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淫蕩女學生

她為我拭去精液,溫柔的替他穿好褲子。

我再將她摟起,想再吻她,她指指自己得嘴說:「有你的那個欸..」

我無所謂,還是吻上去。倆人在座位上緊緊的相擁,像情侶般的相互依戀,磨蹭不停。車到觀塘了,進站之前,我問她:「對了,我叫家平,妳呢?」「婉玲。」她說。

「你讀form幾?」

「不要問,知道就沒意思了。」

車到觀塘了 ,我還意猶未盡。我和婉玲下車,在地鐵站找了一個陰暗的角落。

我伸手進婉玲的裙底,不停地挑逗她的下體,婉玲已經開始在發抖,我的一隻手負責她敏感的小嫩芽,一隻手在更低的缺口處摸哨,她想要發出一點聲音表示鼓勵,卻又被他將小嘴吻封住,只得伸出舌頭和我對戰起來。

婉玲在這場對抗中越來越屈居下風,我發現她的喉頭一直有聲音要發出來,便放開她的嘴,改吻她的臉頰,婉玲終於滿足的輕輕「哦……」出來。我惡劣的加重指上的動作,婉玲越抖越厲害,下體忽然一噴,高潮了。

要不是我摟著她,婉玲一定會跌到地上,她已經雙腿無力,站立得很辛苦。

我怕她太過激動,放開她將她扶著,她扶著邊上喘氣。我讓她休息,蹲下身來,吸啜她的下體。婉玲只得不停喘气和呻吟。「嗯嗯….啊….從來沒試過這樣high…..插我啊…」我說:「不,你是女拔的學生,怎可如此沒矜持? 你要反抗,說不要。」

「作你個頭!」婉玲嬌嗔起來:「很晚了,我不要!」

「那我強姦妳!」

我強抱著她吻,她掙扎了幾下不願屈服,我一不小心被她逃走,她蹲在地上雙手抱膝,嘻嘻笑著,意思是看你怎麼辦。我張臂抱圍住她,說:「妳再逃啊!」

婉玲裝出可憐的樣子,哀聲著:「求求你……放過我……」

「不行!」我笑著說:「煮熟的鴨子怎麼可以讓它飛了,妳認命吧!」

婉玲雙手摀臉,搖頭說:「我好怕啊……」

我將她身體扯直,一腿插進她的胯間,他又怕弄痛她,七手八腳的還是婉玲故意放行才完成準備動作,本來一個惡虎撲羊的姿式變成兩蛇相纏,我還逞強說:「看吧!掙扎是沒有用的!乖乖聽話吧!」

我看婉玲果然安靜下來,便抓住她的手,和她四掌交握,低頭在她肩上頸上亂吻亂咬,搞得婉玲又陣陣笑起來。「哎喲!」婉玲說:「你這個淫賊這麼厲害,我都沒辦法掙扎了,怎麼辦呢?算了!你來吧!」

我得意起來,剛才他和婉玲又扭又鑽,雞巴已然硬了一半,他伏好位置,箭在弦上,突然覺得不妥,問道:「親愛的,真有男人來強姦妳,妳不會這麼輕易的就放棄了吧?」婉玲眼睛被矇著,嘴巴無辜的嘟起,說:「有什麼辦法,你們男生力氣都那麼大,我掙也掙不掉,況且,妳看,人家底下都掙扎的濕了……」

這真是實話,婉玲底下果然又是水汪汪一片,我更緊張了,雞巴倏的全部挺直起來,頂著穴口。婉玲又說:「看……像男人這樣來頂著人家,人家也沒什麼辦法……啊……啊……你……幹什麼……啊……啊……原來我開始插進去了。婉玲還說:「啊……啊……像男人這……樣子……插進來……我……全身都沒有……哦……力氣……哦……怎麼辦……啊……我……才不想……反抗呢……喔……喔……」

