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領麗人恥虐地獄

「今晚很開心。」在計程車內,沙織很開心地說。

「我也是很開心。下個星期在公司再現。」考次露出很愉怏的笑容。

車門關上了,計程車離去。沙織看盡著車尾燈慢慢消失在遠處,沙職有一種幸福的感覺。考次是沙織任職的電機工廠的太子爺,大概三十歲,仍然獨身。他的哥哥已經全部結了婚。次子考次的結婚對象是誰呢?全公司的女職員都很關心這個問題。長子娶了一個名門望族的子千金小姐,據說次子希望娶一極為普通的女孩子,今晚是第三次約會。

沙織微笑著踏入大廈門口。

「沙織小姐,我很喜歡你,你肯不肯和我結婚?」沙織不斷回想考次所說的這句話和心的真摯眼神,沙織浸沉在夢境似的氣氛之中。

沙織的父母都是教師,若果她和大電機公司太子爺結婚的話,這件事可以說是和仙履奇緣差不多的童話。沙織慢慢走到走廊盡處的房間去,那是沙織租住的房間。

 

一.凌辱監禁強姦

 

「是誰?」在她的房間前面站著兩個沙織不認識的男人,他穿著一套黑色西裝。沙織雙腳開始顫抖。他們都戴上黑眼鏡。

「你是沙織嗎?」

「是……我是沙織……」沙織口震著說。

「你的樣子比照片中的樣子更甜美。」一個大約和沙織年紀差不多的高個子男人說,「今次會很好玩。」那個男人用淫猥口吻說。

「你……們……找……我有甚麼……事?」

沙織感到這兩個人盯著她的身體。

「沙織小姐,我們想和你開心一下。」

「你們怎會知道我的名字?」

「我們很瞭解你的事。我們只是不知道你的陰戶到底好不好玩,所以今次來找出答案。」一個大約三十歲的男人說完這句話後,他從後面扭著沙織雙手。

「你們停手,否則我會叫救命。」

他一拳打在沙織腹部。

「鳴……」那一拳很重手,沙織昏迷了。

沙織感到眩眼強光,她撐開雙眼,強光照射在沙織身上。

「這裡是甚麼地方?」沙織被吊高,雙手吊在頭部之上,雙手被鐵煉鎖著。她穿著高跟鞋的雙腳剛好碰在地板上。

「沙織,你終於醒來了。」一個大約三十歲的男人走近沙織。他叫田宮,他身上只穿著一條黑色比堅尼內褲。

「你是誰?」沙織看見田宮之後,她的美貌開始緊張起來。

田宮的面上戴了一個皮革造面罩,只有眼和鼻露了出來。

「你到底是誰?」

「在大廈見過的人。」

沙織聽到低沉的聲音便知道的確是那個大廈見過的男人。

一個高身的男人出現在沙織面前,他叫典,他亦只是穿著一條比堅尼內褲。內褲中間脹起一大塊,他臉是用皮革面具遮著面部。

「我們快些動手肥。我已經忍受不住。」辰典雙眼充滿慾望地看著沙織的身體。

「好吧。我們看看沙織的身體是怎樣的。」田宮站在沙織右面,而辰典則站在左面,左右手一齊將沙織衫裙上的鈕拉脫。

「停手呀──你們想怎樣?」沙織扭動著修長的身體,棕色的頭髮在肩上搖動。

「我們首先要將你剝光。」田宮灼熱的呼吸噴在沙織的耳邊。

「不要亂來。」

他們不理會沙織的哀求,很快地將她身上的衫裙扯爛,露出一雙被杏色胸圍包著的乳房。

「這雙乳房不錯呀!」這兩個男人的視線都集中在那對包在胸圈內的豐滿乳房。

沙織胸哺和屁股發育得很成熟,那個極為普通的胸園只包著那兩個像木瓜似的乳房,canovel.com中間的一條深溝清晰可見。辰典看到無法忍耐,他伸手想將沙織的胸園扯下。

