嬌呼,一邊慢慢的起伏著身子。

展昭的手,自然的接著她的背,她的背亦很滑。

「噢…啊…」小倩一邊上下的摩擦,一邊起伏著,她只感受到巨大的龜頭頂著她的子官頸在擦。他的寶貝很長,女人都喜歡男人的東西長。

她動了不知多少下,突然一陣抽搐,小倩打了幾個冷顫,她體內滾出一些熱流,燙向他的龜頭。

小倩伏了下來︰「你,你丟吧…我要…」

展昭把她一推︰「我的毒已放得七七八八,我不要再錯下去!」他扯回褲子。

她羞澀的穿回衣服︰「我是自動獻身的,算是報答你救命之恩!」

展昭亦有點尷尬︰「是我不好…唉…我倒想知,是要誰要行剌包大人!」

「是…」小倩還未回答,有人就要穿窗而入,赫然是塞外三騎!

「看劍!」展昭拾起地上的佩劍,一招「長虹貫日」就向前剌出!

但三個蒙面黑衣漢,目標不是展昭,而是小倩!其中一人舞刀抵敵展昭的長劍,另外兩人就進攻小倩。

她「享樂」之後,身手反而較慢,一個黑衣人拍中她的曲池穴,小倩悶哼了一聲︰「展昭救我!」

兩個黑衣人抱著小倩就走,另一個大漢就從懷中掏出一彈,向地上一擲…「轟!」的一聲,白色濃煙冒出,瀰漫了整間破屋。

展超追出屋外時,三個黑衣漢已挾著小倩走遠了。他像做夢一樣,疑幻疑真!

「不好!」展昭怕有人用「調虎離山」計去行刺包公,他急忙趕回開封府衙。

包公仍在安寢,未有異樣。

展昭聞聞自己身上,仍留有小倩的香味︰「她到底是生是死?她究竟知道什麼秘密呢?」

展昭睡不著,他再次來到破屋附近,此刻,只有蟲聲。他仔細再看一遍,自己和小倩纏綿的地方,留有她的一隻靴,展昭拿在手上,腦海轉過很多念頭。

這時,靴中突然跌出一塊小布,似乎是從衣上撕下來的,上面用血寫有三個字「梧桐山」。

展昭愕了愕︰「可能是小倩在被塞外被三騎帶走時,咬破指頭寫下這血書,塞在小靴內給我?」

他合指一算︰「到梧桐山…來回起碼三天…我…是否要離開開封?」

「我離開開封三天,萬一有人來行刺包大人,那…」

他似乎聽到小倩那句「展昭救我!」

翌晨,展昭面見包公,他將有人要行刺包公之事講了一遍,canovel.com但就略去自己和小倩一夕纏綿之事︰「問題就在梧桐山,假如小倩未死,卑職將她救出後,內情就可大白。」

「假如她不幸被殺,那麼梧桐山內的刺客,卑職可以一一將他們殲滅!」

「卑職用最快的馬,可以三天內來回,大人這三天要小心起居!」展昭一心要解開疑團。

包公和公孫策聽完後,沉吟了半晌︰「展護衛,你一定要去?」

展昭點了點頭。

未到中午時份,開封府衙衝出了一匹快馬,穿的是官服,遠看是展昭!那騎快馬很快就衝出皇城,直往梧桐山而去。

光天化日之下,開封府外是不是隱伏殺機!

在開封府衙裡面,有個賣燒餅的「老翁」,他見到展昭離開後,就燒餅籃內拿出一只信鴿,他用烘燒餅的黑灰,寫了幾個字︰「魚已離巢,事已可行。」

信鴿飛上半天,迴旋了一個圈,就向梧桐山飛去。

這個「老翁」赫然是塞外三騎中的一個!

賣燒餅的「老翁」繞著開封府衙行了兩圈,他擔著燒餅,衙差都沒有留意他。

他垂著頭,但眼光如電︰「包黑子清晨升堂時,最好狙擊!」

「老翁」看清楚了環境後,擔著燒餅,來到三條街後,他閃身進入了一間屋中。

「展昭已離開封,明早就可以剷除包黑子!」他扯去「鬍子」,露出本來面目。

屋內尚有兩個中年漢,他們自然是「塞外三騎」。

「哈…一天之內幹掉了包黑及展昭,咱們三兄弟豈不是名揚天下?」其中一個紫面大漢說。

黃面皮的大漢插口︰「凡事謹慎點好,王朝、馬漢等功夫亦不差!」

「大哥,勿長他人志氣減自己威風,兄弟的暗器毒藥,相信這幾個莽漢不是我們敵手!」

塞外三騎圍著,攤開紙張,仔細再研究開封府衙的佈局。

在另一方面,快馬奔出開封後,走進一個樹林,已經是黃昏時份,太陽斜照,路上行人全無。

一個少女,持著傘,站在路中央,她似乎是等展昭來。少女穿著一襲籃裙,體態很美。

馬蹄聲迫近了。

她不是小倩,但,亦是一個絕世美人。

馬嘶叫著停下。

「姑娘,你在這做什麼?」穿官服的青年大叫。

頁: 1 2 3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