我越聽雞巴越硬,他插個不停,說:「不行!要反抗!」

婉玲說:「哦……哦……怎麼……反抗……啊……我……啊……好…舒服…我反抗……我反抗……啊……」婉玲反抗的方式是開始款擺腰枝配合他的抽插,大概全世界的採花賊都會很歡迎這種反抗。

我說:「不行啊!不是這樣!」

婉玲為難的說:「噢……嘔……那……要怎樣……啊……啊……」

我努力的動著:「妳……可以求救啊!」

「求……求救?」

「是啊……妳可以喊人來救妳!」我建議。

「救……救命啊!」婉玲的呼聲十分微弱。

「這樣沒有用!」我不滿意。

「救命哪……啊……」婉玲稍稍提高叫聲:「誰來救我啊……」

「這像樣多了!」我說。

「誰來救我啊……」婉玲又說:「有人……在強暴我……啊……快來救我……嗯……嗯……有人在……插我……啊……這人……啊……插得我……好……嗯……好舒服……啊……快來……啊……快來……啊……救我……來……插我……啊……插死我好了……啊……好美啊……好……好深啊……救命啊……美死人了……啊……啊……淫賊插死人了……快……快……我要糟糕了……啊……來了……不行了……啊……啊……死了啦……哦……哦……完了……我完了……」

婉玲胡言亂語,完全是在叫床,哪裡是在求救?不過這樣也好,趕快把男人哄出精來也是一種逃走的策略。譬如像我就開始受不了了,身下的愛人被他矇著雙眼,浪吟連連,他不禁想像著婉玲真的被人強暴的樣子,心理產生異樣的快感,一陣激動,身體不受控制,射出滾滾陽精。

婉玲無力了趴在身上,婉玲還說:「被強姦的感覺真好……」

糟糕了,看看手錶,己快一點了,地鐵快關門了~

我抱著婉玲走出地鐵站,都怪自己剛才弄得太用力,把她弄得雙腳發軟,爽到半死我,最後還要我抱著她出地鐵站。我當然不會浪費任何一個機會,我撫摸著婉玲那火熱的身子,看著她那半透的女拔校服,我的性慾又來了。

不知道她的校服還能不能著,她的裙子下充滿著白色的液體。

我把婉玲抱至一條後巷,婉玲還沉醉在剛才的高潮中,迷迷糊糊的。

我不停撫摸著婉玲的身體,婉玲很快就甦醒過來。我感到她的體溫在不斷上升。

「嗯..嗯..」婉玲終於略為覺得有搔到癢處,呻吟著表達出快樂:「嗯..

好..好..」

我小力的囓硬那乳頭,用舌端逗個不停,手掌還不忘有節奏的按摩整顆肉球,婉

玲抱住他的頭,合上雙眼,笑得嫵媚動人。

「..嗯..嗯..很好..哦....換這邊..換這邊..」

我的嘴依她的指示吃到她的另一邊,那粒還半軟半挺的乳尖在他的唇間逐漸硬化結實,他的手則留在原位不動,食指指尖替代了舌頭,不住的繞著乳頭劃圓圈。

「啊....我..很舒服..很舒服..哦..」

婉玲覺得越來越好,也越來越需要,左手撈到我的胯間,找著了堅硬的雞巴,輕輕的撩上撩下,那雞巴在褲子裡面可能被束縛得難受,跳動抗議著。婉玲拉下我的拉鍊,伸進內褲,找到膨漲的龜頭,用指尖挑逗馬眼,並將那上面流出來的腺液抹散在週圍。

我下腹不自主的收縮不停,忘了嘴上手上的動作,婉玲就抽出手來,張開雙臂,說:..,幫我把衣服脫掉。」

我聽話的將她外衣扣子全解開,脫了她那女拔校服,再把她的胸罩脫下,於是婉玲美麗的身軀呈現在眼前,只剩下三角褲還穿著。那一小塊白色的箭頭,早就因為潮濕而透明,所以底下是擋不住黑色的陰影,我激動極了,忽然兇狠的將它用力拉下,婉玲曲起左腿,將臀部和大腿的曲線呈現的更完美。