「不要大心急,先脫掉她的衣服。」田宮制止辰典。他將沙織身上的衣服慢慢剝下。

「求求你們停手。」沙織一邊哭一邊說。

「哈哈。果然是好東西。」

沙織身上只穿著底裙,她的均勻身裁令這兩個男人興奮地勃起。

辰典將沙織的絲襪脫下︰「嘻嘻,是一條縛帶內褲呀。」

沙織的恥丘非常突出及誘惑,田宮解開杏色底褲兩邊的小繩。

「啊……放過我……求求你們放過我。」沙織將一雙誘人的大腿緊合朧,她的雪白肌膚在燈光下差不多完全透明。她的身體充滿彈力向且富有光澤,她雙腳有迷人的線條美。她的大腿夾緊之後,膝蓋以下的肌肉抽緊,更加顯出女性腿部柔軟曲線美感。

「不要將沙織的內褲脫去……忍耐一下,遲些再將她剝光肥。」

沙織張開眼睛看看那兩個男人。為甚麼?為甚麼要剝光呢?到底這些男人是甚麼人呢?沙織感到既迷惘又羞恥,慢慢地捲入不可解的旋渦之中。

「我要看看你的一對肉球。」田宮將手放在沙織胸圍上的扣。

「停手……」

沙織顫抖的微弱聲音燃點起田宮的嗜虐癖,他用力將胸圍拉脫。

「呀呀……」沙織一雙豐滿的乳房赤裸地在他們兩人面前搖蕩著。

「乳頭還是粉紅色。」

「啊!我很久沒有見過這樣美麗的乳尖。」

沙織的乳暈呈粉紅色,漸漸溶入乳房的顏色之中,凌辱者的視線都集中在這兩粒嬌艷的嫩肉上。田宮用手握著沙織的乳房,他的手指深深陷入那個柔軟嫩滑的乳房。

「呀……救命呀……救命呀!……」辰典搓弄沙織的左邊乳房,令沙織的娟好樣子露出痛苦表情。

「沙織,再叫大聲一點吧。」辰典露出淫笑地說。

沙織一雙嬌人的乳房在兩個人的無情摧殘下不斷改變形狀,田宮的手伸向沙織的內褲,沙織的內褲掉到腳下去。

「不要看呀!」一個白領麗人發出的可憐悲嗚令那兩個男人更加興奮,一片稀薄的漆黑草堆呈現在緊緊夾著的兩腿之間。

「你的毛很好看呀。」田島輕輕地撫摸那一堆草。

「呀呀……」沙織扭動她纖細的腰部。辰典受不住官能上的誘惑,他用手去觸摸沙織的臀部,順著臂部的曲線滑動。

「不要摸我呀。」沙織赤裸著的豐滿身體劇烈地扭動,鎖在她手上的鐵鏈發出清脆的聲音。

「我很想聽到沙織的哭聲。」燈光背後傳來另外一個男人的聲音,那聲音很熟識。但是由於她被燈光射著,她無法看清楚那個人是誰。

「呀……一架……攝影機。」在燈光背後有一部攝影機。

「沙織,你現在才發覺嗎?你被剝光的過程已經全部被拍攝下來。」辰典指著沙織的陰戶說。

「不可以呀。」沙織扭動身體有胸前掛著的一雙肉球激烈地抖動。雙乳有無比彈力,抖動起來時好像不是沙織身體一部份似的。

田宮及辰典將自己的內褲脫掉。兩個人的陽具都有很黑暗的膚色及粗大的靜脈。辰典從後抱著兩手被吊高的沙織的身體,那一條又硬又灼熱的肉棒壓著沙織兩腿間的肛門。

「呀,你想怎樣呀?」

「嘻嘻,由你的表情,我想你不是處女。」辰典一邊說著,一邊將粗大的陽具摩擦沙織的肛門,田宮想從正面插入沙織的陰道。由於一前一後,沙織的裸體被他們遮住無法被拍下來。他們兩人都是專家,沒有將目己的慾望發洩出來。

「要插入我的私處,不可以。」沙織發出響亮而淒厲的叫聲。沙織盡力夾緊肉溝,田宮無法插入。

田宮用手指將她的陰唇揭開︰「給你看看她的陰道。」田宮向著攝影機說。

「呀……沙織,很羞恥呀!」粉紅色的濕潤肉壁呈現在耀眼的燈光之下。沙織的陰道被攝影機拍下,她內心覺得很難受。

「很漂亮的顏色呀。」田宮一邊撐開那兩片陰唇,一邊盯著露出在他眼前的一粒陰核。

「哦……」沙織轉動身體,田宮拉住她的陰唇用指心刺激沙織肉芽。

「呀,停手呀……」沙織半開半合的嘴唇發出喘氣的聲音。

「你叫得很迷人呀,姑娘仔,叫得很性感呀。」田宮開始用兩隻手指摩擦沙織的陰核,沙織的黃蜂腰像抽搐地前後移動。

沙織很懷疑為何自己會有興奮感覺。她的內心浮起一陣陣快感,被男人愛撫時,她的皮膚變成像雞皮似的樣子,受到刺激之後身體在顫抖。

辰典擰沙織的乳頭。

「呀呀……」沙織的內心湧起一陣海浪似的麻痺快感。沙織的身體一向都很敏感,所以她現在十分狼狽。他們擰沙織的乳頭和撫弄她的陰核,令她興奮得全身顫抖。

「求求你們……停手……」沙織無法遮蓋她的內心羞恥,發出陣陣喘氣聲,因為她知道有攝影機正在拍攝自己,所以份外感到刺激,她感到好像有很多人在看著她似的。

「呀……」

「沙織呀,怎樣啦?」

「再這樣下去……我……」

田宮及辰典的手完全沒有休息,不停地在沙織的裸體上撫摸及搓弄著她的乳房。跟著,他們從腰間一直摸到那一條藏在兩腿間深深的肉溝,手指進入溝內撩動。

「呀呀……不行……呀呀!」沙織成熟的身體像一條白蛇似地扭動,煽起那兩個男人的色慾。

「嘻嘻,沙織小姐,你的下體已經濕透。」田宮將手指從肉縫之間拔出,那只洩滿淫水的手指在沙織面前搖動︰不要這樣心急……忍耐一些。」

沙織抗拒著地扭動身體,棕色的頭髮散發出一陣香味。

「小姑娘,你是不是很想和我們做愛?」辰典將自己的灼熱陽具放到沙織的恥丘上。

「呀,呀……」沙織的下體抽緊,下身在顫抖。

「田宮,從後面插入去呀!」燈光後面傳來聲音,辰典轉到沙織背後去。

「小姑娘,我要插入你的肛門啦。」

「不行呀,不……」沙織猛力地搖動頭部。

「你以前有沒有被人插過呀?」辰典一邊在沙織耳邊說,一邊將自己的陽具強行插入沙織的陰道去。

「從來未試過呀。」沙織很害怕地說。她雖然內心很害怕,但是自己卻在期侍著那熱辣辣的陽具插入自己的陰道去。沙織開始不明白自己矛盾的內心。

「小姑娘,我要插入啦。」

「不可以……」沙織扭動下身企圖擺脫他,但是被辰典捉住她的腰部。他將沙織雙腿分開,然後握著自己的陽具塞進沙織的肉縫中間。

「呀呀……不行呀……」她的陰戶流出淫水,凌辱者順利地插入。

「曄,小姑娘,我很快感呀!」他不停地發揮年輕人的衝勁。

「呀……呵……」沙織的嘴唇順著那個男人的穿插動作而喘氣。

「很美妙的鏡頭呀。」

在鏡頭前面,沙織下體的淺粉紅色嫩肉含著一條不停抽插的大肉腸。由於從後方插入,所以從正面可以清晰地看見沙織的下體。

「呀……噫噫……」

沙織不自覺地拉動被吊高的雙手來配合辰典的插入動作。她的理性極力壓制情慾,她覺得不可以在這情況下有快感,但是肉體上的喜悅在侵蝕她的靈魂。辰典的衝刺越來越猛烈。

「呀……噫噫……」沙織終於發出屈服的聲言。

「呵呵,怎樣呀?沙織,你是不是很享受這種滋味?」田宮用力地刺激沙織的陰咳。

「噫……我支持不住了啦!」當沙織的肉芽同時被刺激的時候,她的官能感受去到頂峰。

「快些哭吧,沙織。」辰典用唾液濕潤了手指之後,將手指插入沙織的肛門裡。

「呀鳴……」沙織感到好像有強力的電流通過一絲不掛的身體,電流從背部一直傳到上頭部。