我連忙脫去自己的衣褲,一會兒,兩人都變成赤條條的,相擁吻在一起。

婉玲的手掌在我的胸膛上游移著,玩他的小乳頭,我按奈不住,翻身壓在她身上,婉玲配合的張開雙腿,我的雞巴到處亂闖亂撞,找不到到出入口,婉玲猜他沒有經驗,就挪動屁股幫忙他,讓龜頭觸在穴兒口上,那裡早就浪水氾濫。

「啊啊啊….快來幹我…..啊呀……求求你……插我……啊呀……插……啊啊啊呀!」

我故意拖延,說:[在地上幹很骯髒,不如把你的女拔校服墊在地上,我才幹你。]

婉玲為求被我一幹,把校服像地氈般鋪在地上,然後睡在校服上,說:[來啊….快來幹我….]

我也忍不住了,壓在她的身上,雞巴免不了全根皆沒。

「噢..」婉玲滿足的叫起來。

真長,真舒服。

「哦....哦..我..你幹得真好..我很舒服..啊..啊..對啊..好深..好粗..漲得我..好充實..啊..」我被婉玲稱讚,幹得更賣力。

「好弟弟..好哥哥..啊..妹妹好好啊..哥哥..唉呦..我..我漂不漂..?」

「漂亮..好漂亮..嗯..」我捧著她的臉,和她親嘴起來。

「嗯..」婉玲和他吻著,屁股忘情的迎湊。

我的雞巴實在是粗,婉玲的陰道被撐得滿滿的,穴兒口翻出紅紅的嫩肉,但是她一點兒也沒覺得難過,寧願他再粗一些也沒關係。

我趴在充滿青春彈性的胴體上,雞巴插在肥腴的陰戶裡,有力的抽動,當我盡底時婉玲都會狂歡的叫,婉玲沒想到作愛居然是著麼快樂的事。

婉玲一直給我鼓勵,告訴我她有多舒服。

「親哥..你插得..真好..婉玲應該..啊..早一點跟你..哦..要好..你..好粗啊..磨得好爽啊..哦..再快一點..啊..婉玲會被你..嗯..插上天..啊..啊..」我聽著婉玲浪叫,婉玲的聲音直催得我頭皮發麻,我用力抱緊婉玲,狂風暴雨似的摧殘她起來,沒想倒這更投了婉玲所好,叫的愈發肉緊。

「健..好老公..弄死老婆了..啊..啊..幹死我沒關係..我要..噢..對..像這樣..還要..不能停哦..啊..啊..別停..嗯..再快..再快..啊..啊..」

她快要高潮了,雙手緊鎖著我的頸子,渾身亂顫,屁股挺到老高,讓雞巴可以插得更深入點。

「哥..快插..啊..快插..我快要來了..啊..啊..天啊..要命..哦..完了完了..啊..啊..」

她下身一陣狂噴,把她的校服都弄濕了,我仍舊拼命的抽插不停。

「哦..哦...你真的是..我的..啊..好哥哥..嗯..哎呀..這麼好....啊..我又一次..哦..又..啊..來了..呃..」

她又一次高潮,陰道膣肉壓得更緊,所以同時也將快樂感染給我,他被不停收縮的子宮吮得難以忍受,終於雞巴急速膨脹,噗吱射出陽精。

這次真的很多,把她的陰道全填滿了。我把雞巴拔出,雞巴還繼續發射,把她的胴體,以及鋪在地上的校服全射得滿是精液。

我們軟弱無力抱在一起,滿身大汗。婉玲滿意的親他的頰,我抬起頭來,細細的看著婉玲的臉。從她的額,她的眉,她的眼,她的鼻,到她的唇,婉玲的一切一切,都美麗極了。

「你明天要上學嗎?」

「對啊~ 」

「那你的校服….」

「不要緊……太爽了,從來沒有這麼舒服,明天讓她們笑笑算甚麼?」

頁: 1 2

或許你也會喜歡.....