「沙織,你的陰道好緊呀!」辰典和田宮同時攻入沙織的兩個洞穴去。

「呀……很熱呀……沙織……你怎樣啦……」

沙織全身充滿著被突入身體深處的快感,她的意識被官能的浪潮吞沒了。陽具在湧出大量淫液的陰道上穿插,發出「茲茲」的聲響。

「沙織,再放一些。」辰典看著美貌如花的赤裸女女員,陽具在她夾得很緊的肉縫中繼續穿插著。

「啊……沙織,你不要壓制……自己,享受……性的高潮吧!」

沙織的腰和舌頭不停地活動,她內心隱藏著的慾念隨著身體所受的刺激而爆發。沙織也被自己的瘋狂性慾嚇了一跳,自己真的這樣淫亂嗎?

沙織被兩個不相熟的男人侵犯而哭起來,但另一方面,她卻感受到那一股莫明奇妙的興奮……沙織覺侍自己是一個淫蕩的女人。

辰典的衝刺越來越快。

「呀……呀……噫……噫……停呀……停呀……」沙織的面上泛起了一陣紅霞,她已經不顧一切。

「沙織,你有高潮了嗎?」田宮一邊搓弄沙織富有彈力的乳房,一邊問。

「呀……我也不知為何會有快感。」

沙織很快就感到強烈快感燃燒著她的內心,她的性感美藐上泛起一陣玫瑰紅色。因為被射燈照射著所以全身噴出汗水,身體發出汗臭。

「沙織,你說你有高潮,說出來。」

「呀……不行。」

沙織性器內的陰莖脹大,噴出白色的汁液灑在沙織的子宮上。

「呀……我有高潮……」沙織美妙的身段突然痙攣,全身肌肉快速地抽緊。

辰典把陽具從抽緊中的女性器中拔出來,盛開的兩片花唇之間滲出精液,慢慢滴下來。

「呀……沙織,很羞恥的事。」沙織的興奮表情被拍攝下來。

「好了,讓她睡吧。」燈光後面傳來聲音。田宮用力地打了沙織腰部一拳。

「嗚……嗚……」沙織的意識漸漸消失。

當沙織醒來時,她發覺自己全身赤裸地坐在自己房間前面,身邊只有一個手袋,沙織無意識地用雙手遮著自己的私處。

「呀……我真的被人強姦了……」她希望這只是一個惡夢,不是真的。但是她的陰戶仍然張開,自己還覺得被人插入過下體。

沙織從手袋中取出鎖匙打開房門入內,她立刻去洗個澡,把那些被男人凌辱過的氣味洗掉。她拿著肥皂用力地擦目己的身體,沙織仍感到曾經被侵犯過的餘韻,只要用手輕按乳頭時,她不期然發出「呵」的快感叫聲,她仍能感到剛才的痛楚。

那此男人到底是甚麼人?為何要侵犯我?

「呀……呀……」洗澡的泡沫被擦入陰唇內的陰核去,沙織的雙腳不期然地夾緊亂舞。沙織回味著剛才的恥虐凌辱及性愛的快感及喜悅。

「沙織真是淫蕩。」她將手指插入兩片陰唇之間的肉縫內撩動,沙織在浴室內體驗了一次前所未有的自慰快感。

「呀……很快感呀……」她被泡沫包著的赤裸身體噴發出無限歡樂,沙織在休息日總愛在洽室內自慰。

恥虐威脅其後的一個星期再沒有發生任何事情。太子爺和沙織約會了一次,他們一同吃晚飯,飲了些少酒之後便告別。由於他是一個很拘緊的人,所以從來沒有碰過沙織,連握手也沒試過。沙織越來越喜歡考次。她絕口不提那個凌辱者的事。同時,她得到前所未有的性愛經驗。無論如何,她也無法忘記當日的事。

「喂,今晚,我們去開心一下,好聽?」在公司的走廊,營業部的內村先生向著沙織這樣說。

「對不起,我今晚有約。」沙織很冷淡地拒絕他。

「紗織,你和太子爺有約嗎?」

「請你不要隨便叫我做沙織。叫得我這樣親切,別人會誤解。」沙織撥開內村搭在自己肩膊上的手。

「我們曾經有過親密關係,親密一些有甚麼要緊呀?」

「……只是一次……」沙織的美貌上蒙上一層苦惱氣息。

頁: 1 2 3 4 5

或許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